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东樱国大将军颁布了对屈心赤的通缉令,并表明了限时缉拿归案的决心后,藤原氏和德川氏的争斗得到了暂时的停歇,然而大将军心里很清楚,这不过是暂时维持局势稳定的举措罢了,如果他所承诺的不能做到的话,那么接下来东樱国,或者说至少荆都城就将不负往日的平静!

而事实上,从屈心赤开始筹划到实施这件事开始,屈心赤就没想过会让东樱国有所宁静,而他也确实是做到了,毕竟两个儿子先后的丧命,已经让藤原隆极彻底的心灰意冷,他曾经也算是一个睿智、冷静的枭雄式人物,但是,丧子之痛已经让他迷失了心智,作为一个父亲,他当下最想做,也是唯一要做的,便是替自己的两个儿子报仇,不惜一切代价!

“你们记住,所谓的休战,只不过是暂时的,我们和德川氏已经是不死不休,有你无我,所以,集合所有能够集合的力量,准备接下来的大战吧!”说完这一切的藤原隆极随即佝偻着身躯有气无力地离开了会议厅,留下了一群眉头紧皱的家臣!

相较于藤原隆极,德川幕没有那种丧子的悲痛,心里层面上会比藤原隆极有优势,至少更加冷静、理智!所以虽然在势力上略逊一筹,但这段时间以来的交锋上,两方可谓是半斤八两,互有输赢。

看着桌案上属下汇报的最近以来的战损和消耗,德川幕不禁怒火中烧地骂了声:“八嘎!”他知道藤原氏和他们德川氏的正面交锋不可避免,但是他万万想不到,屈心赤居然是狠狠地摆了他一道,他知道和藤原氏的战争迟早会来,但是却不想在自己准备还不够充分的时候,被迫与藤原氏开战!然而事已至此,他已经没有了退路,随即猛地起身道:“所有人听着,我们德川氏、黑龙会本来就和藤原氏势同水火,之前所谓的和平不过是面子工程罢了!如今既然是彻底地撕破了脸,而且藤原隆极那个老贼已经是丧心病狂了,所以我们和他们都已经没有退路了,既然如此,那就一不做二不休,放手一搏吧!”

查阅完最后的一本账簿,司汐奈有些疲倦地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刚进入书房的太爷爷见此,不由得关切道:“汐奈,累坏了吧!多注意休息,有些事情,你该学会慢慢放手让下面的人去做,别什么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揽!”

司汐奈布满憔悴和倦意的脸颊勉强挤出一丝微笑道:“太爷爷,我知道了!往常时候我不会如此的,只是最近以来家族生意上的交易极为频繁,账目上进出的数额也颇为庞大,容不得我有一丝一毫的马虎,相信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

太爷爷无奈地摇了摇头道:“这一切才刚刚开始呢,往后恐怕会愈演愈烈,到时候我真怕你身体吃不消给累倒了啊!”

司汐奈闻言,不由得讶异道:“太爷爷,大将军府都已经出手干预了,难道藤原氏和德川氏还会继续打下去吗?”

“你这傻丫头,自从那日之后便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外头的事情你又知道多少啊?”

司汐奈闻言,不由得俏脸之上顿时生出一股红晕之色,随即道:“太爷爷,荆都城到处都在传扬我的事情,我一个女孩子家,您让我怎么出去见人嘛!”

想到这一茬,太爷爷也不禁理解了,随即道:“也是啊!不过屈公子毁你名节的传闻,早已过去了,或者说,现在都没人有心思谈论你的事情了!”

“哦?”

“你有所不知啊!那日藤原纪雄在小岛上惨死后,藤原隆极的人发现了藤原纪雄手下的一个活口,但其实那个人不久之后还是死了,但是老奸巨猾的藤原隆极隐而不报,在办完了藤原纪雄的葬礼之后,便向德川幕兴师问罪,藤原纪雄之死这件事情的幕后本来就是德川幕在操作,但因为藤原纪雄的一个手下还活着,所以他也拿捏不准藤原隆极是否真正知道真相,只是一味的矢口否认,但是明眼人都知道,藤原纪雄之死定然和他德川幕脱离不了干系,毕竟藤原氏一旦崩盘,最大的受益者就是他德川幕!”

司汐奈点了点头,随即有些疑惑道:“太爷爷,按道理说,藤原氏和德川氏相争,我们司氏一族才是最大的获益者,难道就没有人怀疑到我们头上吗?”

“自然是会有的!”太爷爷找了张椅子坐下,随即不由得感叹道:“这位屈公子,哦不,应该说是大楚的义王,果然是名不虚传啊!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他可谓是为我司氏一族考虑的周全至极啊!在荆都城,绑架了司家大小姐,还毁你名节,让自己背上窃玉偷香的恶名,便是让我们司氏一族也成为了受害者,而且,德川幕前段时间不是给我们送了十万两黄金嘛!你想想,这件事情,对于藤原隆极而言,他又会怎么想呢?”

