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来!”乌腾命令道。

海瑟薇虽然极不情愿,但她也明白,他俩要想脱困,必须得把凯门鳄杀死,然后利用凯门鳄的身体,才能爬出沼泽。

海瑟薇纵身一跳,跳到乌腾身边,乌腾将匕首递给她,道:“沼泽里全是稀泥,没法承力,我托着凯门鳄的脑袋,然后你用力往脑门捅!”

海瑟薇依言照做,但她捅了几下,怎么也无法刺穿凯门鳄的头骨,并且凯门鳄吃痛,又开始剧烈挣扎起来。

乌腾看着凯门鳄嘴上的皮带越来越脆弱,心里着急,他一发狠,将凯门鳄抱在胸前,道:“海瑟薇,刺,用力!”

“先生,这样会刺伤你的!”海瑟薇惊叫道。

“快点,皮带要断了!”

海瑟薇被逼的大叫一声,闭着眼睛向乌腾的咽喉刺来。

乌腾亡魂大冒,急忙将凯门鳄的脑袋挡在身前。

噗呲一声,执事匕首扎进凯门鳄的脑袋,凯门鳄剧烈挣扎了一会儿,彻底咽气。

“呼!”

乌腾长出一口气,再也抱不住凯门鳄,仰面倒在沼泽地里。

“哇,我们杀死了凯门鳄!”

海瑟薇兴奋极了,她抱着乌腾猛亲,丝毫不顾乌腾脸上的污泥。

“先生,你真厉害!”

海瑟薇眼里满是爱慕之色。

乌腾几乎是单人就干掉了一条凯门鳄,而且海瑟薇亲眼目睹了全程,这对她的心灵造成了极大的震撼。

乌腾恢复了一点力气,急忙道:“赶紧上岸,咱们折腾的动静这么大,我怕会招来其它的凯门鳄。”

突然,岸上传来一个极其嚣张的声音。

“哈哈,乌腾,凯门鳄来没来我不知道,可是你把我招来了!”

岸边,赵志成带着他的小队成员陆续出现,乌腾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赵老大,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赵志成大笑道:“说来也是巧,我正好就在附近搜宝,然后就一直听见沼泽这边有声音传来,我还以为是哪个倒霉蛋掉进了沼泽里,本来懒得理这些狗屁倒灶的事,后来还是吕波耳朵灵,他一下子就听出来是你的声音,结果,还真是你小子。”

乌腾气的给吕波竖起了大拇指。

吕波有些得意,他偷偷瞧了一眼赵志成,然后道:“乌腾,你现在深陷沼泽,逃不出来了吧?想不想让我们救你?”

乌腾冷笑道:“是不是想让我用对讲机来换?”

“没错!”吕波兴奋道:“想活命,就拿五个对讲机来换!”

“五个怎么够,至少十个!”“最好是十二个,这样咱们小队所有人都有对讲机!”

赵志成的队友们纷纷叫嚣着。

乌腾突然哈哈笑道:“想要对讲机?来拿啊!”

赵志成冷笑一声,吩咐道:“老二,去砍些棕榈叶来,咱们直接铺出一条路,看这小子还敢不敢嘴硬!”

乌腾嗤笑道:“等你铺出路来,黄花菜都凉了。”

接着,乌腾借助凯门鳄的尸体,从沼泽地里把身体拔了出来。

然后趴在凯门鳄的尸体上,在附近游荡一圈,把破损的背包,还有里面的东西都收集起来。

其中就有他随身带着的对讲机,不过对讲机好像被凯门鳄咬坏了,乌腾打开对讲机,里面尽是滋滋的电流声,根本无法联系到队友们。

“妈的,关键时刻掉链子!”

乌腾猛地拍了一下对讲机,电流声似乎一下子减弱了许多,他顿时有些欣喜,再拍一下,电流声又变大了。

乌腾恼怒道:“我就知道这些电子设备靠不住!”

“先生,要不我试一试?”海瑟薇跃跃欲试道。

乌腾喜道:“难道你会修理这个东西?”

“不会,不过我运气很好,经常一拍就灵。”海瑟薇兴奋道。

乌腾简直无语,但还是将对讲机交给她试试看。

海瑟薇拍了几下,发现自己的运气好像也不是每回都灵,但她并没有放弃,一直猛拍。

“好了好了,别拍了,再拍都快散架了。”

乌腾摇了摇头,但也没有阻止。

虽然他与海瑟薇相识不久,但也看出来了,海瑟薇特别容易兴奋,不论做什么事,都很有激情。

乌腾从背包里掏出一条干净的毛巾,擦了擦身上的污泥。

接着,他替海瑟薇擦干净脸,然后将毛巾递给她,道:“把身上泥擦一擦,沼泽里的污泥腐蚀性特别厉害,小心别伤了皮肤。”

乌腾替海瑟薇擦干净脸,岸上立刻传来惊呼声。

“哇,美女!”“我的天,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美女!”“是女仆!乌腾竟然寻到女仆了!”“好漂亮的女仆,绝对是A级女仆!”“我看不止,她的身材太火辣了,我觉得应该是S级女仆!”

岸边的几个男人此刻都被海瑟薇把魂给勾走了。

布兰登激动道:“这位美女是我的菜,赵老大,我不要对讲机,我要这位美女!”

赵志成暗暗露出鄙夷的神色,并没有说话。

真是个色鬼…

看见美女就什么也不管了…

就你这样怎么能成事?

我不一样…

我全都要!

赵志成的眼神愈发炙热,他急忙与乌腾搭话道:“乌腾,你的这个女仆,是什么等级的?”

“D级。”乌腾笑道。

赵志成嗔怪道:“乌腾兄弟,你别开玩笑了,你的女仆不是A级就是S级,我看她身材那么火辣,说是SS级都很有可能。”

乌腾挑眉笑道:“赵老大,想不想要?”

“要要要!”

“要要要!”

“要要要!”

岸上的男人纷纷狂吼,赵志成更是馋的舌头都快伸出来了。

海瑟薇听见乌腾要把她送人,突然抱着乌腾的胳膊,撒娇道:“先生,不要把我送人好吗?我喜欢先生,我不喜欢其他人!”

乌腾哈哈大笑道:“赵老大,看来我的海瑟薇小姐不太想离开我,哎,真是可惜啊。”

赵志成咬牙道:“她就是一个低贱的仆人而已,咱们爷们儿之间的事,哪能轮得到她插嘴!”

乌腾嗔怪道:“赵老大,你的思想太老派了,难怪没女生喜欢你,你都只会用强的,一点都不温柔。”

“对对对,老哥我有错,我检讨。”赵志成急忙点头道。

乌腾笑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要不这样,赵老大,你上我先上岸,海瑟薇小姐到底归谁,咱们公平竞争,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