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雪中悍剑行 > 第二十七章 失踪

寒风过境,岩城的清晨异常冰冷。

白衣少年和那红袍男子行走在大街之上,格外显眼。

不过两人未有停留,行过闹市,来到了白府前。

“这就是你说的朋友家?”凡安看着那宏伟高大的白府大门,嘴角微翘,略显轻佻地说道,“看上去也就这样嘛。”

虽说这白府算不上岩城最奢华的府邸,但能排在它前面的,也不过五指之数。

凡安的这番话,以洛尽管不认同,但并未反驳。

府门前的两名守卫看到他俩,立马投来恶狠狠的眼神,厉声呵斥:“此乃白家地界,闲杂人等,切莫靠近!”

以洛走上前,拱手道:“在下是白宇的朋友,还请两位通告一声。”

“你?”那守卫上下打量了以洛一眼,有些狐疑。

旁边那人则悄悄在他耳边说道:“上次我好像是见过他和少主一起回府。”

“那你在此等候,我去通报一声。”

……

昨日,白凡泽与各长老在议事堂一直争论到了三更,分为以白凡泽为代表的支持派,和以大长老为首的反对派,谁也说不服谁。

有奎拔的帮助,想要灭掉九星门自然容易,但是那也将白家的命运与“隐”给捆绑了起来。

虽说目前谁也不知道“隐”到底会造成什么样的负面影响,但奎拔向来都是一个老谋深算、无利不图的人,这“隐”的背后一定隐藏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秘密。

有人则认为,自从老家主白圭去世以后,白家沉寂了十年,后来十年起势靠的正是“隐”,即使不与奎拔做交易,也该继续依靠着“隐”来发展白家。

今日一早,白凡泽又将众长老聚在议事堂,想要彻底商讨出个结果。

距离奎拔所给的期限已经不足两日,若是再不给出个答复,恐怕也将为白家树立奎拔这样一个强大的敌人,这是白凡泽不愿意看见的事情。

“家主!”

堂外,一声呼喊,白凛飞根本不顾规矩,直接推开门,闯了进来。

“小宇他...他和璇儿妹妹跑了!”

白凛飞一手撑着大腿,一手扶着立柱,满脸通红,气喘吁吁。

大堂之中,众长老猛地站了起来。

“你说什么!”白凡泽面色微变,冷声问道,“韩忠呢?”

白凛飞缓了口气,“韩叔,应该是被璇儿妹妹用二长老给她的防身迷药给迷晕过去了。”

二长老神情凝重,低声骂道:“这个死丫头,一天到晚净跟着白宇胡闹!”

白凡泽皱起眉,看着白凛飞,“可知他们去了哪里?”

白凛飞摇摇头,回答道:“他们只说要救那位小孩,并不知道要去哪里。”

白凡泽思索了一番,看向二长老,说道:“二哥,你先带人在城里找找,但切莫向旁人透露小宇和璇儿外出的事。”

“是!”二长老领命,当即便出了议事堂。

然后白凡泽又看向大长老,吩咐道:“大哥,你去城主府,找城主,告知他关于九星门意欲劫我白家之子的事!”

大长老站在那里没有动,他明白白凡泽什么意思。

派人去城主府,随便派一个长老去便可,完全不需要他这个大长老出马。

而白凡泽支走他,完全是因为他坚决反对奎拔的提议,导致众多长老也跟着不同意。

但只要大长老不参会,这场议事,形势只会呈现一边倒。

不过这也说明了白凡泽想要灭掉九星门的决心。

大长老深深看了白凡泽一眼,从白凡泽眼中,他看到了不可动摇的决绝,看到了势在必得的坚定。

“遵命。”

在众人的目睹下,大长老终于微微欠身,领了命令,拄着手杖,往堂外走去。

霎时,他威风不在,气势衰减,犹如一个年迈的老人,每走一步,就仿佛老了一分。

“大哥,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如若不报,三弟无颜下黄泉面对我白家列祖列宗!”

看着大长老略显疲惫的身影,白凡泽捏紧了拳头,心中满是愧疚。

自从白圭去世以后,白家便由大长老一个人苦苦撑着,直到十年前,奎拔突然出现,为白家带来了“隐”,白家才开始东山再起。

但这十年里,名义上白凡泽乃是家主,但几乎家族里所有的担子都挑在了大长老身上。

近些年,尽管大长老渐渐将一些事情交由白凡泽去打理,但白凡泽终究年轻气盛,做起事来也总有纰漏,所有的事都还是得由大长老过问才行。

就在这时,守卫来报:“家主,府外有两人自称是少主的朋友,属下觉得其中一人有些眼熟,但属下没找到少主,所以特地来向您禀报。”

“小宇的朋友?还有些眼熟?”白凡泽略感疑惑。

白宇几乎从未与外人接触,又何来朋友之说?

