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长生江湖 > 第一卷 邪医圣手 第14章 郭老身份

回到湖心岛,已是傍晚。

晚风中,湖水碧波荡漾,夕阳下波光粼粼。

但岛上却比往日寂寥许多,木休没有练武。

小院门口,两个白灯笼在风中摇曳,隐隐之中,能听见姑娘的哭声。

两个人一前一后缓步上桥,一条牛腿啃的只剩骨头,叶秋心扶栏驻足,抬眼看了看小院,方啸天也跟着停下,这“巨孩儿”正认真地嗦着骨髓汁,似乎那才是正餐,叶秋心笑着摇了摇头,迈步下桥进了院子。

方啸天舔的专注,没动地方,过了一会儿才发现身边早已没人,扣出一块骨髓肉往嘴里一丢,也追了进来,就这几步,震的小岛还颤了两颤。

木休以为地震,先窜了出来,看见叶秋心,上前一把抱住哭着道:“大个你去哪了,走也不说一声,我还以为你……”

还没说完就见旁边人像一堵墙一样挡在院门口,吃惊道:“这大块头是谁啊?”

这时顾雪也出了院子,扫了一眼这“大墙”道:“叶子,你干什么去了,怎么把他带回来了?”

说着跑到方啸天身边笑着给了他一拳道:“方小子!”

方啸天一怔,也不啃骨头了,惊讶道:“雪姐姐?!你怎么在这?!”

看来两人根熟!

见顾雪和木休全然不理会自己,只围着方啸天,叶秋心便进了屋子,自顾自喝了一口水。

郭冬海还在,正坐在桌前掐指算着什么。

随后木休顾雪拉着方啸天有说有笑的跟了进来。

一进屋就听见木休指着他肩膀上扛的烤牛肉吞口水问道:“这肉好吃吗?”

方啸天一甩膀子将牛肉放到桌上道:“给你尝尝!”

木休正要上手,顾雪拍开她的手道:“我去给你切了。”说着就抬起这半扇牛肉往厨房走,是脸不红气不喘的。

叶秋心知道她力气大,没说什么,木休却是看的目瞪口呆,凑到叶秋心跟前叹道:“大个媳妇儿力气真大!”

叶秋心白他一眼没好气道:“整天大个大个的,没大没小!”

方啸天将一根腿骨往桌上一丢,又舔了舔手指,鼻子朝天道:“雪姐姐力气大,在镖局里可是排第二!”

木休赶紧问道:“那谁是第一?”

叶秋心用胳膊肘怼了怼他,朝方啸天奴了奴下巴道:“就是这位!”

这会顾雪端上一盘剃好的牛肉说道:“说说吧,你俩怎么遇到的,今天到底干什么去了?”

叶秋心伸手要拿牛肉,木休却是抢先将盘子端走放到方啸天跟前,捏条肉放进嘴里嚼了嚼道:“好吃!来一起!”

叶秋心无奈,转头看着顾雪刚要开口,旁边郭冬海吃了口牛肉却先开口道:“他去报仇了。”

顾雪一惊,道:“你去了镖局?”

这时木休给她递过来一块牛肉,喂到她嘴里。

叶秋心冲顾雪点了点头,然后看着木休,张开嘴巴指了指,表示也要。

但木休没理会,自己又吃一口问道:“成功了没有?”

叶秋心想自己拿,盘子却又被郭冬海摸到自己跟前,抢着往嘴里递了几块,完事儿老头还喃喃自语道:“嗯,是不错!”

然后“看”了一眼顾雪,满嘴流油的摇头道:“这事儿嘛,也成也没成。”

木休抢回盘子吞了一口挑眉道:“什么叫也成也没成?”

郭冬海扯回盘子,“看”了一眼叶秋心道:“还是你说吧。”说完还有意无意的冲着顾雪小声道:“肉不错,要是再来点儿酒就更好了!”

顾雪笑了笑赶紧起身道:“我去拿!”

叶秋心半天没吃上肉,有些不爽,放下筷子道:“郭秋山我杀了,郭云跑了!”

顾雪拿了酒壶酒杯刚坐下,就被老头夺过,仰头灌了一口,完事儿还抹抹嘴叹道:“爽!”

叶秋心想夹块肉,盘子却又到了方啸天手里,他够不着。

顾雪却是有些责备:“要是带上我,定不会让他给跑了!”

