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京城中最近有一家茶馆的茶特别火你们可知道?”王夫人饶有兴致的说道。

“知道,知道,好像是叫什么来蕴茶馆,据说这茶楼里的茶品,连皇宫里的都自愧不如呢。”肖夫人接话道。

“对啊,我前些日子路过那里,一整条街上全是在他们家茶馆门口排队的人。”王夫人感叹道。

“哦?我倒是没听说过,唉,这几日都忙着张罗着给我家那小子寻一门亲事呢。我家那小子太不让人省心了,这也不满意,那也不满意,非要娶那风尘女子。”

郑夫人叹了叹气,抿了口茶又继续说道“你们说说,哪有娶一个风尘女子为妻的呀?可是我也拗不过他,这小子这臭脾气,都是他爹给他惯的。”

“你家小子肯定是被迷了心智,过几日就好啦,不要太担心。”王夫人安慰道。

“还是王夫人好,女儿乖巧,让人省心。”

顾佳一听,郑夫人正为儿子的婚事发愁,就马上前去跟郑夫人搭话了。

“早就听闻贵公子文武双全,这风尘女子哪里能配得上贵公子呢?”

郑夫人见是顾佳过来说话,只是淡淡的随口应着,并不十分上心。

顾佳却没有发觉郑夫人的态度,而是一直在跟郑夫人搭话。

“早就听传闻说郑夫人年轻时曾是京城有名的美人,今日可算是见到了。”

“郑夫人的皮肤保养的可真好,看起来就像是我的姐姐一样。”

这位郑夫人是郑国公府的夫人,他说的不省心的儿子正是郑国公府的长子,顾佳的如意算盘郑夫人可是听的响亮。

郑夫人面子上不显,但心里还是很瞧不起庶女的出身的,以国公府的地位,嫡长子娶妻必然要是名门嫡女,一个名不经传的庶女,还是不要想了。

郑夫人对顾佳的话只是淡淡的点头和微笑以作回应,心里却是对顾佳的印象极差了,痴心妄想就算了,还是个不懂规矩的,当着自家主母的面巴结她

也就在此时,顾元溪过来郑夫人这边了,只见她对顾佳说:“四妹妹,薛姨娘好像有什么事找你,你快去看看吧。”

顾佳到自己母亲找自己后,只好离开,不过薛姨娘哪有在找她,这只不过是顾元溪过来解围的借口罢了。

顾元溪告退的时候对郑夫人笑了笑,郑夫人也是心领神会,刚刚顾元溪一直在相府夫人身边,不是突然来的。

顾佳可能没注意,但她是注意了的,所以刚刚只是她的一番说辞,就是看出来她的尴尬,所以才替她解了围。

好会看眼色的小姑娘,郑夫人对顾元溪的好感瞬间提升了不少。

今天的顾元溪是一身淡黄色的衣裙,打扮的也相对顾佳来说很素净,考虑到今天是大夫人的生辰宴,穿白色的不是很合适,所以特意换掉了平时最喜欢的颜色。

顾元溪与顾佳不同,她注重的是她的形象,她知道直接上去搭话不会让对方产生好感,反而会让对方对自己产生厌恶,但是立人设就不同了,会不着痕迹的让在场的人对她产生一种正面的形象。

从这点来看,顾元溪的段位就比顾佳高了不止一个层次。

她刚刚一直在相府夫人身边伺候着,虽然她也是庶女,但是当家主母也是她的长辈,按规矩来说她也要称一声嫡母,孝顺嫡母是一个庶女的本分,只是一般的庶女并不会这样做尽心。

陈茹就默默地看着她们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这些算盘打的再响亮,只要不侵犯到她的头上来,都和她没有关系。

她们为自己的婚姻大事打算并没有错,但是最终嫁到哪里去,还不是顾京一句话的事。

他们这些贵族之间的联姻,看重的是利益和价值,这些事情她早就看透了。

大夫人那里还在暗流涌动的时候,顾清月早已经偷偷溜出了丞相府,她同上次一样,穿了一件黑色斗篷,戴了一个黑色面纱就出去了。

上次因为来蕴茶馆的事情而耽误了正事,这次他一定要找到这块玉的来头。

顾清月来到一家当铺前,推门进入,店里的老板正趴在桌上打瞌睡,哪怕是顾清月进来,他也没有丝毫起来的意思。

顾清月走上前,咳了两声,又用食指轻轻敲击着桌面,这才叫醒了店老板。

店老板睡眼惺忪的起来,看着顾清月,揉了揉眼睛,然后说道:“这位客人,您有什么事吗?”

