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弃女逆天:腹黑太子妃 > 186 大结局终

奇《书》铺小说 qishupu,最快更新弃女逆天:腹黑太子妃 !

旖滟带着兵马进入南沙皇宫,便有兵士押着一个披头散发女人过来,将女人按地上,禀道:“太子妃,南沙皇后此,当如何处置?”

旖滟瞧向地上跪着女人,却见她身上穿着宫女服饰,头发乱糟糟地散开,身形已消瘦地有些脱了相,低着头瑟瑟发抖,却是瞧不见容颜。

见旖滟挑眉,兵士强抓了女人头发迫使她抬起头来,旖滟望去,那是张苍白女人面庞,五官分明还是原先精致模样,可因瘦弱厉害,全然没有了往昔面目,以前高雪莹叫人瞧了楚楚伊人,美丽脱俗,惹人怜爱,如今她却叫人瞧过只觉可怜。

旖滟原本以为高雪莹瞧见自己会情绪激动,可对上她目光,高雪莹眼睛中却满是空洞和麻木,旖滟不觉蹙眉,道:“她怎么成了这般模样?”

被一起带到宫女忙跪行过来,却道:“皇后娘娘并不得宠,南沙皇帝日夜以折磨皇后娘娘为乐,娘娘她是可怜之人,求太子妃饶过娘娘一命。”

旖滟想所谓哀莫过于心死便是高雪莹如今这般,连恨力气都没有了,这般活着也不过是活受罪罢了。旖滟摆手,只道:“带她下去吧,南沙皇帝其她宫妃如何处置,她也一样。”

兵勇刚带着高雪莹下去,孙臣便匆匆而来,道:“太子妃,太子殿下书信送到了。”

旖滟面露喜色,忙自孙臣手中接过信件,触手极厚,她不由一诧。

自打夏日起,武帝龙体便不大好,朝政多半都已交到了凤帝修手中,他领兵外,军务政务压一起,本便极忙,拨冗写信便也量简短,只说重要之事。今日这信却足有平日四五倍之厚,又怎能不令旖滟惊诧。

她拆信阅过,方才知晓,天盛国已全然掌控了东流,已兵逼天宙。如今正是冬日,北方天气已渐转寒冷,天宙大军刚经过一场大战,正是需要休整之时,加之年关渐近,也确该归云歌城了。

凤帝修已定于半月后启程返京,令她接到信便即刻启程,若敢拖延,定要好好收拾她。

他信中浓浓相思自自语行间流露出来,旖滟不觉勾起唇角,也已是归心似箭。忆及两人自大婚竟是聚少离多,一起时光算来还不足三个月,如今南沙国之事已基本结束,她也是时候回去了。

这日夜,旖滟将诸事安排妥善便早早回房,准备就寝,以便翌日早起归程,夜半她睡得正沉,却突然觉得有道视线落于身上,屋中竟是有人,且她感受到,那人分明已到了床边。

能不惊动她情况下到近前来,此人功夫起码要高出她数倍,旖滟不由心惊,手被下摸索到藏于床内匕首,她蓦然举刀刺向身前黑影。不想那黑影竟是反应极,或者说他似等着她出手一般。她手刚刺出,便被一只大掌轻易地扣住,接着屋中传来轻笑声,低沉沙哑嗓音,道:“小野猫。”

旖滟闻声不由身子一震,呆愣愣地瞪大了眼睛盯着那黑影,夜色下凤帝修眸光灼热盯着旖滟,将她呆愣模样瞧眼中,不由失笑,道:“看来为夫要给滟滟惊喜,不想倒成惊吓了。”

旖滟再度闻声,这才确定瞧见并非幻觉,一瞬笑意明媚,方道:“是好惊吓,我还想是谁人这般大胆,连天盛太子妃花也敢来采,若是个年轻英俊采花大盗,我要不要就从了他呢。”

凤帝修不由双眸一眯,几分恶狠狠道:“那太子妃殿下瞧下这个采花大盗,可还年轻英俊,令太子妃殿下满意?”

