澹台家!

此时的澹台明镜正在接待一位‘贵客’。

可是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澹台明镜顺着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发现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澹台明月,脸上露出了一个和蔼的笑容。

“明月,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来自神龙学院的张院士,此次他前来正是为了……”

可是还没等澹台明镜把话说完,澹台明月便抢先一步说道:“爷爷,大事不好了,林重亲自带人把王家给灭了。”

澹台明镜愣了一下,不解的问道:“哪个王家?”

澹台明月见到澹台明镜还没有反应过来,急忙解释道:“就是在医疗器械跟我们澹台家有过合作的王家,听说是王家嫡长孙王源花五百万要陈凡的命,结果落到了林重的手上。”

澹台明镜一听,转身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那位‘贵客’,不由得笑出了声:“看来咱们这位林校长已经开始急了,要不然不会做出杀鸡儆猴这样的举动来。”

那位来自神龙学院的张院士闻言,微微一笑:“看得出来,林重这家伙对于江北市有着特殊的情感,要不然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澹台老哥,不管怎么说,江北市也是你们澹台家的地盘,若是日后返祖妖兽入侵,便全力以赴吧!”

在场的都是聪明人,自然知道林重出手灭掉王家的用意。

无非就是想要给江北市的各大家族敲一个警钟,让他们在日后的守卫战当中,全力以赴而已。

王家别灭的消息很快就在江北市上层传开。

当江北市的各大家族得知,林重竟然是因为陈凡灭掉了王家,心中顿时一凛。

林重这一举动,看似给陈凡出气,可实际上却是给江北市的各大家族敲一个警钟而已。

对此,江北市的各大家族也相当有默契的保持了沉默。

……

林重住处!

当陈凡得知,林重在短短两个小时之内,就灭掉了王家,心中有些感慨。

早就听说林重在江北市的地位非凡,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不过想想也是,林重好歹也是青木学院的校长,人脉极广。

王家放在江北市来说,不过就是一个二流家族。

想要灭掉王家,不过就是一个念头的事。

对于王家的灭亡,陈凡并没有半点的愧疚感。

若不是因为自己觉醒对象功法特殊的关系,恐怕自己早就死在大西胡同了。

很快,陈凡的目光就落在地上的刀疤脸身上。

在这两个小时当中,这刀疤脸一动也不动,可是陈凡却从他的呼吸当中判断出来,这家伙早就醒了。

在这里,不得不感叹一下返祖者生命力之强。

哪怕是这刀疤脸先前遭遇了如此凶猛的攻击,却依然能保住自己的小命。

既然知道刀疤脸已醒,陈凡自觉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只见他对着一直守护自己的牛莽轻声说道:“牛营长,我跟这家伙有点话说,你先出去吧!”

牛莽身为一个六品的武者,自然也知道刀疤脸是在装昏迷。

一想到林重临走之前的交代,他脸上露出了一丝为难之色:“林校长临走之前可是嘱咐过我,一定要照看好你,若是让你跟这家伙单独相处,恐怕……”

“无妨!”

还没等牛莽把话说完,陈凡便摆了摆手打断道:“这家伙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做出何种选择才能保住自己的小命。”

牛莽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同意了下来。

不过在出门之前,他却是告诉陈凡,一旦有什么意外,立马大声呼救。

等到牛莽走出小木屋之后,陈凡这才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

看着刀疤脸还在装昏迷,陈凡有些无语的说道:“别装了,早在半个小时之前,我就已经知道你醒了。”

刀疤脸一听,自觉自己装不下去,从地上爬了起来,幽幽的说道:“我重伤了你,可是你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杀我,却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陈凡扫了一眼刀疤脸,发现这家伙身上有多处骨折,行动多有不便,撇着嘴说道:“听你这意思,好像很希望我杀了你一样。”

“人嘛都是惜命的,哪怕是我也不例外,不过我好奇的是,你留我一命,究竟想要做什么?”

在大西胡同的时候,刀疤脸以为陈凡是一个死人,所以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陈凡。

刀疤脸自认为,对方没有必要留自己一命,再从自己的口中套出一些有用的信息呢。

看着刀疤脸那张疑惑的脸,陈凡微微点了点头。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舒服,用不着绕弯子。

既然这刀疤脸这么爽快,陈凡也没有藏着掖着,直接了当的说道:“我之所以留你一命,无非就是看重你了的能力,想要你为我效力而已。”

此话一出,刀疤脸脸上闪过一丝恍然之色。

随着返祖时代的降临,人类也开始觉醒各式各样的奇怪。

刀疤脸很幸运,觉醒了战国时期第一刺客的祖脉。

对于自己觉醒的祖脉,刀疤脸有着绝对的自信。

若是让自己暗杀同境界的人,绝对会成功。

当然,眼前这个陈凡是个例外。

刺客暗杀第一要诀便是潜行。

可是刀疤脸觉得陈凡不过就是一个四品武者,根本用不着这样。

这才会堂而皇之的出现在陈凡的面前。

若是刀疤脸采用暗杀的方式,恐怕胜负还说不一定。

不过刀疤脸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这么一说,也不再纠结那些,而是反身问道:“你把我留在身边,就不怕我再对你出手,要知道这次我之所以败在你的手上,不过就是因为我有些托大而已,如果让我早一点知道,你的战力足以媲美五品武者,恐怕我会暗中刺杀你,而不是用以前那种方式出现在你的面前。”

“你不会的!”

陈凡非常肯定的说道:“你之所以当杀手,要么是求财,要么是想获得修炼资源,这两样我都可以给你,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杀我?”

刀疤脸看着陈凡那自信的模样,笑着摇了摇头:“想必我若是拒绝你的要求,你立马会让外面的那位出手把我杀掉吧!”

“既然你不能为我所用,那我留你何用,我陈凡自认为还没有大方到可以容忍一个暗杀过我的杀手继续活在这世上。”

“这么说来,要么我答应为你效力,要么就死在这里,没有第三种选择了。”

“可以这么说吧!”

“那好,我愿意为你效力,不过丑话说在前头,若是有朝一日,你不能给我想要的,我可以离去。”

“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