不过当下,白凡泽不敢忽视任意一件关于白宇的事,所以抬手道:“领他们到会客室。”

“是!”

很快,守卫便领着以洛和凡安来到了会客室。

“请二位在此稍坐片刻,家主一会便来。”守卫说完,就准备出去。

“家主?”以洛疑惑地问道,“小宇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守卫退出房去,将房门轻轻带上。

过了约莫一个时辰,白凡泽终于推开门,跨了进来。

“家主!”以洛连忙起身,躬身行礼。

而凡安则坐在椅子上,一副安逸模样,纸扇轻轻地挥着,只是微微地向白凡泽笑了笑。

“以洛!”但白凡泽根本没注意到凡安,看见以洛,他脸色一变,问道,“你不是被九星门抓走了吗!”

“是,我是被人抓走了。”以洛回答道,“但不是九星门。”

白凡泽一惊,追问道:“那是谁?”

“我不知道。”以洛摇摇头,“但那人跟奎拔有关系。”

“奎拔?”白凡泽脸色微沉,负手在屋内踱步,陷入沉思。

奎拔怎么会想要劫走白宇?难道是想嫁祸给九星门,然后逼我白家与九星门开战吗?

忽然,白凡泽猛地转过身,一把将以洛提了起来,眼神冰冷,声音低沉:“你是九星门的人!”

如果以洛是九星门的人,那所有的事,也就说得通了。

什么以洛假扮白宇被抓,什么白宇为了救以洛偷跑出府,都与以洛逃不开关系。

而这一次,以洛又回来挑拨离间白家与奎拔的关系,除了说明以洛是九星门的人,还能说明什么?

坐在椅子上的凡安,右手指尖突然冒出的五道颜色各异的火焰,他目不转睛地看着火焰,冷冷说道:“放开他,否则我废了你。”

白凡泽这才注意到旁边还坐着一位身穿锦衣红袍的年轻男子,而且他身上隐隐散发着一种极度危险的气息。

但身为白家家主的白凡泽,又岂会轻易被人吓退?

“尔等就先留在我白家,待我查明真相,若尔等并非九星门之人,我必亲自躬身致歉,但若尔等乃九星门之人,我必使尔等挫骨扬灰!”

白凡泽说着就一手提着以洛,另一只手弯指成爪,向凡安抓来。

“给脸不要脸。”

凡安话音未落,白凡泽就已经倒飞出去,砸在了地上,而以洛却稳稳当当地落在了凡安的身边。

没人看清凡安是怎么出手的,甚至连白凡泽都只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偷袭了两下,一下打在了自己的胸膛上,一下打在了提着以洛的左手上,然后瞬间就飞了出去。

这两击不重,只是打得白凡泽有些狼狈。

他爬起身来,谨慎地看着凡安,不敢再有丝毫动作。

就从凡安这两下,他已经能深深感觉到,自己完全不可能是眼前这个红袍男子的对手。

同时,他也彻底地否定了以洛是九星门的人,毕竟若九星门有这么强大的红袍男子存在,又何必搞这些阴谋诡计?

“以洛,我废了他,你做我徒儿可好?”凡安看向以洛,笑道。

以洛连忙挡在凡安身前,伸出双手,急道:“不要!他是白宇的爹,不能伤了他!”

凡安旋即熄灭了手中五道火焰,坏笑一声:“那好,我就听你的。”

白凡泽还心有余悸,甚至都不敢看向凡安,只得向以洛说道:“得知你被九星门抓了之后……”

他话还未说完,就被以洛打断,“真的不是九星门,除非,除非奎拔在和白家合作,又在和九星门合作。”

以洛这番话,瞬间点醒了白凡泽。

对啊,那奎拔帮助白家的条件,仅仅只是白家以后依靠“隐”来修炼,但同样这个条件九星门也能满足,为什么奎拔就不能选择站在九星门那一方呢?

如果奎拔同时与两边都达成协议,那无论九星门胜,还是白家胜,奎拔似乎都是稳赚不赔的!

白凡泽越想越觉得可怕,自己甚至是白家,都成了奎拔手中的一颗棋子。

就在这时,房外传来敲门声,二长老呼道:“家主!家主!”

白凡泽惊魂未定,慌张地打开房门:“什么事?”

“家主,我派了三十六队人马,将整个城东都搜寻了遍,但始终没能找到小宇和璇儿的下落,恐怕,恐怕他们真的跑到城西九星门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