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夫从铁笼外的阴暗处缓缓走来,偶尔灯光从他身上闪过,露出面无表情的面孔,冷漠,肃杀。

他的脸上满是打斗后留下的疤痕,烧伤、刀伤以及各种擦伤,左眼眼皮严重下垂,似乎经历过很严重的钝击,整张脸像块被重复撕破缝补的烂布条,令人不忍直视。

大量的伤疤意味着大量的战斗,而他永远都是获胜的那一方。

屠夫是瘦削男偶然间在街头撞见的,因为偷钱被三个混混围殴,轮番的拳打脚踢后,其中一人用铁制的棒球棒猛击他的左眼,眼部急速充血后渗出血液。

感受到生命威胁的屠夫开始反击,一拳一个瞬间将三人击退落荒而逃。

“想不想有饭吃有钱赚?”瘦削男走到靠在街角墙边的屠夫面前。

屠夫抬头,红肿淤青的左眼中不停的流血,他勉强睁开右眼看了看瘦削男又低下头去,面无表情,仿佛痛觉神经被切断一般,满身的伤令他毫无知觉。

“想的话就跟我来。”瘦削男扔下这句话转身就走。刚走出十米,身后的屠夫站起身来跟了上去。

事实证明瘦削男的眼光没有错,在带屠夫来到拳场后,他以战神般的姿态赢下所有人,不管对手多么强大,不管遭受到何种重创,他总能重新站起来,比打不死的小强还要难缠,在长久的拉锯战中耗死对手赢下比赛。

叮叮叮!这是吴辰上场后响起的第十次比赛铃,也是最后一次,这场比赛将决定谁是今晚的最强者,是旧王再铸荣光还是新王重建王朝?

观众席上鸦雀无声,并不是因为紧张,而是铁笼中的两人已经站立不动长达一分钟之久,画面和谐的让人感觉下一秒他们就要坐下喝杯茶叙叙旧。

吴辰清晰的感觉到,屠夫身上的气息跟之前九人完全不一样,宛如在鬼门关游荡的厉鬼,只有真正意义上的死亡才能让他倒下。

“快点动手啊,还赶着回家吃饭呢!”

“你们俩是在表演一二三木头人嘛,打起来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两人完全没有想动手的迹象,墨迹的令全场观众都有些不耐烦。

任何武侠电视剧中,绝顶高手在对决前都是长久的沉默对峙,双方都没有必赢的把握,也没有自信能够抗住对方的致命一击,所以默契的选择不动手,对决不光考验实力还关乎耐心,谁先动手谁就容易露出破绽。

屠夫动了!朴实无华的出拳,动作普通的小孩子都能做出,但速度却快的惊人。吴辰还没来及做出躲闪反应,逐渐放大的拳头就已然来到眼前,快到甚至能听到拳头两边呼啸的风声。

观众的视线聚焦在屠夫的拳头上,这躲无可躲的一击将决定比赛的输赢,拳风凌厉的令所有人摒住了呼吸。

吴辰右脚后撤,身体在扭动半圈后,右手带着离心力从腰间轰然击出,跟屠夫的拳头撞在一起。既然没办法躲避,那就只能正面迎敌。

仿佛一拳打在迎面疾驰而来的卡车上一般,屠夫的拳头向上弯曲,手腕处出现惊人的弧度,身体更是节节败退,在对冲的作用力下整个人撞在了铁笼上,发出震耳的声响。

在最普通扎实的力量对拼中,屠夫竟然输了!

又是死一般的沉寂。

屠夫右手骨折的严重程度肉眼可见,不及时就医很可能下辈子只能靠单手过活,失去一只手意味着获胜的几率几乎为零,这场战斗在分秒间就决出胜负。

看台处不少人颓然的瘫倒在地,对屠夫给予厚望的他们几乎倾注了全部身家,抱着必胜把握却输的彻彻底底,脑中只剩下后悔和怨恨。

如果有重来一次的机会,他们宁愿选择抱着钱在家里老老实实睡觉,但人生是一张单程车票,没有回头路可言。

看着满场崩溃的赌徒,吴辰想起了一句标语,深爱生命远离赌博。

吴辰甩了甩右手,方才全力一击的他并未试探出对方的强大,拳拳碰撞时就像是打在棉花上一般,完全感受不到力道。

他暗自思索,只可能屠夫在最后时刻将力量全部收回,对决变成单方面的挨打,才造成碾压的局面。吴辰有些想不通,对方为何要这么做?

屠夫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右手严重骨折的他只能靠左手支撑,这足够让普通人痛到昏厥的伤,他却始终面无表情。在工作人员的搀扶下走出了擂台。

走到入口处时他回头望了望吴辰,这个男人很强,即便自己刚才没有收回力量也很难取得优势,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强的对手,屠夫的眼睛里难得的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在成功一穿九之后,吴辰稳住擂主位置,就连史上最强的屠夫都被轻松急败,拳场没人敢再向他提出挑战,除了真正下楼的武稚。

刚才那只是开胃菜而已,他的目的就是为了试探一下吴辰的实力到底增长了多少,结果令他十分满意。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他没有一刻放松懈怠过,怀着想要报仇的心理,他日以继夜的努力,为了就是有朝一日能够再见到吴辰并且亲手打败他。

现在机会就摆在他的眼前,他不知道这是不是此生仅有的机会,但他必须重铸自己的荣光。

因为吴辰实在是太过可怕,从刚才的比试中,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对方的进步很夸张,要是再等上个几年,那他估计永远没有超越的机会。

通往铁笼的路途不远,可武稚却走的十分漫长,心情异常的沉重,紧张的情绪充斥在他的脑袋里,肾上激素疯狂分泌。

终于,他走到了吴辰的对面,大家对于新上来的挑战者保持观望状态,有人觉得他是自不量力,有人则是觉得又有黑马出现。

毕竟今天晚上发生的意外实在太多,出现的厉害角色也实在太多。

“准备好了吗吴辰?”武稚郑重的说道。

“可以开始了。”

吴辰自然知道武稚跟之前的十个人并不是一个水准的,之前的人不用蒙恬附体,光靠他自己就能够应付,但面对武稚时他却不敢冒这个险。

虽然过去的一段时间里他进步神速,但武稚也同样在进步,轻敌乃是兵家大忌,所以他决定直接召唤蒙恬进行对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