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兰言之约 > 第13章 我知道你也不想(求推荐票)

奇《书》铺小说 qishupu,最快更新兰言之约 !

兰亭暄点了点头,感谢大家的关心和帮助。

乔娅美滋滋站在她身边,得意洋洋说:“我就知道暄姐会没事!”

“当然,谁说我会有事了?”兰亭暄知道乔娅是个合格的捧哏。

“有啊,她,他,还有他!”乔娅用手指着几个人,激动地一个个点名,“就这几个,刚才还热火朝天的讨论暄姐你是会判死刑还是判死缓呢!这几个是废死派,说你不会判死刑,但是活罪难逃,最少判三十年!也可能终身监禁!”

“这边几个是拥死派,说你恶意谋杀,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所以应该是死刑,立即执行!”

兰亭暄视线轻飘飘往那几个人身上瞥了一眼,扭头问身边的钱律师:“钱律师,这种造谣诽谤,请问一般是判几年?”

钱律师推推自己和兰亭暄同款的黑色方框眼镜,一本正经说:“根据《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公然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田馨也摆出一副出庭律师的架势,沉声说:“各位听好了,我的当事人兰亭暄女士是被警方请去协助调查。这件谋杀案,跟我的当事人一点关系都没有。如果谁还要继续造谣生事,我保证不仅告得你坐牢,还要告得你破产。”

对于中产阶级来说,破产可能比坐牢还要恐怖。

田馨这样一说,大厅里刚才被乔娅点名的“废死派”和“拥死派”立马跳起来澄清。

“亭暄,没有的事!我们就是开个玩笑!绝对没有说你的意思!”

“真的!就是开个玩笑!你也知道我这人嘴瓢!管不住自己!”

啪!

这人说着就抽了自己一耳光,以示慎重。

另外两个同事老老实实向兰亭暄赔礼道歉:“亭暄,对不起,我们以后再不乱说了。”

这些暗中揣测口无遮拦的人,一个巴掌数得清,比刚才关心她的人少多了。

可见舆论还是站在她这边的。

兰亭暄也是见好就收,她平静地说:“嗯,都是误会。”

但目光还是给了这些人难以言说的压力。

这几个人缩了缩脖子,恨死自己嘴瓢。

不过既然钱律师已经用刑法“震慑”过了,都是同事,她又不会离职,兰亭暄也不想用力过猛。

乔娅也有些后悔一时嘴快,这些事,她私底下跟兰亭暄说就好了,现在弄得跟大家撕破脸一样。

好在兰亭暄带了律师一起过来,还能转圜一下。

乔娅嘿嘿笑了两声,拉拉兰亭暄的衣袖,说:“既然事情都解决了,晚上一起出去吃饭吧,我请客!”

兰亭暄这三年从来不参加同事聚餐,但是因为今天的事,她打算破例一次。

她言简意赅:“我请客,下班后潇湘园见。”

乔娅高兴得不得了:“各位同事们啊!从来不参加聚餐的暄姐请吃饭!这好事儿可是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快快快!想去的举手!我去订包间!”

在乔娅的怂恿下,大厅里几乎所有金融分析部的同事都要参加聚餐,包括刚才那几个“废死派”和“拥死派”。

这几个人现在努力讨好兰亭暄,不想她心怀芥蒂,真的去提告就得不偿失了。

而别的人是真心为兰亭暄高兴,明白她确实是想请大家吃饭,说不定也是要破财祛晦气,吃顿饭可以帮她忙。

田馨笑了笑。

她不知道兰亭暄为什么一定要留在这个公司。

但是看她跟同事相处的样子,大多数人还是跟她处得不错,希望可以待下去。

她对钱律师使了个眼色,又往大厅里每个人脸上扫了一眼,才对兰亭暄郑重说:“既然都道歉了,那就先到此为止。如果再有人生事,直接给我打电话。”

她做出公事公办的样子,兰亭暄心领神会,亲自送她和钱律师离开公司大楼。

他们三个人出去之后,兰亭暄的主管李可笑才打电话给自己一个姓童的男下属,让他来自己的办公室一趟。

童壮壮来到李可笑的办公室,把刚才兰亭暄回来之后的表现一五一十说了一遍,说完还补充道:“李主管,兰亭暄说她晚上请客,就去园区里的潇湘园,那里的菜很不错呢!”

李可笑嘴角抽了抽,说:“你倒是心大的很,一个谋杀案嫌犯请吃饭,你也吃得下?”