叶秋心没回答,知道顾雪也只是埋怨,不需要回答。

但他刚站起来将筷子探到方啸天手里盘子上,就见这大块头把盘子放到嘴边一栽,剩下的肉就全都扒拉进嘴里,然后将盘子往桌上一丢道:“这么吃不过瘾。”起身就往厨房走。

木休擦了擦嘴边的油,嗦了嗦手指又问道:“是因为这镖局里有高手吗?”

郭冬海摇摇头道:“不是镖局的人,而是阴魂宗!”

闻言,三人皆是一惊。

叶秋心惊的是,这老头卜算之术如此厉害。

顾雪吃惊的是,怎么又是阴魂宗。

木休吃惊,是因为他想到了医归也是被阴魂宗的人带走的。

叶秋心一下子来了兴趣,牛肉也不想了,赶紧问道:“前辈是怎么知道的?”

郭冬海咽了一口酒,卖了个关子道:“我不仅知道是阴魂宗插手,还知道是来的是谁。”

木休连忙问道:“是谁?”

郭冬海道:“是个女人!”

顾雪疑惑道:“女人?什么女人?”

叶秋心一愣,问道:“前辈连这也能算到?”

郭冬海点点头,慢慢起身,踱步道:“阴魂宗有五行堂,金鬼堂堂主鬼牙九,使的一种暗器叫‘噬魂针’;木鬼堂堂主鬼蛇七,精通蛊毒一术,还略懂驭尸之法;水鬼堂堂主鬼海八,擅长控水,此人阴险狡诈,杀人更是残忍;火鬼堂堂主鬼影六,神出鬼没,善易容伪装,更有部下三百,个个身手不凡,专门负责情报收集;土鬼堂堂主鬼毒五,通医法,更痴迷于毒物研究,下的一手好毒,据说他抓常人试毒,手里的人命最多。”

叶秋心纳闷,这老头怎么对阴魂宗这么了解?

郭冬海转身“看”向三人,接着道:“这都是明面上为人所熟知的,实际上阴魂宗暗地里还有五部。”

木休好奇,问道:“哪五部?”

郭冬海回道:“天,地,人,神,鬼!”

叶秋心像是想起就什么,赶紧道:“没错,听郭云说今天来的就是鬼部的什么柳长老!”

郭冬海点了点头道:“就是她了,阴魂宗里唯一的女长老——柳夏荷,听闻此人有多重人格,疯疯癫癫,有时温和,有时狠辣,有时妩媚,有时又冷漠,总之是喜怒无常,而且她练的功夫更是歹毒,叫什么‘阴九魔罗功’,通过吸食少男精魄,提升功力。又因样貌丑陋,常年带着面具,没人见过她的模样,就是见过,也都被她杀了。”

叶秋心倒吸一口凉气,这不就是个精神分裂的神经病嘛,而且,而且还不小心看到了她的模样,这梁子肯定结下了。

转而又认真回想柳长老行为举止以及说过的话,心里有了一些推测:看样子这郭云定是和她有一腿,要不然一个镖局少主怎能让这鬼部长老亲自出面,难不成郭云已经被他……咦~想想就恶心。

郭冬海摸回座位,喝了口酒接着道:“她使的武器是条鞭子,叫……”老头低头想了想,接着道:“好像叫‘十八层地狱’。”

顾雪问道:“十八层地狱?怎么叫这么个名字?”

郭冬海往前探了探身子道:“据说是用十八张人皮制作!”

木休闻言,吓得往后撤了撤。

顾雪也被吓的“啊”了一声。

叶秋心不以为然,却是问道:“那她的功夫怎么样?”

郭冬海捋了捋胡须道:“宗门里大概排第六!”

叶秋心赶紧又问:“那什么鬼蛇七呢?”

郭冬海摇了摇头道:“他?他虽是堂主,但主要是玩蛊厉害,要是能克制他的蛊毒,老夫这瞎子也能陪他耍上一耍,不过得小心他的僵尸,据说是百年难遇的铜甲尸!”

叶秋心并没有太惊讶,毕竟昨天刚把人僵尸一劈两半,所以不足为惧。

但他面色却有些凝重,要是这柳夏荷在阴魂宗排第六,今日虽没跟她交手,但却看了她的样貌,如果按老头所说,那对方肯定已经对自己怀恨在心,以后遇上定会有一场恶战,得提前有个心理准备。

顾雪见他表情凝重,笑着问道:“怎么,打不过,害怕了?”

