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大壮带着许长乐三人来到了自己的住处,算不上好但是也不差了,家里还有一个妻子一个女儿,看起来生活的还算是幸福。

见到有客人来他的妻子也很是好客,就要准备饭菜,奈何三人是一点都吃不下了。

“你接着说,这个小李大人是什么来头?”

葛大壮听到小李大人四字的时候脸色都变的有些难看,想说话却憋了半天,或许是看出了葛大壮心生胆怯,于是安慰他说道:“不用担心,我这曹叔叔是个高手,葛大哥不用害怕。”

见葛大壮还是有些害怕,许长乐给曹顺示意了一下,就见曹顺大手一挥,周围的空气瞬间都变的厚重起来,形成了一个隔音空间,曹顺说道:“现在你说吧,他听不见。”

葛大壮一脸的震惊,传闻中只有八品强者才可以有改变空间的能力,他一直以为这是传说,可没想到这竟然是真的,那也就是说眼前的黑衣人竟然是八品强者,甚至更高。

怀着怀疑的心思葛大壮望向了一边的许长乐,既然这么一个八品高手都会听令与这么一个年轻小伙,那这个人的实力肯定深不可测,但是他感知了一下却是一脸的懵逼,因为他感知到眼前的青年竟然才是一个一品武者。

葛大壮脸上的表情一直都是疑惑,许长乐笑笑,说道:“我才开始练,还是先说你们这里的事情吧。”

葛大壮也知道自己刚才属实有些失态,于是连忙转移话题,说道:“葛家村时代都是打铁为生,打造世间好得兵器,为的这个传承,有许多人就开始寻找好的材料,几位可听说过陨玉?”

“陨玉?”

许长乐不知,看向一边的曹顺,却看见曹顺一脸震惊的表情。

许长乐用手指戳了戳曹顺,曹顺才反应过来,但是脸上依旧是那副震惊的表情。

“陨玉据说是天外来物,其坚硬程度更是在世上少有,可以说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所以一般来说用陨玉所打造的兵器是武者最重要的珍宝之一,但是这陨玉世上存在极少,我这一辈子也没有见过,只是听人提起过一两次。

而且这陨玉打造的条件非常苛刻,据说世上只有一人曾经用陨玉打造出来过两把武器,而这两把武器现在已经是世上绝无仅有的珍宝,叫做阳春,白雪。”

“没错。”葛大壮结果曹顺的话,脸上却有着骄傲的表情。

“阁下可知道那人是谁?”

曹顺摇摇头,他只知道那人的外号叫做佛玉铁手,但是真名却不知道。

葛大壮得意的笑着,说道:“那人便是我的爷爷——葛佛均。”

“什么!你就是佛玉铁手的传人?”

葛大壮点点头,可是他却面露苦色,许长乐见状便知道这其中肯定发生了些事情,果然葛大壮开始说:“我们葛家世代打造武器,其中也打造出来一些顶尖武器,但是我爷爷并不满足,他觉得世上还有更好的材料,可以打造出来绝世武器,于是他就开始四处奔波,去寻找所谓的好材料。

这期间爷爷走遍了四大洲,甚至还拜访了尧山神地,可是都一无所获,就当爷爷灰心之际,有一个人他找到了爷爷,那人背着一个巨大的盒子,他将那个盒子给了我爷爷,说是里面是这世上最好的材料,可以打造出来这世间最好的武器。

爷爷不信于是打开了那盒子,那盒子里装的就是陨玉,当时爷爷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陨玉,他深深被这种材料吸引,因为这种材料很轻,但是却异常的坚硬,是打造武器的绝世好材料。

那人说只有一个月的时间,爷爷满口答应,于是爷爷日日夜夜的打造这陨玉,最后仅仅用了十多天就打造出来了这世间最好的两把武器,阳春和白雪。

但是爷爷也知道这两把剑合体的威力太大,于是他将两把剑分开,只给了那人一把,但是后来那人知道了这件事情,就一直问爷爷找白雪,后来没有办法,爷爷只好将白雪一起给他,爷爷知道当阳春白雪见面之时,就是乱世的开始。

果然,在几年后就开始了一场浩劫。”

顺着时间推断,大概就可以知道近六十年来出了南洲之乱,就没有别的浩劫,难不成这场浩劫指的就是南洲之乱?

“你爷爷可说过,那人叫什么?”

“具体叫什么爷爷也忘了,只知道他好像是姓贾。”

“什么!”

