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逆天小农女 > 第二十八章

“要买的赶紧买啊,我要走啦!”胡人操着一口不太流利的中原话说。

“要不咱们也买点儿?就一两粒的事情种出来呀,给家里人尝尝鲜。”

“也好,买上一两粒也就二十文,也是能负担的起的。”一群人窃窃私语,胡人也听不大清楚,但是听到了,他们也会买上一点点,立刻就开始招揽客人了。

“来,这位客人要多少?”

“你这太贵了,给我拿两粒。”

“一共二十文。”你要两粒,我要两粒。不一会儿胡人拿的种子都卖出去了。

胡人收拾好东西就出了县城。

喵喵娘拿着买来的种子,又逛了几家种子店,买的东西多出手又阔绰,这不就被县城的小混混盯上了。

“老大,你看就是那个女的,出手特别阔绰,我们要不要干一票。”

“你知道这女的什么来路。”

“不知道,看穿的并不是很好,应该只是一个农妇。”

“好,那我们就干一票。”几个混混在讨论如何动手,就一直跟着喵喵娘。

喵喵娘并不知道她被跟踪了,买完东西就回县衙了,这些种子要尽快育种,不然时令就过了,就种不活了。

那些混混看到喵喵娘进了县衙,顿时吓了一跳,混混老大举起手就开始打小弟,边打还边说“这就是你说的农妇,你是要害死我们吗”

“我不知道啊。”小弟委屈的说。

他们在这里打闹惊动了旁边执勤的衙役。

“你们几个在那里干嘛呢,快快离去。”

“大人,我们这就走,这就走。”

“快走啊,这是县衙不允许逗留,不然的话,我把你们抓进去坐几天牢。”

混混们一听这话,立马撩起撅子跑了,就连混混老大也被丢下了。

混混老大,陪着笑脸也快速跑开了。

喵喵娘把那颗果实拿回去就给喵喵爹分了,一人吃了一半。酸酸甜甜的,特别的好吃。

喵喵娘把种子拿回去之后,就开始育种,喵喵爹在不忙的时候也会帮着喵喵娘一块育种。

把苗种进地里之后,精心呵护终于再十几天后苗苗活了,喵喵娘把这几颗喵喵看的比什么都重。

喵喵回来看到娘对几颗喵喵都比对她好,喵喵就有点吃醋。

“娘,我是您闺女,你就不能在我回来的时候看看我,你就只看那几颗苗苗。”

“哎呦,闺女回来了,我怎么就没看见呢,娘亲一直在看你呀。”

“娘,你说这话你相信吗?就这一会儿功夫,你出去看了那几颗苗苗多少次了?”

“哎呦,闺女这是娘亲给你买的等长大了,你就能吃了现在只是要特别呵护而已不要生气昂。”

“娘,这是给我买的,种好了就给我吃。”

“对等结了果实呀,就给你吃可好吃了呢。”

“娘,那我就不计较了。”

喵喵看着那几颗苗苗,也感觉特别亲切,毕竟那几颗苗苗是娘亲专门给自己买的。

晚上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

“爹爹娘亲,这都快五月份了,我要准备考试了。爹爹,你可不能帮我你要避嫌呢到时候呀,你就不要出现啦。”

“知道啦,到时候爹呀也不出现了,好好考啊!我知道你大哥二哥现在在哪?应该快回来了吧?”

“爹爹,你就不要担心了两个哥哥他们有分寸的,应该会在我考试前夕回来。”

“娘的,小喵喵也要进行考试了娘艳,专门给你从庙里请了一张符,你快带上到时候考试要顺顺利利的。”

“谢谢娘亲,我一定考上童生,然后到时候娘亲就会有三个童生孩子了。”

“我家闺女呀,志向真远大。娘亲就等着我家闺女考上童生。”

“爹爹娘亲,今天回来我后边就不回来了。现在学习任务紧,任务重,回来的话还得请假。”

“好,那我家闺女俩就好好的上课吧,我和你爹爹在这里等着你。”

喵喵娘嘱咐道,她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把那几颗苗苗种好。

喵喵也不伤心,觉得娘亲呀也是为了自己,现在压抑着心情呢,有了一个能干的事儿,也是一种好事。

喵喵的大哥,二哥在喵喵考试的前几天回来了,两个人真的是风尘仆仆,不是乞丐,胜似乞丐。

两个人知道爹爹任县衙县令就直接找到县衙。

衙役看到这两个人,还以为是乞丐呢。

“叫花子,这是你能来要饭的地方吗?快走。”

“这位大人,不好意思昂我兄弟二人是县令的儿子,我们刚游历归来所以穿着有些问题,烦请通报一声。”

“真是县令的儿子?”

