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看着陈阳和中年男人唠完嗑后。

便将车轱辘从他身上移开,开着车跟在坦克后面向远方行驶,似乎全然忘记他的存在。

“呼……”

“这陈阳也太不是人了……”

“幸好我命硬。”

老人强行安抚自己。

刚要起身离开。

一颗巧克力制作的炮弹。

急速飞射,最后在他脚底下炸裂开来。

“啊啊啊!”

“陈阳,你不是人!”

……

陈阳一路跟着中年男人行驶到燕京城郊的军营。

军营后身空地上是新修建出来的陵园。

那些墓碑上没有刻下任何人的名字,但是已经死去的英雄,他们的骨灰长眠在这里。

“上次执行任务的时候。”

“侯二狗就殉职了……”

“上面领导特批出来一块地。”

“用来让这些因公殉职的英雄们……能安详的好好在这里休息……我们不敢给墓碑上刻下名字。”

“怕那些鬼,把他们的骨灰偷走或者给毁掉……”

中年男人走到一个墓碑前。

他记着每一个人的名字,也记着每一个人埋葬的位置:“这就是二狗的墓,你有啥想说的就说吧……”

陈阳眼睁睁看着墓碑。

喉咙一阵哽咽,一句完整的话说不出来。

他脑海里不停闪过那个朝气蓬勃的少年说自己以后长大要保家卫国的身影。

“我……”

陈阳低下头。

用只能他一个人能听到的语气呢喃:“我来晚了……”

“我来晚了……”

“你咋就不听我话呢?”

“有危险就往后退一退。”

“我还记着当时你跟我说,你退了,还需要别人上,别人的命就不是命了?”

“现在好了……命没了……”

陈阳觉得自己胸口堵得慌。

他颤颤巍巍的问道:“老领导,有酒吗?”

“你……唉!我去给你拿……”

中年男人转身离开。

陈阳盘腿坐在墓碑前,用手轻轻抚摸墓碑:“哥还活着呢,哥怎么能让你的墓碑连个名字都没有呢?”

“你就放心走吧……”

“你的愿望,哥会帮你完成的。”

“你可不能小看你哥,你哥现在很厉害的,一般小鬼都不够我一个嘴巴子扇的。”

……

陈阳絮絮叨叨说了很多话。

然后他起身,回到大金杯旁边。

打开后备箱和棺材盖,从中取出一把小锤子和凿子。

中年男人拿着一瓶牛栏山二锅头和关于墓碑的详细资料,在陵园中等待陈阳回来。

等陈阳带着锤子和凿子回来。

他把酒递到陈阳手中:“少喝点,我回去睡觉了。”

“去吧,老领导你要多注意休息。”

陈阳拧开瓶盖,一口气喝下半瓶白酒。

小脸通红的把资料打开。

按照顺序,一个墓碑接着一个墓碑的。

亲手用锤子和凿子。

为这些英雄,刻下他们的名字。

“韩友德,三十四岁。”

“齐心,二十五岁。”

“陈望,四十一岁。”

……

一瓶白酒。

一半墓碑。

醉意涌上心头。

陈阳越刻,情绪越不痛快。

他把手机角度摆放好。

开始拍摄关于他的第四条视频。

“侯二狗,二十五岁……”

“曹思雨,十八岁……”

……

陵园所有墓碑有了名字。

陈阳酣睡在陵园门口。

做了一个不算清静的梦。

……

灵异复苏有些时日。

再加上陈阳的突然出现。

微薄热搜这几天内大多数是他的新闻。

《七旬老人警局自首,只因害怕以后讹人被车碾死》

《陈阳讲鬼》

《陈阳到底是人类救星,还是极端主义****?》

《论陈阳背景和三辆坦克》

《陈阳的谎话,厉鬼能与人类和平共处》

《岛国灭国》

《呼吁社会,与厉鬼和谐友善的相处!》

《CCN相关报道,Chi

ese devil起源于华夏,华夏理应为岛国的灭国,承担相应责任!》

全民讨论。

夸赞声一片的同时骂声也是一片。

当所有人等待陈阳直播,为这些声音解释事情真相的时候,陈阳却迟迟没有直播。

而是更新出第四条视频。

王小明躺在床上,点开第四条视频:“不知道陈老师今天会带来什么样的抓鬼小科普。”

视频画面当中。

先展露在眼前的是。

陈阳那张红到发紫的脸。

他放好手机,转过身,摇摇晃晃的向不远处走去。

“陈老师这是喝多了?”

王小明有些不解。

“铛!”

“铛!”

“铛!”

……

手机传出打铁的声音。

陈阳背对着手机镜头。

一时间,王小明搞不懂陈阳在干什么。

可是。

“侯二狗,二十五岁!”

当陈阳停下动作。

往后退半步,深深鞠一躬。

并喊出名字和年龄的时候。

镜头中可以拍下,那墓碑上被陈阳用锤子和凿子刻下姓名。

“这是……”

王小明眉头紧锁。

他原本想要快进。

看到这儿,忍住了。

随后的视频画面中。

陈阳重复着这一套动作。

每刻好一个人的姓名,便加上他的年龄一起念出来。

仿佛将一条条鲜活却早已化成骨灰的生命。

展现在世人面前。

“陈老师……”

王小明不知为何,眼泪抑制不住的往外流。

等到所有墓碑都拥有名字。

陈阳醉倒在地面,酣睡过去。

紧接着,画面一黑。

半秒过后。

浮现出四行白字。

【我不知道他们生在哪里。】

【但我知道他们睡在何方。】

【我不知道他们为谁而生。】

【但我知道他们为我而死。】

视频结束。

王小明半晌无言。

斗音这一条视频被无数人刷到。

他们同王小明一样。

看完后沉默。

视频内容不言而喻。

很快,这条名为《但我知道他们为我而死》的视频冲到微薄热搜第一。

让更多人可以看到。

也让更多人的明白。

已经有人在黑夜瞧瞧来临时,便用肉身当做他们的屏障,最后永世长眠在地底。

而这陵园的墓碑,也只是冰山一角。

……

陈阳点燃一根烟。

和中年男人坐在办公室当中:“老领导,咱们现在就出发去燕京电影学院看看吧。”

“你有把握吗?”

陈阳点点头。

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和一根笔:“鬼的存在是多种多样的……而有一种鬼相对很特殊。”

“他们被我称作为笔仙。”

陈阳在纸张上写了很多字:“他们的能力是可以帮人类完成愿望……而人类需要付出的代价是需要帮他们完成一个愿望……”

“也就是说,他们的愿望就是让这几个人去死。”

“然后,这几个人就跳楼自杀了。”

“但是尸体走回学校的原因。”

“是因为召唤笔仙的方式,不能是人和人。”

“是需要人和尸体,或者是人和鬼。”

“也就是说,这个笔仙很可能早就在燕京电影学院传播开了……第一个玩笔仙的人,是跟鬼玩的。”

“第一个玩笔仙的人,悄无声息的死了。”

“剩下的人,就是跟这个死人,玩的笔仙。”

“而那个鬼,成为了真正的笔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