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巴山蜀水幸福长 > 第16章 冷贵香晕倒

6月天(农历)骄阳似火,暑气正盛。冷贵香从江心月居住的小区出来,气乎乎地往汽车站赶。由于早上一心惦记着去县委大院,早餐只潦草地喝了一碗稀饭,这时正是午饭时间,肚子早已饿得咕咕乱叫了。

冷贵香又气又急,觉得在女儿这里讨了气受,巴不得一步离开县城,一脚跨进江家大院,那里才是自己的家。俗话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

冷贵香走得急,眼看就到汽车站了,不料在过斑马线时,突然眼前一黑,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行人匆匆而过,面对倒在地上的老人不知该扶不该扶。这时,有人拨打了110,又有人拨打了120;也有好事者拍了视频发朋友圈。

不一会儿,各个微信群都在传汽车站门口老太太中暑事件。江心月莫名烦躁,眼皮突突地跳。当她看到几个群里都在传老太太中暑事件,她莫名觉得中暑老太太就是自己母亲。

她急忙拨打母亲手机,母亲的手机却在茶几上欢叫。她抓起包就往外跑。但愿不是母亲,她在心里默念。

江心月赶到现场时,中暑老太太已被救护车拉走了。她急忙询问旁边店铺里的人,经店铺老板描述,江心月确认是母亲无疑。又急忙赶往医院,到医院急诊室时,冷贵香已经醒过来了。

江心月扑倒在冷贵香病床上,眼泪直流:“妈,你别吓我。我听你的,好吗?”冷贵香还在气头上,扭过头不愿理江心月。

护士见病人家属到来,便叫家属马上去为病人办理住院手续,又叫家属弄点吃的来,说病人是因空腹暴晒晕倒的。

江心月擦干眼泪,马不停蹄地去医院对面买稀饭,回来后又快速到窗口办理住院手续。电话又响个不停,不时有股室人员打电话给她汇报现场会准备情况或准备现场会遇到的问题。

江心月心急如焚,一边是生病住院的母亲,一边是推脱不了的工作。怎么办?她突然想到了唐姗姗,请她来帮自己照看一下母亲。

唐姗姗中午跟老公吴铭到酒楼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宴,没想在生日宴上遇到了自己上司,教育局长舒明。

摆谈中,唐姗姗向舒局长说起乡村教育的事,不料舒局长先声夺人:“小唐,听说你想去乡下教书啊?还盯准了童心镇中心校校长的位置?”

唐姗姗和吴铭一听,错愕不已。唐姗姗立即涨红了脸:“校长位置?什么校长位置?”

“童心镇中心校校长年龄是快到点了,可正因为快到点了,所以我们要耐心等一等,不要为了一己私利急着赶人家下台嘛。你说你好不容易考调进城,放着重点中学的骨干教师不当,现在又要去乡下,这是为哪般啊?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唐姗姗和吴铭听到这里,大概明白了舒局长所说的意思,想必江心月去找了他。唐姗姗立即义正辞严地应道:“教书育人不一定非得有官位;城里教书是育人,在乡下教书也是育人,只是地点不同罢了。以前拼了命想考进城,也许很浅薄,农村其实大有可为。”唐姗姗不咸不淡的话语让舒局长碰了个软钉子。

吴铭见唐姗姗语出不善,急忙圆场,给舒局长又是递烟又是倒酒,将话题引到别处,这才避免了场面上的尴尬。

两人回到家,都为此事感到烦闷。吴铭说:“我们向单位写申请,申请去农村。我去江水镇当民警,你去童心镇当老师,怎么样?”

唐姗姗觉得这主意不错,为了女儿,做出什么牺牲都是值得的。

唐姗姗便发信息给江心月,告诉她自己的决定。

江心月一看到唐姗姗信息,不谋而合,自己正准备请她来医院照顾母亲,她就找上门来了,真是活菩萨显灵。立即打电话将她召到医院,简单告诉她相关情况后,又转头对冷贵香说:“妈,我明天要主持召开一个大型现场会,特别忙。先让唐老师照看你,晚上我再来陪你。有什么需要尽管说,我跟唐老师关系很铁的。”

冷贵香见女儿电话一直响,不是这个请示该怎么办,就是那个汇报遇到了问题,甚至还有领导来盘问现场准备得怎么样了。想来自己真不该任性,害得她不仅耽搁工作,还为自己焦心着急。

