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五代箫剑录 > 第二百九十一章 细作

秋风大起,兵强马壮,已然到了发动战争的大好时节。

当晚风轻轻吹动燃起的篝火,铁甲凛冽着透骨的寒意。年轻的将军伫立在城头,往北遥望,只能看见漫天蔽日的黑云,势要吞噬这一座摇摇欲坠的孤城。而当回首南望时,最后的归雁却已南飞,将这一座城池孤零零地落在身后。

距离契丹人集结兵力的消息传来至朔州城,已经过了快四个月。这四个月城里的每个人都神经紧绷、磨刀砺马,没日没夜加固城防、操练战法,做好了与这一座城同生共死的准备。

可是城外却始终平静如常,非但没见到契丹人的一个人影,连金刀王刘知远、皇帝石敬瑭也并无一丝消息传来。仿佛整个世界都遗忘了这一座孤城。

“你娶不得我湘妹……”几月之前,那江东的公子斩钉截铁地传达了他父皇的意思。将军紧紧按着剑柄,他知道暴风雨前的宁静是短暂的。他不知道的是此役结果将会如何,也不知道此役过后,自己还要不要遵守自己的约定,去找那个霸蛮的公主……

“柴公子,你又已巡视三日不曾合眼了,且去歇息一夜吧。赵某不才,但伏路把关,公子大可放心。”一名中年武将不知何时来到了年轻将军身后,将他从沉思中唤醒。

柴荣转过头来应道:“是赵将军……”来者便是朔州义军头领赵崇。柴荣又看看北方,忧心忡忡地说道:“柴某近来屡屡心惊,秋高马肥,恐怕契丹人动兵的日子就要到了。”

赵崇的心情也甚是沉重,答柴荣道:“当契丹败军逃走之后,我以为他们会就近召集兵马,以迅雷之势夺回城池,可谁知却经久未见动静,我一度以为他们不会再来……”

“迁延了这许多时日,不来还则罢了,若是来犯,只恐所图不小。”柴荣眉头紧皱道。

赵崇狠狠一咬牙,吁的一声道:“咱们的皇帝已经一心当狗,都说北平王是当世英雄,连他也不肯出兵,中土无人,难道天亡我社稷不成?”

柴荣默然无语,这一次也许是自己失算了。二十年前,后唐庄宗李存勖曾派一支偏师于幽州大败耶律阿保机,然而二十年天翻地覆,中原王朝自相杀伐,对外武德不振,双方的攻守之势已然互易。如今的十万契丹铁骑面前,多么高明的计谋,都像是杯水车薪。

这时身后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柴荣和赵崇一起回头看去,三人一前两后,快步走上前来,为首那人正是张永德。

柴荣见他们似乎有要事禀告,不等他三人施行军礼,自己已经先一步踏上前去托住张永德问道:“有何军情可速速禀报。”

张永德指指身后二人道:“我们的斥候回来了,有重要消息,他们一进城我便引他们过来了。”

柴荣看向他身后两人,只觉得有些面生,眼神透出一股肃杀之意,不由得稍稍提起了些警惕。

其中一人环视了一周,见到张永德和几名侍卫军士在旁,稍稍皱了皱眉头,接着便抬脚要往柴荣跟前走。

张永德脸色一横,一把伸臂拦住。柴荣稍一犹豫,拉开张永德道:“无妨。”那士卒便走到了柴荣跟前,压低声音窃窃说道:“小的所探非同小可,请柴公子随我来。”

柴荣愈发觉得这二人不太对劲,他看了赵崇一眼,赵崇似乎也有所警觉。柴荣和赵崇交换了一个眼色,随后右手在这兵卒肩上一拍,这刹那间柴荣便试出此人真气稀薄,并非江湖中的高手,倒先放了心。

柴荣在他肩膀上拍了一拍,随即从一旁石阶往城墙下走去,说道:“你二人随我来。”

两人急忙跟上,三人走到半途,其他戍守兵士都已在十几步开外。柴荣忽地站住,一手按剑背身问道:“你们是哪位将军麾下?为何我从未见过斥候里有你们?”

他话音一落,便觉得杀气突起,匕首出鞘声短暂而刺耳。电光火石间柴荣身形向前一迈,已拔剑回身,刺向两人。他这一剑只想将两人杀伤,并不致命。

谁知剑至半途,柴荣忽地听见一声意料之外的闷哼,紧邻着自己的这士卒已经在没来由地按着咽喉,指间汩汩流出着鲜血。

柴荣暗吃一惊,另一名跟来的士卒手中正握着滴血的匕首。被他刺死的士卒瞪着双眼倒在地上,柴荣一挥长剑,将剑尖指着后面那人。

那人在剑锋所指之下,青冥散发着浓烈的杀气。然而那人丝毫没有惊慌神色,他随手将匕首扔在一边,又忽地摘下头盔与头巾,将头发披散开来。

柴荣一时大为惊奇,又见此人拿头巾在自己脸上使力抹了半天,抹掉了灰土与污泥。当一张细嫩的脸出现在眼前,柴荣不禁露出一个冷笑,一抖青冥,将他贴在脸上的薄须震落。

此人见柴荣仍举着剑,淡然一笑道:“柴公子应该谢我才是,难道柴公子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的恩人?”

“你杀了我的人,我反而应该谢你?”

“我替你拔除了细作,你不应当谢谢我?”

此人说罢,在柴荣剑下仍然从容不迫地蹲下身去,扒开那名死去士卒的嘴巴,又轻而易举地掰下一颗牙齿,举到柴荣面前道:“这种寒鸦专用的毒牙,不知道柴公子认不认得?”

“如茵。”柴荣收剑回鞘道,“如果我没记错,你是叫这个名字。”

如茵一边用头巾束起头发,套上头盔,同时说道:“柴公子记不记得我的名字无关紧要,只要柴公子记得当时在洛阳的约定。”

“可是花蝶已经死了。”柴荣道。

“这一次是大人的意思。”

如茵说完,柴荣稍一思忖,说道:“那从今天起,你便是我亲兵,须与我寸步不离。”

“柴公子不必担心我有什么坏心思,这一次我是奉主上命令来帮阁下……”她正要细细说来,柴荣一摆手让她停住,远远对从城楼上走下的赵崇拱手道:“赵将军。”

赵崇看见那躺在地上的尸体,大为吃惊,当即按剑快步跑到跟前。见此人已死,他急忙问柴荣缘故,柴荣只推说这是叛徒,已经伏诛,赵崇也不多疑。

当晚,柴荣回到住处,如茵紧随在后。见到四下并无旁人,柴荣开门见山道:“说吧,你这次来是想要什么?又为什么杀死自己的同僚?”

如茵答道:“小女已经说过,此来是要帮助柴公子。我杀死的同僚,他自然是要害柴公子。”

“你不妨说得再明白些。”柴荣说道。

“之前契丹人南下,我们寒鸦被柴公子挫败,契丹人只敢在潞州返回。这一次契丹人大动兵马,势必要踏平朔州,灭魄在暗中相助。我主上不是灭魄的对手,因此派我来与柴公子接洽……”

“你主上有这般好意?”柴荣打断道。

如茵一笑道:“自然也有些私心,这是一次双赢的合作。”

“怎么相信你?”柴荣言简意赅地问道。

“主上会将灭魄和契丹人的动向传来朔州,信与不信都在柴公子。若信不过我主上,大不了当做耳边风便是了,于柴公子而言又没有什么损失。”

如茵稍一停顿,又继续说道:“我们会用行动换取柴公子的信任。”

“我会盯着你。”柴荣紧紧盯着如茵的眼睛,“还有,整个朔州城,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你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