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武之极:执掌轮回 > 第二十一章:羽晨大显身手

得此宝物,秦天掩饰不住高兴大笑了起来“那我就不客气了。”

“好了,赶紧找下七叶草,把它带上赶紧走人,此地不宜久留。”

耽搁的时间也太久了,以免招惹不必要的麻烦,秦天赶紧按耐下激动的心情,在石格上找起了七叶草。

最后的一面墙上,秦天把目光停留在了最顶层那一格。

那个盒子,不错,就是装有七叶草的那个盒子。

不由多想,少年轻轻一跃便把盒子取了下来。

‘轰隆’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伴随着少年落地声同时响起。

地面都明显的晃动了几下,秦天差点没站稳摔倒,他可没傻到认为这是自己落地造成的动静。

回头一看,不由得神经一紧,只见原本打开的石门不知何时变成了一堵石墙。

秦天顾不得其它,赶紧跑上前去查看,暗道一声完蛋了,原来放置七叶草那个石格底部也是一个机关,只要重量消失了出口就会掉下一块巨石板将门封死。

情急之下,少年后退了两步,体内灵气疯狂地往掌中聚集,待到力量达到了巅峰状态以后,少年低喝了一声,一掌全力打向石门。

‘嘭’

响声在洞内来回飘荡。

只见石板只是微微震动了一下,落下些许灰尘,掌力所击之处毫无破损。

“前辈,这可如何是好?”秦天求助道

“慌什么!”羽晨教导道“还是太年轻了,你还要多跟我学学,泰山崩于面前而面不改色!”

秦天心中翻了个大白眼一阵无语,这一声那么大声,恐怕会把守卫都引过来,如果再不出去,一会再想走就难了。

秦天声音带着焦急道“前辈,跟您学这个没问题,但也要我先保住这条命先吧?”

“不急不急,现在走已经来不及了,把这些东西都装上再说。”羽晨指着那些宝贝淡定地说道

事已至此,秦天心想拿一样也是偷,拿完也是偷,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全部搜刮了它。

说做就做,少年麻利地将丹药全部取了下来,不过尴尬的是他不懂如何将物品塞进纳物戒指里面。

在羽晨的指导下,少年才明白如何使用它,方法也很简单,只要将神识包裹住物品就可以轻松塞进戒指之中。

不到一盏茶的时间,石洞内的东西被他搜罗一空,那些比较长的兵器塞不进纳物戒指直接给他扔到了角落。

要是冷鹰回来看到此情此景,恐怕要欲哭无泪了,这些个东西可都是他的宝贝,可以说比他生命还要重要。

最要命的还是那株七叶草,没想到牺牲了那么多人手最终尽是为他人做嫁衣。

把最后一件东西塞了进去以后,空荡荡的纳物戒指瞬间被装满了。

“好了前辈,现在我们该怎么办?”秦天来到坚固的石板前问道

“当然是出去了,难不成你想在这里过夜啊?”

秦天摊手说道“可是我打不开这扇门啊!”

“好了好了,外面的护卫你是对付不了的,我来解决他们。”看着一脸不解的秦天,羽晨沉声道“一会我来控制你的身体,你的意识不要反抗,你就静静的看好和敌人是如何战斗的,多学着点!”

“是,前辈!”

秦天心中一阵兴奋,终于可以看看这老怪物露一手了。

下一刻!

秦天只感觉身体慢慢失去了知觉,不过意识还是非常的清晰,这显然是前者成功控制了自己的身体。

少年没有反抗,只是全神贯注地看着‘自己’的一举一动,生怕错过了哪个细节。

很快的,羽晨就控制住了少年的躯体,顺便活动了一下筋骨。

走到石板前自言自语道“好多年没有活动过筋骨了,今晚陪你们这些年轻人好好玩玩。”

说完,只见他手掌放在石板之上,少年不明所以,但是,下一刻,随着他大喝一声“破…”

