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我当弟马那些年 > 第27章 花蛇讨封

事不能说的太开,还得让香客信你有本事。

说白了,不就是会忽悠人?

听她还给我装上了,我就说,她刚才说那些都是瞎蒙的吧?

柳银霜说不是。

看她一副很有把握的样子,我觉得奇怪,忍不住恶意的揣测着,追问,“你不会是让你那些蛇子蛇孙出去碰瓷了吧?”

柳银霜又眯起了那双细长的眸子。

我看的心里一激灵,立马就闭嘴了。

这傻逼蛇,说了会留我一年,应该不会杀我,但不代表她不会打我。

老子的脸刚消肿。

看我立马就消声了,柳银霜才说胡庆凯找得探兵,昨夜来过,那妇人家里的情况,都是探兵告诉她的。

我勒个去,老胡还留了个革命的火种?

胡庆凯找的探兵,是个小狐狸,本事比胡庆凯大,但这小狐狸比较疯,好听八卦,不干正事儿,柳银霜说那狐狸没有名字,只有个诨号叫小旋风,让我在堂里给挂个号。

我取了纸笔,把那诨号写上,就贴到了胡庆凯名下的探兵位上。

吃过午饭,下午四点多,柳银霜喊我出门,说是去那小区里,见见那条蛇。

我心说,你一个半仙,对付本家的小畜生,还他妈带上我,明显是要给我下马威!

但老子不敢拒绝。

跟着柳银霜出了门,她也不让我坐车,全靠两条腿往那小区溜达,路上就问我,知不知道为什么要四点以后,再去找那条蛇?

这我哪知道?

看我一脸不耐烦的摇头,柳银霜十分瞧不上的扫了我一眼,说是只有日头西斜,蛇才敢出来。

我问她为啥?

柳银霜瞅了眼地面,眼神有点调皮,语气依旧冷冰冰的,说是‘烫肚皮’。

说完这话,她自己像是觉得好笑,弯了下眼角。

但那笑意还没荡开,就被我盯得一下又憋回去了。

她皱眉,有点赌气的问我看什么!

干!你跟老子说话,老子不看你,难道看屎吗?

我赶紧把愣住的目光挪到一边,说没看什么。

柳银霜又扫我一眼,也不说话了。

我俩沉默着,走到那小区,已经快五点了。

那妇人说的石子路,其实不是什么正道,而是一条绿化带里的小路,由东向西,蜿蜒的连接着绿化带两边的出口,和一个小凉亭。

还没走到那绿化带近前,柳银霜就突然停了脚步,说是让我把手伸出来。

我问她干啥?话都没说完,柳银霜抓住我手腕,忽然化作一道白烟,就缠到我手上,变成了一条小黑蛇。

说是她仙气太重,贸然靠近会打草惊蛇,要借我胳膊藏身,还叮嘱我,那闹事的蛇仙在由东往西数的第七棵大树下。

让我顺着石子路过去,说是到时我会遇到蛇拦路,脚下千万不能停,就直接走过去,别绕路,更不能假装没看到那条蛇。

我听她规矩还挺多,想问为啥,可转念一想,老子这一天就问问问了,这傻逼蛇净等着我问,然后看我笑话。

这回我还就不问了。

我不问,柳银霜也不说,她化成的小蛇,身上凉飕飕的,缠着我手腕,一下就钻到了我袖子里。

那会儿才三月底,说是春暖花开,在东北可不叫暖和天,老子还穿毛衣呢!

当时让她给我冰的,差点儿尿出来。

我心里骂娘,也不敢给她抖搂地上,就这么揣着手,往那条绿化带去了。

然后照柳银霜说的,顺着石子路,由东往西数,数到第五棵树的时候,我就看到远处的石子路上,横着一条大花蛇。

那蛇不算太粗,倒是很长,红绿相间的蛇皮,瞅着异常恶心。

也不知道有没有毒。

我脚下不能停,就盯着那条蛇,往近前走。

眼瞅着,再走几步就要从那蛇身上跨过去了。

那大花蛇突然扭动身子,从旁边的草丛里出来,在路中央拧花儿似的,拧了个‘人’字。

等它停下,我也走到它面前了。

正要从它身上跨过去。

那大花蛇突然抬起头,竟然口吐人言,冲着我说,“后生,你看我像人吗?”

我一下哑巴了。

是讨封的!

这事儿我以前倒是听村里的老人提过,说是山里修出道行的精怪,会带着一身修为,拦路讨封。

被它问话的人,要说它像人,它就能修出人身,要说不像或是骂了脏话,打了它,就会损它修为,被它缠上不得善终。

可我一直以为那只是传言,尤其是跟着柳银霜出马,见识过各路仙家之后,我觉得这些东西本事都大得很,根本就不需要‘讨封’。

不过,当时遇到那花蛇讨封,我也只是紧张了一下,没害怕。

毕竟我不是普通人,连猫脸老太那种妖尸我都见识过了,身上还跟着柳银霜这个大蛇仙,就更没啥好怕的了。

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那柳银霜她也没告诉我,该答什么。

大花蛇虎视眈眈的盯着我,又动了动身子,像是特意提醒我,它拧出了‘人’字。

我也琢磨着柳银霜没说怎么答话,是不是想让我说它像人,然后把它收进堂口?

我这想法才冒出来,袖子里的小黑蛇突然探出头,居高临下的盯着那条大花蛇,说,“我看你像……神兵利器花花绳!”

那大花蛇一愣,突然就像是被一锅热油泼了似的,翻在地上,就开始拧着身子打滚儿。

没一会儿,真就变成了一条‘花花绳’。

卧槽了,柳银霜这么缺德,她自个儿知道吗?

我瞅着一地血,退开三步远,那蛇肠子都拧出来了,真给我恶心的够呛。

柳银霜看我要走,却说别走,还让我把那死蛇捡起来!

我捡你麻痹啊!这玩意儿恶心巴拉的,弄回去炖汤啊?

柳银霜看我站着不动,又说,“那可是神兵利器花花绳。”

“神他妈花花绳!要捡你自己捡!”我一脸抗拒。

柳银霜立刻就恢复了人形,但她没去捡那条死蛇。

她朝我抬了下巴掌,我就很没骨气的,把那条死蛇给捡起来了……

回到家,柳银霜让我寻个昼夜都能见光的地方,把那大花蛇的尸体挂起来,说是七日之后,那花蛇就能脱胎换骨,变成神兵利器。

我信她个鬼!

还他妈变神兵利器,老子给她变锅蛇羹,她信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