叶秋心赶紧道:“怕什么,莫说她一个长老,就是阴魂宗我也敢独自闯他一闯!”

木休鄙夷道:“吹牛,你有这么厉害,那为什么不去救医归师傅?”

叶秋心吃瘪,眼睛一眨一眨想要找补,但最后叹口气道:“怕倒不怕,但确实打不过,这仇……”

一旁顾雪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下次我和你一起。”

木休插话道:“对了,我见你那天去救顾爷爷,嗖的一下就飞走了,你这么厉害,也打不过对方?还有,你的功夫哪里学的,为什么之前不说?”

叶秋心看他一眼,想了想道:“功夫嘛,我是看书自学的,至于为什么没告诉你们,那是因为,你们也没问过我啊。”

木休点了点头,喃喃道:“是没问过。”

忽然叶秋心像是想起了什么,赶紧抬头问郭冬海:“对了,前辈怎么对阴魂宗如此熟悉?”

木休也来了兴趣,附和道:“对啊,对啊。”

郭冬海叹息一口,“看”着两人道:“实不相瞒,老头子我也是阴魂宗的人!”

闻言,叶秋心猛的后退,同时抓起木休顾雪护在身后,墨刀已握在手,紧紧盯着郭冬海。

郭冬海像是早已料到,赶紧摆摆手道:“别怕别怕,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叶秋心没动,而是怀疑的看着眼前的老头,手里的刀也没收。

郭冬海接着道:“哎呀,十几年前老夫就跟阴魂宗没有瓜葛了。”

听几人还是没动,老头接着道:“快把刀收起来,别吓着孩子,具体情况,你听我慢慢说嘛。”

叶秋心这才将刀收起,狐疑的看着老头,回到座位,顾雪跟着紧紧坐在他身边。

木休则躲在他的背后,壮着胆子道:“老头你可别骗人啊。”

郭冬海笑了笑道:“是不是骗你们,听我把话说完就知道了。”

叶秋心跟顾雪对视一眼,让对方彼此都有所防备,然后才对老头道:“那你说!”

郭冬海笑着捋了捋胡子道:“十年前,老夫确实还在阴魂宗,而且还是天部长老,但后来发生了一件事儿,那件事儿之后我便从阴魂宗退了出来,和我一起走的还有两个老家伙,而这眼睛也是那个时候瞎的。”说着还指了指自己的眼睛。

那年冬天,雪下的比往年早了些。

阴匛山上树叶还未落尽,却被盖上一层白雪。

雪夜,通往宗门的山路上,几人人行色匆匆的从侧门进到阴魂宗。

没一会儿,又陆续有人赶来。

阴魂宗议事堂,坐满了堂主长老,正小声议论着什么。

左边坐的是五行堂堂主,右边则是五部长老。

鬼毒五对一旁的鬼影六道:“老六,你消息灵通,知不知道宗主急着召回我等,有什么事儿吗?”

鬼影六道:“朝廷来人,但具体不知。”

一旁鬼牙九侧耳听到,诧异道:“朝廷?朝廷找咱们阴魂宗做甚?”

鬼蛇七拄着蛇拐,闭目养神,似乎这事儿与他无关,又像他早已心知肚明。

鬼海八手里把玩着两颗珠子,时不时地朝空着的宗主位子看上一眼。

天部鬼天灵,也就是郭冬海,小声跟旁边地部鬼头陀询问,但对方闭着眼睛道:“你不会自己算算?”见状也就识趣的没再多问了。

人部鬼三通眼睛不停地转着,一遍遍扫视众人,似乎在盘算着什么。

神部鬼神轻闭目端坐,眉头紧锁,似乎有些不耐烦,手指在桌上轻轻叩着。

鬼部鬼罗刹,也就是柳夏荷,架着二郎腿,一手托着下巴,也有些不耐烦的自语道:“宗主怎么还不来?”

刚说完,就见屏风后出来几人,正是阴魂宗宗主雄安楼,旁边跟着的是少宗主雄宇豪。

见宗主现身,堂上众人整理一番,很快坐好,闭眼的几位纷纷睁开眼睛,与少宗主对视一眼。

雄宇豪微微颔首以示回应。

鬼毒五连忙上前问道:“宗主,深夜召集我等,是有什么大事吗?”