旖滟抬手抚上凤帝修近咫尺容颜,他面上还沾染着奔波风尘之色,肌肤似也比平日粗糙了一些,人也清瘦了一些,可见这些时日领军定十分辛苦,只眉眼间霸气英朗之气却盛从前,旖滟手贪恋地抚过他好看眉眼,英挺鼻梁,轻轻摸索着生胡茬,这才压他薄唇上,道:“夫君,我甚为想你。”

凤帝修骤然听她这般直言相思,呼吸一顿,双眸盛放出愉悦光芒来,他爱怜地亲吻着旖滟压唇上手,俯下身来去吻她红唇。开始时极轻柔缠绵,呼吸交错,旖滟能感受到凤帝修那诉不疼惜,珍爱,感受到他小心翼翼那份呵护之心。只片刻,待尝遍她口中滋味,他便似不知餍足起来,动作蓦然激狂热情,似要化成一团火将她引燃。

旖滟也觉干渴起来,揽凤帝修脖颈上右手自然而然地滑进他衣衫,左手拽着他腰带将他扯上床榻,凤帝修高大挺拔身影压上来,旖滟大胆而坦诚地发出一声似满足似愉悦叹息声,这令凤帝修愈发失控起来,所谓久别胜婚,场面眨眼间便火热起来。

可就两人忙着褪去彼此身上碍人衣衫时候,一直睡旖滟身旁床内咕噜却被两人发出动静给惊醒。小家伙睁开黑溜溜眼睛,迷迷糊糊地只瞧见主子床上多了人,且还和主子斯缠一处。它扑棱一下便飞了起来,张嘴便大叫起来,“滟滟,莫逞能,跑!”

说着,咕噜便率先付诸行动,逃命似地幔帐中飞了一圈,一头撞床棂上掉进了锦被中没了动静。旖滟瞧一阵无语,和凤帝修对视一眼,不由皆笑了起来,被咕噜这一个打岔,屋中火热气氛略散,却平添了几分温馨安宁,凤帝修索性旖滟身旁躺了,将她紧紧抱怀中。

旖滟也不再说话,两人默默躺了半响,凤帝修才一拍旖滟屁股,恨声道:“你离营时是怎么答应为夫?还说不以身犯陷,可你瞧瞧自己干事,非但跑到双驼峰去当诱饵,说好了退兵后便归,可你倒是好,领着兵马一直给为夫打到这南地来,为夫看你当真是玩乐不思蜀了!”

旖滟被凤帝修狠狠地拍了屁股,却是笑吟吟地他胸前画着圈圈,道:“我拿逸飞当弟弟看,好容易有机会替弟弟报仇,哪里能就此放过。何况,天乾退兵,夜倾重伤,此时若不一举为夫君拿下南沙来,为妻都觉愧对了苍天送给为妻机会呢。”

她有意讨好,一双小手不老实地乱动,凤帝修目光深邃起来,抓了她手,再度翻身压旖滟身上,道:“滟滟莫以为你送为夫南沙为礼,便可抵了为夫相思之苦,孤夜难眠之恨,滟滟需补偿为夫。”

旖滟含笑眨眸,轻启红唇,道:“愿听凭夫君处置。”

一时暖帐生香,道不旖旎柔情。

旖滟和凤帝修一同回到云歌城却已是一月之后,临近年关,天盛去岁又开疆拓土,打了胜仗,故此宫中一片喜庆,倒是比往年热闹了许多。

武帝自出了萧靥儿一事,又因身体每况愈下,女色上倒是收敛了极多。皇后这些年对武帝荒唐事不闻不问,只一心地礼佛,如今武帝病了,到底顾念少年结发夫妻之情,多有关切。帝后夫妻感情融洽极多,皇宫之中帝后和睦,太子太子妃又是大胜归来,这个年倒是过和乐喜庆,年夜旖滟陪着皇后娘娘煮茶守岁,一面瞧凤帝修和武帝暖榻上置了矮桌手谈,倒令旖滟感受到了几分家气息。

