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韩生传 > 第三十五章 论道下

韩生的淡紫色长袍,在众修士中并不醒目,但在有心人的专门查找下,却无所遁形。

厉心晴见正厅异动,便也跟出宫殿前方,因为之前见过,那淡紫色长裙的蒙面女子,所以对淡紫色长袍之人尤为敏感。

果然一眼便发现韩生所在,随后通过不同角度观察,确认是自己从小一起修行的韩生。之前探听到南宫族人的话语,说二人已有婚约,再联想到二人竟然穿情侣装?

醋坛子说翻就翻,便气鼓鼓地上前偷袭韩生的耳朵。

韩生在现代之时,只被父母扭过耳朵,此次还是第一次在异界被扭耳朵。

吃痛之下不由侧头耸肩弯腰,同时望向那玉手之人。

只见厉心晴神态凶巴巴的,一副母老虎的样子,玉手之上竟越发用力扭动。

这娘们可不是好人呐。

通过记忆,对证面前熟悉的面容,立刻反应过来。

不由苦笑求饶道:“额,心晴姐姐,吸,手下留情,快拧下来了,手下留情啊!”

厉心晴却不愿轻易放过韩生,对着他的耳朵狠声道:“你说过等我十八岁来娶我的,现在竟然和那什么晓倩有了婚约?你怎么解释!”

韩生堆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伸手抓住厉心晴的玉手,感受着入手出温暖柔软,轻声哀求道:“误会啊,心晴姐姐,你说的事我也是刚刚听你说才知道。”

厉心晴的玉手被韩生一抓,竟隐隐面红起来,不由得便松手收了回来,但面上仍旧不善,单手叉腰地问道:“误会?整个南宫家族都在传了,你跟我说是误会?”

韩生苦笑不得,心中苦不堪言:“我家天尊一出手,便收了对方老太君和全部金丹修士的性命,还要对方嫁给自己,卧槽!孽缘啊。”

韩生双手竟不自觉地,抓向厉心晴叉腰那只手,心中暗道:“我靠,这手感真好,软滑滑的。”面上求饶:“我的好姐姐,心晴姐姐,你听我狡辩。”“现在大战在即,心晴姐姐请暂且饶过韩生,此战过后,韩生任由心晴姐姐处置便是。”

厉心晴听得韩生的话语,又望到众人均都一副紧张异常的模样,现场气氛也越发凝重,只好暂时放过韩生。

但也面有忧色地说道:“面前形势略显不妙,不知天尊有何后手?”

韩生看过全书的,知道这韩老魔不是易与之辈,并且韩跑跑之名,早已响彻当年修仙界,见其现在还不跑,必定有心中有数。

便老神在在地说道:“天尊修为高绝,虽然破界下凡,修为有所压制,但又怎是几只啊猫啊狗,所能轻易欺辱?”

厉心晴自从亲眼见过天尊伉俪之后,便将其从“好色之徒”中划了名。相貌平平,能得道侣如此,夫复何求,偏心也理所当然了。

现在竟听见韩生将几方实力等同化神之人,比作啊猫啊狗,不禁给了韩生头顶一个爆栗,并说道:“臭小子,修为低下,却眼高于顶。”

韩生吃痛摸了摸头顶,仍硬气地说道:“不信咋们走着瞧。”

见厉心晴又要动手,韩生不由缩了缩身子......

二人身处边缘位置,又因修为低下,却并没引起太多人注意。

但偏偏身处后方的南宫晓倩,却将这一切都看在眼内,看他们的神情,嬉笑打闹,一副熟络异常的样子,再看见韩生竟抓着那女子的手腕。

心中不由怒道:“原来这臭小子早有婚约,哼!好色无耻之徒,想我嫁给你?做梦!”

正在众人胡思乱想之际。

面对眼前的气势逼人,南宫婉儿面带忧色地,轻声对身边人说道:“夫君......”

未等妻子说完,那相貌平平之人说道:“大不了动用些法力,缩短下凡的时间罢了。”

随后冷声喝道:“我还没去找你,竟自己送上门来,很好!”

