奇书铺 > 最强修仙卧底 > 第六十章 少女的心事

在李若柔震撼的目光下,沈嘉手持绝仙剑,生生将银龙撕碎,却被最后一把长剑贯穿肩膀,无力的摔向地面。

见状,李若柔赶忙上前,疑惑中又带着些不可置信,“我…我胜了?我竟然胜了剑圣师伯的忘年交?”

沈嘉翻了个白眼,这钢铁直女,跑都跑过来了,也不知道接自己一下。

沈嘉拔出贯穿肩膀的长剑,以符篆稍微控制伤势,随后给她泼了盆凉水,

“废话,我一个勉强到达金丹期的修士,拿什么赢你?若不是神器护体,我恐怕已经被你的剑术当场击杀了。”

“什么?金丹期?”

李若柔有些吃惊,“既然你不是年轻一代里的最强着,师父和师伯为何如此推崇你?还把你写的诗那给我看?”

“那是他们在关心你……”

沈嘉叹了一口气,悠悠将之前与剑圣共饮时,胡乱念诗的事细细道来,“或许我随口念的诗让剑圣前辈有了一丝明悟,所以他老人家才会拿来给你读。

男女毕竟有别,即便是师父师伯,关心你的方式也会有所顾虑。”

恍惚间,李若柔仿佛将生活里所有异常都想通了,原来师父和师伯并没有无视我?

沈嘉又道:“至于剑圣前辈经常念叨我,应该是因为我的生世,这些你暂时无须知晓。”

“嗯。”

李若柔点了点头,俏脸上的冰霜也有些融化,笑道,“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

沈嘉耸耸肩,不以为然道:“不然呢?来挨你的揍吗?”

李若柔突然上前,轻轻抱了沈嘉一下,“谢谢你。”

简单寒暄过后,沈嘉退出了李若柔的幻境,系统的提示音缓缓响起。

【任务:人生若梦,完成进度,三分之一。】

“下一个,挑谁好呢?”

沈嘉翻看着众人的幻境,在看到柳伊的幻境时陡然停下。

这柳伊的幻境好像不是根据心底的**而形成的,更像是一段段记忆碎片。

光幕中,柳伊还只是一个六七岁的小萝莉。沈嘉一看到,心中直呼,啊我死了,简直萌化了老夫的少女心。

“就去这个了!”

刚想进入,却被幻境挡在外界,这就让沈嘉很烦了。

他并不是炼铜术士,他只是单纯想把小萝莉指引到正确的人生道路上,避免她成为清新脱俗的绿茶。

光幕中,柳伊的记忆还在播放。

御灵宗外围声势浩大,一处高台附近,围绕着里三层,外三层的修士。

高台之上,一名身着御灵宗长袍的中年男人高呼道:“外门预选弟子柳伊,御灵成功,培育出一品灵药:凝血草。”

在万千艳羡的目光下,小萝莉骄傲地举起了面前的灵植,接受着所有人的喝彩!

黄昏时分,幼年时期的柳伊兴冲冲的跑回一间破烂瓦房,奶声奶气道:“娘亲,娘亲!我已经学会御灵之术了,终于可以让娘亲不为吃药而发愁了。”

可小萝莉跑到病倒在床的母亲身旁,无论怎么摇晃哭喊,床上的女子都没有苏醒……

画面一转而逝,接下来的记忆,是青年时期的柳伊,她与一位指导她御灵之术的御灵宗长老外出执行任务。

二人却误入凶险的机关遗迹当中,那位长老,为了保护柳伊的周全,生生被机关兽撞得支离破碎,没能逃出遗迹。

又是一位伴随自己多年的亲人在眼前身死,那位长老的样貌与母亲相似,柳伊甚至已经默默的将之当成母亲。

哭成泪人的柳伊,恨自己连进入遗迹将“母亲”遗体取出来的能力都没有。

至此之后,柳伊苦心钻研御灵之术,加上她惊艳绝伦的天赋。很快,她就成了御灵宗宗主的亲传弟子。

她的性格也随之而改变,至于从未改变过的,就是那颗想要变强,想要保护身边人的心。

眼看那些记忆又要开始新一轮的重复,沈嘉终于能够进入幻境。

坐在房间里总结御灵术细节的柳伊看到突然出现的沈嘉,立刻惊愕道:“沈哥哥?是来教我撰符的吗?”

