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重燃2001 > 第300章 结婚的标准

奇《书》铺小说 qishupu,最快更新重燃2001 !

严东明哈哈大笑起来,“具体的,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这是国家纪律系统直接管理的案件。

这是一个窝案,整个事情的详细情况,也许过个一年半载你就明白了。

我只能说事情很大,大的超过你的想象,捂盖子都捂不住。

里面牵扯非常深,不仅仅是我们锦城,至少涉及了好几个省份,起初是从鹏城那边传过来的。

你严伯伯我,也是托了这个事情的福,才能去中枢学校学习的。”

原来如此!

吴楚之的心狂跳了起来。

鹏城传过来的?

莫不是那账本搞出来的事?

不过霎时间他就不纠结这因果关系了,因为他突然意识到,有件事,特喵的比这八卦更香。

霎时间他的心脏都漏跳了两拍。

邓红没办法要世纪城那块地,这意思是……

环球中心那块地这时也是空的!

两块地是斜对门,中间只隔了一条绕城高速,周围全是公园。

邓红当年拿这块地也就是前后脚的事。

他的呼吸急促了起来,借着埋头看地图的模样,掩饰着内心的激动。

一个软件,一个硬件?

让果核大楼取代环球中心,成为锦城的新地标?

人活一世,到了他这个份上,钱财已然唾手可及,显得不太重要了,接下来的所图的无非就是青史留名。

也许历史书上留不下,但是地方志还是可以努努力的。

这样的冲动越来越强烈,让吴楚之的身子都开始颤抖起来。

借着喝茶动作的掩饰,他努力的平复好心情,面上不露声色,“严伯伯,那我要这两块地,您帮我掌掌眼。

北侧的我准备发展硬件和总部,南侧的是软件和职工居住区。”

严东明看了看他指的位置,沉吟了起来,半响抬起了头,“小吴,你胃口有点大哦,北侧1300亩,南侧1500亩。”

吴楚之坐直了身体,“我是这样考虑的,北侧紧邻高新孵化园,果核和华科院的硬件团队进入后,可以带动高新孵化园的快速成型。

而南侧是天府软件园,果核和华唯的进驻也可以集聚大批的中小企业,这对锦城的发展也是好事。”

严东明嘶了一声,“可是你根本用不完这么多地啊。”

吴楚之笑了起来,“严伯伯,你只看到了5年的果核,没看到10年、20年的果核。

电子产业其实是一个强者为王,赢家通吃的行业,只要我发展起来了,果核会越来越大的。”

严东明摇了摇头,“未来的事情,谁说的清楚?锦城管理机构不可能听你的一面之词,画个饼就这样把地给你。”

吴楚之也明白这个道理,但作为重生者,未来20年的经验才是最大的武器,这种事情其实很好解决。

“严伯伯,我们可以换个模式来进行,果核和锦城签订协议,锦城先把地块预留起来,名义上属于果核。

然后锦城可以设置各项指标,比如类似果核的年收入、对地方税收的贡献这样的硬指标,逐年的分批次向果核释放土地。

如果果核达不到要求,则立刻收回土地,进行外迁,这些都是可以写进协议里的。

说句很现实的话,如果将来果核发展的很好,规模上去了,如果因为地块不匹配,锦城又怎么留得住果核呢?”

这句话实质上有点**裸的威胁了,但吴楚之此时具备说这样话的实力。

“果核成立仅仅才三个月”,这句话正反两面理解都可以。

严东明清楚吴楚之话里面的意思,其实仅仅是现在果核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足以支撑锦城给出相当优厚的条件了。

何况,吴楚之还承诺会加大投入和引进华唯的部分研发。

严东明笑了起来,这样的吴楚之,自己也放心把严恒交到他手里。

该争的必须争,哪怕撕破脸都得争。

“小吴,我相信大家还是希望看到,我们锦城自己诞生出一家明星企业的。

你是锦城人,锦城管理机构对本土企业的扶持力度还是很高的,这点儿你得明白。

放心吧,政策肯定会有的!”

吴楚之嘿嘿直笑,“那是,兴希望集团就是最好的例子。”

呵……谈乡梓情是吧,给地!