顾清月用伪装过后的沙哑声音说道:“我想请你帮我看这一块玉能够值多少?”

说罢,顾清月从袖中将早就取下来的玉拿了出来,然后递给了店老板。

店老板一看来了,生意马上就精神了起来,他接过玉,放在手中仔细的查看着,还时不时用手指敲击两下,或是摩挲几下。

片刻之后,只见他皱了皱眉头,说道:“这位客官,你的这一块儿玉,是我从来没见过的。玉身冰凉,即使久在掌心,温度也丝毫没有上升,仿佛不能传导温度一般。”

“我并不识得这块儿玉,所以无法为客官估价。”店老板摇了摇头说道。

顾清月有些失望,即使是经常兜售各种珍玩的当铺老板也不认得吗?

“无妨,多谢。”顾清月从店老板手中拿回了玉,然后走出了店门口。

顾清月出门之后,便沿着一个方向一直走,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让她找到线索的。

突然,她看到前方有一间店铺的名字非常奇怪,门口的牌匾上写着——森罗万象,店铺的大门敞开着,只不过里面却是漆黑一片,顾清月有些好奇,准备进去看看。

只不过当她一只脚踏进门内的时候,一片漆黑中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人影,前方的人影开口说道:“有事千金求,万象皆可有,这金钱虽是俗物,但也是这俗世间必不可少的,这位客人,想要进来,还请先支付千两白银。”

一千两,这怕不是在抢劫吧?寻常人可拿不出这笔钱。

顾清月默默地收回了踏入门内的一只脚,然后说道:“无意闯入,还请见谅。”

没钱,伤不起啊。

她走出门口,回头又看了一眼牌匾,森罗万象,她记住了,以后回来见识一下一千两的入门费有什么不同的。

当然,如果她有一千两的话。

不过,或许这个地方能够为她解答她手里这块玉的秘密。

可是要一千两银子的话,光凭她的那一点月奉是远远不够的。

有什么可以快速赚钱的方法呢?

顾清月一边走一边想,突然她看到前面好像排了很长的一个队伍。她定睛一看,发现队伍前面的牌匾上写着来蕴两个字。

是这家茶馆啊,但她记得她前几日来的时候,可不是这样子的,那时候这家店可是门可罗雀。

前面的路实在太堵了,她正准备绕路走的时候,突然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正在叫她。

“恩公!”

会这么叫她的大概只有店老板一个了吧。

店老板一路小跑着,向顾清月这边跑来,边跑边说着:“恩公,我可算找到你了!”

“嗯?你找我干什么?是我上次说的东西你有没听懂的地方吗?”顾清月有些疑惑道。

“不是的,不是的,我是想感谢恩公的。”

店老板喘了口气继续说道:“上次多亏了恩公交给我的方法,我按照恩公的方法,将新采的茶叶制作成茶之后,没想到味道醇香浓厚,回韵无穷。”

“我将此茶在茶馆售卖之后,一时间竟十分火爆,现在我的茶馆在京城中声名大噪,日进斗金,这都是托了恩公的福。”店老板感激的说道。

“如果没有恩公的指点,我的茶馆不可能有如此火爆的生意。”

“只是恩公上次走的太急,连姓名都没有来得及告诉我,我不知道在哪里才能找到恩公,只好每天都来这个路口,看看能不能碰到恩公。”

“所幸苍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我等到了恩公!”

顾清月不得不佩服店老板的毅力,居然一直在这里等着。

“我只是顺手帮了你而已,我讲的技巧,也都是经验之谈,实际操作的人还是你,所以跟我的关系并不大,你无需放在心上。”顾清月淡淡的说。

“不是的,如果没有恩公,我哪里会知道这些技巧呢?”店老板着急的说道。

“我想报答恩公,我愿意将茶馆盈利所得的银两的一半分成给恩公!还请恩公不要推辞。”

顾清月挑了下眉,不得不说,她现在正是缺钱的时候,这盈利来的太是时候了。

但是这份盈利,却不该是属于她的,那些制茶的技巧,都是华夏五千年来传承下来的,是华夏先人们心血的结晶,她不过是将这些技巧告诉了这个世界的人而已。

这些技巧并不是她的东西,这店老板待人真诚,她也不能拿着不心安理得的东西。

店老板见顾清月陷入了沉思,又接着补充道:“恩公若是不收下,我日后必是寝食难安,这茶馆开的也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