年节过罢,武帝却突然昭告天下,禅位于太子,自带了皇后娘娘往东宫休养。历来皆是皇帝登基大典后,才会封后,举行封后大典。凤帝修登基却偏要礼部见封后大典和登基大典安排一日举行。登基之日,天晴万里,阳光明媚,已有春日气息。皇宫之中到处都铺展着红色地毯,兵戈铮铮,百官肃穆,礼炮喧天,旖滟一袭玄色镶红色皇后朝服和一身龙袍凤帝修并肩缓步踏上高高玉阶,一起俯瞰下头百官兵勇们山呼万岁,接受朝拜。

凤帝修登基,改年号为昌乐,是为天盛昭帝,昭帝元年四月,天宙国内乱总算平定,天宙女帝以天盛侵占其附属国东流为由向天盛宣战。

冬暖花开,天盛皇宫之中一片花团锦簇之态,因前两日刚刚下了一场春雨,打落一地残红,惜颜宫中便充斥着一股混合了花草泥土清香。旖滟方打坐运气三周,外头便传来紫儿笑声,道:“皇后娘娘,皇上下朝了。”

这些时日,旖滟醒来时凤帝修便已上朝,旖滟都是待凤帝修下朝才起身去和他一起共进早膳,听闻紫儿禀声,旖滟收了气,走到院子便见凤帝修一身明黄龙袍虎步龙威地进来,她站定,歪着头瞧着凤帝修走近。

凤帝修走至近前,见旖滟依旧看目不转睛,不由轻点她额头,道:“为夫难道有俊美了?”

旖滟却摇头,道:“非也,恰恰相反,夫君变丑了呢。”见凤帝修瞪眼,旖滟方又道:“我还是喜欢我家夫君穿白衣,情谊绝艳模样,如今这般怎么瞧怎么不痛。天盛国龙袍便不可以改成白色吗?”

旖滟话令凤帝修哑然失笑,却道:“改日为皇后娘娘召了礼部尚书来,尚书对皇后娘娘言听计从,莫说是将朕龙袍改成白色,便是七彩,也是皇后娘娘一句话事儿啊。”

天盛国礼部尚书却还是当日前往中紫国毁亲宋德,当日华阳道长话,令旖滟洗去了祸国恶名,天盛国又举行大婚之礼后,朝堂上一群大臣唯恐凤帝修和旖滟翻旧账,便将宋德推了出来,弹劾其对太子妃多有不敬。宋德只以为宦海沉浮,就此算是要沉入深渊,还要带累整个家族。关键时刻却是旖滟站了出来,向武帝进言道,文臣死谏,武臣死战,乃是天盛之大幸。

武帝大悦,盛赞太子妃贤德,令宋德继续做礼部尚书,且圣宠盛。自此宋德便对旖滟感激涕零,后又见识了旖滟能耐,宋德对旖滟便为臣服。

旖滟见凤帝修打趣自己,不过一笑,两人用膳罢,紫儿便通报,道:“皇上,娘娘,青王请见。”

旖滟和凤帝修尚未回话,院外却已传来了凤意扬声音,“皇兄,皇嫂,臣弟可要进来了!”

之前还中紫国时,有次凤意扬未经通传便自闯了旖滟阁楼,结果便瞧见婚旖滟和凤帝修一些亲昵举动,自那之后,这厮便极爱如此高声调侃旖滟二人。

他声落,人已进了大殿,将一份急报呈给凤帝修,道:“从天盛国送来八百里加急,皇兄预览。”

凤帝修瞧过,却是轻声一笑,见旖滟挑眉望来,他将手中急报递给旖滟,旖滟瞧过却是一惊,道:“天宙要和天乾联姻?二皇大婚?这何等荒谬,自古哪有这样,这天宙女帝嫁给了天乾皇帝,往后以哪国为家?难道帝后成年分离?”

凤帝修抽出那急报,轻敲旖滟额头,道:“别人家事,滟滟便莫为人家夫妻担忧了。天宙和天乾二皇大婚,不过是走个形式罢了,他们这是要联手抗我天盛,谁还会乎平日帝后感情如何,私生活如何,哪里生活,怎么过日子?”