雄安楼看他一眼,并未说话,一旁雄宇豪却是笑道:“让诸位久等了,此事儿关乎阴魂宗的将来,是有些着急。”

鬼蛇七接道:“少宗主就直说吧,不管何事儿,我木鬼堂定全力配合!”

鬼海八附和道:“我水鬼堂亦是如此!”

其余人纷纷侧目,看向二人。

人部鬼三通从刚才就一直眯着眼睛注意着他俩,还未说事儿,就表态,显然是知道内情。

鬼毒五看了看旁边鬼影六,见对方不说话,也没说什么,眼睛眨巴眨巴的等宗主发话。

鬼部柳夏荷朝雄宇豪一拱手道:“少宗主还是先说说什么事儿吧。”

众人齐齐看向雄宇豪,等他后文。

雄宇豪看了一眼他爹,笑着对众人道:“是这样的,刚才朝廷来人,想跟我们阴魂宗借人。”

鬼毒五连忙问:“借人?干什么?”

雄安楼别有深意的看他一眼,接过话道:“众所周知,炎武国位处西北,物质匮乏,土地贫瘠,而我万青国土地肥沃,物质丰富,对方早已垂涎三尺。

并且万青国主张玉龙那老儿,对我阴魂宗早就恨之入骨,三番五次派人来袭,也是我派宗门实力强悍,未让其得逞,但近年因此也损失不少门徒,俗话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遂今日召集尔等,是想联手炎武国,商量着如何除掉这个眼中钉,肉中刺!”

如此大事儿,宗主雄安楼却说的如此风轻云淡,看来是早有预谋了。

众人闻言皆是一惊,天部鬼天灵赶紧问道:“这,这样岂不是通外叛国,而且炎武国距离甚远,万青国境内,我阴魂宗如何有能力与皇朝抗衡?”

除了地部,神部,木堂和水堂堂主,其他人也纷纷投去询问的眼神。

雄安楼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两人对视一眼,雄宇豪接着道:“大家都清楚,我阴魂宗从开宗立派到现在,虽已发展成一个江湖首屈一指的大门派,与皇朝想比,是差之甚远,但这万青国内,除了我阴魂宗,不满皇朝的大有人在!”

鬼毒五赶紧问道:“还有谁?”

雄宇豪回道:“清远将军李阔!”

名字一出,屏风后缓步走出一个身材圆润的男人,锦衣华服,满脸笑容道:“正是在下!”说着还不忘对堂上众人一一抱拳,算是打了招呼。

雄宇豪有些得意道:“怎么样,虽然当今皇朝新君换旧主,李将军被调到这偏远的永州,但麾下仍有万数旧部可以差遣,而且,李将军已跟炎武国取得联系,只要时机一到,来个里应外合,那这万青国土也就易主了。”

李阔挺着圆滚滚的肚子,笑着道:“此事只我一人的话,说难听点儿叫不自量力,但若有阴魂宗相助,那就事半功倍了,这偌大的万青天下可有诸位的一杯羹。”说着眼睛从众人脸上一一扫过,想通过微表情判断几人态度。

雄安楼父子也是看着众人,眼睛微眯,那样子似乎在说:“我看谁敢反对!”。

闻言,鬼毒五稍有犹豫,并未说话,鬼影六也捋着胡子不知作何感想,鬼牙九拿不定主意,正左顾右盼的等其他人反应。

鬼蛇七还是那句话:“木鬼堂听候差遣!”

鬼海八依旧把玩着两颗珠子,眼睛微闭跟着道:“我水鬼堂一样!”

鬼罗刹柳夏荷却是挑眉问道:“不知我阴魂宗各堂各部长老具体能得什么好处?”

雄宇豪笑着道:“好处嘛,当然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用不完的练武资源咯,当然,如果是罗刹长老的话,那就是享用不尽的少男精魄咯!”

鬼罗刹闻言,抹掉嘴角的口水,娇羞道:“嗯~奴家只求少主一夜之情,嘻嘻。”

雄宇豪像是经常被她如此调侃,不以为然道:“罗刹长老说笑了。”

一旁雄安楼却朝鬼罗刹瞪了一眼,但也没作过多反应。

李将军尴尬的笑了笑道:“只要各位能出力,可许各位任何要求!”