瞬间,一股恐怖的力量直接将石板轰成了碎渣。

一声滔天巨响着实把秦天吓了一大跳,目瞪口呆看着足有二十多寸厚度的石板瞬间成渣,在羽晨前辈那恐怖的实力面前,这么厚的石板居然和豆腐没有任何区别。

石门外早已经站满了面具人,本来想着里面的人不可能破的了如此厚重的石板,谁曾想到居然如此不堪一击,猝不及防之下,站在门外严阵以待的暗部人员被爆炸的威力所波及到,一个个倒在地上翻滚着,哀嚎声一片。

羽晨继续控制着少年的身体走了出来,看着一地狼藉的碎屑和伤势不轻的人,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不好意思,太久没动过手,用力过猛了些。”

按照羽晨之前的话,这点实力在他全盛时期根本连提鞋都不配,如果不是他刻意压制住自己的力量,或许躺在地上的人连骨头渣子都找不着。

只剩下一道魂魄的羽晨都如此恐怖如斯,真的想象不到他陨落之前是一个怎么样的存在。

羽晨从容不迫跨过地上打滚的人,直接往洞口走了出去,强者风范尽显无遗。

值得注意的是,那个闯进来的人此刻还在与暗部的人厮杀,不过此刻是边战边退。

看来他的实力不俗,敌众我寡的情况下居然能抵挡那么久,而且他面对的还都是一帮武师强者。

羽晨按照来时的路走出了洞口,刚一走出去秦天顿时傻了眼。

石洞外站满了前来围剿的将士,黑压压一片挤满了这个院子,无数火把将这片天空照的发红,宛如白天一般。

他们一个个装备精良,盾牌、铠甲、头盔、护腿,一应俱全,简直武装到了牙齿。

手中的长矛和寒光闪闪的刀身散发出嗜血的冲动,在圆月的映照下显得格外慎人。

普通人见到这种阵势早就双腿发软,更别提反抗了。

前面的士兵举着盾牌列阵以待多时,见到有人走了出来,所有人把武器都指向了羽晨。

一位军官统领模样的人严声喝道“你已经被包围了,赶快束手就擒,否则,杀无赦…”

羽晨笑了笑,对他们招了招手挑衅道“来,让我看看你们有何本事让我值得束手就擒!”

军官统领冷哼一声,高高抬起的手臂猛的向下一甩“放箭!”

刹那间,天空中出现黑压压一片箭雨对着羽晨射了过来,看的人头皮发麻。

而羽晨却不当一回事,还是这般漫不经心说道“这样就想把我留下,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

话音一落,羽晨右手一张,台阶上一把刀仿佛有了灵性一般,直接向着对方的掌心飞去。

握着刀柄,对着近在咫尺的箭矢挥舞着手中的刀,每划出一刀都会夹带着一股强大的寒光,所过之处便会有大片的箭矢掉落下来。

羽晨前辈的刀法行云流水,没有花里胡俏的招式,霸气凌然,破空的呼啸声让人望而生畏,连空气都在瑟瑟发抖!

没有等盾牌兵进攻,羽晨纵身一跃,手中横刀一扫,又是一道寒光射出。

刹那间!

盾牌兵手中的盾牌就像纸糊的一样被拦腰截断。

羽晨并不想伤害他们的性命,如若不然,拦腰截断的就不止是盾牌而已了。

士兵们并不知道对方已经手下留情,在那统领的指挥下,所有人蜂蛹上前。

人虽然多,但却井然有序,没有一点乱哄哄的感觉,不亏是百战之士,要是普通的士兵遇到这般强大的敌人早就阵脚大乱。

但是皇宫的士兵心理素质要比其他人要强的多,不管对方多么的强大,只要一息尚存,定然是个你死我活的收场,临阵脱逃可是要面临很大的罪名,家人也一并会受到连坐。

羽晨前辈在包围之中游刃有余,一拳过去往往都伴随着十多人倒地不起。

不到一会的功夫,地上就躺满了失去战斗力的士兵,疼的在地上撕心裂肺的惨叫!

