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领地的山洞中,一个容貌倾国的女子静静的躺在柔软的白色长毛毯子上。

她身材玲珑有致,眉目如画,艳若桃李,身体周围摆满了美丽的花。

微蹙的眉间带着淡淡的忧伤,仿佛心情不是很好的样子。

原来,一切都是为了她。

那些世界都是虚假的,她只是在阿玉的小世界里养护神魂,并没有渡劫失败。

不过,如果没有阿玉的话,她的灵魂不一定能挺得过转化神力。

还有,元浚...

楚璃缓缓睁开双眼,她感受到体内的灵力已经转化为神力,她现在已经成功渡劫,成为了神狐。

回想起一切,她脸上不禁露出柔软的笑容。

原来,一直以来都是她太笨了,所以才没有发现他的心意。

她坐直身子一看,自己现在是人形,而且…穿着白雪公主的裙子,躺的还是水晶棺。

楚璃嘴角微抽,你妹的,这是谁弄的啊,这么恶趣味!

抬眼一看,这地方好像不是她家。

虽然这里跟她家一样是山洞,但是地上铺着长毛地毯,壁灯全部都是黄金的,每个角落里都是金银珠宝,闪闪发光。

楚璃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亮堂的山洞,这也太壕了吧!

她刚站起来,一个美丽的女人就从洞口处跑了进来。

白茉拉起楚璃的手,语气亲热的说道:

“哎呀,宝贝你醒了呀,好遗憾你第一眼看到的不是阿浚。”

白雪公主应该被王子亲醒才对嘛,都怪元泽,非要把两个人分开。

楚璃一头雾水,她缩了缩肩膀,问道:

“请问…你是谁啊?”

“我是妈妈呀!”

“妈妈?”

楚璃更糊涂了,她妈也不长这样啊!

“哎呀,我是浚儿的妈妈呀,当然也是你的妈妈了!”

听到这话,楚璃脸色刷的一下红了起来,小声的嘟囔道:

“我们之间…还没有那么快…”

“阿璃!”

元浚急匆匆的从外面跑了进来,楚璃还没有看清他的人影,就已经被他重重的抱在了怀里。

见状,白茉一手捂着嘴唇偷笑,一边悄悄的走了出去。

儿子长大了,当娘的要给孩子多一点空间,这样才能早日抱孙子。

元浚抱着自己失而复得的宝贝,激动的浑身颤抖,他差点就要失去她了。

“阿璃,对不起,我应该陪在你身边的,我不应该离开,对不起对不起…”

楚璃抬起右手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柔声说道:

“我不是没事吗,都过去了。”

元浚一直摇头,不仅没有松手,反而抱的更紧了。

“以后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一步都不会,我们以后永远都不分开了!”

“好好好,再也不分开了。”

楚璃猛地推开元浚,仔细的打量着他的长相,看着眼前俊美的男人,她疑惑的问道:

“你这么丑的兽变成人怎么会这么好看?你是不是去整容了?”

虽然这张脸她不知道看了多久,但她还是觉得很好看,只是联想到他化形前的模样…

很难不怀疑他整容啊喂!

元浚脸色一变,咬着牙根说道:

“是我爹故意搞我,把我变成那样的,也是他把我封印起来不让我变成人形。”

闻言,楚璃恍然大悟,原来他不是有缺陷,而是被封印了啊!

“那你是什么兽?”

楚璃现在再回想起来他说的树跟蛇,心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肯定不是狐,所以他要给她洗脑。

元浚轻咳一声,低声说道:

“我…我是龙和狐的后代。”

“龙和狐?”

楚璃好奇的绕着元浚转了一圈,随即好奇的问道:

“你能不能变成兽给我看看,我还没见过龙和狐的后代长什么样子呢。”

元浚眼波一转,笑嘻嘻的说道:

“我们先去见你爹娘,然后结契,我们生一个宝宝你就知道龙和狐的后代长什么样子了。”

他们在玉牌的世界里生了那么多孩子,而且长得都挺可爱的,要是真的生一个,应该也不错!

楚璃脸色一红,伸手一推元浚,嗔怒道:

“去你的,胡说八道什么呢!”

元浚抓住她的手,一使劲把她带入怀中,把头埋在她脖颈处,委屈巴巴的说道:

“我为了你,可是忍了一万年了,你舍得我再等下去吗?”

想起以往两个人相处的状态,楚璃心生愧疚,她就是太在意修炼了,从来都没有想过身边还有一个元浚。

他一直默默的陪着她,对她好,从来不计较得失。

想到这儿,楚璃低下头,轻声说道:

“那…明天你跟我回家见我娘吧。”

元浚瞬间欣喜若狂,扶着她的肩膀对着她的嘴唇就吻了下去。

楚璃双手撑着他的胸口,不停的往后退,直到退到墙根。

洞口外,白茉悄咪咪的往里看,脸上的表情既欣慰又猥琐。

元泽刚到这儿就看到了自家老婆偷看儿子和儿媳妇亲热的场景,他不由得叹了口气,老婆总是长不大怎么办?

给儿媳妇换那种衣服不说,还把人放棺材里了,废了他好大一块水晶。

现在居然还偷看人家小情侣亲热,这也太没溜了吧。

元泽走上前去一把揽过白茉的身子,直接把她拥入怀中,随即转身就走。

“看的那么有滋有味,看来你很喜欢这种感觉,我们也回去试试吧。”

“啊,我不要!!!”

