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让你松手!”阮世佳咬牙,语调凌厉到了极点:“这跟你有关系?”

现在的状况危急到了极点,这辆车不仅刹车失灵,还漏油严重。多浪费一分一秒都会加剧他们的生命危险,她半个字都不想跟盛言书争论。

没时间,更没必要。

可是阮世佳的态度落到盛言书眼里,就是另外一个意思了。

阮世佳没有否认,就是承认。

心头莫名像被凿子凿了一下,一丝尖锐的疼痛从他的心底深处冒了出来。

可盛言书脸上却没什么表情。

最后他只深深地看了阮世佳一眼,转过头,冷然对杨炎彬开口。

“现在我跟你交换位置,五秒之后减速带会隔出一个路口,可以大幅度减缓冲击力,你在那里跳车。”

他语调太过平静,平静到杨炎彬以为自己听错了。

阮世佳呼吸凝滞了一下,好半晌才抬起头,难以置信地看向盛言书。

眼看杨炎彬没有动作,盛言书不耐地蹙了眉,他倾身上前,果断地从杨炎彬手里抢过方向盘,计算着时间,在抵达路口的一秒前,打开了车门,把他踹了下去。

“妈咪,这个怪叔叔在干嘛,他为什么把杨爸爸踹下去了?我好害怕……”

小家伙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他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葡萄眼,眼中迅速噙了一层水雾。

“小北别怕,妈咪不会让你有事的。”

阮世佳的心跳无比急促,她抬眸,定定地看着盛言书,眸底的火焰几乎快要烧起来了:“盛言书,你到底想干什么?”

盛言书单手握着方向盘,一边观察着前面的路况,一边尽力调整着中央控制器。

闻言,他挑了下眉,语调多了几分讥诮,也带了几分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酸意:“我是救他,不是害他,别这么紧张。”

阮世佳怔了一下,下一秒她就听到了车后隐隐传来的呼喊声。

杨炎彬果然一点事都没有,正追着车疾跑,眼看着就能赶上来。

“十秒后第二个路口,准备一下,你也带着小北跳车。”

他刚刚让杨炎彬先跳车的原因,就是为了让他在阮世佳跟小北跳车的时候有个接应,这样可以最大概率降低阮世佳和小北受伤的风险。

阮世佳在这一秒骤然明白了盛言书的用意。

“那你呢?”

她的目光起了变化,澄冷中凛了一抹复杂。

“这辆车总要有人开。”

盛言书薄唇轻启,神色无比平静:“我尽量把它停在一个安全地带,不造成不必要的人员伤亡,财物损失。”

这儿虽然是施工现场,但也有不少工人平时安营扎寨,驻留在这里。

盛言书事先有让傅远疏散过人群,可时间紧急,他不能保证所有的人都被疏散。一旦这辆车失控,引起爆炸,带来的后果不可估量。

阮世佳蓦然攥紧了手指,指甲嵌入掌心,她却没什么感觉。

“盛言书,你不会以为你这样做,我就会感激你吧?”

她嗤笑一声,猛然倾身上前,打算把方向盘夺过来。

“我不需要你来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