当年锦城给了兴希望多少扶持,他就不说了,特定条件下的产物他也不指望有那待遇,不过至少地还是要给吧。

严东明笑着摇了摇头,知道面前这孩子不好忽悠了,“我明天在会上,会尽量的把情况给同志们反应反应。”

吴楚之知道,有这句话其实也就够了,没见到文件前,什么也别信。

“不过拿地的条件,我们得谈好了。”严东明点燃了烟,缓缓的说着。

“严伯伯,我说过一期果核需要400亩的工业用地、200亩的商业用地和800亩的住宅用地,对于地价,我的诉求并不高,按照对等规模招商引资的政策走就行。”

严东明想一茶杯给他呼过去,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他不怒反笑,“你小子拿了锦城未来规划里最菁华的地块,然后要求按照招商引资的政策走,哪有这种好事?

按照招商引资政策是吧,可以啊,那边的地随便选!”

吴楚之顺着严东明的手指望去,豁!都要到隔壁银堂县边上去了!

他也知道自己的说有点过份,“要不,严伯伯您帮我想想什么条件合适?”

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天经地义的事情,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严东明沉思片刻,“考虑到你公司的实际情况,我们按照鹏城的模式来,用投资强度来约束。

鹏城那边最近的要求是工业区每亩投资强度要达到80万,我们和鹏城在地价上面相差悬殊。

但是你要的两块地是锦城可以说是未来几十年的最中心地块,那么我们要求每亩投资强度80万,达到后每亩地价1元,不过分吧?”

吴楚之愣住了,随即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严东明,“每亩80万的投资强度,400亩地,我的投资规模要达到3.2亿。

来来来,严伯伯,您告诉我现在什么厂房这么值钱?”

这要求着实有点过份了。

现在可是2001年,钢筋混泥土结构的房子,在锦城,建筑成本不过550元一平米,也就是36.63万一亩。

放在其他企业,80万是有可能的,毕竟很多大型设备造价也不低。

可吴楚之这种目前硬件板块只是组装型电子产业,对固定资产的投资却并不是那么大。

何况很多配套只需要钢结构厂房,造价还得便宜20%。

80万一亩,未必吴楚之厂房按照五星级标准修?

听明白吴楚之的话后,严东明苦笑了一声,自己也是想当然了,他思索了一会儿,

“那允许你科研经费来抵充投资强度,但是必须每亩提高到120万,不然他们也交代不过去。”

吴楚之在纸上快速的计算着。

嗯……差不多,刚够。

不过脸上还是露出为难的神色,抬起头来,“几年?”

严东明也在心里盘算着,差额是74万一亩,也就是2.96亿。

他知道很多企业一年的研发费用也不过千把万,不过对于果核这样的公司,自己翻个几倍来计算,应该问题不大吧?

他咬了咬牙,先漫天要价吧,“应该最长不超过三年吧!”

吴楚之心中大定,三个亿,还不够硬件团队一年烧的钱多!

三年?呵呵……

他面上流露出剧烈的挣扎,握拳捶了捶大腿,“好!三年就三年!但是严伯伯,此后果核工业用地的拿地标准可不能高于这个标准了。”

严东明也知道自己的提法估计是强人所难了,嘿嘿笑笑后,答道,“五年,锦城的管理机构应该可以承诺五年不上涨。”

吴楚之心里乐开了花,面上却一副没好气的样子,“那商业用地和住宅用地呢?

高新区的标准是80万一亩,招商引资至少可以打对折,这点儿我是知道的。

严伯伯,这上面如果锦城管理机构再不给出点优惠来,这事儿说不过去吧?我又不对外销售,根本不影响房价。”

严东明笑了起来,“你放心,这种配套上面,肯定会给你优惠的。我个人觉得你提出35万一亩,锦城的管理机构应该会同意的。”

叶小米在一旁听得快憋不住笑了,这两人也真是有意思。

话里话外都是建议、可能,实际上全是一锤定音的事。

吴楚之眨巴眨巴眼睛,而后望着严东明,“没啦?”

严东明看着吴楚之一脸的慈祥,“应该没了,你还想有啥?”