此言一出,竟有些反客为主的意思,难不成鬼罗刹刚才所提,他也可应了不成,如此,这少宗主岂不成了他手中的棋子?

但宗主父子并没出言反对,而是另有深意的看了一眼众人。

天部鬼天灵也没说话,右手悄悄在桌下掐指,算到关键处,眉头却是一皱。

这一幕却被一直扫视众人的鬼三通看在眼里。

旁边地部鬼头陀则侧身看了一眼鬼神轻,两人正好四目相对,鬼神轻轻轻点头,鬼头陀起身抱拳道:“那我地部定当尽全力!”

鬼神轻紧跟着附和道:“我神部也愿助将军一臂之力!”

李阔见阴魂宗五行堂及五部已有一半答应,脸上笑容更甚,回身对着少宗主笑道:“如此甚好。”

但宗主却稍有不悦道:“其他人呢?”

鬼牙九探身询问道:“五哥,你怎么想的?”

鬼毒五思索一番道:“在座的各位中,我年岁最大,就不参与了。”

鬼影六也微微摇头道:“宗主,你是知道的,我自上次任务后,落下伤病,恐怕也不能尽力了。”

鬼牙九见两位平日里对自己颇为照顾自己的老哥哥皆婉拒,也低头不好意思道:“既然两位哥哥不参与,那我也不去了。”

鬼蛇七斜眼看他一眼道:“老九,你是何故?难不成你也年迈有旧疾?”

鬼牙九腼腆一笑道:“我功力不够,多我一个起不到什么作用,还是不给阴魂宗丢人了吧。”

雄安楼见小九如此,冷哼一声,怒目而视,鬼牙九心虚,把头埋在裤裆里不敢再看。

旁边少宗主雄宇豪也是一脸鄙夷道:“你这样就不是给阴魂宗丢脸吗?”

李将军见状,赶紧打圆场道:“无妨无妨,人各有志,不必强求,不必强求。”

雄安楼父子俩脸色这才有些缓和,雄宇豪接着怒道:“还有谁?”

人部鬼三通则一直盯着鬼天灵,他为人狡猾,深知对方卜算之术厉害,想看他卜算之后作何选择,要是拒绝,那就说明此事儿凶多吉少,定要想个完美的理由推脱掉,若是鬼天灵答应,那他更可借机表忠心,一个可活,一个可得,这如意算盘打的啪啪作响。

见没人说话,雄宇豪直接点名问道:“天部什么意思?”

见被点名,鬼天灵赶紧停了手上动作,缓缓起身却道:“宗主,方才斗胆,我为宗门卜了一卦。”

雄安楼闻言一愣,赶紧问道:“卦象如何?”

此时众人皆是侧耳倾听,鬼天灵叹口气,轻声道:“稍有凶险,但缺一人!”

雄安楼父子以及李将军皆是不解,异口同声问道:“何人?”

鬼天灵眉头一皱,也是疑惑道:“卦象说:‘天工破道唯有不死,修远天极可得一半。’前半句是说此事想成,唯有得一不死之人,至于后半句,老朽也看不明白。”

众人一听,卦象如此玄妙,有些莫名,也纷纷推敲此中真意。

雄宇豪挑眉问道:“不死之人?这世上哪有这样的人,如若不死,那岂不是成仙?”

李阔见状,却是瞧出些眉目,看来这阴魂宗上下,对此人卜算之术深信不疑,当即对宗主道:“若是如此,我便立刻打发人去寻,不过眼下……”

少宗主会意,转头看向鬼天灵道:“那此事儿你做何打算?”

话音刚落,鬼三通赶紧看向鬼天灵。

鬼天灵犹豫一下,叹道:“老朽只会卜算,并无杀人之力,不便参与。”

鬼罗刹白他一眼,调侃道:“哼,我就知道这老头故弄玄虚,什么狗屁算命的,老娘根本就不信,怕死就说怕死,还装神弄鬼的在那掐指,浪费时间,鬼三通,你呢?”说完便直接讲话头丢给了人部。

如此,就只剩鬼三通没表态了,因为面对面,所以鬼蛇七也早已经再看他了。

见鬼天灵不参与,他也便有了权衡,一脸谄笑道:“此事儿宗主自有定夺,我们人部应当配合,这万青国土以后若是姓了雄,那我人部岂不也跟着沾光,那时候咱阴魂宗定是这万青江山实至名归的第一宗门!”