“李主管,话可不能这么说!警方都说她没事了,您还说?刚才兰亭暄可带着律师过来的,您这样说,是诽谤,会坐牢的!”童壮壮是个性格又愣又直的男人。

如果他不是特别聪明,数学物理非常强大,做得一手好建模,像他这种情商为零的人,早八百年就被她踹出去了。

李可笑自己在建模方面比较薄弱,此时只能忍着怒气,沉声说:“警方说没事就没事了?你也太天真了!行,你先出去。等兰亭暄回来了,让她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

兰亭暄送了田馨和钱律师回到顶层大厅,就被李可笑叫去了她的办公室。

坐在李可笑面前,兰亭暄平静问:“李主管,请问有什么新的工作任务吗?”

李可笑手里转着一支笔,一脸为难地看着她,说:“亭暄,谢谢你啊。我知道你是个非常努力的员工,我也很庆幸能有你这样的下属。可是现在事情发生了,我知道你也不想。在这里继续做下去,你不开心,我也过意不去。你放心,只要你找到新的工作,我会给你特别好的推荐,绝对不会说任何有关这个谋杀案的事。”

兰亭暄适时露出诧异的神情:“李主管,可我没想找新工作啊。难道是你不想要我了?逼我辞职?”

李可笑被噎了一下。

她摆出标准的职业笑容,语气越发亲切:“亭暄你太见外了,这是怎么说?我怎么会不想要你这样的员工呢?又怎么会逼你辞职呢?你这三年,除了法定假日公司不开门的时候,一次年假都没休过。从来不计较加班,做的工作一直是尽善尽美,连阮总监都找不出什么错漏。要让你这样的优秀员工离开,我才是最舍不得啊……”

“您不用舍不得。我不会离职。”兰亭暄波澜不惊。

李可笑:“!!!”

不等李可笑继续说下去,兰亭暄已经收敛笑容,很难得地说了长句子:“再说了,同事们都相信我,为我仗义执言,我怎么能抛下这么好的同事,再去找别的工作呢?您说是吧?还有,警方对我说,是有人跟他们举报,说胡大志曾经纠缠过我,他们才把我列为第一嫌疑人。但是大家都知道,我跟投资部的胡总监,三个月来连一句话都没说过,哪里来的纠缠?”

李可笑瞳仁猛地一缩。

她脸上迅速露出夸张的神情:“是吗?谁会这么说呢?也太过份了!”

兰亭暄郑重其事:“是啊,谁会这么说呢?我只是个最底层的小职员,谁会冒着阻碍司法公正的威胁在警方面前做假证陷害我?”

李可笑一时拿不准兰亭暄到底知道多少,只得转移话题说:“这件事是挺有蹊跷的。不过好在你已经没事了,警方会找到凶手的,我们要相信警方。”

“嗯,我完全相信警方,不然我也不能平安回来了。”

“当然,当然。行了,你先回工位吧,快到年底了,工作很多,希望你能再接再励,好好为公司工作!”

在李可笑强作镇定的目光中,兰亭暄优雅起身,回了自己在走廊另一边大厅里的工位。

她一离开李可笑的办公室,李可笑脸色立即沉下来,一把抓起座机话筒,给总裁办的董若打了过去,低声说:“董秘,你不是说……有人要她走人吗?”

电话那头传来董若略带沙哑的嗓音:“是啊,她都成嫌犯了,难道公司还要留着她过年吗?不是要你跟人事部说直接开了她,怎么了?有问题吗?”

“……她回来了,屁事没有,刚才还威胁我。”李可笑抱怨道,“也不晓得是谁给她的勇气这样对她的上司。我觉得她对我一点尊重都没有!”

董若用手撑着头,皱眉想了想,才说:“怎么可能呢?根据公司的规定,她这种情况不管是不是定罪,都是需要马上开除的啊……人事部门那边在干嘛?不是已经开始走流程了吗?黄总监那边我不是让你打招呼?”

“董秘,我只是个主管,黄总监那个级别,怎么会听我打招呼啊?”李可笑小声抱怨,一边觑着眼睛盯着办公室门口,生怕有人在门口偷听,一边说:“我都跟人事部说了,流程也开始走了,可是你不知道兰亭暄多么嚣张,她直接带着律师回来了,宣称谁要诋毁她,她就告谁……”

“告?!难道她不是嫌犯?难道她不是被警方带走了?”董若也生气了,提高了声调,“我们哪里做错了?!再说流程既然已经开始……”

说着,董若心里一动,马上点开系统里面的人事管理板块看了一下,发现兰亭暄的解雇流程果然已经终止了,顿时脸色有些不好看。

------题外话------

发现推荐票还是需要天天提醒啊o(* ̄▽ ̄*)o,不然就忘了投。亲们记住咯,推荐票是免费的,每天都有,所以每天投一次,一定要投全票哦!

感谢亲们的月票,再次感叹一一下,新书居然就能投月票了。萌新作者两年没来点娘,真的不认识路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