“有可能是,听说县令俩儿子都是秀才,考乡试的时候没有考上,去游历了。”

“那我进去通报一声吧!”两个衙役在那嘀嘀咕咕说了一会儿,一个牙医呢,就进去向县令禀报。

“县令大人,外面有两个穿着似乞丐的少年人,说是您的儿子。”

“穿的像乞丐,那可能是了,让他俩进来吧!”

“是,下属告退。”

“你们两个,县令让你们进去。”

“多谢两位大人。”两个是乞丐肺乞丐的人进入县衙,看到了自己的爹爹。

“爹,我们回来啦”

“好,回来就好你看你俩穿成啥了?走的时候你俩就一分钱都没拿吗?”

“爹,说好的游历,当然一分钱都不能拿啦!拿了钱就不是游历了,而是游玩了。”

“算了,看你们这么惨的份上,我就不说了就去找你娘吧,让你娘给你们买两件衣服换一下,这样我都不想见你们。”

“知道了,爹爹,我们就进去了。”

“进去吧!我这还有事呢。”

喵喵爹把整个县都复盘了一下,今天呢,把所有的村长以及县里的商户都叫了过来。

听说自家儿子回来了,停了一会儿,这又继续去开会了。

“各位,我也是咱们县里的人都是为了咱们县里好,所以我也不说什么了,自己该做的事情自己做好就行了。”

“村长管好自己的村里事务,粮食徭役都要进行统一安排。”

“县里商户的商品价格必须到县衙进行规整不得高于县内的生活水平的定价,到时罚款的话就不要怨我们了,按时缴纳税款。”

“这些是最基本的,还有对于各村自己开荒的土地,第一年不收赋税第二年收一成,此后,每年收两成。”

“关于商户存在隐瞒田税现象,到时我会一一堪查清楚,请将缺失的赋税交齐。”

“最后现在有想要补交赋税的,请于蔡师爷处登记。各位都散了吧,记住自己的职责。”

喵喵爹把该说的话都说了,后面的事情就看他们如何判断了。

在热热闹闹的勘察税务的期间童生试也要开始了。但是这并不关喵喵爹的事,由于里面考试的有喵喵爹的女儿。

所以这次出题的试题都是由县内的不参加科考的,没有亲戚考试以及不在学院教书的秀才举人共同出题。

板凳的爹娘也从村里赶了过来,这是她家孩子第一次考试,所以他们两个都必须在场。

村里其他考试孩子的爹娘也都赶了过来,幸好现在呀,也不是农忙的时间。

孩子们见到自己的爹娘非常的兴奋,七嘴八舌的。

都住在了县衙里,都是一个村的喵喵爹也就不避讳。

到了童生试的这一天,考场一开放,所有的人都排好队。

男生排男生队,女生排女生队,两方互不干扰。

女生队是由县内的女秀才来帮忙检查,以及在考试期间出现任何问题,都由他们负责。

男生队是由县内的各个秀才举人来负责。

这些人都在官府的监视下进行,对这些孩子监考的。

“喵喵,没事啊,就正常心你的成绩呀,大哥都清楚,一定可以考上的。”

“二哥也知道喵喵一定没有问题的,二哥在这里等着喵喵出来昂。”

喵喵的爹娘并没有来送喵喵,他们现在不宜露面,所以送考的事情只能拜托喵喵的大哥和二哥了。

喵喵拉着板凳的手,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在了队伍的后面。

他们两个分列两队,本队去了男生队,喵喵去了女生队。林林和丽丽也一起来考试了。

他们四个人今年都考童生试。可把他们的夫子高兴坏了。

这四个学生呀,学习都好,这次可就教出了四个童生了。

喵喵他们并不清楚夫子心理活动,但是他们也看出来夫子非常的高兴。

排队很快就轮到他们了,认认真真搜完身之后就进去考试了。

童生试持续的时间只有一天,毕竟是当官的第一步,所以童生试的题量非常的大。

孩子们在里面用一天的时间考试,消耗了多大的精力,喵喵娘从早上起来就买了一只乌鸡,在开始考试的时候就炖了进去,还加了许多补气益血的药呢。

喵喵爹还说喵喵娘偏心,在他考试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就给儿子女儿做。

两个人又开始了腻腻歪歪,喵喵兄妹不想看着爹娘腻腻歪歪。就提早走了一刻钟。

喵喵,这些年的身体也非常的好但是这么大强度的考试,她也有点撑不住。

出了考场呀,直接就被大哥给背回了家,娘亲把乌鸡汤一口一口的给喵喵喂,喵喵,这才缓了过来。

板凳也享受了这个待遇,喵喵娘煮的乌鸡汤分给了来考试的同村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