指挥的统领也发现了羽晨不好对付,连忙抽调了仅有的几个武师强者上前擒杀。

宫内的士兵则源源不断往此处赶来,不管羽晨如何突围,士兵的人数都在不减反增。

就在这时,洞口窜出了一道狼狈的黑影,随后,又有将近二十名面具人冲了出来。

这些人出来以后看见外面的情形也是傻了眼,数以千计的士兵围追堵杀一个蒙面人,而地上都躺满了伤兵,连一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那个黑衣人明显快要支撑不住了,不由多想,连忙向羽晨方向靠拢过去。

俗话说的好,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此时有个伴并肩战斗,总好过自己孤军奋战。

羽晨一拳砸向地面,瞬间大地都颤抖了起来,以拳头为中心,一股强大的冲击波瞬间将士兵掀翻了一大片!

“哈哈,痛快!”羽晨大笑道

黑衣人喘着粗气捂着血流不止的手臂道“朋友,可否一起杀出一条血路?”

听到来人那娇媚阴柔的声音,秦天顿时感觉好生熟悉,但是又想不起是谁“嗯?女的?这声音好耳熟。”

羽晨的强大神识已经洞察了对方的身份,笑着反问道“你在这里才认识几个女的?”

“红娘?”

此人正是醉仙楼的红娘,前者早就说过此人刻意隐藏了修为,没想到她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看她的这身打扮恐怕与今早那帮黑衣人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只不过才一天的功夫,居然又遇到了她,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呀!

脑海里跟秦天交流完以后,偏过头对来人说道“我一向独来独往!”

红娘紧锁着秀眉,道“你一个人是冲不出去的,有我在,或许还有点逃生的希望”

羽晨仰天哈哈大笑了起来,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

话刚说完,暗部的人立马围了上来,而其余的士兵则是重新列阵等待下一次冲杀。

火狼提着刀指着两人恶狠狠道“今天你们插翅难逃,还不赶快俯首就擒!”

“火狼,不必跟他们多说废话,他们是辛夜国派来的死士,想要活抓他们是不可能的!”

石虎非常了解这些敌国派来的细作,当初好不容易逮到两个,不是自断经脉就是引颈自刎,总之,除了战死没别的出路。

“你们一起上吧!”此时的羽晨战意正浓,一下子来了这么多武师强者,不免有些兴奋,估计是太多年没有过这种战斗带来的快意,今晚定当好好发泄一下。

“竟敢如此无视我们暗部,上!”石虎怒道,随即一马当先杀将上去。

皇宫后院…

敏儿慌慌张张跑进了公主的房间“公主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公主还没有休息,正坐在一旁无聊的把玩着手中的折扇,被敏儿一个冒冒然然闯入吓了一个机灵。

当头给了敏儿一个爆栗“差点没给你吓死,干嘛慌慌张张的?”

敏儿吃疼抱着脑袋嘟着嘴带着无辜的表情说道“北苑出事了,听说潜入了两名刺客,而且对方修为不低,现在皇宫守卫都往那里增援去了?”

“刺客?”司徒静儿绣眉微微一皱,托着腮帮子说道“那里不是冷鹰的狗窝吗?有他在,区区两个刺客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

“可是奴婢又听说冷鹰大人正在追杀辛夜国的细作,至今未归。”

“哦?”司徒静儿水灵灵的眼珠子一转,猛的一起身就要往外走“走,我们到北苑走一趟,本公主倒要看看这两个刺客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连我大宁皇宫都敢闯!”

敏儿赶紧追上去喊道“公主,不行呀,那里太危险了!”

皇宫北苑,此时这里已经聚集了三千名身手不凡的士兵,将这一处里三层外三层围的个水泄不通,大宁王朝建国以来,皇宫内还从未闹出过这么大的动静,连皇帝和一众皇子都躲到了密室之中。

羽晨将脚从石虎身上挪开,此时,所有暗部精英被前者以狂风扫落叶之势打倒在地,回过头看向那些不知所措的士兵冷笑道“怎么样,谁还想上来试一下?”

刚刚那一幕看的秦天和红娘内心一阵崇拜,只是片刻的功夫,三拳两脚就把这些所谓的武师精英揍得满地打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