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末日余烬 > 第14章 跟踪队长

离开孤儿院的第一个夜晚。

和以往不同的是,夜枫有了一床新被子。他再也不能和小伙伴们一起烙饼。

新被子软得如同一朵云彩,这种感觉新鲜而又不真实。他一闭上眼睛,就感觉身体在云端不停下坠。

和他同样睡不着的还有高队长,夜枫数了一下,他至少有七次准备起床。高队长说过,要去整死那个瘪犊子玩意儿。

这是违反纪律的事情。

第八次翻身了,看来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夜枫也想去整死那个瘪犊子的内奸,最关键是想把钱弄回来。杀人还是让孤儿们饿肚子?他宁愿选择杀人。

五百块不知道能坚持多久,教授的钱是几个月的口粮。

他想起白天的一幕,心里期盼着高队长能够勇敢一点。

秋歌经过了这么多事情,依旧没心没肺的睡着了。

“嘎吱”一声高队长坐起来了,他轻轻的扶着铁栏杆,将双脚悬空转过身来,脚在地上摸索着床前的鞋子。

室内漆黑一片,他手脚利索地将衣服穿上,看了看熟睡的班长,“……”

沉默着戴上头套,高队长毅然走出了房间,每一个步伐都很轻。轻到夜枫耳朵微微一抖,才能够听到大门开锁的声音。

夜枫没有听到老马的动静,直到他走出公司大门,老马也没有发现他。

夜枫嘴角上扬,露出一丝得意的笑。也许老马已经老了,也只有贾叔会经常抓住他。

夏日的午夜,大概都睡着了吧。

夜枫有一种兴奋感,就如同以前逃离孤儿院的那种感觉。一个人,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可以看到别人无法看到的东西,这本身就很刺激。

外面的晚风,很凉爽,今天的夜色,依旧黑暗。贫民窟没有灯光,黑夜里两个灵魂在游荡。

夜枫不在乎高队长比他速度快,他只要朝着教授的别墅去,便可以守株待兔。

夜枫不想跟踪队长,只想知道事情的结果。

如果事情成功了,他便会毫无牵挂的回来,继续跟着班长出去做清洁。

路过孤儿院的时候,夜枫刻意绕开大门,他知道,一丁点声音就有可能惊动贾叔。

柏油路坑坑洼洼,就跟他心情一样复杂。路上除了蚊子没有什么让他再忌讳,他捡起一根树枝,轻轻抖了一下。

这种蚊子,一旦咬伤就是筷子头那么大的肿块。蚊子用的不是针,是进化后的牙齿。

别墅区的灯光依旧亮着,夜枫找到了昨天晚上的断墙蹲下来。

对面的西区111栋别墅里没有任何动静,窗帘已经换了新的,屋里的人早就睡了。

他静静地等着屋里面,高队长推门出来。

一刻钟过去了,别墅里没有动静。

两刻钟过去了屋里还是没有反应。

“高队长还没有到?”

夜枫有点不相信,这段路程不过半小时的距离。以高队长的本事,不可能落后在他身后这么久时间。

“再等等吧,也许他正在某个角落里!”

毕竟做这样的事情,并不是光明正大的事情。所以夜枫宁愿相信,高队长和他一样,正躲在某个角落里。

夜里已经开始起雾了,这鬼天气白天热得要死,晚上又阴冷不堪。昼夜差距这么大,主要还是没有树木造成的。

三刻钟过去了,夜枫站起来四处扫视了一下。整个隔离带没有其他隐蔽的地方,也许高队长已经做完事了。

夜枫扯了扯衣领,将脸稍微挡了一下,双手插在衣服兜里,顺着土坷路上了公路。

他必须做一件事,那就是确认别墅里的人还在不在。

夜枫一边躲开光亮的地方,一边靠近别墅的墙边。他自信自己的脚步声,不会比高队长的动静大。

有样学样,他靠在窗户下面,眼睛向二楼扫了扫。凭着敏感的听觉和高超的视觉,夜枫发现楼上居然没人。

一楼也没有任何动静,这就见鬼了。

对于进不进去的事情,他没有任何犹豫;白天亲眼看见那个瘪犊子在保镖给钱,想来教授的钱都在他手里。

不论他住进来没有,今天晚上既然来了,就得找到钱的下落。

他四周张望了一下,轻轻地走到大门口,用木棍戳了一下,大门紧闭着。

他准备扔掉木棍,突然觉得还是不要用手的好。以前不知道,现在明白任何接触都会留下痕迹。

昨天晚上的杀手,并不是从正门进去的,只可惜白天没有好好观察。

他绕到房子后面,远处有狗吠的声音传来,附近的别墅亮起灯来,好像有人出来了。夜枫吓得紧贴在墙壁上,顺着没有光亮的阴影处挪过去。

双手在砖墙石壁上划过,突然摸到一个木门。

“有后门?”