言罢,一道惊天气势从场中爆发而出,犹如一柄琼天巨剑般直插云霄,搅得整个天光都混乱了起来,竟将前面三方气势都挡了下来。

此时厉正南等人的面上,除了震惊之色,竟隐隐还有兴奋之情。化神境的修士斗法,世所罕见,绝大部分的修士,修行一生都无缘一见。

现在就要再眼前开打,真是机缘难得,若能从中领悟些什么,以此为契机,令修为更近一步,也不是不可能之事。

此时南宫婉儿见事情避无可避,面上神色毫无变化,但口中默念数句。

当即便有南宫家的,筑基期修士离开现场,通知所有人开启护族大阵。

那血发之人狂笑出声,一边说道:“哈哈哈,听闻天尊论道,不过想来讨教一二罢了。”

听到这句说话,相貌平平之人眼神越发寒冷起来,气息一下暴涨强大起来,竟一下突破了化神初期,处于中期之中。

瞬间,从方圆数千里范围之内,四面八方,涌来无数大片大片气云,更有颜色艳丽的灵气,似是汇聚成实质一样,在韩天尊上方聚合翻滚,然后呈龙卷风状,不停灌入到韩天尊体内,蔚为奇观。

原来这韩天尊,不知如何施法,竟将方圆数千里地的天地元气,都尽量调集过来,

众人均都被气势所压,惊呼声四起,纷纷驾起遁光,远遁扩散。

韩生顺势一下抓起厉心晴的玉手,脚下紫云靴灵光浮现,便驾起遁光,在厉心晴面色通红之下,带着其飞到远处观看。

所有金丹期或以下的修士,都远远飞离开去,只有数名元婴境界的大修士还身处原地,但都修为运转,抵抗身旁之人散发的强烈威压。

众人回转头望来,眼中露出惊惧之色,这才发现这时宫殿上方一道屏障亮起,光芒耀目亮眼,原来南宫家的护族大阵已然开启。

厉心晴望着天尊身影,在其眼中不禁越发高大起来,那擎天的气势,令人越发惊惧,不由闪过一丝崇拜之色。

同时感觉被韩生抓着的手掌,缓缓传来韩生的体温,心中不由想到:“身旁之人,以后必定也能成长到如此境界,自己......”越想,面却是渐渐红润起来。

韩生则是一副早知如此的模样,感觉厉心晴传来异常,便向其打了个眼色,下巴扬了扬,一副:“呐,我没骗你吧”的神气模样。

南宫晓倩故意将头转向别处,不去看二人,却总是眼角余光扫到一些情形,不自觉地关注二人,见此情景不禁咬牙切齿起来。

未等众人恢复神色,韩天尊暴涨的修为并没有停止,继续上涨不停,已隐隐突破中期,处在后期的临界层次。

随着吸收的灵云越加浓厚,空中传来“咔嚓!”一声,韩天尊修为已停留在化神后期。

此时相貌平平之人,浑身灵光湛湛,眼中射到两道如有实质的金光,一闪而逝,面上神情似笑非笑。

见此情形,血发之人面色一下难看起来,隐露慌张之色的眼睛望向两边,沉吟不已。

右边本来安静无声的两副棺椁,棺盖在两色“锵锵!”中也一起掀飞起来,从中立起两人。

一男一女,皮肤红润饱满,行动自如,完全没有尸体的僵硬或灰败之感,与常人无异。

男人生的一副书生模样,有几分秀才之气。女子则婀娜多姿,娇媚不已。

但此时微一感应韩天尊修为,均都面露震惊之色,两相对望,眼中闪过惊惧之色。

左边干瘦老者,本来盘膝坐在万妖蟠之下,本来老神在在。但随着天尊有所动作,修为随之暴涨,干瘦老者面上也严肃起来。

随着天尊修为涨至化神后期,干瘦老者已不自觉站了起来,眼中露出犹豫之色。不一会却是面色一变,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拱手拜道:“晚辈万妖谷鳄不群,见过天尊。”

