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裂天空骑 > 第28节-有效指令

奇《书》铺小说 qishupu,最快更新裂天空骑 !

沈菲想了想,说道:“附近村子的村民在一条干枯河床里发现的,满满一铁皮箱的书,这本只是其中之一。”

全不锈钢的铁皮箱密封极好,不知道沉在河床里多少年,里面的书籍依旧完好无损,甚至连一丝潮气都没有。

陈非接过书,在翻了几页后,就被里面的内容吸引住了。

“咦?A盘,B盘,盘符几乎一模一样,确实很像这个DOS系统呢,而且还是英文指令。”

这个DOS让他莫名的不明觉厉。

“越来越有趣了呢,你先慢慢看,我去准备午饭。”

看到自己收藏的书很有可能帮到陈非,沈菲老师也十分高兴,拍了拍手,推门而出。

这所学校里面绝大多数学生的午餐都是自带,并不需要她操心,多准备陈非一个人的,并不麻烦。

“这些指令……”

陈非越来越觉得这位小学老师的猜测很有可能是对的。

但是这些指令该怎么用?

比如说,消除满眼的刷屏字幕,应该用到“cls”这个指令,应该怎么输入进去呢?

他的这个念头刚刚升起,眼前的一行行重复字幕猛然往上一跳,又出现了新的字符。

“……发现新硬件,加载驱动,安装成功,可以使用。”

“A:>\cls”

啊嘞,这就上去了!!!

陈非目瞪口呆,居然还带语音输入的,那么为什么还有未发现输入/输出设备,难道非得插入键盘和触控板?这也够原始的。

一看这本书的出版时间,咦惹,半个世纪前的老古董,真心是够了。

可是接下来该怎么办?

回车在哪里?或者说是确定键。

刚想到这个,占据了不小视界的重复字幕“非法操作或错误指令”眨眼间烟消云散,只剩下左上角还留有一小段字符“A:>\_”,最后面的小横杠在一闪一闪。

整个世界毫无征兆的豁然开朗,仿佛一下子就清静了。

困扰了陈非好长一段时间的“刷屏字幕”全数消失,就像回到了“幻视”症状的最初时候。

尽管还有“A:>\_”这点儿漏网之鱼,不过却已经无足大碍,甚至忽略不计。

原来,“cls”指令是有效的。

这让陈非喜出望外,他紧紧的抓住手上这本《DOS入门》,尽管页数并不多,但很有可能是解决“幻视”的良方。

然而下一秒。

“非法操作或错误指令

非法操作或错误指令

非法操作或错误指令

非法操作或错误指令

……”

眼前又开始一行行的往下蹦。

陈非脸上的笑容登时僵硬在那里。

还来……

心情才好了没几秒钟,再次刷屏。

(# ̄~ ̄#)尼玛真心想骂人。

祭出“cls”指令,然后在心里想着“回车”,也许是“确定”,反正没差了。

如法炮制的操作让眼前又一次清爽起来,让陈非松了一口气,这个指令并不是一次性的,还可以重复使用,而且非常有效。

哪怕不能彻底消除依然在不断跳出的“非法操作或错误指令”,至少也给了他随时清理视野的方法,不需要强迫自已进入忘我的全神贯注状态,依靠潜意识来选择性忽略。

他猜测自已之前看到的“刷屏字幕”其实并不是静态的,或许是因为每一行都是一模一样的字符,才会给人以一种静止不动的错觉。

古老的DOS系统当然不只有“cls”指令,还有其他的操作指令。

陈非手上的这本《DOS入门》自然记载了全部指令的介绍和使用方法。

他再次尝试操作。

“A:>\B:”

“A”代表盘符,既有可能是物理驱动器,也有可能是存储分区。

通常有A就有B,有B就有C,有C就有D……在个人电脑里面,往往拥有不止一个物理存储器,也不止一个存储分区,这还没有算上那些隐藏分区。

回车!

