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顾盼寻佳人 > 该章节已被锁定

“很疼?”洛迦看着我,语气带笑。

“你不疼吗?”我抬头问他,目光却被那双深邃的眸子吸引了,洛迦此时的眼神,炙热又神情,让我忍不住沉沦、沉沦。

他用两根手指架起我的下巴,说,“如果不愿意,请告诉我。”然后低下头,深情地吻了下来,曾以为,这种场景只适合出现在电视剧里,没想到此情此景,亦是宜人。

湿热的唇舌碰触到我的嘴唇的时候,似乎有电流传过来。我浑身颤抖了一下,轻吟出声,他趁机进入。这是一个绵长而温柔的吻,令人忍不住沉溺其中。

仿佛过了很久,洛迦才舍得退出去,忍不住又碰了碰我的唇,笑出了声。

“璐璐,我等了二十年了。”洛迦淡淡道,我听完忍不住问:“什么?”

“没什么,照顾好自己。”洛迦笑着看我,薄薄的唇瓣异常红润,只看了一眼,我又脸红了,逃也似的下车离开。

家里菱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到我进来扭头看了我一眼,立刻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走过来。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果然这晚上最适合男娼女盗。”菱菱看着我的脸笑了,继续问,“你俩进展到哪一步了?说说嘛。”

我抬手摸了摸唇,问道:“这么明显吗?”

菱菱笑弯了腰,好半晌才抬头说:“阿瑾,你可真是块宝。”转头走了,留我一头雾水的去洗漱。

爷爷来的前一天,我和父亲收拾着新买的房子,这个小区挨着洛迦的小区。

“爸,你怎么会买这个地段,这么贵。”我一边打扫卫生,一边问道。这个二手房装修质量不错,我们就只换了家具,橱柜都留了下来。

“你妈康复了,还是要工作的。”父亲解释,虽然话语简短,我却听明白了,是上边有意让她留在Q大附院?还是爷爷有意让她留在我身边呢?

“那您呢?”我抬头看父亲。

“我看情况。”父亲说。

“爸,您要是需要回军区,我可以暂时辞职照顾我妈的。”我把这几天思考的结果说了出来,父亲毕竟是军人,作为军人家属这么多年,我明白我们普通百姓必要时刻是可以作出牺牲,成全他们保家卫国的。

“不用,我想自己照顾她。”父亲的话不多,感情却很浓,“错过了你的出生,我很遗憾,这次不想再离开了。”

我听完父亲的话,有点想哭。原来,这么多年过去了,父亲始终把当时没陪在母亲身边当作人生遗憾。原来,他对母亲的爱一点也不比母亲对他的爱少,所以才能在知道母亲病重的时候,这么不顾一切的回来。

“爸,谢谢你,一直爱着我们。”我努力收回眼里的水汽,看着父亲道。

他听到这句话,先是一愣,然后很浅的笑了下,说:“应该的。”

没有华丽的辞藻,他用最简单的方式,直接表达了他对我们的重视,用行动告诉我们,我们和祖国一样重要。

爷爷到的时候,我们已经把家里收拾得很妥帖了。

“什么情况了?”爷爷刚在沙发上坐下,就问道。

“稍微好转。”父亲回答。

“什么时候能康复。”爷爷又问。

“不知道。”父亲答。

“小洛呢?”爷爷转头问我。

我先是诧异,随后反应过来,洛迦是母亲的主治医生。

“他在医院上班呢,爷爷。”我回答。

“让他下班过来吃饭。”爷爷说着,吩咐景叔道,“小景,去买点菜,做顿饭。”

“收到。”景叔点头。

“我去吧,景叔休息一下。”我插话道。

“阿瑾,我去就行,你陪陪你爷爷。”景叔挥手离开了。

景叔离开后,父亲和爷爷坐在沙发都没说话。

“一会去看看小云。”爷爷开口。

“不让。”父亲回答,爷爷疑惑地看着父亲,似乎是等他做进一步解释,奈何过了好久也没等到下文。

“爷爷,医生说母亲感染的是传染性极强的病,不允许探望。”我解释。

“穿好隔离服不就可以。”爷爷看我。

“我问问。”我拿出手机给洛迦打电话,当我发现说服不了爷爷的时候,第一反应是找洛迦求助。

电话很快接通,里面传来洛迦略带沙哑和鼻音的声音:“喂。”