旖滟闻言心道也是,夜倾和苏华楠大婚,本就是政治联姻,平日哪怕苏华楠天宙皇宫养男宠,只要不弄世人皆知,只怕夜倾也不会插手。

两人皆是有野心之人,如今天盛日益强大,已是有一国独霸之势,东流被吞并,西华一直天盛掌控之中。中紫和天盛联姻,南沙亦有天盛驻兵,天乾和天宙已然是被包围之势,两国联手也算情理之中。

“夜倾和苏华楠都非等闲之辈,这两人拧一起,你倒还笑出来。”旖滟不由嗔了凤帝修一眼。

凤帝修却一笑,双眸微眯,道:“此联姻之策还是为夫令人献给苏华楠,如今事成,娘子说为夫是不是该高兴?”

旖滟一愣,随即却也明白了凤帝修意图,苏华楠和夜倾皆是野心勃勃之辈,又皆霸道惯了,天宙和天乾是实力相当,两人一起,虽是相互依托,但定然也互生防备,互生兼并之心,苏华楠和夜倾之间并无感情。两人结为盟友,一强一弱才有利于和谐,若双方皆强,只会内斗不止,结盟成为结怨。

旖滟不由为凤帝修这大胆一计而惊艳,片刻方道:“你倒真敢想,万一天宙和天乾真相亲相爱,我看你如何应付。”

凤帝修却不置可否地一笑,道:“那倒也便利,朕刚好一锅端!”

两日后,旖滟下晌陪着凤帝修于书房批阅奏章,紫儿却禀报道:“皇上,娘娘,莫丞相请见。”

紫儿口中莫丞相说却是莫云璃,这一年来,旖滟多半四处转战,莫云璃却也带着楼青青跟着旖滟四处跑,楼青青本便是被保护过好,这才经受不住打击,这一年来她跟着旖滟足迹遍布大江南北,心胸开阔不少,眼界也高了极多,又有旖滟心理治疗和催眠治疗,她癔症已康复。

而自旖滟住进皇宫,莫云璃便不曾前来拜见过,前两日刚刚传来天宙和天盛要结亲消息,今日莫云璃便请见,可见他八成也不看好此事,不能眼睁睁看着苏华楠与虎谋皮,葬送了天宙,多半是来辞行。旖滟和凤帝修对视了一眼,凤帝修却道:“为夫巴不得他赶紧走呢,滟滟难不成还担心为夫会强留下他?”

旖滟笑吟吟地摇头,道:“我是怕夫君放走了莫云璃,朝堂上那群老东西又来烦夫君。”

言罢,她才冲紫儿道:“去请莫丞相进来。”

片刻莫云璃一袭青衫缓步而来,进了大殿果也不多寒暄,便辞别道:“璃离国经年,家母甚为想念,故此来向皇上,皇后辞行。”

莫云璃当日离开天宙乃是为避英帝驾崩前欲令其为皇夫之意,莫家天宙势大,又世代为相,不少大臣亦暗中支持莫氏夺权,莫云璃从无此心,故此,之后天宙内乱,他也一直避于国外。而如今天宙内乱已平,苏华楠已稳坐龙椅,天宙向天盛宣战,莫云璃却不能再滞留天盛,不管如何,他天宙尚有他族人,是他忠母国。

他和旖滟之间不过私情,家国面前,私情总是要让步。旖滟也明白这一点,并不多言相留,只含笑道:“欢迎莫大哥下次再到我天盛做客。”

莫云璃含笑点头,又瞧向凤帝修,道:“若然战场上相见,璃不会客气,此先向皇上致歉。”

凤帝修却不过轻哼一声,懒洋洋地道:“如此好,朕早瞧你不痛了。”

莫云璃晒然一笑,旖滟却冲紫儿道:“拿酒来。”

待紫儿捧着酒杯酒壶过来,旖滟亲手斟酒,递给莫云璃,道:“本宫谨以此酒给莫大哥践行了。”

莫云璃接过酒杯,旖滟便含笑将酒送至了唇边,正欲一饮而下,却只觉一阵反胃,登时便没忍住干呕了一下。凤帝修原本见旖滟还以酒践行,便有些不以为意,此刻见她如是,直惊地一跳而起,忙扶住了旖滟,惊声问道:“怎么了?”

