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一代奸相 > 016 鲁太尉,你敢误国

“不知鲁太尉,可有合适的人选?”王城钟沉声道。

“奸相狡猾,寻常人若靠近,恐怕会被发现。”

“已经有人选了。”鲁长风眯眼发笑,“迎春楼的老鸨,生意被搅,可是生气得很。”

“迎春楼老鸨?晏家的那位小娘子?呵呵,若是她的话,那没什么问题了。”

“晏小秋不仅精通易容术,心性更是沉稳,待拿到公主假怀孕的证据,到时候看陈九州怎么办!”

“明日上朝,陈九州若是拿青楼的事情要挟,诸位务必要同心协力!”

“谨遵鲁太尉吩咐!”

……

翌日。

东楚金銮殿,群臣列位。

作为顾命大臣,陈九州平静地坐在鎏金椅上,看着下方。

比起刚穿越的时候,这会他已经是慢慢习惯,习惯了权臣奸相的生活。

“诸卿平身!”小皇帝习惯性地偷瞄了陈九州一眼,才细声细气地开口。

“陛下。”陈九州抱着袍袖,淡淡站起了身子。

鲁长风等人,皆是皱住眉头。

“陈相,可有本要奏?”

“昨夜发现一件有趣的事儿,想说出来与诸位分享。”陈九州一边说,目光一边扫过。

周侍郎周元,急忙缩着脖子,尽全力让自己矮下半分。

六十知天命,还去青楼夜宿,属实是丢老脸的事情。

“本相昨夜在府前散步,居然无端端的,捡到了两百万两的银票。”陈九州嘴里发笑。

青楼的事情,没可能扳倒这么多的大臣,顶多是恶心一番。

“有这种事儿?”小皇帝夏琥发懵,他并不知道昨夜发生了什么。

朝堂上的许多大臣,面色变得通红,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

“既然是陈相捡到,那便算横财,可喜可贺了。”鲁长风咬牙切齿。

“啊,那位周侍郎,你觉得这钱,该如何处理?”陈九州懒得搭理鲁长风,反倒是指着周元发问。

“天降横财,可、可入国库。”周元红着老脸。

“李大夫呢?”

“臣、臣附议。”

“那便按大家的意思,充入国库吧。”陈九州舒服地一笑,他并非是无聊,而是有另一件事情要铺垫。

平白无故多了两百万两,夏琥也是惊喜的,他再不济,也知道国库即民生的道理。

兴奋过头,原本还想搞个什么大宴群臣,但没问过陈九州的意思,想一想便不敢开口了。

“诸、诸卿可还有其他议事?”

“臣,还有。”陈九州再度起身,惹得鲁长风这群老狐狸,如临大敌,天知道这奸相又要做什么。

“楚都外七百里,民乱势大,贼党肆虐,实乃我东楚心腹大患。”

臣列里,鲁长风和王城钟相视一眼,从各自眼中看出了同仇敌忾。

“陈、陈相可有办法。”

“招安。”陈九州淡淡吐出两字,“我东楚百废待兴,不宜再四处征战,招安是最好的办法,如此,我东楚社稷幸甚。”

“臣反对!”鲁长风拱手出列,神情清冷。

反正不管陈九州说什么,他打定了主意都要反对,你要往东,我偏要往西,你说招安,我偏要攻打。

刚才因为青楼的事情,不是挺能耐吗,没了党羽,看谁还会在朝堂上帮你。

“民乱四起,若继续任之为之,恐酿成大祸!依臣之见,当立即派兵剿匪!以儆效尤!”

说完,鲁长风还冷冷看了陈九州一眼,果然,陈九州的面色变得很不好了。

一股莫名的舒爽,瞬间漫遍鲁长风全身。

“臣附议!”作为太傅的王城钟,立即跟着表态。

“臣也附议!”紧接着是周元,光禄大夫,反正鲁长风那边的派系,几乎都跳了出来。

“鲁太尉,东楚现在的国力,不宜再征战了吧?”陈九州语气不满。

“陈相,我东楚以武立国,岂有委曲求全的道理。”

以武立国?面对南梁,你们肯定又是鸽派了。

陈九州都懒得揭穿,直接转过头看向小皇帝,“陛下,招安是最可行的办法。”

“陛下三思!东楚武风不可丢弃,请陛下尽快出兵剿匪!”鲁长风不甘示弱。

这是扛上了。

陈九州心里笑开了花,什么权谋之术,原来这么好玩。

小皇帝哪里懂陈九州的意思,此刻陷入两难境地,他是想出兵的,反正又不是他打仗吃苦,说不定还能有一番世功。

但又怕忤逆陈九州的意思,回到御花园会被打屁股。

“鲁太尉,你敢误国!”陈九州豁然起身,声音震怒。

“陈相,说话可得小心,我都是为了东楚社稷考虑,当初先帝在位,可是不会向这等民乱妥协的。”鲁长风露出笑意,难得看到这个奸相吃瘪。

你敢动世家门阀的利益,那么大家手底见真章。

提到先帝,小皇帝顿时沉默起来。

陈九州冷冷坐下,揉了好几下眉头,这让鲁家派系的人看起来,更像是束手无策了。

“哼,鲁太尉不过是想让族中子弟,去赚军功吧?”

“陈相说笑了,打仗嘛,多多益善,陈相自然也可以派人过去。”

“迂腐之至!”

陈九州拂袖,冷冷转身,往金銮殿后踏步而去。

这一下,小皇帝夏琥才如梦方醒,“退、退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