遁甲学院,理教院。

整个教院的压抑的气氛让人都喘不过气来,知道将要到来的危机,理教院众人并没有高谈阔论的说自己是救世主,只是都在沉默中吃完了晚饭,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临夜,聂青青的房间里没有开灯,可她并没有睡着,只是站在窗前,看着天上的月亮,她知道这样安宁的日子可能会不多了,此刻的她真的很想有徐风在身边,可现在的徐风估计在睡觉吧。

“青青,你看什么呢,天上有什么么?”

“谁?”窗前的人影突然出现,青青毫不犹豫的直接照着人影就一拳打了过去,然后将人影拽了进来,直接用脚狠狠的踢在了来人的裆下,黑漆漆的房间顿时一声惨叫。可人影还是尽力的坐起了身形向青青解释。

“青青别打了,是我啊。是我啊,徐风。”

“徐风原来是你啊,我都不知道,哎呀,我以为那个色狼爬我房间里对我图谋不轨呢。你看看你,怎么来了也不走正门,还从窗户爬过来,哎,你下次要跟我说啊,跟我说了,我就不会打你了,真是的。”

“青青,我怀疑你的故意的,可我没证据。不过我发现你的力气越来越大了,你还是女孩子么,都怀疑你是别的什么变的。”

“哦,是么,我有变化么,我怎么不知道,我觉得自己很好啊。不过你这么晚还找我,什么事啊?”

“也没什么事,就想看看你来着,结果你就站在窗前,也把我吓一跳,就问问你有什么心事么?结果换来一顿暴打。哎。”

“那你也看到了,我现在好好的,那你快回去吧,没事别往这跑了,不然我清白都被你毁了。”

“哦,也是啊,那我回去了,青青你也早点睡吧。熬夜会长皱纹的。”

“好了,好了,快走啊。哎,等等,徐风,这个给你。”青青从怀里拿出了一块布,放到了徐风的手里,这布上满是女儿香,像是手帕,可这布的两头,竟然是有扣带的,让徐风一头的雾水。

“擦汗的么,我一个男人要什么汗巾啊,不过还挺香的,谢谢啊。”徐风看着这块布,也是喜得新物一般得收在了怀里。贴身藏好。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对青青也有了莫名得喜欢。虽然这暴力女很凶残,可对徐风时不时得温柔体贴,这感觉也就武娘给过他。所以青青给的,他很珍惜。

看着渐渐走远的徐风,聂青青最后低下了头,暗暗抽泣了起来,眼泪划过了粉红的脸颊,落在了花木的地板上,吧嗒,吧嗒。努力的擦干了脸上的泪珠。看着落地窗前的黑暗说道。“地奴叔叔,真的要走么?”

“小姐,主人已经在很早以前就知道中境将要发生的事情。而我们神域,也早就已经归降在了墨菲斯大帝的门下,这次的进攻,墨菲斯大人已经图谋很久了,现在中域的人已经是很难有翻身的机会了,但是如果让墨菲斯大帝知道,主人的女儿竟然在为中域的人一起抵抗他,我想我们神域的处境就会很危险了。还请小姐体谅主人的苦心,就不要任性了。”黑暗之中,一个佝偻着腰的老人从中走了出来,冰冷的脸上显出了一丝忧色。往着眼前的女孩子,他知道刚才的年轻人是小姐的意中人,这般如苦情戏一样的剧情,连他都有所动容,虽然长的是丑了点,可年轻时也是风流一时,要不是练功出了岔子,他的人生也许就时另一种景象。

“地奴叔叔,我们走吧。”望着天上的月亮,胸前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让青青窒息的狠下心决定,不能为了自己的人生,连累了整个神域。虽然这决定很痛,但也只能如此。

“小姐能为了大家的安危,做出牺牲,我想主人一定会很高兴的。小姐也无需担心中域的这些人,因为我看的出来,刚才那小子不简单,当他出现在房间时,让我都有种很危险的感觉。我想他的身上一定有什么秘密。瞧他那机灵劲,在这次危机中,也一定会逢凶化吉的。”

“真的么?地奴叔叔,你没有看错吧。?”