他说话间手指已把上了旖滟脉门,一瞬,俊逸面容上惊慌之色敛住,剩下却是满满呆愕之色。旖滟原本便是一瞬难受,这眨眼间已感觉全无,见凤帝修不言语,只以为他是担忧所致,便笑着道:“我好好,就是反胃一下,哪里值当你如此。”

凤帝修对她话却置若罔闻,只怔怔地转头瞧向莫云璃,道:“她……她这是喜脉吗?你来把把看!”

莫云璃亦是懂医之人,早见旖滟反胃时,他心便缩了一下,此刻再瞧凤帝修反应,如何不知旖滟这定然是有喜了。堂堂邪医谷主,又岂会连区区喜脉都诊断不出,还要他人代为确定。平日凤帝修恨不能他离旖滟远远,如今倒请他为旖滟把脉,可见其心中惊喜之大。

莫云璃心头泛苦,面上却并不显,上前一步,轻搭指旖滟皓腕之上,片许笑着道:“恭喜皇上,恭喜皇后,天盛马上便要有位小皇子了。”

旖滟和凤帝修大婚已有一年有余,但两人聚少离多,便也一直未曾有孩子。旖滟前世又是那般孤绝性子,如今虽得遇凤帝修,嫁给了他,然也从未想过自己会做母亲。此刻听闻莫云璃话,也不觉有些呆呆愕愕起来,抬手抚上小腹,有种奇异感觉心头升起。而凤帝修已露狂喜之色来,忙扶了旖滟,道:“滟滟坐下,慢点。可还难受?”

莫云璃见此,唇际笑意渐转怅然,未再多言,悄然转身出了大殿,外头阳光正好,他却觉不出多少暖意来,半响他方喃声道:“这样也好,也好……你要不就是她幸福吗,能临别之际得到这个消息,该高兴才是啊。”

苏华楠被娇养长大,性子颇有些刚愎自用,莫云璃归国,却并能劝阻她于天乾联姻圣意,五月初天宙女帝于天乾皇帝文城举行了大婚,随后不过三天,便两国便联手出兵,直压北境,于天盛大军拉开战线。

凤帝修亦于五月誓师出兵,御驾亲征。旖滟原是想随军出征,令青王凤意扬临朝监国,奈何因有孕身,便由不得她再任性行事。凤帝修出征之日,旖滟亲自为他着上甲衣,于城楼上目送大军浩浩荡荡,卷起漫天尘土渐渐消失天边。

天盛国于天宙天乾这场战事打如火如荼,自夏日一直打到翌年春,中紫和南沙也先后参战自西面和南面夹击天宙天乾两国联军。

天宙天乾虽联姻结盟,然匆匆结盟之下嫌隙众多,加之朝中一直有两帝夫妻感情并不和谐传言,故此结盟并不稳固。两军也并不能做到真正合二为一,一致对敌。故此双方虽胜负皆有,然战线却还是向南推进了不少,天盛到底占着胜一方。

至天盛昌乐二年春,天盛昭帝于天宙天乾大军对阵于双尾河一带,天宙兵马大将军楼沧慕因念天盛皇后对其妹救治之恩,尚未交兵便退兵三里以示恩情。这三里原不算什么,并不能影响战局,然天乾左军大将军冯峰却因和楼沧慕嫌隙多时,借故小题大做,指骂楼沧慕有通敌之嫌,天宙兵勇不忿主帅被侮,竟是和天乾左军发生了械斗,这场兵变虽很被镇压了下去,然则却坏那冯峰这场兵变中丢了小命。

冯峰乃是天乾丞相冯彰之独子,冯彰率百官向夜倾施压,夜倾为安抚百官又向苏华楠施压,苏华楠对楼沧慕退军一事也多有不满,心生猜忌。虽有莫云璃等大臣极力反对,然其还是罢了楼沧慕统兵大将军一职。

