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主十五岁,长得清秀可人,盈盈一剪明眸,似润着雾一般,水润柔美。

就算不论相貌,单单曲线玲珑的身材,也很有诱惑力。

每每她走在村里,总有年轻的小伙上前搭讪。

特别是几个找不上媳妇的无赖、混子,见了她就不怀好意地纠缠。

前天,二流子李二狗还来扒过她家的门,幸亏堂叔毛明义把人赶跑。

所以,美貌诱人的林夕颜和两个年幼的弟弟,需要有人庇护。

只是论亲疏关系,他们能依附的似乎只有孙氏一家。

孙氏?毛家人?林夕颜呵呵冷笑。

她恨不得离他们远点,远点,再远点,至死不相见才好呢。

算了,之后的事之后再说。

现在还是彻底跟毛家脱离关系要紧,免得日后他们再以亲人的身份来骚扰她和弟弟。

林夕颜甩了甩头,不再多想。

牵着两个弟弟,她快步走到毛氏族长面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族长爷爷,求您给我们姐弟做主!孙氏不仅要卖了夕颜,还要卖了夕风、夕雨,我们在她手里没有活路了啊!”

“您看!”

夕颜将两个弟弟身上单薄的衣衫撩上去,露出他俩前胸后背上一条条血红的勒痕。

“孙氏用绳子捆了他们,要交给伢婆子。”

夕风、夕雨瑟缩在姐姐怀里,莹莹泛着水光的眼眸里满是惊恐。

“啧啧,这么小的孩子,孙婆子真下得去手!”

“夕颜不是她的亲孙女,她要卖还可说。可她竟连自己的亲孙子都要卖,简直不是人!”

村民们义愤填膺,一起指指点点的怒骂孙氏。

族长的脸色冷凝如水,厉声喝问:“孙氏,夕颜丫头说的可是真的?”

一族之根本,在于人。人越多,这一族才越兴旺。

夕风、夕雨可是两个男娃,是能为他毛氏家族开枝散叶的孩子,怎么能卖出去?

这孙氏真是胆大妄为,还把不把他这个毛氏族长放在眼里了?

“没,没,我没有,是这两个小子不听话,我就是小小地教训教训他们。”

孙氏看族长瞪大了眼珠子,也有些害怕,小声嗫嚅道。

“你还狡辩!”林夕颜将伢婆子一把扯过来,往族长面前一推,“你说!”

“李伢婆!”

立刻有人认出,这是邻村专干人伢子买卖的婆子。

这还用说吗?孙氏连伢婆子都找来了,不是要卖孙子是干嘛?

“孙氏,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族长怒视孙氏,眼里要喷火了。

“不卖了,老婆子不卖了,老婆子好好养着他们。”

孙氏撇着嘴,似要哭出来,垂下的眼里却闪着狠意。

“族长爷爷,您信她的话吗?您信她会好好对待我们姐弟吗?”

夕颜水润的眼眸,乞求地看着族长。

未等族长说话,村里人便说开了。

“不可能,孙婆子厉害着呢!当年毛老三要娶夕颜的娘,她死活不同意,打得夕颜娘都下不了炕。

幸亏毛老三主意正,就算顶着不孝的名也要娶她,不过养了好几年也没养过来。这不,一生下俩儿子就走了。”

“分家时,她不给老三家住正房,把他们赶到后院透风漏雨的破茅草棚子里。还有事没事过来拿东西,连棵葱都不给人家留下。”

“这仨孩子哪个没挨过她的打?儿子刚死,又要卖了他们。这样的死老婆子,怎么可能对他们好?”

“族长爷爷,”夕颜泪眼汪汪,“您都听到了吗?孙氏这样恶毒,仗着祖母的身份,就想随意发落我们。

我们姐弟不被她卖掉,也得时时受她磋磨。夕颜不想被她磋磨死,请族长做主,我和弟弟从此跟孙氏一家断亲。”

“啊?断亲?”族长连同围观的村民都倒吸一口冷气。

“丫头,断亲可不是说着玩的,”族长沉声道,“跟你祖母断亲,你一个姑娘,带着两个年幼的弟弟,无依无靠的,怎么活?”

“就算不断亲,她就会成为我们的依靠吗?夕颜宁可带着弟弟自己过,也好过时时挨她的打骂。”夕颜坚定地道。

夕风、夕雨怯怯的小眼神瞅着族长,“我们……我们也不要跟她,她坏。”

“那好吧,”族长捋了捋胡子表示同意,左右没出他毛氏一族就好,“择日开祠堂,我将你父亲的名字移出他家。”

“夕颜谢过族长爷爷。”

林夕颜带着两个弟弟,伏首给族长磕了头,起身走到孙氏面前。

“孙氏,自此之后,我和弟弟与你再无半分关系,以后不要以祖母之名来打扰我们。”

“哼!”族长面前,孙氏不敢放肆,低声哼哼道,“小贱人,自己过,我看你能撑到几时?”

“那就不劳你费心了,”夕颜回以轻蔑地一笑,“既然我们没关系了,你就没有理由霸着尹家的聘礼不放了,把聘礼还给尹家!”

“对,拿出来!”尹家六个儿子都过来了,一齐朝孙氏怒吼。

“给你们,不就是五两银子么!”

孙氏小声嘟囔着,慢慢腾腾、不情不愿地从怀里掏出银子,甩到尹大田怀里。

尹大田眼眸灼灼地看向林夕颜,这个小丫头不简单啊。

他叫毛氏族长来,也有让他给他们姐弟撑腰的意思。

希望族长训诫孙氏一番,让她日后不敢再对他们做得太过。

却没想到她能做得这般决绝,果断地求族长做主,与那恶婆子断了亲,让她再没有理由拿捏他们。

这样有主意的姑娘,自己的计划能奏效吗?

尹大田心中犹疑,但是不管怎样,总得试试看。

“姑娘,今后的生活有打算吗?”他低声问。

“打算?夕颜现下能有什么打算?不过是带着两个弟弟辛苦度日罢了。”

林夕颜苦笑一声,转而又展颜欢笑起来,“不过,没有了恶毒家人的威胁,日子总会越过越好。”

“我……”尹大田看着她亮如星辰的眸子,心底深处悄然动了一下,“姑娘,大田有事与你商量,可否借一步说话?”

“嗯?”

林夕颜疑惑地嗯了一声,还是跟他走到离村民远一些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