“小姐,能让我都感觉危险的,除了主人,还有天奴外,就没有什么人了。我虽然背驼了,但我看人很准的,小姐就不用为他担心了。”

“那,我就放心了。地奴叔叔,我们走吧。”

竖日。校长办公室。

“校长,现在很多学生都要走了,你说我们是留还是放啊。”土系教团长一脸无奈的向雷林风说着最近教院之中学生的反应。

“是啊,校长,我们教院的学生也有很多想走的,斥候汇报的消息说,那巨大的机甲很有可能经过遁甲学院,而且有点让人意外的是,在前期的报告中,外星机甲的路线是往神都方向,可现在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该死的机甲竟然改变了路线往遁甲学院这个方向来了,一时间九州南域,人人自危。学生都想着离开。”花圣的话,让其他几个教院的团长都开始皱起了眉头,一时间都议论纷纷。

“好了,都别吵了,现在吵一点作用都没有,现在我宣布,所有教院还有教团长都可以带着自己的学生去躲避。就算是脱离遁甲学院想寻求别的庇护所都可以,眼下的时局大家都看在眼里。这次的危机不是一般的情况,就是现在,也可能是大家最后一次聚会了,以后可能都要各奔东西。我想整个蓝星都在积极的想对策,期望能渡过这次人类的难关。

“校长,不如把一些值钱的还有贵重的东西,一起送给外星机甲上的人,让它们可以绕道不就好了么。只要舍点财就能让我们大家都平安,这不是很好么。你看我的主意怎么样。”一身奢华装扮的土系教团长一脸得意的向雷林风说着自己的点子,胖嘟嘟的脸上闪着油光,在他眼里没有钱摆不平的事情。

“好啊,涂团长的这个点子真是太好了,我们都应该向涂苍生,涂团长学习啊。这点子太好了,要不涂团长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吧,经费什么的学校除就可以了,不用你破费了,等外星机甲来了,你就上前去贿赂一下它,这样我们大家都安全了。”

“什么,我去啊,雷校长你没有开玩笑吧。”

“是你先开玩笑的。”一个大白眼送给你,外星机甲所过之处,都是人如飞灰,物如残渣,怎么可能在乎金银珠宝呢。涂苍生的主意直接给雷林生气笑了。

“好了,我只有一句话,在这大环境下,大家各自想办法保留自己的生命才是最正确的事,别在迟疑什么了,想逃的就赶紧逃吧,不想逃的,就跟着我一起保卫学校,经历过这么多风风雨雨,我想我们的学校一定会幸存下来。也希望大家都平安无事。

教理院。

“徐风,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走了,我告诉你不要以为我胆子小是逃的,我也是身不由己。我不希望你原谅我,但我只希望你能好好的活下去,让我们能有再见的那一天,让我们再一起看看天上的月亮。也希望你能对我说那句,今晚的月色真好看”

当徐风再一次来找聂青青的时候,只剩下空荡荡的房间,还有一封留书。徐风看完之后,仰头倒在了聂青青的床上,残留着青青女儿香的枕头,直接让徐风沉沉的回想了过去,第一次见面,第一次出去吃饭,第一次知道青青的爆脾气,还有第一次知道青青是个外表阳光,内心孤独的女孩子。种种一切都在脑海里回荡。可就当他想起第一次看到青青穿裙子走光,有点付费内容的时候,外面的喊叫声把他拉回了现实。

“你们还在那里站着什么啊。快跑啊,等着被烤熟么?”在遁甲学院中央休息广场上,几个谈恋爱的小青年,看着狰狞的地狱三头犬机甲向他们扑来的时候,一个个都被吓的腿软了。发现情况的校长直接呐喊的让他们赶紧逃离。可一向都没有见过什么危险的小白羊,吓的不是尿了裤子,就吓的腿软跑不动道。任凭着校长怎么呼喊都还是瘫软的倒在地上。就在外星机甲快要吃掉一个学生的时候,涂苍生竟然开启了霸体,想流星一样砸在了三头犬的头上,让地上的学生有了逃生的时间。可他也不敢有所逞强,在重重一击之后赶紧撤离了现场。

“涂团长真的时候大仁大义啊。为了学生能舍身取义。真是大家榜样。”校长看到涂苍生的行为,直接夸赞了起来,旁边的老师们也都连连点头。

“雷校长,先别急着夸我了,我就是想问大家一个事。我有点急。”涂苍生很意外的没有去接着听雷林生的夸奖,而是要问问题,意外真意外。

“哦,涂团长想问什么?”

