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余烬之尘 > 第十九章、道器之心

傅寒衣走后,李小川一直在思考,此番遭遇究竟是福是祸?

回忆起过往的日子,他一直都是得过且过,肤浅又浮躁,根本没有花时间沉下心去学习。

如果想要成为强者,过去的方式是肯定行不通的……

想着想着,李小川逐渐被睡意侵蚀,沉沉睡去,面容安详平静,一夜无梦。

……

“你醒了。”

张光明坐在床边,静静等待李小川苏醒。

李小川有些意外:“听他们说,你功夫很高。”

微微一笑,张光明不置可否:“功夫再高,还不是血肉之躯?不过是勉强能掌控自己,活得从容一些罢了。”

“掌控自己,从容度日……”

这不正是李小川梦寐以求的东西?

七情六欲的流毒,好逸恶劳的天性。

还有四肢手足、人情世故,有哪一样是他能自如掌控的?

“你也不要气馁,苦难可以磨砺人的意志,习武可以强壮人的筋骨,”

张光明眼中慈悲,循循善诱:“你如果真的想要掌控自己,首先第一步就是要学会掌控自己的身体。这点等好了以后,你可以慢慢体会。”

李小川心中还有一点疑虑:“以你的身份地位,为什么要收我做徒弟?”

张光明抬头,目光投向无边无际之处。

光芒倾泻而下,李小川终于看清了这张脸。

他的长相极为平凡,在茫茫人海之中,似乎可以是任何人。

但他的一双眼睛却是极为深邃,有如浩瀚的历史长河,又如深邃的宇宙星空。

平凡的相貌,超脱的灵魂。

在他身上,李小川恍惚看见了着芸芸众生的影子。

这大抵便是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的无上境界?

“机缘二字,是命数也是因果,这些玄奥东西,等时机一到,你自会知晓。”

察觉到李小川在观察自己,张光明脸上竟浮现出一抹吾道不孤的喜悦。

“不过,做我的徒弟,是你的福,也是你的祸。等你伤好了,很快就能体会到。”

张光明伸了个懒腰,体内爆发出一连串雷鸣般的声响:“好了,我们现在进入正题,昨天给你上的药,叫做易筋锻骨膏,十分珍贵。原本是用在骨骼未成型闭合的少年身上,有坚韧骨骼、强壮筋膜,舒经活络、增强天赋的功效,是张家为使族中出类拔萃的少年更进一步的灵丹妙药。”

李小川皱了皱眉头,这张彪究竟是什么人物,值得这样保护?

“然而你受了这种伤,光靠这易经锻骨之药,只能帮你恢复个八、九成。因此,除了药物的作用,你自己本身也是极为关键,这也是我今天来的目的。”

张光明突然正色起来,神情肃穆威严。

“我现在要传你一篇心法,是一种精神活动之法。目的在于刺激你的大脑,增强身体的活性,加速伤口自愈。”

华夏几千年来的尊师重道,早已内化于人心,李小川已是肃然起敬。

“多谢师父!”

点了点头,张光明也越来越喜欢这个便宜徒弟了:“你可知道何为心火?

看着李小川一脸茫然,他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上过大学?”

“没有。”

李小川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

张光明接着问道:“高中呢?”

老脸烧的通红,李小川无奈地又摇了摇头:“也没有……”

这次换张光明有点僵住,硬着头皮继续问道:“那初中总上过吧?”

“嗯嗯!”

“认字就行!”看李小川终于点头,张光明长舒一口气:“那好,让我想想该怎么跟你说。”

他背负双手,在房间里踱来踱去,思考了良久之后才开口。

“一切法门,发乎于心,说白了就是依靠意念引导,通过大脑,刺激全身分泌各类激素,进行生化反应。

而这些活动,主要就是靠心脏来提供动力。故而古语有云:心属火,为君主之官,神明出焉。”

李小川虽然一知半解,但是仍旧听的津津有味。

他从小学习成绩是不好,但他非常喜欢传统文化,语文功底也不错。

张光明无奈地摇了摇头,也知道有些为难李小川:“你可以把心脏想象成汽车的引擎、发动机,源源不断地向全身输送血液,为人体提供热量,腐熟水谷,蒸腾津 :液,熏肤、充身、泽毛……是生命运行的动力之源。”

张口一吐,张光明竟用气息在虚空中,凝聚出人体的心窍经络,大大小小的穴位以及意念运行的方式。

看的李小川目瞪口呆,简直神乎其神。

张光明说的兴起:“心与大脑的联系最为紧密,正所谓:形而上者曰道,形而下者曰器。器是道的载体,道决定了器的用途。”

李小川更是一脸茫然,脑海里有十万个为什么。

“扯远了,扯远了!”

尴尬一笑,张光明摆摆手,随后一指点出,轻轻落在李小川的眉心。

仿佛有电流穿过大脑,李小川闭上眼,黑暗中浮现出无数蝇头小字。

法不传六耳,道不传非人。

佛家所说的醍醐灌顶,道家讲究的心心相印。

意念传导,才是真正高明传功方法!

李小川还沉浸在张光明的神仙手段之中,只听他语气忽然严厉起来。

此时此刻,他才真真正正成了李小川的老师:“不过你小子这段时间还是要多读点书!”

……

为了记忆那些经络、穴位,李小川花了整整一天时间。

可效果却不是很好,累的满头大汗,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生活异常充实。

就像是回到了小时候,和外公外婆一起的日子。

田野山林、河水村庄,还有成群结队的伙伴,那些都是他想回也回不去的天堂。

稍稍休息了一下,李小川又开始诵读脑海中的那些文字。

“且夫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

李小川双目紧闭,眼球在眼眶里团团乱转,周身一股热气躁动,气血不受控制地乱窜起来。

宇宙之中的星辰之光、能量射线,可见的、不可的,有无数光线。

此时纷纷降落下来,疯狂催动着李小川的心火,熊熊燃烧。

“啊!”

他猛然睁开眼睛,双目在黑夜里大放光明。

巨大的热量,迫使他的头顶蒸汽沸腾,茫茫渺渺,整个人宛如一座人形的火炉。

李小川胸膛起伏不定,不知过了多久,才平息下来。

他全身湿透,整个人好像瘦了一圈,但精气神却愈发充盈,一双眼睛亮的发光。

肩头麻麻地,李小川仿佛感觉到那里有无数细胞在蠕动,飞速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