“嘘,儿子大了,我们该生二胎了。”

一阵温存过后,楚璃窝在元浚怀里,拿起两块玉牌合在一起。

阿玉:【恭喜宿主大人荣升为神狐,有情人终成眷属,给您贺喜!】

楚璃满眼都是泪,感动的说道:

“阿玉,我会想你的!”

阿玉:【我不信。】

“你猜对了。”

阿玉:【……】呵呵,我就知道。

元浚眯着眼睛,神色不善的看着玉牌,冷声说道:

“就是你听了那个缺德老龙的话,故意整我的对吗?”

每次都让他没有原本的记忆就算了,还不给他看阿璃的真实样貌。

而且还编排他,把他变成渣男,这不是在他的宝贝面前污蔑他吗!?

阿玉:【嘿嘿嘿…我也不想的啊,是您父亲威胁我做的。如果我不这么做,他就要拿我去垫桌角。我堂堂至尊神器,怎么能够被人拿去垫桌角呢!】

“哦,那我就拿你垫桌角吧。”

阿玉:【别别别,有什么事我们好商量啊!你们两个在一起也有我的功劳啊!】

“哦,垫桌角去吧。”

阿玉:【你过河拆桥!忘恩负义!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你再哔哔赖赖,我就把你扔茅坑里。”

阿玉:【……】夫妻俩都是混蛋!

元浚也只是说说而已,毕竟这个东西可是他跟亲亲宝贝阿璃的定情信物。

他们是甜甜蜜蜜,亲亲我我,两个人互相都有说不尽的心里话,山洞里的气氛简直甜到腻死人,可白茉就惨了。

明亮的山洞里有一张巨大的床,床上白茉罗衫乍褪,露出一片雪白。

元泽腰间细腿缠绕,一手拿着一本春宫,表情淡然的看着。

“我们上次学习到…”

白茉欲哭无泪,好害怕怎么办!

—终

【小剧场】

小不点儿元浩拿着草莓,站在楚璃面前,好奇的问道:

“娘亲,这个果子叫什么呀?”

“这个是粗眉~”

“⊙ω⊙粗眉?”

“不是你那样念的,来,跟着娘亲读,粗眉~”

“额…粗眉~”

“good boy!”

“娘亲,你说的是什么呀,为什么我听不懂?”

“娘说你是好孩子,去吧,自己玩去吧。”

“好~”

小元浩抱着自己怀里的草莓,出去找小朋友玩了。

“唉…”

楚璃看向身旁坐着的白茉,疑惑的问道:

“娘,你为何叹气?”

白茉一脸的生无可恋,有气无力的说道:

“你公爹太粘人了,我都好久没睡觉了。”

虽然她也不用睡觉,但是这一直运动真的很累啊!

元泽总是一脸淡然的欺负她,而且每次她哭着求饶,他都会更过分的欺负她。

闻言,楚璃深有同感,她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往后一仰,说道:

“为什么他们男人都是这样啊,我都快受不了了。”

每次她想拒绝,元浚总是装委屈,述说自己忍了一万年有多辛苦。

实在不行了还跟她嘤嘤嘤,耍无赖,不知不觉她就被带入其中,逃都逃不出来了。

白茉突然眼前一亮,兴奋的说道:

“阿璃,你说我们离家出走怎么样?我们可以去别的世界玩一玩,轻松一下!”

闻言,楚璃坐直身子,点头附和道:

“好啊,我们两个偷溜吧!”

娘儿俩收拾了一些东西,趁着两个男人做饭的功夫,一溜烟儿跑了。

元浚看着桌子上的信,脸色阴沉的对着元泽说道:

“你看看你女人做的好事!”

元泽也是一副臭脸,冷声说道:

“要不是你女人陪着她,她会跑吗?”

白茉最怕孤单,就是因为有人陪她她才敢做出这种事。

“放屁,就是你家女人的错!”

“不是。”

“就是!”

“不是。”

“就是!”

“再不追就追不上了,你还要继续讨论是谁的错这件事吗?”

“…赶紧追!”

此时小元浩走了进来,见他们两个面色如此紧张,便疑惑的问道:

“爷爷,爹爹,你们怎么了?”

闻言,元浚和元泽互看一眼,面面相觑。

他们好像忘了家里还有一个小东西…

元浚眼波一转,伸手把脖子上的玉牌摘了下来,递给元浩,说道:

“爹爹给你个好玩的,你回去躺在床上滴一滴血上去,有惊喜!”

话音刚落,他和元泽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

小元浩茫然的眨巴着大眼睛,疑惑的嘀咕道:

“这是什么东西呀…”

回到房间的小元浩逼出一滴鲜血,血液瞬间渗入玉牌。

突然一道温润的光芒闪出,元浩失去了意识。

片刻过后…

阿玉:【哈喽啊~小主人你好,我是阿玉。】

小元浩看着眼前的白色空间,愤怒的喊道:

“啊!!!缺德爹!”

己所不欲,勿施于狐龙的道理你不懂吗!?

坑儿子的缺德爹!

阿玉:【哎呀,小主人别酱紫嘛!小帅哥,快来玩儿呀~】

“丑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