“我以为,藤原隆极肯定认为这是德川幕安抚或者交好我们司氏一族的一个手段!”

“是啊!所以自然而然的,大家都认为我们司氏一族也是受害者,而且我们司氏一族以经商文本,一直以来给人的印象便是无意于荆都城的权利之争,所以方才能够在这场乱战之中超然世外!”

点了点头,司汐奈继续问道:“太爷爷,那后面到底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其实说起来,这件事情德川幕布置的还是挺周到的,但是因为藤原隆极的老辣,才一步步将事情的真想逼出了水面!德川幕确实是有意将藤原纪雄杀了,让藤原隆极绝后,以此让藤原隆极日渐消沉,以此达到削弱藤原氏的目的,最终击败吞并藤原氏,但是为了摆脱嫌疑,他事先安排人联系了活跃于海上的一群海盗,告知他们因为荆都城的港口戒严,当晚会有一艘满载货物的来自于大楚的官船到小岛上临时停歇,让那群海盗把货物给劫了然后分成,所以才发生了后面藤原纪雄一行人被杀的事情!事后海盗们发现自己上当了,但杀了藤原隆极的长公子藤原纪雄,海盗们担心藤原隆极的报复,所以也只能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清’,只能将此事藏在心里!但是因为留有一个活口,他们担心自己被供出来,所以为了减轻自己的罪责,主动派人将真想告知了藤原隆极!所以藤原氏和德川氏才从小规模的冲突演变成了大规模的战乱!”

“原来如此,不过太爷爷,我很好奇,德川氏的收益来源,大多是劫掠的大楚沿海的百姓,海盗也肯定是知道的,但是为何他们不会怀疑其中有诈呢?毕竟相比于海盗的实力,他德川氏不是要比他们强无数倍吗?而且据我所知,德川氏的人,都是吃骨头都不吐渣的,他们会那么好心的把到嘴的肉分给海盗吗?”

“呵呵!汐奈你倒是问到点子上了,所以说,不得不说德川幕这个家伙也是非常狡猾,虽然大家都知道黑龙会实际上是德川氏手下的势力,但毕竟他独立于德川氏,以往他们劫掠大楚沿海百姓的时候,大楚帝国也屡次提出过抗议,但大将军府都以这些乃是民间私自行为,他们会加以调查和约束给予大楚一个交代,大楚帝国也是鞭长莫及,于是双方之间十分默契地草草了事,而究其根本,大楚帝国之所以没有什么行动,除了国力衰弱以外,只因为这不过是底层平民间的事情,他们也只能在派遣大楚沿海的军队抗击黑龙会的劫掠,但是德川幕告知海盗的是那是一艘满载货物的大楚官船,而大楚的官船在荆都城附近的海域被劫掠这种事情,即便是黑龙会有这个心,也没这个胆,因为这是会引起两国外交上的大事,但是海盗就不一样了,他们向来最重利益,其他的就不那么重要了!”

“原来如此!”

“所以你现在明白了,即便是有大将军的调停,哪怕是将义王抓到了,那又如何?藤原隆极的两个儿子都死了,而且他最疼爱的藤原纪雄还死在了德川幕的诡计之中,他岂能善罢甘休!藤原氏和德川氏的大战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了,眼下他们之所以听大将军的暂停下来,首先是给大将军一个面子,更重要的是前翻的战争双方都未及准备,而现在,他们就是在为未来的全面战争做准备!”

司汐奈闻言,也是由衷地感慨道:“屈......义王他还真是神鬼莫测啊,提前让太爷爷筹备了海量的粮草、铜铁等物质,原来这一切都早已在他的预料之中了!”

“义王确实是让我们司氏一族赚的盆满钵满,不过老头子我觉得,他似乎在下一盘更大的棋!”

“太爷爷这是何意?”

“哎,算了,我老头子都是快要入土的人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随即看着司汐奈安抚道:“眼下荆都城人人都是人心惶惶,担心藤原氏和德川氏的战争波及到自己,所以哪里还有心思关注你名节被毁的事情!”

见太爷爷再次提及此事,司汐奈不由得羞赧道:“太爷爷......”待情绪平复后,司汐奈不由下意识问道:“太爷爷,你说,他现在在干嘛呢?”

“呵呵!你都猜不到,更加不用说我这个老头子了!何况,他哪里是能够被看透的人啊!我才懒得去想这些呢!”

“那......”

“放心吧!你们还会再见面的!”太爷爷怜爱地看着司汐奈,随即起身离开道:“想要追逐自己的幸福,或许古台岛值得一去,像他这般优秀的年轻人,定然是会有无数的女子趋之若鹜,所以,汐奈,你自己的未来,就看你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