此言一出,宗主脸上露出一丝得意之色,少宗主也是笑逐颜开,这话有些针对李将军方才反客为主的意思,所以只有李将军略微有些不自在,但也没说什么。

鬼三通这马屁算是拍的舒服。

接着又拱手对着众人道:“诸位兄弟姐妹,全都身怀绝技,个个是阴魂宗的高手,我一个负责招揽门徒的后勤管事儿,将各位伺候好了那就是对得起宗主悉心栽培了,如此改天换地的大事儿,我若参与,岂不是会拖了诸位的后腿,所以……”

还没等他说完,宗主雄安楼连连摆手道:“罢了罢了,你就别去了,就在宗门看家。”

鬼三通心里窃喜,但面不改色道:“是,宗主!”

但少宗主雄宇豪却是眯眼看着他,眼神中流露出一抹杀意。

不会是鬼三通,上通天地,下通鬼神,中通人情世故,他的此番马屁推脱之词引的众人纷纷侧目,有不屑的,有佩服的,有不以为然的,也有自叹不如的。

李将军见此次借人目的达到,笑着对雄安楼道:“多谢阴魂宗慷慨借人,在下虽说也不信什么卜算之法。”说着还对鬼天灵作揖抱歉,见对方并不介意,接着道:“但这次回去,定将那‘不死之人’寻得。”

少宗主雄宇豪抱拳回应道:“既然如此,那这块令牌就交与李将军,如需人手,只需亮此令牌,我阴魂宗弟子必会鼎力相助。”

李将军接过令牌,对这父子俩抱拳道:“如此,那我就先行告退,多谢,多谢各位!”说着还对堂上众人表示感谢,然后便转身离开。

上了马车,便带着随行几人下山离开。

出了阴魂宗范围,赶车的汉子问道:“将军,这阴魂宗会老老实实配合咱们吗?”

隔着帘子,李将军冷哼一声道:“不过是借刀杀人罢了?”

那汉子不解,问道:“借刀杀人?借谁的刀,杀谁?”

不等李将军开口,骑马跟在旁边的另一个汉子笑道:“许安啊许安,你那大脑袋里面到底装的什么,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吗?”

李将军一乐,道:“他呀,就是个武痴,哪里能想的见这些弯弯绕?”

许安不好意思道:“嘿嘿,刘长,我承认,比脑子我确实不如你,但比功夫,你可是差我一大截啊!”

刘长也笑着点头道:“确实如此,不过还有一样你不如我!”

许安不解,挠头道:“什么?”

李将军哼笑一声道:“他比你酒量好,你也是,习武之人居然不甚酒力,着实有些丢人!”

许安不以为然道:“行军打仗,谁杀敌多,谁就厉害,能喝酒算什么本事!”

闻言,刘长也只是笑笑,骑马赶到前面开路。许安见对方不说话,转头问李将军道:“将军你说,喝酒也算本事儿吗?”

李将军车里无奈一笑道:“喝酒也能杀人,这道理你是不会懂的。”

许安觉得莫名其妙,这喝酒怎么杀人,自己还真不懂,所以傻笑一声,继续驾车赶马。

这么一打岔,怎么个“借刀杀人”,许安也就不再多问了。

另一边,李阔将军刚走,宗主雄安楼有些不悦,但也没再说什么,直接起身离开,雄宇豪跟着走时还颇有深意看了一眼那几个不参与的人。

这一幕被鬼三通瞧见,见众人陆续离开之后,才悄悄地跟上鬼天灵,问道:“方才堂上郭长老应该不止算了一卦吧?”

郭冬海见是此人,不禁有些反感,但也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笑着回道:“段长老何出此言?”

段长老却是反手挡嘴,凑上前道:“难道郭长老没看出来,方才少宗主言语中对这事儿可是极其看中。”

郭冬海挑眉道:“那又怎样?”

段长老一愣,接着道:“实不相瞒,我觉得老宗主也是有意让他儿子接管阴魂宗,刚才走时你没看到吗,虽然堂上没说,但以少宗主的为人,怕是已经对我等有了埋怨。”

郭冬海笑了笑却道:“段长老这都能看出来,不愧是七窍玲珑鬼三通!”

