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到自己的反应,君鸿康更是怒火中烧,气愤的指着君九隐反驳。

“她温柔善良?见到本皇子不行礼也就罢了,挥手间就杀了本皇子十名侍卫,眼睛都未曾眨一下!如此心狠手辣之人,不知九弟从那里寻来的!”

君鸿康的话刚说完,便听到一声无奈的叹息声。

那稚嫩的声音里,充满了无奈和心酸。

“哎……”

旭宝满目落寞的上前两步,看着气的脸色涨红的君鸿康。

“落汤鸡叔叔,你说的那个心狠手辣的女人,是不是穿着一件白衣,漂亮得跟仙女一样?”

“大胆!哪里来的野孩子,竟敢这般跟本皇子说话?”

君鸿康只看了一眼,便知道他就是君九隐传说中的那个孩子。

因为,他长得跟君九隐实在是太像了。

想到那个恶毒的女人,他自然没什么好脸色给这个野种。

更何况,他竟敢说自己是落汤鸡。

实在是不可饶恕!

伴随着君鸿康的一声怒吼,旭宝弱小的身子,猛然抖动了一下。

好像是被吓着了,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祖父,祖母,落汤鸡叔叔好可怕,旭宝害怕,旭宝要回家!”

旭宝说着,迈着小短腿就跑到了君宆身边。

梨花带雨的小脸蛋,完全埋在君宆的怀里。

另一只手,紧紧拉着姬嵘,好似真的吓到一般。

旭宝的反应,可把君宆和姬嵘给心疼坏了。

姬嵘一手拍着旭宝的背,一边气愤的看着君鸿康。

“三皇子有气莫要对一个小孩子发,他才多大,怎能承受三皇子的怒火!”

说罢,她心疼而委屈的看着君宆。

对于孙子辈的投怀送抱,这还是君宆第一次感受到。

其他的孙子,见了他都跟老鼠见了猫一般。

一个个战战兢兢,对她尊敬却又疏离。

像这样,受了委屈,爹都不找了。

直接钻到祖父怀里,君宆十分受用。

更何况,他是真的喜欢这个孙子。

看到孙子哭成这样,气的拿起桌边的水杯,就冲君鸿康扔去。

“混账东西,这是本尊的孙子,你的侄子,怎么跟你侄子说话呢?”

君鸿康没想到父皇会拿水杯扔他,他来不及也不敢躲。

水杯狠狠打翻在他的额头,茶水顺着他的脸庞滑落。

绿色的茶叶,有的依附在头发上,有的顺着脸颊滑落。

君鸿康比之前,更加狼狈了。

君鸿康委屈极了,不可置信的看着君宆。

“父皇,九弟都未曾成亲,儿臣怎知他有儿子?更何况,儿臣说的是九王府那个杀了十个侍卫的恶毒女人,求父皇给儿臣做主。”

君鸿康说罢,便匍匐在地。

这时,君宆怀里的旭宝再次抬起了小脑袋。

短小的手指,将脸上的泪花擦掉。

满脸委屈,却又十分坚决的开口。

“祖父,旭宝终于知道娘亲为何说,国都不适合我们母子了。”

说罢,旭宝离开君宆的怀抱,后退了两步,学着君鸿康的样子便跪了下去。

“祖父,旭宝和娘亲一直生活在灵隐山,在那里无忧无虑、无拘无束,旭宝活得潇潇洒洒、自由自在。旭宝和娘亲,习惯了那样的生活,对于国都里动不动就要行礼参拜,是没有办法接受的。”

“如果旭宝留在国都里,陪伴爹爹和祖父祖母的代价,是需要娘亲强迫自己行礼参拜,让娘亲过的不如以前快乐,那便是旭宝不孝了。”

“所以,旭宝打算明日就陪娘亲回灵隐山,以后再不出来了。若祖父、祖母和爹爹想念旭宝,就去灵隐山看望旭宝吧。”

旭宝说罢,还像模像样的磕了三个响头。

姬嵘心疼的将旭宝抱在怀里,豆大的泪珠,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不许走,祖母盼了这么多年,才盼到我的乖孙儿,祖母不想和乖孙儿分开。”

姬嵘说罢,索性抱着旭宝跪下。

“夫君,姬嵘舍不得旭宝,姬嵘想要跟旭宝一起去灵隐山。反正夫君身边,也不止姬嵘一个,还望夫君成全。”

君宆怎么也没想到,他刚到手的乖孙,还没捂热呢,怎么就要走!

想到这里,他愤恨的看了君鸿康一眼。

随即走到姬嵘身边,小心的抢过旭宝,温柔的抱在怀里。

“嵘儿说什么呢?多大的事啊,怎么就到了回灵隐山的地步?”

随即,将姬嵘搀扶起来,温柔的劝着。

“不就是一个礼节吗,本尊以后免了她的礼节便是。”

旭宝闻言,双眼顿时亮晶晶的,嘴角带着纯真的微笑。

“祖父,今日落汤鸡叔叔的事,也不计较了吗?”

“放心吧,不计较了!”

君宆笑着勾了勾旭宝的小鼻子,旭宝高兴的在他脸颊上,亲了又亲。

“谢谢祖父,祖父最好了。”

君鸿康难以置信的看着祖孙二人其乐融融的样子,父皇这就被那个小野种收买了?

“父皇……”

君鸿康不甘的开口。

“父什么皇?”

君宆不耐烦的挥手,作势就要赶人。

“还不回去换衣服,衣衫不整、蓬头垢面,成何体统?”

“父皇……”

君鸿康不甘心,还想在说什么。

却被柳公公轻轻的扶了起来,并在他耳边轻语了几句。

君鸿康无奈,却只能带着愤恨告退。

刚转过身,便看到君九隐身边的冷夜匆匆而来。

冷夜跟皇上行礼之后,便面带焦急的开口。

“启禀九王爷,王妃在宫外等着,要带小殿下回灵隐山。”

“什么?”

君宆闻言,瞬间炸毛了。

他将怀里的旭宝,抱得更紧了一些,随即冷眼看着君九隐。

“你还杵在这里干什么,去告诉你媳妇,以后她的礼节都免了,给我好生在国都待着。”

君九隐嘴角带笑,偷偷跟旭宝竖了个大拇指,随即便转身离开。

白霜吃饱喝足,便坐在马车里等着旭宝出来。

马车的车帘掀动,君九隐缓缓而入。

“怎么是你?”

白霜看了君九隐一眼,淡淡的开口询问。

“见到君鸿康了?”

君九隐笑而不答,温柔的反问着。

白霜颔首,看着君鸿康马车离开的方向。

“看来,他这御状告的,并未成功?”

他那头顶上那绿幽幽的茶叶,着实有些好笑。

君九隐含笑点头:“主要功臣是旭宝!你可知,旭宝给你要了一个什么恩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