夜枫一个转身,差点摔倒。

他右手拿着树枝,左手拽着门把手,往下一个趔趄,木门清脆的响了一下。

门开了!

木门就这样开了,让夜枫兴奋而又诧异。他悄悄摸了进去,屋里的电灯是亮着的。楼下还是白天的样子,楼上没有任何动静。

他尽量不靠在墙壁上,顺着楼梯鬼使神差地上了二楼。

楼上的卧室里空荡荡的,床已经铺好了,却没有看到人。

“看来高队长已经来过了,也许人被绑架了!”

夜枫一边想着,一边四处查看,他掀开被窝摸了一下,还是热的。这更加确定,高队长已经把人带走了。作为内奸不可能就这么处理掉,肯定会进行一番拷问。这是他自以为是的想法,并没有任何依据。

新被子的感觉很好,夜枫将被子卷了起来,孤儿院的人还没有享受过。

高队长带走了人,他便可以将东西带走。

被子卷起之后,床下面花花绿绿的一大片。

这是钱?

这就是钱!

这和孤儿院买废品的毛票不一样,都是一百块一张的。足足有十几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钱。

这种兴奋的感觉,让他忘记自己是在做贼。

一捆有一百张,十几捆就是十几万。可以换五六百斤杂粮米,三十多个孤儿,每人定量一天八两,这是捐助者的承诺。

可很快,夜枫就高兴不起来。这些钱还包括三个月的房租,十万块的房租不见了。

他将被子用树枝掀开丢在地上,扯过一个枕头来,将钱全部塞了进去。

左手提着枕头,右手拿着树枝叮叮咚咚的往楼下走。

楼梯口,一个人影穿着睡衣,站在灯光下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两人只一个照面,夜枫吓得亡魂大冒。

他脑子里一片空白,诧异地看着中年人,“你没死?”

中年人吓得不轻,张开嘴巴用尽力气大喊一声,“抓贼啊,快来-----”

噗呲一声,树枝顺着中年人的嘴巴戳了进去。木棍戳进嘴里,直入喉管深处,中年人喉咙哽了一下。

夜枫连忙拔掉树枝,眼睁睁地看着中年人如同墙壁一样倒地。在地上一阵抽搐,嘴巴里的鲜血如同泉水一样汩汩往外冒。

地面上的血迹如蜿蜒的小溪流一样流淌,顺着楼梯向下蔓延。

蔓延地红色让他脑袋里嗡嗡着响,脸上的青筋暴突,脸上的毛孔冒着冷气。

凉风吹来,他打了一个冷战,跌跌撞撞地走了楼梯,木讷地打开房门。

“高队长去哪里了?”

夜枫沮丧地想哭,他回过头来看着地面上恐怖的一幕,脚步犹豫了一下重重地将门摔上。

他放弃了救人,这是第一次有人死在他手里。

木棍入喉,七点同出,扁桃体都摘掉了------

不可能活了。

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这纯属就是意外。以前摘蚊子的翅膀,现在摘了人家的扁桃体,这都是惯性动作。

“该死的,本来就该死!”

夜枫一边走一边安慰自己,他走得很慢,脚步如同灌铅了一样。

树枝还在他手中,他不敢扔,这是凶器。明天早上,高队长就会接到通知,四个人又要来出一次工。

这一次恐怕是在劫难逃了。

“高队长?”

夜枫突然想起了高队长可能回去了,他不由得加快了速度。顾不得夜里密集地脚步声,冲着孤儿院的方向飞奔而去。

他一边跑一边回头张望,看到那张胖脸从铁门处探出来的时候,用力将手里的枕头扔了出去。

哗啦啦的一声响,一沓钞票在夜风中四散飞舞。有的飘过墙头,有的掉落在公路边,花花绿绿的如同漫天飞花。

“兔---崽子---”

贾叔忍住没有大叫出来,笨拙的身体从铁栏杆里飞跃而出,伸出摘叶飞花一般的手。

夜枫头也不回,一口气跑出四五里路,失魂落魄地撞开了保洁公司大门。

他睁大双眼,径直推门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