“谁,是谁,我就问是谁,那个王八蛋把我推下去的。啊。我就问问是谁。我涂苍生要找他拼了,呸。别让我查出来,查出来我跟你没完。”

“额,涂团长啊,这事一会再说吧,还是看看如何应对现在情况吧。”

“校长,结阵吧。正好它在空地上了,毁了整个广场能把它解决最好,”花圣的话让大家精神一阵紧张,赶紧都提了一口气,等待这校长的命令。

“好吧,大家结阵。”校长一声令下,五位团长,直接飞上高空,聚气结阵。

五行之气,相生相克,而有周而复始一般的轮回,这自然中的五行之气,在几位团长的凝聚下,竟然呈现出了五芒星的阵法。而在中间,雷林风,沟通地面雷池中狂暴的雷电,这阵法中的五行,带着响雷,毁天灭地一般的砸在了三头犬机甲上。

“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就在阵法能量轰进三头犬机甲的时候,机甲的外壳上竟然出现了一层蓝色光幕,让机甲竟然连一点伤害都没有。

“哈哈哈哈哈。在绝对领域前,所有攻击都无效的啊,看看你们吃惊的表情真是搞笑。你们打完了?现在该我了吧。”地狱三头犬机甲之中,竟然传来嘲讽的讥笑声,让众人一阵皱眉,可也没有办法,都对现在情况无能为力。

“地狱之火,啊,哈哈哈,让你们尝尝这地狱火的味道吧。”三头犬的嘴巴毫无征兆的吐出一团团火焰,空中的教团长,还有雷校长躲闪不及,一下被沾上,可这火怎么也不灭。任凭众人怎么打都无法熄灭着火焰。在场的同学眼睁睁的看着老师还有校长被活活烧死。

“老师,校长。”徐风看着像流星一样从空中坠下的老师还有校长,心中悲愤到了极点。可也无可奈何,只能让大家赶紧逃跑。“赶紧跑啊,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赶紧走。”回过神的同学,一个个纷纷逃窜。而就在徐风准备逃的时候,有个人影拎着一个酒瓶踉踉跄跄的走了过来。

“徐风,嘿嘿,我知道你没酒,哈哈,不过,我干了,记得给我烧点纸钱哈,家里全被着王八蛋毁了,我得要给家里人报仇了。嘿嘿,我要下去陪我老婆孩子了。再见了,徐风。”

“不要啊,药老头,快回来,你快回来啊。”

“王八蛋,劳资来啦,你过来啊,让劳资好好打你,让你知道你爸爸得厉害。”噗呲。。。。。

轰。。。。。”一阵蘑菇云升起。带着药老头得悲愤,也震得徐风向后飞去,直接弹在了墙上。

“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杀了你们”

“哟,还有个不知死活的上来了,让我看看的皮有多厚啊。哈哈哈哈。地狱火焰”

“啊。。。。我不能死,我要给大家报仇。报仇,报仇。”就在地狱火烧在徐风身上时,在徐风脖子上的长命锁发出了耀眼的光芒,一副金色的铠甲出现在了徐风的身上,虽然只有简单的护具,可在护具上延申出的飘逸白纱,却让他有中希腊神话中宙斯一般的威严。就连三头犬的地狱火在看到他时,都吓的不敢再喷涌。缩回了机甲。

“星主圣甲,星主圣甲。怎么可能,在一个小伙子身上,怎么可能。”三头犬机甲里的猥琐男子在震惊中跳了出来,这时候才发现,这男人上身是人形,下身确实一个章鱼一般。怪不得他一个人都能操纵这么巨大的机甲。

“小的,小的,给星主大人请安了。还望星主大人见谅,我这都是奉了墨菲斯大帝的命令。还请星主大人原谅。不过您贵为星主,应该不会跟小人计较吧,嘿嘿。”

“湮灭。”

“星主大人,你说什么?”

“我说,湮灭。”

“啊啊啊啊啊,大人饶命啊,大人饶命啊。”这猥琐的外星人,还有巨大的地狱三头犬机甲在一阵风中成了飞灰。直接湮灭了。

“唔,唔,唔,吸,吸,吸。校长,老师,药老头,我给你们报仇了。”

“哈哈哈,这历史的大戏才刚刚开幕,你怎么就哭了啊,我的孩子。”

“迦南 师父”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