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风云大夏 > 第四十七章噩耗

一入内,李建国便准备亲自给李枭沏茶,可李枭却一手止住了他:“不必了!”说完,便立马带着笑容问道:建国啊,这几日我听说你几乎每日都去高阳府处,还认了高阳丞相的

妹妹为师姐,确有此事?

李建国不敢撒谎,连忙点头道是。李枭一下拍着他的肩膀,笑道:“侄儿你太紧张了,我毕竟是你的皇叔,你何须如此呢?”

“建国不敢!”

李枭转过身子,把目光望向他说出正事:“其实,皇叔看得出来你心里其实很喜欢高阳家的女子,只是皇叔不知道你何时准备娶她为妻呢?”

李枭这么一说,李建国的脸色一惊。拱手礼也随之奉上:皇叔言重李!建国对馨姊只有仰慕之情,更何况我不过舞象之年,对于馨姊的终身大事,我怎敢多想!

李枭见李建国紧张的模样,嘴里立马“嘿”了一声:“喜欢就是喜欢,何必如此轻视自己呢?等你成婚那日,皇叔会亲自传信给你父王,让他来为你道贺的!”说完,李枭便从衣袖中拿出一张折好的字条:“这上面也者一件而言很重要的事,一会儿侄儿可要好好看看。皇叔还有政事要忙,就不留饭了。”说完,转身离去。

李建国赶紧行礼相送,等李枭走了他迫不及待地打开那张字条,看完内容的那一刻,神情瞬间复杂。惊讶,焦虑,紧张。全都覆盖在了脸上。他一手把字条搓成一团放在胸口,一边揣着气息,一边犹豫,犹豫再三啊,他还是选择进了宫。

圣上接了李建国要入宫觐见的折子当即同意了他,可李建国一走进政德殿,立马双膝跪地,头磕在了地上:“朝皇,太后。建国听说你们要强迫馨姊嫁人了,馨姊她是个好女子,您们不能这样做!”

“这……”心善的李善煜看见建国如此心里也不是滋味,可又不好给他解释,只能难堪的望着自己的母后。太后懂了儿子的心意,当即好好给建国解释了一番:“建国,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更何况这还是她的丞相哥哥为她提的婚事,你就不要为跟自己不相干的事发愁了。赶紧平身吧!”

可李建国就是不肯起:“可馨姊她说过,此生绝不嫁不爱之人!”建国这个年纪,哪里懂得结婚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潇太后立马看出了他的心思,她反问建国:“你喜欢她对吗?”可建国却没有说话,她微微一笑,伸手拿起一旁的茶杯喝了一口,告诉他:“只要你能够在殿外,我就答应你不让她嫁给别人!”

李建国连忙一句:“谢太后。”就赶紧跑在殿外跪着了。李善煜见此跟太后说:“母后,这样不好吧。”可太后却执意如此,殿外的太监相给他一个垫子,可他却摇了摇头。半时辰后,老天爷却开始刮风下雨,刺骨的寒风穿过他薄薄的衣裳,吹入他的身子,一阵一阵的。天上的雨滴一滴又一滴砸在他的头上,门外的太监和宫女们都打起了伞,可他却还在那里跪着,没有一点的要多余的意思。他就这样一直跪着,跪倒在他的身子坚持不去的时刻,直接晕倒再了殿外。

等他苏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他睁开眼发现这是静怡宫。他立马赶紧转身一看,宋母妃果然守在他的身旁,他看见宋母妃眼上的黑眼圈,心里很是惭愧,还给她道歉:“对不起宋母妃,建国给你添麻烦了!”

宋颜妃赶紧摸着建国的额头试着不再发烫,才得以放下心来。她叹了口气,好声告诉建国:“我说过我一直把你当我的亲生儿子,你以后就不要做这些傻子了!”

话音刚落,这时高阳雁馨竟然走了起来,李建国见了她,小声但又惊讶的喊着:“馨姊!”可他心酸的表情又不敢面对,所以把头埋了下去。

高阳雁馨思想成熟,怎可不知他的苦衷。她先是给宋太妃行了礼,然后走在建国面前,给他说话:“昨日你的事我已经听说了,我是得到太后的恩准才能来这静怡宫看你。你这么傻呢?你这样让我……”高阳雁馨说不下去了,她怕自己会流泪。这时宋颜走在雁馨身旁,客客气气的告诉她:“建国他年少无知,还请云主不要放在心上。我听说之前多亏了你出手相救,才让建国免于马撞。我应该好好谢谢你才对!”

高阳雁馨哪敢接下此话,她赶紧回道:“太妃言重,那日其实是世子殿下先想要救我的!”话音刚落,外面就传来了太监的声音:“圣旨到!”

太监入宫,一入宫他就先告诉建国:“圣上说你有病在身就不用跪下接旨了,安心躺着吧!”

宋颜及一旁的高阳雁馨,还有一旁的婢女们都跪了下来。太监宣读圣上口谕:“圣上有旨,顺之堂弟李建国,仁以善良,亦封为凌王。南相之妹高阳雁馨贤惠成熟,亦封为凌王妃。择选良辰吉日,举行成婚大礼,钦此。”

太监宣读旨意后,高阳雁馨却没有一点犹豫,立马接下了圣旨:“谢主隆恩,圣上万岁万万岁。”

其实从她得知阿国为她跪在殿外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这个结果。太监走后,她高兴的起了身,告诉建国:“以后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教你练武了!”

宋颜也很开心:“以后终于有个人替我照顾建国了。”说此,她又主动握着高阳雁馨的手:“雁馨你入宫看望建国,也是劳苦。要不你今天就留在这里用膳吧,我叫后厨多做几样好吃的招待你!”

高阳雁馨无法拒绝,当即点头答应了宋太妃。

三日后,李建国的身子似乎恢复的差不多了,也到了他回府的时候。临走前她与宋太妃告别,可当他行至他到府外之时,却又有人叫住了他。

李建国转身一看,叫他的是一个中年人。不过他人虽是中年,可见了李建国却如晚辈般恭敬:“参见殿下。”

李建国一脸疑惑的看着他:“请问你是?”

“小的是那日为殿下的殿下看病的太医,殿下情深意重不禁让小的回想到自己年少之时。只是……”

只是什么?“李建国疑惑的眼神上又多了些许紧张。

只见太医叹出一口气,小声告诉他:“殿下弱不胜衣,恐难过壮年。”说完不禁摇了摇头:“殿下要是喜欢做的事就大胆去做吧,千万不要等以后后悔。”说完,那位太医走了,留下建国满怀复杂之心,一脸愁苦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苦思,苦思,再苦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