许长乐大惊,这一下更是让他确定了自己心里的猜想,贾姓是北洲皇室之姓,也就是国姓,平民百姓是不可能姓贾,那就是说当时拿走阳春和白雪的人,就是北洲皇室,而他们打造阳春和白雪,目的就是为了与南洲开战。

这样看来南洲之乱北洲是早已经打算好了的,所谓的三司商议也是北洲自己的谋划而已。

但是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太久了,复仇必然是要进行,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只不过许长乐感觉到现在他们正在朝着当年乱战的真相一步一步的接近,虽然对外说是三洲联合大战南洲,但是许长乐总觉得这里面隐藏了些什么秘密。

“你接着说,这和你口中的小李大人有什么关系?”

葛大壮叹了口气,说道:“在我们的村庄下其实还隐藏着一块陨玉,虽然这块陨玉不大,但是也足够打造一把绝世兵器,而这小李大人也不知道是从哪里获得的这个消息,但是自从他知道后,他就将葛家村囚禁,不让人出也不让人进,就是害怕有人泄露了陨玉的秘密。

但是他也没办法,他知道以我现在的能力根本没有可能将陨玉打造成兵器,搞不好还会损坏陨玉,所以就一直保持这样。”

“啊?”

许长乐听完有些呆滞,举起茶杯缓缓的喝了一口茶,才缓和了一下心情,说道:“不让你往出说,你就这么告诉我们了?”

“那是因为我觉得几位不像是坏人,再说了这世间只有我有可能打造出这般绝世武器,所以即使给你们说了,你们也不能杀我,而且即使你们将陨玉夺走,对你们来说也没有用。”

“好吧,不过你说的也对,但是这般话还是不要再往出说的好。”

“而且这小李大人是个十足的混球,奸杀抢掠无恶不作,我们虽然愤怒但是却没有办法,人家是五品强者,而我始终都没有冲破瓶颈,所以就连谈判的资格都没有,这些年来葛家村有不少的小姑娘都遭到了小李大人的毒手。”

“那小李大人所在何处?”

葛大壮带着几人出去,用手指着远处的大山说道:“那里就是玲珑山,这个小李大人就在玲珑山的山底居住。”

“嗯?”

许长乐有些不解,按道理说,这玲珑派也算是名门正派,不会容忍这么一个无恶不作的家伙在自家的地盘胡作非为,但是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有管这件事?

难不成这件事和玲珑派也有关系?

“这一次我们本身就要前往玲珑山,那就顺道将这个小李大人解决了吧,也当是为民除害。”

“一切全凭殿下做主。”

抬头看了眼,天色也应该不早了,他们也该出发了,只不过葛大壮又留下了几人,说道:“今天也没有好好款待一下几位,就接着晚饭的时间好好地让三位吃一顿,晚上睡个好觉,第二天再出发也是一样的。”

许长乐一想也行,他看到小花生早都已经犯困,只是这毕竟不是他们的地盘,也不好自己说什么,既然他留自己,那就留下来也行。

走到自己的马身边,许长乐拿下来当日黄牛老儿送给自己的那个酒壶,里面还是满满一壶的酒,这几日奔波让许长乐都忘了还有这回事,现在刚好闲下来,倒是可以痛饮几杯。

晚上吃完饭,喝了些酒的许长乐面色微红,坐在外边看天上的星星,今晚的云很少,所以天上的星星也就多了些,看起来也比平常的亮了一些。

小花生不知道何时坐在了许长乐的身边,紧紧的靠在许长乐的肩膀上,小花生也喝了几口酒,她的酒量比许长乐还差一些,现在已经是迷迷糊糊的,就连眼神都有些迷离,脸上再有些红晕,即使是许长乐看了,心底也有一种悸动。

而这种想法一出来吓得许长乐连忙摇摇头,就差给自己一巴掌,他一直把小花生当做自己的妹妹,怎么能有这种龌龊的想法!

于是就准备抱着小花生进屋子,可没想到他刚刚抱起小花生,她竟然直接亲了上来,许长乐一下楞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此刻他的大脑一片空白,脑子里只浮现出来两个字。

“柔软!”

许长乐愣了几秒,赶忙放下小花生,再去看她的时候小花生已经睡了过去,确定她真的睡着后许长乐将她抱起来放在床上盖好被子,自己则是出去透透风凉快一下。

十月尾巴的晚风一如既往的冷,但是许长乐的身体却像骄阳一般火热。

“果然还得是年轻人啊。”

远处曹顺坐在屋顶,看着这边,露出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