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全球惊悚:我在诡秘世界玩嗨了 > 第95章 家

家是什么?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

在我看来。

离家的路有很多条,回家路只有一条。

世界上最美的风景,也不及回家的路。

但无论在哪里,只要有家人在的地方。

就是家。

……

村外,一个个被挖走器官的腐尸,蹒跚而来。

即便他们腐烂了,残缺了。

孩子们依旧能在第一时间认出他们。

孩子们楞在了原地。

腐尸行走的速度越来越快。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滞。

那些尘封的记忆,在这一刻被温柔唤醒。

‘我的家很贫穷,但我的爸爸妈妈很爱我,他们把最好的一切都给了我。’

‘我想赚钱,赚很多很多钱,让我孩子不再跟我一样受苦,让我的孩子走出这座大山,让他去看看外面的繁华世界。’

‘可是爸爸妈妈,你们要多陪陪我,要不然,我就长大了。’

‘如果不是生活所迫,我又怎么会错过你的童年,不能陪伴你成长,是我这一辈子最大的遗憾。’

‘真好,你们回来了。’

‘所幸,我们回来了。’

……

一个个皮肤发紫的死孩子,在这时候一点一点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那些腐尸当迈进村子之后,身上腐烂的地方也迅速恢复,褴褛的衣衫也变得干净整洁。

他们相互拥抱在一起。

放声大笑,喜极而泣。

这一刻,就连阳光都变得温暖。

江澈与苏小瑾相视一眼,点头示意。

对,他们成功了。

从之前的各种经历和获得的线索来看。

这些孩子只能在村子里活动,而那些腐尸也只能在乱葬岗活动。

根据线索,可以推断这些被村长和副村长儿子骗出去挖走器官的腐尸,就是这些孩子的父母。

也正是因为如此,尸岭村才会出现那么多的“留守儿童”。

而江澈要做的。

就是让他们相见,如果能促成他们见面,就算无法破除诅咒也一定能得到一个很大的突破。

于是,江澈负责将这些孩子带下山,苏小瑾则是带着些腐尸回村。

不过这两件事有一个同样的点,很有可能导致失败。

孩子只会在天黑和黑暗降临的时候出现在村子。

腐尸只有在黑暗降临的时候才会“复活”。

一旦“带你们找爸爸妈妈”和“带你们见孩子”这两个机制没有效果的话。

那今天的行动等于白瞎。

看着紧紧相拥,舍不得分开的村民和孩子。

苏小瑾淡淡道:“真的成功了。”

江澈在一旁:“我承认我有赌的成分。”

苏小瑾:“想不到诡秘也有温馨的一面。”

江澈:“怎么,你也想爸爸妈妈了?”

“我爸妈死了。”

“……,对不起。”

“我杀的。”

“???”

江澈一脸惊恐的看着苏小瑾:“你,你杀了你爸妈?”

苏小瑾依旧面无表情,“有问题吗?”

“没有……你开心就好……”江澈扯了扯嘴角,无法想象。

苏小瑾的人设,也在这一刻崩的一塌糊涂。

江澈微微皱眉:“野狗怎么还没来。”

苏小瑾摇摇头,表示自己也没看到诸葛野。

就在这时。

浑身焦黑的鬼面人出现在了眼前。

他手里拿着一把手术刀,双目猩红的盯着江澈和苏小瑾。

“你们都得死!”

“你们都该死!”

与此同时,那些恢复正常的村民们纷纷将自己的孩子护在身后。

“不要伤害我孩子,跟他们没有关系!”

“有什么事情冲我们来,孩子是无辜的!”

“无辜?”

鬼面人目眦欲裂,“你们也配说无辜?”

“你们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你都该死!都得死!!!”

“呛!”

苏小瑾拔出了长刀,并对江澈说道:“动手吧。”

现在黑暗没有降临,那她和江澈体内的诡灵就不会受到压制。

再加上,他是一个没有诡墟的C级诡秘。

能杀!

然而,江澈却按下了苏小瑾的手,说道:“没用,他不是诅咒的根源。”

“他不是?这不可能。”

“没看见他也是焦尸吗,一个对村子下诅咒的人,死法怎么可能会跟村民一样?”

“而且能够诅咒那么多诡秘的家伙,结果是个普通诡秘,没有诡墟,这合理吗?”

苏小瑾:“……”

这时候,鬼面人已经跟那些村民还有孩子发生了战斗。

虽然这群人的实力不如鬼面人,但是在这一刻,他们都没有半点退缩。

他们也不能退缩。

因为在他们身后,是他们的家人,是他们的全世界。

江澈面色凝重。

想不到把最简单的事情交给诸葛野,结果还是出问题了。

真特么……

“hetui!”

“……”

“大哥……”

江澈低头一看。

“(꒪Д꒪)”

“你搞什么飞机!”

也不知道诸葛野是从哪冒出来的。

此时的他跟条死狗一样躺在地上,身上有好几道狰狞的伤口。

不对啊,村民全都上山了,那是谁把诸葛野砍成这副吊样的?

诸葛野抹去脸上的血水,和江澈的口水,说道:“是姜子浩……”

“姜子浩?!”江澈微微惊讶。

因为之前苏小瑾斩杀了姜子浩他们,因此江澈下意识就认为他们已经退出了这场挑战。

再加上后来都没有遇到过姜子浩他们,这想法就更理所当然了。

没想到姜子浩这家伙,一直潜伏到现在!

“他人呢?”江澈将诸葛野搀扶起来,问道。

诸葛野嘿嘿一笑,“那个煞笔,被我反杀了。”

诸葛野的门牙都被锤的只剩下了一颗,江澈很难想象他到底经历了一场什么样的“恶战”。

随后,诸葛野拿出一张照片和一封信,塞到江澈手中,说道:“这可是我拿命换来的,别让爸爸失望。”

拍了拍诸葛野的肩膀,江澈:“辛苦了,儿子。”

江澈看了一眼照片,随后一目十行的扫了眼信件。

脑海里的混乱的线索,在这一刻逐渐变得清晰。

看向混战中的鬼面人。

江澈嘴角微微上扬。

“原来是这样……”

“这次,我们真的可以通关了。”

小蛮:“话别说太满。”

江澈:“这次,我们应该可以通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