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海贼之合体时代 > 第010章 醉生梦死

黄金帝死死盯着这不久前还只有三千六百万贝里悬赏金的杀手组合之一,无法分辨出他说的究竟是真话还是假话,那位失踪的杀手兄长始终是他心头的一根刺,只要有他在,就算他宰了眼前的博比·范库,自己暗算所有登船者的事情也有可能立即暴露。到时候天龙人和那些大海贼一定不会饶过自己。

不过特索罗更加相信金钱的力量,他已经见过不知道多少因为金钱而反目的兄弟了。

“那么,我需要做些什么呢?”李钊问道,他知道钱不可能让自己白拿。

“暂时还不需要,你可以先放轻松,在这里好好玩几天,我的大德索罗号,可不是一两天就能领略它的全部风情的。”

“求之不得!”李钊猥琐的笑道。

******

之后的整整一周,李钊过得仿佛皇帝一般,整天流连在各种娱乐场所之间,过着无耻放荡的生活。

对于自己这个“最高干部”的身份,李钊之前还是有些低估了。那可不是到哪都不用花钱那么简单,而是走到哪里,都会获得国王一般的优待服侍。

泡澡的时候有人鱼族美少女奴隶擦背按摩,赌博的时候有美女荷官在线帮忙作弊,开赛车也能拿到特别改装的肌肉龟车,手一伸就会有价值千金的美酒递到手中,嘴巴一撅就会有人将点燃的雪茄塞进嘴巴......

李钊还在角斗场中注册了一个选手身份,每天都参加几场生死搏杀,对手则是那些在大德索罗号的赌场上输得倾家荡产,走投无路的海贼,或者是被卖到这里的战斗型奴隶。

李钊动用特权,将最好最强的奴隶角斗士都留给了自己。

在与这些角斗士生死搏杀的过程当中,进一步掌握三人合一的体术技巧。

真正的博比·范库听话乖巧,李钊这个便宜哥哥当然也要厚道,每当自己享受各种服务的时候,他都会唤醒博比沉睡的意识,有时甚至主动让出身体的操控权,比如在自己睡觉的时候让弟弟来暂时掌控这具身体尽情享乐。

这也让他有了一个新的外号,“无眠死神”。

而在角斗场战斗的时候,他则会唤醒体内的CP9女间谍卡莉法的意识。

李钊当然不会将身体的操控权交给她,而是让她以第三者的角度,通过共享的视觉触觉等五感来充分感受这具三人合一身体的强悍。

李钊虽然不能读取卡莉法的思维,但是在唤醒卡莉法的意识期间,却能感受到这个女人的情绪。

从最初发现自己被他人果实能力所陷害后的惘然、愤怒,转变为无尽地悔恨、自责、绝望,再到发现自己苦修十几年的“六式”,最近才掌握的“武装色”及“见闻色”霸气,在这个三人合一的新身体上,竟然发挥出了暴增十倍不止的恐怖威力。

尤其是自己无论下多少苦,耗费多少时间精力,强度都无法触及CP9其他几位成员背影的武装色霸气,此时竟是轻松超越长颈鹿人卡库和狼人加布拉,就是和号称CP9八百年来的最强者罗布·路奇相比也是不遑多让。

“这就是男性的身体吗?神明真是太偏心了,这种天赋就是我此生注定无法跨越的鸿沟吗?我为什么······要生而为女性?”卡莉法为此产生的绝望情绪,竟是还要超过发现自己身体被他人抢夺后的绝望。

对于卡莉法的心境变化,李钊全部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博比大人!特索罗大人叫您过去一趟!”

听到马仔黑衣人在角斗场边呼唤着自己,李钊不再戏耍对手,直接一记重拳将对面的巨人族奴隶战士打飞到场外,整个人镶嵌在墙壁当中。然后在周围观众近乎疯狂地呐喊喝彩当中关闭了卡莉法的意识。

接过助手递来的毛巾和外套,李钊象征性擦了擦微微湿润的额头,巨人族毕竟是海贼世界天赋最强大的战斗种族,方才的一战他还是花了一点力气。

“特索罗大人现在在哪里?”李钊一边穿西装外套一边问道。

“特索罗大人在黄金大酒店塔顶的会客室内,正在接待‘天夜叉’多弗朗明哥派来的特使。”

“天夜叉?多弗朗明哥?”

李钊动作一僵,他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和那位鼎鼎大名的人物有了交集。

从剧情中可以得知,拥有“七武海”、“德雷斯罗萨国王”、“曾经的天龙人”、地下世界中介人“Joke”、最大的武器黑市商人等多重身份的唐吉诃德·多弗朗明哥,其整体势力在海贼世界中也仅在天龙人、海贼四皇等寥寥无几的几个最顶级势力之下。

“线线果实”觉醒,并且拥有三色霸气,天赋卓绝的天夜叉本人,真实实力也基本达到皇副级别。

要不是遇到剧情杀,在位面之子草帽小子路飞手上败北,恐怕还能有不小的成长空间。

原剧情中,真正的杀手范库兄弟,合体后的凯利就是败在多弗朗明哥的线线果实之下。也难怪李钊会如此在意这位七武海天夜叉。

不过现在草帽海贼团还在全员闭关升级当中,多弗朗明哥仍旧是那位黑白两道通吃,叱咤风云的德雷斯罗萨国王。

来到会客厅内,李钊一眼就看到一位身着女仆装,嘴里叼着根香烟的黑发美女大咧咧坐在黄金帝特索罗的对面,在这美女身边,站着一个有着螺旋桨般奇特发型,身体上缠着粗锁链,穿着厚重长外套的大胖子。

这二人正是多弗朗明哥家族的战斗员,“武器果实”能力者baby-5,和“转转果实”能力者巴法罗。

“这位是我最新招揽的最高干部,‘杀手兄弟’博比·范库。”特索罗微笑着向二人介绍道:“博比先生可是......”

“好了,我对特索罗阁下手底下那些废......那些小卒子没什么兴趣。”

一脸冷酷的杀手女仆毫不客气地打断特索罗,满脸傲慢神情说道:“我来到这里就是为少主大人取回那件东西,对其他的人或东西都不感兴趣。”

Baby-5背后站着的巴法罗非但没有阻止自己伙伴的无礼行为,反而在旁边发出一阵怪笑,明显没有将面前的黄金帝大人放在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