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凡人飞升诀 > 第四十五章钓鱼钓脱了

“老夫来自平山李家,小子可知我家族名号?”

筑基中期,身穿一身青色玄衣的老者慢悠悠捋着胡须,神色漠然说道。

王青山瞳孔一缩,心底猛的一跳。

他王青山平日里深居简出,一心修炼,不怎么关心外界的是是非非,因而也不了解太安宗周边众多小势力。

但平山李家,却正是他所仅知道的几个家族之一。

因为李家居住的平山,正是就在南山王家的不远处。

平日里,南山王家对平山的李家族人,可都是一贯的恭敬,不敢有半分违背,俨然如对自己的主人一般。

平山李家不仅仅只是一个筑基家族,传言他们家族曾出现过一位紫府境的老祖,以一己之力将整个李家拔升到数十位筑基共存的局面。可惜后来失踪了数百年,李家也就从紫府家族降到了筑基家族。

但这般的筑基家族,除了没有紫府境强者坐镇之外,底蕴和实力远超寻常家族。

就是处于筑基家族顶尖的秦家来了,也要弱于李家三分。

另一边黑袍老者和中年男子听到玄衣老者来自平山李家,纷纷大惊失色,立刻将怒意降下去,换成一副笑脸恭敬相迎。

在平山李家面前,玉明城的白家就是一个刚发育起来的小家族。

别看同为筑基世家,但一个李家能打四五个白家不是问题。

“平山李家大名,晚辈自然听说过,只是不知前辈唤我何事?”

王青山郑重说道,神色很是严肃。

“我家二公子看中了蓝白莹仙子,听闻你与蓝白莹仙子有旧交,因而想让你帮个忙,你可愿答应?”

玄衣老者说起正事来,倒是多了一丝的肃穆。

蓝白莹!

王青山眼中闪过惊讶之色,他原本以为是南山王家那边出了事,招惹到了平山李家。却没想到竟是因为蓝白莹。

见王青山好像有些迟疑不定,玄衣老者微怒,一缕筑基境中期的威压弥漫,仿若一座巨石压顶,顿时压的王青山身体咯吱咯吱响,背部微微弯曲,看得出王青山在咬牙硬撑。

忽然,这股威压消失不见,王青山猛然的用力过猛,禁不住踉跄了数步。

“晚辈该死,晚辈愿意,晚辈愿意,”

王青山此时看起来满脸的慌张与惊恐,脸上的汗水滴答滴答落下,好像真的被筑基中期的威压给吓到了。

“嘿嘿,不错,人只有面临生死,才能做出正确的决定。”

玄衣老者满意的点点头,说道。

一旁的黑袍老者和中年男子自从得知对方来自平山李家后,就一直默不作声,生怕打扰到对方。

对于王青山的屈服,在场的众人丝毫不感到意外。这个世界弱肉强食,面临比自己强的生物,唯有越加恭敬和屈服,才是活下去的真正法则。

像那种不知尊卑,妄图挑战规则的修炼者,早就被族灭了。

“好了,跟我走吧,事成之后,有你重赏。”

“是,前辈。”

王青山眉眼恭顺的说道。

黑袍老者和中年男子无奈的互视一眼,尽皆看到了对方的忌惮和怒意。

到手的猎物被人家几句话给带走了,这放谁身上,也肯定不舒服。

但奈何对方势大,他们考虑半天,还是不敢真的翻脸。

这时,王青山忽然要被玄衣老者逼着,必须服下一颗毒药,等到事成,再会给他解开。

王青山眼光绿油油的盯着黑色的丹药,沉默不语。

“不服,那就去死!”

玄衣老者冷哼一声,重重地力量蕴含的灵力砸在王青山心口,隐隐作痛。

在玄衣老者看来,之前的威压已经给了王青山深刻的教训,现在i不过让他服一颗丹药而已,肯定是稍微施加压力就能让王青山再次臣服。

“我,”

王青山犹豫,心中很是迟疑。

他在想,不知道该不该用底牌灭了这个老王八蛋。

本来还想着等被玄衣老者带走,他便想法半路逃走,可以不浪费掉手中的保命底牌。

但现在对方逼他吃毒药,那就没办法了。

王青山身为炼丹师,曾经得到紫府境长老的悉心教导,因而认识的丹药不少。

这个玄衣老者拿出的丹药名为七日殒命丹。

只要过了七天,服丹者必死无疑。而在这七天内,服丹者不会感受到任何异样,除非修为突破到紫府境。

这种无解的毒药,分明是要他的命。

王青山怎么敢去服!

“我什么,修道者岂能像你一般犹豫,生死,就在一瞬间。”

玄衣老者不满了,冷哼说道,并准备亲手拿下王青山,让他服下丹药。

“我艹尼玛!你玛德让老子吞噬七日殒命丹,你安的什么心,这是要将老子用完就扔嘛,艹,老子打死也不服你这个狗日的,”

王青山压制不住了,破口大骂,对于玄衣老者哪里有之前的半分尊敬,之前的一切顺从都是假扮的。

“哼,找死。”

玄衣老者脸色一变,气的大为震怒,抬手就要灭掉王青山。

刚才还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子,现在一看,分明就是装的。当着他筑基强者的面,竟如此欺瞒,该杀。

玄衣老者凝聚恐怖的攻击,想要一击将王青山打的魂飞魄散,以泄心头之气。

“哈哈哈哈,平山李家好威风,竟然在我秦家的底牌上面前耀武扬威,当真以为我秦家灭不了你们李家。”

大笑声从远方传开,秦家追过来了,而且竟然出动了三位筑基境强者,来追杀王青山。

王青山看着出现在不远处的三位筑基,心上颇为无语,又来一个势力。

现在成大杂烩了,怎么自己的敌人正好都碰上了。

白家的黑袍老者紧皱眉头,看着连凤泉山脉的秦家也来了,心中不禁感到有些悲哀。

他一个都惹不起啊。

别说那两个大家族,就是旁边的中年男子,以其诡异的隐秘气息的手段,都比黑袍老者强。

中年男子面无表情,目光深邃的看向王青山,心中大骂王青山的能惹事,明明才练气期,得罪的筑基家族却有不少。

要不是中途三番四次有人插手,不然王青山早就被他出手击杀了。

到了现在,满脸胡须的中年男子甚至已经没有了半点杀王青山的权利,只能眼睁睁看着平山李家族人和凤泉山脉的秦家对骂,但就是不动手。

王青山没管其他人怎么想,心中也在忍不住疯狂吐槽,今天钓鱼真的是钓大了。

本来想杀一批前来追踪的,明墨坊那边的修士,都是练气期,对于王青山来说,打杀他们轻而易举。

但谁能想到,一位位筑基先后登场,共计多达六位筑基,只为了一个练气期六层的修士。

王青山底牌虽然强大,但他不可能完全掌控,想要一次性袭杀六位筑基,更是不太可能,但凡逃出一个,就能随手灭掉练气期的修士。

这第一次玩钓鱼,就玩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