段长老无奈笑道:“哎呀,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

郭冬海捋了捋胡须笑道:“我是在夸你,怎么是开玩笑呢。”

段长老见话不投机,没好气道:“哼,你不听算了,出了事儿了别怪我没提醒你。”说完一甩袖子,快步离开。

段长老刚走,郭冬海的脸马上沉了下来,他怎会不明白此中道理,老宗主今日所为,有意借此事儿扶持他儿子,自己却没有响应配合,想必少宗主早已起了杀心,决定排除异己。

只是言出鬼三通之口,不能不防,此人八面玲珑,谁知道是不是宗主派来借机试探,若是,那不就做实了他有二心,到时候怕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所以这阴魂宗是万万不能再待了,想到此处,郭冬海不禁加快脚步。

谁知刚到门口,就听门外传来打斗声,赶紧闪身躲在门后,透过门缝瞧了出去。

刚看一眼,便有一股红烟窜了进来,直扑面门,一瞬间,就进了他的双眼。

郭冬海惨叫一声,眼前瞬间暗淡,看不见了,情急之下双手捂眼,同时也在冲击下,失去重心,顺势向后倒去,但却被人及时扶住。

只听大门“哐嘡”一声,像被什么撞开,然后像是有人重重的砸在地上。

扶他之人的手因为紧张,稍稍用了点儿力,慌乱中,他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就听耳边人声:“老七,老八你们这是何意?”

郭冬海这才听出来,扶着自己的正是鬼毒五。

摔在地上的也怒喝一声:“五哥,还跟他们废什么话,杀出去先!”

闻声,郭冬海也是了然,原来摔地上的是鬼影六。

门外还传来阵阵呻吟:“老哥哥们,你们快走,我拖住他们。”接着就是“叮叮”几声,

听声音是鬼牙九,但气息弱了许多,显然身受重伤,就这还打出几根铁针,但都被挡了下来。

鬼蛇七说话了:“老九,中了我的蛊还不老实,省点儿力气留个遗言吧。”说完应该是踢了对方一脚,从鬼牙九的方向传来一声闷哼。

接着郭冬海就听到耳边愤怒的喘息声,看样子鬼毒五是生气了,对方将他缓缓扶到一旁,怒道:“是少主让你们来的吧?”

“哼,给了你们机会,是你们没选对,跟少主有什么关系?”声音中气十足,尖酸刻薄,没错了,就是鬼海八。

听声音,旁边老六应该也起身靠了过来,怒道:“老宗主健在,即便是我们没选对,也轮不到他来惩罚!”

这时从门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对方拍着手踱进门来,笑着道:“好,好,好,六叔说的对,不过我爹也说了,既然你们如此忠心,那么,活着入了阴魂宗的门,死了也将尸骨留下做肥料吧。”

“我不信,我不信老宗主会这么说!”说话的是鬼牙九,似乎用尽最后力气,但没听见打斗,就听“扑通”一声摔出去很远。

身边鬼毒五和鬼影六急呼一声:“老九!”

只听少宗主雄宇豪鄙夷道:“这哪找的人,这么不长眼,七叔八叔,有空再去挑一个回来,不对,是挑四个回来,填补空缺。”

看样子,刚才应该是他踢了一脚。

鬼海八有些不悦道:“这拉人头的事儿,我们不管,你找人部去!”

雄宇豪似乎有些不满,但没表现出来,道:“对对,这是三通长老的事儿,不过从刚才就没再见他,也不知道这老家伙躲哪了?!”

说着尴尬的笑了笑,接着道:“那这里就交给七叔八叔了,我去找找三通那家伙。”

鬼蛇七回道:“少主去吧,他们就交给我俩了。”

说完,就听见对面一阵脚步声,但感觉更清楚的是耳边一阵劲风呼啸,扫过面上绒毛——鬼毒五动了!

接着就听“哎哟”一声,有人倒地,有人咳嗽,有人呼扇着什么,总之一阵混乱。

鬼海八往后跑了几步,好像扶起什么,然后就听见:“少主,快醒醒,老七,你怎么样?”

鬼蛇七咳嗽几声,想要说话,却只有尖啸声从喉咙传出——嗓子坏了!