楼沧慕离开,使得天乾天宙大军节节败退,铭山大捷是歼灭敌军二十余万精锐。却于此时,天盛皇后,于惜颜宫中诞下了小皇子。

昭帝军营闻得此讯大喜,御笔一挥赐名为铭,言此子乃天盛福星。又两月,天宙皇帝苏华楠也到了分娩之时,却不想其进了产房,虽亦诞下皇子,可却因雪崩而再未睁开眼睛。

天宙失了女皇,登时朝野大乱,夜倾却以皇子父皇身份欲拥立未满月皇子为帝,自己临朝听政。如此,天宙和被天乾吞并别无二致。天宙百官自不愿意,眼见便是一场大乱。

大将军楼府之中,楼青青离开天宙仅三年后归府。楼沧慕书院中,楼青青端着托盘,上放一碗做好薏米羹和两碟小糕点推门而入,楼沧慕穿着一件家常灰色长袍,正伏案写着什么,见楼青青进来,忙笑着起身,道:“昨日刚回来怎也不好好休息,倒惦记着给大哥做吃。到底没白疼你,有个知冷知热妹子当真是为兄之幸。”

楼青青将托盘放八仙桌上,将楼沧慕正净手,便笑着道:“这将军府明明需要是知冷知热主母,大哥何时于我找个大嫂回来。”

楼沧慕转身,却道:“何时将我家妹妹嫁出阁,为兄便何时娶妻。”

楼青青摇头一笑,道:“那大哥可有得等了,妹妹如今还没嫁人打算,还想再游历两年长长见识呢。”

楼青青癔症被旖滟治好后,并未回到文城来,而是游历外,风吹日晒,她甜美容貌虽粗糙了不少,然整个人却瞧着精神了起来,眉宇间有股舒朗英气,一双眼眸是较之以前晶灿了许多。这样妹妹,楼沧慕极喜欢,因此便对旖滟加感激。

他走至桌前坐下,瞧见桌上摆放着甜点不由一愣,只见那碟子中端端正正地盛着一块黄色鸡蛋底,白色牛乳面糕点,正是两年前旖滟交楼青青做那种蛋糕。楼沧慕目光盯着那蛋糕瞧了片刻,方才笑着道:“这东西不是说生辰时方吃吗,怎今日做了出来。”

楼青青一笑,道:“哪有谁规定非要什么时候才能吃什么东西,滟姐姐只是说此蛋糕生日时吃能尝到幸福味道,可没说平日吃不得。大哥用吧,毒不到大哥。”

楼沧慕摇头一笑,慢用起来,楼青青却道:“大哥,楠姐姐产后血崩,当真是天命而非人为吗?大哥和璃表哥查了这么些时日便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查出来?”

楼沧慕闻言抬起眸来,微蹙了下眉,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楼青青抿唇,道:“大哥便是这般,所有事情只要大哥觉得阴暗,便不管妹妹能否承受,都会自动地瞒着我,大哥,楠姐姐和我们一起长大,我只是想知道她到底是不是枉死!”

楼沧慕对上妹妹清亮眼眸,心下一触,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怅然和欣喜,他长叹了一声,方道:“皇上分娩前已对夜倾起了提防之心,接生嬷嬷皆是我天宙皇宫老嬷嬷,忠心耿耿,按理说该不会出事才对。可皇上分娩偏偏便母死子存,夜倾此事上表现极是坦荡,大哥和云璃要彻查此事,他也一味配合,太医检查过皇上尸身,并无发现任何不妥之处,那十多个宫女和接生嬷嬷,大哥也一一审讯过,竟是没发现任何蛛丝马迹,宫女和嬷嬷都是精挑细选,故此不可能全数被夜倾收买,可若她们没有说假话,当日便应无人动手脚,所以大哥也不能确定此事是不是真和夜倾有关。”

楼青青闻言却道:“大哥,旁人不知,大哥怎会不清楚,楠姐姐四岁习武,身子骨好着呢,小皇子又是顺产,怎么可能会莫名其妙地血甭不止!当此时刻,偏就出了这等事情,怎么可能会是天命!妹妹说什么也不能信!”

楼沧慕闭了下双眸,道:“此事乃朝廷中事,你莫多事,大哥不想你卷进来。听话!”

楼沧慕声音微沉,楼青青却蓦然开口,一语惊人,道:“大哥,你和璃表哥带着我楼莫两氏族人归附天盛吧!”

