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吧娘,闻宴生不会去告二哥的,他也原谅二哥了。”霍窈在心里冷笑,确实,即便霍文差点把男主的一只眼睛弄瞎了,男主也没有去县衙告霍文,而是隐忍不发,一直到最后,直接来了一下狠的。

当然,霍家也不屈,有此结局,也是咎由自取。

但现在有她在,这结局必须要改写!

“你看看,多亏了你小妹,你还骂她死丫头,我告诉你老二,你要再让我听到你喊你二妹死丫头,老娘就把你吊在咱家院里那颗树上打。”

霍家院子里有颗大树,好像有几十个年头了,长得又粗又壮。

霍文这次没有反驳,轻轻的点点头。

小妹跟他分析了其中的厉害关系,也终于意识到,自己好像想的是过于浅显了,为了一口气闹到官府,再闹到学院,到头来,闻宴生不会怎么样,被怎么样的是他。

不值,忒不值了。

这边霍文想开了,那边霍窈的心思已经从男主的事上移开了,她看着前方的田地若有所思。

原著中,霍文被投怀送抱就是在前面的田地处。

果不其然,娘仨走过去时,突然从地里爬出来一个年轻清秀的姑娘,那姑娘好像早就衡量好了,直冲着霍文去了。

霍文被眼前突如其来的人吓了一跳,愣在原地甚至都忘了反应。

他忘了反应,一直准备着的霍窈没忘。

从刚才她就一直走在霍文身侧,此时见小妖精扑过来,直接大力将霍文往自己身后狠狠一推,然后张开双臂,以拥抱的姿势,将小妖精抱住。

身前是软软的触感,和设想中男人的胸膛完全是两个极端,褚雪莲猛地抬起头,对上一张精致却难掩稚嫩的小脸。

关键是,是女的!

褚雪莲急忙往后退,然后看到了先前被霍窈推在地上的霍文,心里一阵暗恨,她在这躲了一下午,把整个投怀送抱的过程,以及每一个细节都精算好了,甚至投怀送抱后的表情,和要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

可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完美到无懈可击的计划,竟然半道杀出了个程咬金。

彻底功亏一篑。

霍窈看着她明明暗暗的小脸,心中冷笑。

她不止是让她功亏一篑,还要让她悔不当初!

“咦,你不是邻村的褚雪莲姐姐吗,你怎么在这呀?是要回家吗,可你们村子不在这个方向吧?”霍窈天真道。

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大概有了先前在小胡同里的经验,霍窈几乎一秒入戏。

褚雪莲愣了下:“你,你认识我?”

“认识啊,去年见过呢。”才怪。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褚雪莲这个名字一出,方氏怎么想了。

果不其然,霍窈注意到方氏在听到褚雪莲这个名字时,脸一下就拉的老长了。

褚雪莲,可不就是那日王媒婆上门给老二说亲的那个姑娘吗?

方氏能成为一家之主,除了她彪悍的性子外,那精明劲儿更是关键。

那天王媒婆一来,话里话外都是那褚雪莲如何如何好,简直夸的天上有,地上无,当时她就起了疑心,邻村离着他们村并不远,要是那褚雪莲真那么好,她会没听说过?

而且,好姑娘根本不用去男人家说亲,而是男人家去她家说亲。

王媒婆倒是说的好听,说是褚雪莲家里人托她来的,可方氏是什么样的人,什么妖魔鬼怪都别想瞒过她。

果然,套了会子话,她就套出来了,是褚雪莲找她来的。

这样的人,压根不用考虑,更何况她家儿子一个赛一个,就算配不上天上的仙女,也不是随便什么脏的臭的就能凑合的。

可没想到,这褚雪莲竟然不死心!

她刚才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她扑的是她家老二,要不是闺女走在老二身边,反应快,挡在了前面,这要是真扑上去了,就彻底说不清道不明了。

到时候……

方氏越想越后怕,上去一把抓上褚雪莲的头发,照着她的脸就啪啪两大嘴巴子。

“不要脸的小贱人,先前找媒婆子上门说亲,现在还敢不要脸的勾引老娘的儿子,老娘打死你个不要脸的玩意儿!”

方氏真的生气了。

人都有逆鳞,方氏也不例外,她的逆鳞其一就是霍窈,其二就是会读书的霍文和老三老四。

而褚雪莲撞上来的,正好就是她的宝贝疙瘩之一。

如果是意外也就罢了,可很明显,这个贱人图谋不轨!

方氏能忍得了才怪。

当时,两嘴巴子下去,褚雪莲的脸就肿了。

嘴巴都说不出话来了,可见方氏当真下了死手。

从方氏冲上去,霍窈就悄悄地退居幕后了,反正方氏是不可能饶得了她。

她把本来已经回神,又被眼前一幕震住了的霍文从地上拉起来。

“小妹,这,这是怎么回事?”

虽然不合时宜,但霍窈还是感慨了句:“二哥,无知是福啊。”

霍文:“???”小半个月没见,怎么感觉小妹越来越像个古板的小老太太了呢?

“老二,带你妹妹先回家,老娘送这贱货回去,好生问一问她爹娘,是怎么养出来这么不要脸的玩意儿!”

说着,方氏就抓着褚雪莲的头发,往邻村方向走去,那步伐,生生被她走出了虎虎生威的架势。

……

==========================

霍窈丝毫不担心方氏的战斗力,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再加上天也黑了,和霍文回到家后,就让霍力去邻村接方氏。

霍力虽然不解老娘和小妹一起出门接二弟,怎么去了邻村,但也没多说,匆匆去了。

“二弟回来了,累了吧,你回去洗洗,饭马上就好了。”何木香挺着大肚子,局促道。

霍文看也没看她一眼,那清高不屑的模样看得霍窈牙疼,一脚踢上他的小腿,“嫂子跟你说话,你耳朵聋了?”

她算是发现了,穿来的这几天,这一家子分分钟让她这个一向不讲究暴力,认为暴力解决不了问题,分分钟化身咆哮帝和暴力狂。

霍文疼得龇牙咧嘴,跳起来就要收拾霍窈,但看她仰着小脑袋,一副你要敢动我一根手指头,我打的你爹妈不认识的凶残模样,气势莫名矮了半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