而这所有的声音,在那一瞬,就留在了身后,而且越来越远,郭冬海被两人扶着,逃出了宗门!

郭冬海叹了口气,最后说道:“至于那人部鬼三通,我就再没听说过了!”

郭冬海说到此处,唏嘘不已。

转而就问道:“肉呢,肉还有吗?”

木休转头看向厨房:“咦?大块头呢,怎么还不出来?”

“我去看看!”

叶秋心从回来就一口肉没吃上,说完起身就往厨房走。

郭冬海抿了抿嘴唇,顾雪见了正要倒水,木休却是赶紧抢先倒了杯酒递过去,追问道:“那后来呢?”

老头子喝了一口酒,润了润嗓子,接着道:“后来我就让他俩将我送回老家,找我兄长郭秋山了,再后来我发现自己不久前送回老家养胎的媳妇儿被郭秋山这个老混蛋占了去。”

顾雪连忙接道:“田慕容老夫人?”

郭冬海叹息道:“没错,正是她,但事情已经发生,再加上我不过是个逃命的老瞎子,也就没再追究,但那郭秋山怕我报复,便将我关入地牢,我一想这样也好,对阴魂宗而言,也算个安全的地方。”

叶秋心进了厨房却是一愣,那方啸天正抱着那半扇牛肉躺在地上睡觉呢,于是蹑手蹑脚地撕了几块,又悄悄的走了出来,递给每人一根肋骨肉,自己先啃了起来。

顾雪不吃,而是推给了叶秋心,转头看着郭冬海,有些回过味来问道:“那您才是郭云的……?”

郭冬海哼哧哼哧啃了几口肉说道:“没错,郭云正是我的亲生儿子!”此言一出,惊的叶秋心手里的肉都掉了。

“怎么回事儿,我刚才错过了什么?”叶秋心扫过三人,最后看向顾雪问道。

顾雪趁大家吃肉的空挡,将事情又跟他说了一遍。

听完叶秋心感叹道:“真的是造化弄人啊!”

郭冬海道:“这也就是为什么,听说你抢了郭云的媳妇儿,我拍手叫好的原因。”

顾雪赶紧道:“不一样!”

叶秋心拿过老头的酒杯,喝了一口道:“你那是真媳妇儿,顾雪跟郭云本来就没什么,不一样,不一样!”

郭冬海抢回酒杯,侧头想了想道:“嗯,是不一样,呵呵,是我老糊涂了。”说着海抱歉的“看”了一眼顾雪

木休打趣道:“老糊涂就别说啦,赶紧吃肉,吃肉!”

叶秋心却是皱眉道:“不对啊,他既然是你的儿子,那为何我要去杀他,你却没有阻拦,别说你昨晚没听见,我知道前辈您眼睛虽瞎,但耳朵好使!”

郭冬海闻言,叹息道:“我和他虽骨肉相连,却无父子之情,何况他跋扈任性,顽劣不堪,几次对我出手,却只图了一乐,无奈之下我便背地里决定与他断绝了这等关系,尤其后来知道他与阴魂宗勾结,索性也便将他视作仇人,生死由他,况且他杀了你的老丈人,就是你不杀他,我作为父亲也要打死他抵命!”

木休突然插了一句道:“好像人家也没认你这个爹吧?”

老头被说的哑口无言,亦或者是说的太多饿了,叹口气不再出声,而是就着酒专心啃起了肋骨肉,那样子就好像刚才聊的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虽然觉得木休说的也没错,但叶秋心对老头的形象还是有所改观,没想到这老头竟如此正直!

顾雪却是感叹道:“命运为何如此不公,他郭云讨厌父亲,却能有两个,而我顾雪却……”

叶秋心赶紧握住她的手,温柔道:“你有我呢。”

木休将骨头一丢,打了个饱嗝,看着她笑道:“还有我,还有我!”

闻言,顾雪笑着点了点头,眼里多了一些泪花。

这时,从厨房传出一声震动,听起来应该是方啸天翻了个身,紧接着就是连绵不绝震天鼾声。

几人纷纷看向厨房,木休悠悠的来了一句:“这是窝住了?”

然后几人就笑了起来,声音飘出窗户,传到天空。

此时日落西山,月亮也升了上来。

月亮旁边的两颗星星正一眨一眨,那是顾昌林和他老伴儿见自己女儿开心,也在天上欣慰的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