楼沧慕闻言双眸一眯,锐利地盯着楼青青,神情已是肃冷下来,道:“谁教你说这等话?!”

楼青青却并不怕他,道:“没人教我,是我自己意思。如今我天盛已然没有了皇帝,难道真要扶小皇子登基?坐等害了楠姐姐人掌控吞并了我天宙去?若然不如此,难道还有别路可走吗?天宙苏姓宗室却也还有一些所谓皇嗣旁支血脉,然就算百官愿意拥立一个宗室子弟登基为帝,难道夜倾就会袖手坐等?再退一步,便是我天宙拥立起了一位皇帝,这样摇摇欲坠天宙可还能抵挡地了天盛国兵马?”

楼青青舒了一口气,这才又道:“大哥,这两年妹妹游历外,见到了许多挣扎战争中百姓,他们并不乎坐龙椅上人是谁,不乎这个国家是什么年号,只关心他们温饱性命,只希望天下能早日太平,早日能休养生息。大哥,天盛皇帝起码比夜倾那个杀妻禽兽要好多,滟姐姐又是难得一见奇女子,相信这天下有此帝后乃是幸事,必能创出盛世来。何况,夜倾容不下大哥和璃大哥,若然这天宙落入他手中,对我楼莫两族定是灭顶之灾。滟姐姐,重情重义,大哥和璃表哥降了天盛,滟姐姐定能保我两族安宁无忧,便是为了族人,大哥也该早日决断,如今归降,尚可为我天宙臣民争取到多利益,若真等到天盛昭帝兵临城下再想谈什么条件,那可就晚了啊。”

楼沧慕万万没想到妹妹竟能说出这样一番有理有据,条理清晰,其直击要害话来,他心头到底被搅起了一阵乱麻,蹙眉沉吟道:“此事容大哥再想想。”

楼青青也不再多言,只笑着道:“明日我给大哥做芙蓉糕,可好?”

天盛昌乐二年八月,昭帝率大军于云岭将天乾左翼大军困于谷中,克敌八万,右翼军统领白子清领兵前来驰援,却半路遭受伏击,虽突围而出,然却伤亡惨重。至此这场天盛于两国联军对抗站已呈现一面倒状态,兵逼天宙后险关青鹿关。

天盛大军连攻半月而不破,九月,本该赋闲家前天宙大将军楼沧慕突然折返天宙军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取了青鹿关兵权,大开城门,放天盛大军入关,同时宣告天下,天宙女帝乃为其帝君夜倾谋害至死,势要将虎狼之人驱赶出天宙。

至此,天宙于天乾联盟彻底宣告破裂,与此同时,天宙丞相也文城向百官陈列了夜倾谋害天宙女帝罪证。

天盛大军入青鹿关,对路过城镇百姓秋毫不犯,汇同了天宙兵马大军势如破竹,且天宙四方兵勇皆纷纷响应,天乾大军天宙国已难立足,莫论抵挡天盛大军了。

楼沧慕为先锋,天盛大军随后,不出三月便令夜倾退回了天乾国土,天盛大军乘胜追击,于次年冬灭天乾。天乾皇帝不敌之下,匆匆领兵渡海,暂离星云大陆东南海岛安置。

天盛昭帝归朝不久,西华,中紫于南沙先后向天盛称臣,昭帝于三国划为藩国,封西华皇帝为安西王,中紫皇帝为定南王,南沙皇帝为平东王,允其政务自制。

同年,皇后再添一子,举国同庆,昭帝宣告天下,三年免赋税,五年免兵役,与民休养,自此拉开了后世津津乐道帝后共创之昌乐盛世帷幕。

------题外话------

此文重言情,战争部分素没详写,全书到此已完。素休息两天,十五号之前还有一章后记,写五年后,会有小包子,也会进一步完善配角们结局。

写此文,孩子二岁多点,正是调皮时候,素素母亲生病,也没办法帮素带孩子。家中事多,素素每天爬上来写文多半已晚上,总有力不从心之感,文文上多不人意,辜负亲们等待,中途不知多少亲都弃了坑,所以素素特别感谢一直追到此亲们,鞠躬,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