“你感冒了吗?”我问,语气不自觉地带着关切。

“嗯,最近流感比较多。”洛迦回答,似乎是揉了揉鼻子,声音稍微正常了一点。

“还在上班吗?”接收到父亲和爷爷双双投来的目光,我忍不住拿着手机向阳台走去,边走边问道。

“今天没去,在家呢。”大概是不舒服,洛迦的语速很慢。

“你在梁老师那里?”自从父亲搬出来后,他偶尔也会去自己的房子住,所以我不确定他的家是指哪个。

“没,怕传染给她。”洛迦答,我听着他困难的对话,最终也没有问出爷爷关心的问题。

挂了电话,我走回客厅对爷爷说:“爷爷,洛迦感冒了,挺严重的,没有去上班,我过去看看。等我回来,再告诉您什么时候去看妈妈。”

爷爷听完,点点头道:“去吧,买点吃的过去。”

“好。”说完拿起外套,换好鞋子,带上包出了门。

B市十二月的冬天,冷风迎面扑来,直往脖子里钻。我赶紧扯上羽绒服的帽子,拉紧围巾,向小区外的超市走去。

已经要到晚饭的时间了,不知洛迦那里有没有吃的。

把主食,蔬菜,肉蛋奶都清点好,才加快脚步向收银台走去。

门铃响了好一会儿,洛迦才打开门,看到是我没张口,立刻从门口柜子的抽屉里拿出口罩,戴好:“璐璐,你抵抗力低,先戴个口罩。”

洛迦先用消毒洗手液洗了手,才从我手里接过东西,肌肤相碰触的一刹那,我感受到了他灼热的体温。毫无疑问,洛迦在高烧。

“需要去医院吗?”我问。

“先吃药观察一下。”洛迦声音嘶哑,听得我揪心。

“你先回房间休息,我做好饭叫你起来吃饭。”我跟在他身后,看着他晃晃悠悠的把菜放到餐桌上,转过头来看着我。

洛迦眼神涣散地看着我,问:“你说什么?”

“你的耳朵怎么了?”我刻意放大了声音,发现他并没有异样,只是很认真的看着我。

“我每次感冒听觉都不好,过两天就恢复了,不用担心。”洛迦艰难的说着,我几次想打断他。从保温壶里倒了杯温水递给他,看着他小口喝了几口,放下杯子。

我拉起他的手,牵着他到卧室。拉开被子把他塞进去,高大的人很是顺从。却在起身的时候被他拉住了手:“璐璐,一直陪着我,好不好?”

弱弱的哀求用嘶哑的声音表达出来,带着颤动人心的效果。这一刻,我的内心柔软的像一团棉花,只希望能安抚他的情绪。于是我重重点了下头,握了握他的手,再把这双漂亮却发烫的手塞回杯子里。低头在他耳边说:“我去做饭,做好过来。”

告诉父亲和爷爷,洛迦生病有点严重,我今晚暂时过不去了。

没想到一向保守的爷爷,竟然和蔼地说,“照顾好小洛”,然后就挂了电话。

简单煮了青菜鸡蛋面,叫洛迦吃饭。他坐在餐桌前认真看着我,眼窝因为高烧有点凹陷,显得眼睛更深邃了。

“快吃饭吧,吃完饭把药吃了。”我笑着敲了敲他的碗,示意他把口罩摘了。然后坐到旁边座位上,跟他错开,低头去吃自己的面。

洛迦没说话,只是笑笑,缓慢的开始吃饭。

大概是嗓子发炎,他吞咽的异常艰难,但还是很认真的把大半碗面吃完了。

“还吃吗?”我问。他摇了摇头,我便没有强求。只是赶紧把自己的这碗吃完,然后收碗。

我把桌上的药递给他,准备好温水,洛迦把药吃了,便坐在沙发上不动了。

“去休息好不好?”说完又觉得不妥,刚吃完饭不能睡觉容易积食。

“睡了一天了,一会儿再睡吧。”洛迦说完,拿过手边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介于他声音嘶哑,我便没有主动开口说话。

洛迦似乎很专注地选节目,我感觉到手里手机的震动,低头打开看。

菱菱:怎么八点了还没回来?今晚在伯父那边睡吗?

我思索了片刻,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洛迦会同意我今晚在这边陪他吗?这个点他没说让我回去,是默许我留下的意思吗?

心中千回百转,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只能看着手机打发时间。

洛迦就这样静静看着电视,我时不时看一眼电视里的内容,大多是一些新闻,接着便又继续低头浏览手机网页了。

就这样坐了一个小时,洛迦始终专注地看电视,没有理我,我抬头看了他几次,猜不出口罩后面的表情,可能没表情吧。

“哥,九点了。”我拍了拍洛迦的胳膊,示意他看时间。

“休息吧。”洛迦起身,轻轻道。说着走到房间里,开始整理次卧的床铺。我这才发现,不知何时,洛迦已经把这个房子布置得如此温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