“非法操作或错误指令”

看来没有B盘符,目前困扰陈非的只有一个盘符分区。

根据个人电脑的发展史,A盘符与B盘符最初都是软盘驱动器的保留盘符,如今软驱与软盘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行业博物馆里面还有几件展示的样品,再也不会有人使用这种古老的存储器。

但是根据传统,A盘与B盘被后续的各种系统默认保留了下来,存储分区往往先从C盘开始,自动跳过了最开始的A和B。

“B:”失败,出现错误提示,意味着除了“A:>\”以外,就没有第二个分区。

那么这个A盘符里面究竟有什么?

陈非原本也没抱什么希望,反正有枣没枣,先打一杆子再说。

他在《DOS入门》里面找到了一个指令,可以查看当前目录下的内容,而“A:>\”正好是根目录,或许还能了解到这个分区的容量。

“di……”

在一堆“非法操作或错误指令”提示中,陈非还没来得及输入完整,就听到沈菲的声音在屋外响起。

“陈非,中饭好了,洗完手就出来。”

中饭?!

陈非低下头看了看左手腕上的健康手环,已经是当地时间中午十二点整,时间真是过的飞快,自已竟不知不觉看了快两个小时的书。

这是一只全新的健康手环,原来那只陪伴了陈非十年之久的健康手环在与金系巨龙的战斗中不知去向,他在国际医疗舰上又买了一只最新款的,由天启防务集团公费报销。

小心翼翼的把翻了十几页的《DOS入门》放在屋子里的钢木书桌上,他这才大声回应道:“来了,我马上就来!”

刚推门而出,一阵食物的香味扑面而来。

门外不远处,一张露天的长方桌上摆了几盘食物,烤肉,菜汤,馕饼和小面包,还有几碟小菜,简单而丰盛。

还有六个小鬼与沈菲正围坐在桌旁,等着一起开饭。

“哇哦,看起来真的很不错。”

陈非有些惊讶,这位女老师居然能够弄出这么一大桌。

“来这边坐!”

沈菲指着自已身旁的空位,冲着陈非招招手。

待他坐下后,这才继续说道:“我这里有冰柜,容量很大,可以存放很多半成品,还有一个大烤炉,什么都能烤,尝尝我自已做的腌菜,萝卜干,泡菜,还有炒酸菜。”

“真是不得了!”

陈非毫不吝啬的竖起了大拇指。

围着桌子的学生们立刻七嘴八舌的夸奖起了自已的老师,说得沈老师两颊红扑扑的。

“沈老师是最棒的。”

“我妈妈做的菜都没有沈老师做的好吃。”

“我能把盘子都舔干净,每一次都这样。”

“我这辈子就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菜,沈老师,等我长大了,我一定会娶你当大老婆。”

“不对,沈老师这么漂亮,一定是我的大老婆。”

“我呸,你不看看自已长什么样,豆芽菜同学!”

说着说着,两个小屁孩儿就要当场厮打起来,这都是些神马虎狼之词啊!

山里的帕坦孩子成熟早,懂事也早,民风又彪悍,一个个就跟小大人似的,肆无忌惮的开始畅想未来。

“停停停,你们几个,不许胡说八道。”

沈菲的语气稍稍一重,这些孩子们立刻如同鹌鹑般老实起来。

陈非笑着直摇头,说道:“居然还有大老婆,你们长大了能娶几个老婆?”

“四个!”

一个大男孩立刻举起了手,随即又弯起了一根手指,只剩下四根竖着的手指。

其他的孩子一阵嘻嘻哈哈,其中有人喊道:“木孜克明年就要结婚了,他已经十五岁了,他家已经给南边的村子和西边的村子各送了两只羊,定了两家姑娘。”

还有人补充道:“我知道,我知道,南边村子的姑娘叫阿姆,是我小姑家的外甥女,脸蛋像苹果一样。”

又是一阵笑声,笑得举手的那个大男孩满脸涨红,却依旧站得笔直,甚至还有些骄傲和期待。

-

------题外话------

周六与周日单更,洗衣服做饭打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