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挪动之后,许巧巧成功脱险。

劫后重生的感觉真好,许巧巧一把抱住了夏朝阳的腰腹,一点一点收紧力气,谢谢你没有把我抛弃在这个漆黑的皇陵里面,谢谢你肯回来拯救我,谢谢你让我从穿越以来,第一次感受到纯粹的温暖。

软香在怀,夏朝阳能够感受到假太后这一刻对他的依赖。

“好了,抱够了没,再抱我可就要继续加大安全带你出去的筹码了。”

许巧巧松开夏朝阳的腰,垫脚向上,她自愿加大筹码,无偿。

然而她错估了两人的身高,漆黑一片之间,她没有亲到该亲的地方,反而顶到了夏朝阳的鼻子。

夏朝阳痛哼了一声,“可不能这么恩将仇报啊,我的太后娘娘。”

许巧巧顿时尴尬不已,还好足够黑,就算她的脸红到滴血也看不出来。

“那个,看样子我带来的图纸真的有问题,下面的路怎么走?”

“摸索前进吧,这里距离先帝寝陵的地方还是太近了,贼人很容易找到我们。”

明确了皇陵的图纸不可用之后,许巧巧和夏朝阳两人走的更加小心,毕竟没有人知道前面到底有没有机关,有什么样子的机关,更何况还有人在搜寻他们准备痛下杀手。

可能是许巧巧想见识皇陵机关的话得到了上天的聆听,不过几个路口,两人先后遭遇了剑雨,跑过了地陷,狼狈不堪,夏朝阳更是为了保护许巧巧这个武力值为零,体力值几乎清零的太后,身上鲜血淋淋。

“柳意,咱们先坐下歇一歇,我给你的伤口简单包扎下,再这么下去,不等机关杀死我们,贼人砍死我们,你得先一步流血而亡了。”

许巧巧一把将夏朝阳拉住,这是一个三岔路口,墙壁上镶嵌的夜明珠发出了幽暗的光芒,这里或许不够安全,但是光明和三条可以用来逃生的路,让两人选择在这里暂歇。

看着夏朝阳手臂和肩膀上狰狞的伤口,许巧巧抖着手用里衣柔软的布料给夏朝阳做了简要的包扎,不求其他,能实现暂时的压迫止血就好,她记得自己在驾校学习的时候,老师说过,最重要的就是止血!

看着夏朝阳眉头紧皱,透露着苍白的脸色,许巧巧轻轻抱住这个男人的身体,将头埋进他的怀里。

“柳意,你是不是觉得亏大了,为了那么两个不值钱的吻,你受了这么多的伤。现如今,你就是想抛下我自己逃出皇陵都没有办法了,都是我的错,明明知道很多人想要我的命,却出了这么个馊主意,还轻信了那张皇陵地图。要不,要不趁着咱们都还没死,我再付点报酬吧。”

轻轻环抱住怀中哭泣的许巧巧,夏朝阳觉得心里暖融融的,好像上一个会为了他受伤而哭泣的女人是他母妃,可惜母妃如今早已经仙去了。

“哭什么,我还没死呢,这点伤要不了我的命,不过是看着狰狞了些,只要及时治疗,不会有什么问题,而且我还有密药,回头涂上了连疤痕都不会留下。不过,如果你想多付点报酬我是很乐意的,可惜我现在有心无力啊!”

这种时候还不忘了皮一下。

“可是我们怎么出去,图纸是假的,这一路好多标注着安全的道路都有机关。要是活着能出去,我一定会付很多报酬,你想怎样都可以。”

不是你挟恩图报让我以身相许,而是我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

“那你这个报酬大约是真的要付了。静下心来,你有没有感觉到风的吹拂?”

“你是说你喘出来的气吗?”

“.…..不是,是空气流动的风。有风就代表我们离出口近了,但是看地图,这个出口大概率不是你进来的那个,而是那些贼人进来的那个。”

许巧巧瞬间眼睛亮了起来,连忙将藏在袖子里面的糕点塞给夏朝阳。

“你快吃点,补充补充体力。我们运气真好,这一路弄响了那么多机关,那些贼人居然都没有找到我们。”丝毫话音刚落,两条长廊的尽头各自出现了一个贼人,唯一没有贼人的路是他们刚刚过来的那条。

“大概可能咱俩运气到头了吧!不过,机关也不能这么偏心啊,凭什么这两个人毫发无损?怎们不能一个万箭穿心,一个泰山压顶?”

夏朝阳将许巧巧塞给他的糕点一口吞了进去,他几乎要怀疑自己今天要死在这个皇陵里面了,这假太后的嘴八成是开过光,说没见过机关,就能马上自己踩到,一念叨贼人,贼人就立刻出现,有这力气在这骂人,都不如省点力气跟他跑。

还好伤的不是腿,夏朝阳忍着疼痛,在许巧巧的搀扶下,准备继续逃跑,而两个贼人已经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直奔而来。

然后,一个贼人被剑雨射成了刺猬,另一个贼人被从天而降的巨石压成了肉饼。

许巧巧和夏朝阳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过了好一会儿,许巧巧才喃喃道:“原来这两条长廊都有机关啊?还好我们还没走。”

夏朝阳却倒抽了一口气,这说是巧合谁信啊?这女人是个假太后真巫婆吧!

“我曾听闻南方有一种族,名唤巫族,族内有各种灵术,你,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吗?”

许巧巧愣愣的将眼神移到夏朝阳身上。

“你是想拐着弯骂我巫婆吗?”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天上掉馅饼。”

过了一会儿,许巧巧摊摊手,“没有馅饼,所以真的只是巧合。”

“要不你试着再诅咒一下子其他贼人?”

许巧巧翻了个白眼,居然还不死心。

“诅咒所有进入皇陵的意图谋杀我的贼人都会触碰到各种机关而死亡……我居然会跟着你犯傻,怎么可能会实现?”

“咳,说不好!毕竟还有一个词叫乌鸦嘴!此地不易久留,刚刚的声响只怕能引来其他贼人,我们继续走吧。风从那条万箭齐发的通道传来,我们顺着这条路走,应该就能出去了。”

两人相互搀扶着向前走去,眼前的路开始变得狭窄而陡峭,但是风却越来越大,直到看到刺眼的白光。

此刻天色尚明,眼前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以及整整齐齐的十来个蒙面大汉。

“原来他们不只会在皇陵内去正门的路上堵我,还会在这种小门一侧下更大的人手来堵我。”

许巧巧勉强的吞咽了下口水,早知道还是要死,还不如多在皇陵内苟活一会儿呢。

蒙面大汉似乎诧异太后身边会有其他人在,不过,不重要,上面的命令是一定要将太后的命留在皇陵里面,领头之人打了个手势,十余人举刀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