见江心月将自己托付给小唐,冷贵香的气已然全消了,虽嘴上没说什么,脸色却和悦了不少。

江心月急速赶回农业局,叫李股长点了个外卖,三下五除二囫囵吃了,便叫上一辆公务车和业务股室人员又奔赴现场会布置的各个停车点,细细检查沿路环境卫生、参观路线指示牌、参观车辆停放点,告诉工作人员宣传展板如何摆放,宣传标语如何悬挂,音响话筒要充满电,宣传手册制作要快等等,她一点一点儿地落实到人。完成了的,检查合格后画勾;没完成的,立即找出问题点,快速给出解决方案。

一路走一路落实,到达现场点后,所有工作差不多已安排落实到位。她又到那一沟稻田逐一查看有无病虫害,以及自己创新发明的嫩绿装置板是否在发挥作用等。只有心中有数,工作才能游刃有余。

唐姗姗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江妈妈,忙给她倒了杯温开水,着势要用勺子喂给她喝。冷贵香挣扎着坐起来:“庄稼人,没那么娇气。小唐,我自己来。”

“阿姨,您想吃什么,我去给您买。”

“阿姨什么也不想吃,你陪阿姨说说话。”冷贵香中午被江心月一顿暴吼,也不知道自己那样做是不是真的错了,便对唐姗姗诉苦道,“小唐,你说月月在城里工作得好好的,她干什么要去乡下当驻村书记?难道她还没吃够农村的苦吗?现在农民都削尖脑袋往城里钻,她倒好,要回农村去。我当年那么辛苦地培养她,你说是不是白培养了?还不如不读书直接当农民算了。”

“阿姨,不读书当农民和读了书再回去当农民,肯定不一样。江心月是回去当驻村书记,不是回去当农民。她回去是要带领农民当新式农民,将农民从过去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

“哪里那么容易。祖祖辈辈都那样种田的,她能改出什么名堂?到时反而让大家看笑话。”

“凡事都得有人去尝试,不尝试怎么知道成不成呢;中国改革开放还不是摸着石头过河,不照样成功了?阿姨,您要相信您女儿的能力。”唐姗姗听江妈妈说话头头是道,觉得她应该是一个有文化的老太太,便跟她理论起来。

“唉,女大不由娘。现在翅膀硬了,管不到了。”冷贵香无奈地叹气道。

“管不到就不管,安心过自己的晚年生活,让年轻人自己去折腾。”唐姗姗说完,又给江妈妈递开水喝。

冷贵香本想让唐姗姗劝说江心月,没想到竟被唐姗姗劝说了一顿,一时觉得疲倦,便闭上眼睛想休息了。

唐姗姗见江妈妈午睡,自己也搬了凳子到窗户边坐下。如今正是暑假期间,学校领导怕是难找了。可如果等到开学才行动,恐怕来不及。想到女儿成天跟一帮社会青年混,穿着、说话腔调、行事风格愈来愈男性化,俨然大姐大。长此以往,如何得了?女孩不比男孩,男孩调皮捣蛋惹事生非,家长大不了金钱上受损失;女孩却不一样,万一被社会青年诱惑失了身,这一辈子岂不完了?

唐姗姗在脑子里反反复复地想着这些事,心里揪着般难受。都说儿女是父母身上掉下的肉,哪个父母不心疼自己的孩子?

冷贵香睡了一觉,醒来时已是大下午时候了。她起身下床,准备收拾东西回江家塆。唐姗姗一看,立即劝阻,说江心月办了住院,明天还有一系列检查要做;家里又没特别紧要的事要做,何必急着回去。

冷贵香说,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没那么娇气,吃了饭输了液,没大碍了,便坚持着要回去。唐姗姗急忙拨打江心月电话,电话响了很久,无人接听,估计正在忙,只好作罢。拗不过江妈妈,唐姗姗只得送她去汽车站坐上了开往童心镇的班车。

晚上9点后,江心月终于从接待各参会县(市、区)领导的繁忙事务中脱开身,边往医院赶边给唐姗姗打电话询问情况。唐姗姗告诉她,江妈妈已回童心镇老家了。

“啊?回老家了?她一个人吗?万一又晕倒怎么办?”

唐姗姗也急了:“我怎么劝江妈妈都劝不住,她说她身体好得很,没问题。我给你打电话你没接,我见她精神不错,就送她去了汽车站。应该早到家了吧。你打电话问问情况?”

江心月本来忙得不可开交,偏偏又遇到这么个倔强又有主见的老太太,她真不知道拿母亲怎么办了。想起母亲手机还在自己家里,她只得给弟弟江小川打电话。幸好小川在家里,不然那个只有老人和小孩的村子发生了什么事都没人知道。

“小川,看到大妈回来没?”

“没注意。我下午出去了,天黑才回来。”

“你快点去看看,然后打电话给我。”

“姐,发生什么事了吗?”

“先去看。我忙得很。”

江小川挂了电话,立即往下院跑。见大娘家大门紧闭,立即咚咚咚地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