右边那对男女见此,也双双跪拜下来:“晚辈天都双煞,见过天尊。”

三方见韩天尊突然修为大涨,竟然一时进退不得,不知如何是好。

韩天尊则眼中精光显露,扫过三方,随后淡淡说道:“万妖谷,当年却是有几分情分,天都尸煞亦有香火之情。嗯,我也不为难你们,既然你们要为血鬼门出头,你们只要在合力之下接下我一招,之前的事情,包括我韩家之事,我都可以不再追究。如果你们敢跑,就别怪我天尊以大欺小了。”

说罢,单手捏诀,另一只手往空中虚托。

只见天空中所有汇聚而来的彩云,浮现出密密麻麻的五色光点,再次龙卷而下。附近天空中,天地元气所化五色之光更是遍布整今天空,一眼望不到尽头处。

随着韩天尊目中寒芒一闪,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以韩天尊为中心,四周形成一个灵光湛湛的圆形光幕,只见高空光幕略一模糊下,蓦然倒吊的冒出了一颗藤蔓状植物。

此物刚刚出现时”不过数寸大小,但片刻工夫狂涨至丈许之长了,并且藤条飞快弯曲,开花结果,凝结出一只翠绿欲滴的小葫芦。

就在这时,四周光幕中异芒一阵流转,幻化出无数朵青莲。

莲花同时绽放,并一颤的喷出一道道寸许长剑影,一闪之下,纷纷没入葫芦中不见。

葫芦表面蓦然浮现一道青色剑痕,奇淡无比,但马上大量五色光霞从光幕中浮现而出,并往下沿着藤蔓一卷”纷纷注入到了葫芦中。

刮痕一下变得清晰异常,并闪动起五色光芒来。

在众人都震惊异常,不知此乃何种大神通时,韩生却目露神光,据其所知,此乃《金元剑诀》中的一座剑阵“春黎剑阵”的杀手锏“元气之剑”。

这种大神通,必须大量天地元气的供给,才能依靠法诀施展出来,并且天地元气越足,则威力越大。

韩生刚思量完毕,只觉自身储物袋传来一阵异动,然后一道金光从中激射而出,连同从思面八方激射而来的道道金剑,一起没入那葫芦之中。

韩生心中一下明悟,那道道金剑,便是后世所重新炼制的金竹峰云剑,现在都被召集而来了。

如此一来,元气之剑顺利的凝结而成,并仍在不停的吸取外面的天地元气,以保证威能在飞快的增长。

血发之人与干瘦老者等人,感应到了剑阵外的天地元气浓厚,并亲眼目睹了空中发生的诡异一幕,心中也有些骇然了!

不过他们也借此短暂良机,纷纷施法将秘术准备完毕。

只见血发之人一口咬破舌尖,往血云中喷出有口鲜血。

其面色也一下变得苍白起来,然后双手捏诀,不顾口角残留血迹,默念法决。

血云吸收鲜血,从内里传来轰隆之声,一阵翻滚,一个巨大的血色天地法相缓步而出,迎风便涨,顶天立地般站在血发老者面前。

一边天都双煞,则是均都单手一拍其身边棺椁,棺盖自动飞来合上,整个棺椁树立起身,随后散发耀目黑光挡在身前。

干瘦老者则是口中法决默念数句,单手往万妖旗凝重一点指。

万妖旗旗风猎猎,妖气浓烈万分,瞬间涨大铺天盖地般挡在身前。

就在三方堪堪施法完成,此时传来天尊一句淡淡的声音:“斩!”

天空高处,葫芦一个倒转,口中光芒一阵流转下,一闪的喷出一口光剑。

此剑光一出现时,尺许长,五色灵光闪动不定!

方一离开葫口,迎风便涨,眨眼间横贯天地,五色灵光一凝,向着下面三方徐徐一落。

三方见此,脸色一下都煞白起来,均都暗叫一声:“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