沈嘉点了点头,“没错,我确实是来指导你符篆之道的。”

柳伊柳眉微蹙,心中暗道:这个麻烦的家伙,竟然这么容易就答应下来了?符篆之道虽称不上不传之秘,她也见过不少符篆师公开收徒,但如此不问回报,其中会不会有诈?

在洞察之眼的反馈下,沈嘉看出了柳伊的怀疑,立刻道:“作为报酬,你也得教我御灵之术。”

这下,柳伊紧蹙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这才对嘛,怎么会有人不求回报的付出呢?

沈嘉毫不磨叽,立刻道:“立刻就开始吧。”

“啊?这么突然的吗?”

柳伊娇羞一笑,“妹妹还没梳妆打扮呢,人家想把最美的一面展示给哥哥呢。”

沈嘉淡然道:“我看得出你有很多事情放不下,这才愿意传授你符篆之道,所以收起这一套吧。”

柳伊顿了顿,随后继续笑道:“沈哥哥说笑了,除了你,妹妹心中哪里还会有其他事情放不下?”

对此,沈嘉不置可否,取出纸笔,将《乾坤符篆》中的入门篇誊抄下来,当做教科书。

二人促膝长谈,日月交替,便是三天时光过去。

沈嘉取出一张专业的符纸与撰刻符篆的灵器,“试试吧,撰刻符篆的感觉。”

柳伊微微颔首,接过灵器与符纸,缓缓撰刻出一个个玄妙的符文。

第一次撰符的柳伊果然有些不适应,撰刻符文时艰难又缓慢,不过一会额头便涌现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沈嘉注视着她撰符的一举一动,将应该整改的细节一一记在心中。

足足过了一个时辰,柳伊欣喜若狂,“成符了!”

这第一次撰符就成功,也让沈嘉有些惊讶。果然,能成为御灵宗的首席弟子,天资方面绝对碾压绝大部分修士。

柳伊目光流转,“沈哥哥不夸夸人家嘛?”

沈嘉却没惯着她,奚落道:“勉强成符,黄阶一品的离火符,用来烧锅我都嫌饭生!”

经过几天的相处,柳伊发现自己再怎么撒娇卖萌对这家伙都没用,而这家伙也不像那种不解风情的人。

这样看来,好像是他把自己的为人处世之道看了个透彻?

察觉出这一点,柳伊也不再一副绿茶相,不怀好意道:“哼,轮到我教你御灵之术了吧?”

沈嘉直言,“刻薄与刁难都写在脸上了,但你不会有机会的。”

柳伊也不去理会,在房间的木柜里取出一块浅青色土壤,以及一把谷种,“看好了,这就是御灵之术。”

只见柳伊将谷种埋进土壤,掌中真气流转,缓缓包裹住一整块淡青色土壤。

随后一根嫩芽破土而出,十分野蛮的生长着,幼苗,植株,挂穗,成熟。不过几个呼吸间,一株成熟的庄稼便出现在沈嘉面前。

柳伊扬了扬下巴,“这就是御灵之术的所有细节,现在轮到你动手尝试了。”

本姑娘很生气,一会你不好好求求本姑娘,本姑娘绝不会轻易教学的。

“就这?”

沈嘉满脸不解,“虽然农夫种田很不容易,我也十分尊重他们,但御灵之术不应该是培育灵药的手段吗?”

柳伊秀眉微皱,“灵药至少也要数年才能成熟,不适合初学者,等你学会御灵庄稼,我再教你。”

说完,柳伊双眼微眯,静静等候沈嘉祈求的软言软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