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龙眼睛一亮,别看他与两人打的有来有回,甚至他表面还故意显得有些吃力,

其实这些都是装的,他实际上用的力不过三成左右,

之所以如此,就是怕麻烦,

因为如果让两人看出来自己分分钟就能拿下他们,那这两个快老成精的老头,恐怕就不会如此主动与自己接近,

甚至,这二位撒腿就跑也不足为奇,

而一旦让两人分头跑,其中一人必将难以追上,

尤其是霍疾风,这老东西真撒开了跑,将会非常难追。

并且,李龙不也想给自己留下外功极限的仇敌,

天天有这种高端强者惦记着,就算李龙自己不怕,也难免会牵连到身边亲朋。

所以,此时周南被完全激怒,没有任何多余的防备而接近自己。

李龙嘴角不由露出冷笑,他身上气势猛然提升,

龙象般若功第四层!

“飒——”

李龙出拳,后发先至,

周南的爪碰到李龙拳头的一瞬间,整条胳膊便直接爆开!

周南浑浊的双眼猛然大睁,不可思议,

“老匹夫受死!”

李龙这一拳并未就此停歇,打爆了对方手臂之后,直接对着他的大头击打而去,

这一击没有丝毫意外,稳稳当当落到了周南头上,

“轰!”

李龙巨力爆发,瞬间将周南的头颅打爆!

白色与红色齐飞,脑浆与鲜血一色,

这一幕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妈的,我不是在做梦吧?”

“那可是外功极限的武者……就这么被爆头了?”

“卧槽,我感觉我出去能吹一辈子!”

“这下,周南家眷可以开席了!”

而一旁的霍疾风却是瞬间眼睛瞪赛过青蛙,

可以明显看出,他心中震惊无比,

周南是他的老朋友!一身实力不输于他!竟然被李龙一拳打死?!

这可是一位外功极限强者啊!

一瞬间,霍疾风肝胆俱裂,差点吓的魂不附体!

此时,霍疾风的脑海里哪里还顾得上延寿丹以及千年人参王?

他小小的脑袋里,现在装满了一个字:跑!

跑的越快越好!

此刻,霍疾风如同受惊了老鼠,想要逃窜,

不过,因为雪狐刀一直封锁住了他的退路,一时半会,霍疾风竟然被这柄刀牵制住了。

实际上,随着龙象般若功的提升,李龙的精神之力也有些提升,

李龙拳头甩了甩,顿时,整条手臂上的血液被甩的干净。

他一步一步,缓缓走向了,霍疾风。

霍疾风想跑,但是雪狐刀就如同时刻架在头上,顿时,心急如焚。

同时,心中产生了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学武至今,对敌无数,

这种无力,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看着李龙一步一步缓缓走过来,霍疾风感受到无比的煎熬,心中的恐惧更是随着李龙的步伐而堆积到了极点。

“别……别杀我!”

霍疾风声音颤抖地求饶道。

李龙身上的状态极限放开,在霍疾风的眼里,李龙如同昊日一般让他感到炙热,

而李龙身上传来的气势,也隐隐有压倒之感。

霍疾风感觉到了随着李龙的靠近,身上的压力也愈发沉重,此时的霍疾风,已经被李龙身上的气势压的动弹不得,

可以说,李龙身上的气势就如同一只无形的大手将他死死捏住,他感觉身体动弹不得,

为一能动的,就是浑身忍不住的颤抖!

“不杀你?”李龙来到霍疾风面前,冷声问道。

“嗯。”霍疾风声音颤抖的点点头。

“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先!”

李龙淡然说道。

其实,这一幕,也出乎李龙的意料之外,他没有想到,这老头竟然如此容易对付,

这比他想象中要轻松许多,

不过仔细想想,也是,明白过来,

首先,虽然同是外功极限武者,但是,彼此的差异也是极大的,

这两老头加起来,还不如一个张琦。

其次,拳怕少壮。

他们体内气血已衰,五脏亏空,个个方面都不必巅峰时期,而李龙真是血气方刚的年龄,自然就有了如此大的全面压制,

而且,

龙象般若功第四层,本身的力量,就不是寻常外功极限武者能抵挡的,就连张琦,都无法与李龙抗衡。

不过,张琦也是与这两个老头一样,都有一个不得不忽视的问题,

那就是,年龄。

踏入外功极限以来,李龙就没有遇到过年前的同境界之人,

每一个外功极限的武者,起码以李龙的目前经验来看,都是一个比一个老,

其实按照正常来讲,一位有天资的武者,修炼到外功极限,差不多也五十左右了,

而李龙不到二十岁,便成为了外功极限,

这种年龄上身体的优势,便极为恐怖,

可以说,李龙对于一般的外功极限武者,有着天然地压倒性优势。

霍疾风看着李龙,半天也说不出来一句话来,

他也想不到一个能让李龙不杀他的理由,

憋了半天,终于,霍疾风支支吾吾道:

“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当你手下?我发誓我绝对不会背叛你!”

李龙看着他,眼神顿时有些古怪。

霍疾风被他瞅的心中发慌,忍不住问道:

“怎么?你觉得,有什么问题?”

李龙摇摇头,说道:

“你当我傻吗?你忘了你是谁?你可是偷盗出身的,说点谎话,更是家常便饭,我如何信你?”

霍疾风一想,也确实是这么个道理。

他心中不由升起无尽悲哀,

难道老天今天就要让他必死不成?

忽然,霍疾风看到李龙从怀中拿出一个精巧非常的竹筒。

李龙其实也在想杀不杀这老头,这毕竟是个外功极限的高手,如果能收为己用,那定然是极好的。

就在一筹莫展之时,与他心神相连的母蛊,忽然间躁动了一下。

李龙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有这控制人的蛊虫宝贝!

母蛊他装在竹筒中,一直随身携带,

当即便将竹筒拿出来,口对着摊开的手掌心,

然后,李龙运用内力,以内力为饲料,输入到母蛊体内,

数息之后,竹筒里的母蛊,便吐出了一只子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