吴楚之深吸了一口气,“我个人觉得,锦城管理机构应该能够接受分期付款。

毕竟我的投入太大,一时半会,可没有那么多钱。”

35万一亩,商业加住宅合计1000亩,这就是3.5个亿。

这笔钱,果核现在掏是能掏出来,但是有点伤筋动骨,他还要预留资金打桥头堡战役呢。

再说了,能晚点儿付就晚点儿付,现金流管控还是要健康才行。

他本就是靠现金流玩死伍陆军的,自个儿如果再栽这上面,这就滑稽了。

严东明也知道在工业用地上着实为难了吴楚之一把,在商业和住宅上面略微宽松点也不为过,

“一般锦城的管理机构是要求企业在签约当天付30%,一年内交清余款。

果核的话,他们应该可以签约当天10%,三年内付清吧。”

吴楚之无悲无喜的点了点头,从表面看,这条件也就一般,完全比不上随后锦城挖仁宝纬创项目的狠劲儿。

那是送地、送厂、送钱、送人的玩命砸。

不过考虑到自己在地块上面占了那么大的便宜,也就别太贪心了。

见地块的事情解决了,严常务也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这个项目的引进,算是给自己脸上贴光。

毕竟去燕京呆个把月回来后,自己这‘常务副’三个字也就应该换成了一个‘代’字,只待元老会召开而后去掉这个‘代’字。

也就是说,吴楚之这个果核项目和可能的华唯项目,完完整整的算在自己的履历上。

志得意满的严东明满意的看了看面前的吴楚之,“小吴,想做房地产不?我看你的操作,也是各处投资来哺育你的实体。”

吴楚之笑的摆摆手,“谢谢严伯伯,算了,那个行业我搞不懂。”

严东明冲着他挑了挑眉头,“我看你小子是不想搞懂吧。”

吴楚之嘿嘿直笑起来,“严伯伯还记得我说的有效GDP不?”

严东明愣住了,半响更是疑惑起来,“按照你的理论,其实房地产更是有效GDP啊,它能直接拉动很多行业的发展。”

吴楚之叹了一口气,“它太有效了,有效到……”

说罢,他深深的看了严东明一眼,“有效到管理机构完全会忽视它的弊端。”

严东明皱起了眉头,一脸的不悦,“小吴,我觉得你这话里话外是对管理机构不满啊,你要相信,好人还是占多数的。”

吴楚之撇了撇嘴,“严伯伯,也就是在您面前我这么说,出了门我就不认。

大家都知道房地产有钱赚,但是你们考虑过没,谁才是房地产业的最大受益者,或者说谁才是这个行业的基本生产资料的供给者。”

严东明闻言一怔,没有说话只是疑惑的看着他。

吴楚之摇了摇头,“不可否认,相较于计划经济时代,土地的市场化提高了土地的配置效率。

但是市场本身不是万能的,市场失灵是早已公认的经济现象。在市场失灵的种种表现当中,垄断就是其中之一。

而在我们华国,土地资源恰恰具有垄断的特征,地方管理机构才是土地唯一的供应者。

市场本身就是逐利的行为,那么作为地方管理机构,它们会不会因为钱来的太容易,也去逐利呢?

产业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当前段的供给出现上涨的时候,那么传递到后端,价格又会变为多少?

最终是消费者买单,当房价不可承受之时,会不会带来一系列的社会问题?

比如年轻人不愿意结婚,年轻夫妇不愿意生育,劳动力不愿意进入城市……”

严东明有点懵圈,“小吴,你说这后果是不是有点太严重了,怎么也不可能买不起房吧?”

吴楚之有点哭笑不得,自己这话确实有点早了,毕竟现在锦城的房价也才不到2000元。

不过作为投行出生的他,拉个基本预测还是可以的,拿起纸笔,他转头问着严东明,

“严伯伯,去年国家GDP增速是8.49%,面对房地产这种供不应求的市场,您觉得房价的增幅一年是多少比较合适?”

严东明埋着头想了想,而后抬起头不确定的说,“15%?10%?”

吴楚之笑了笑,“取个中间值,我们按13%算吧。”

吴楚之快速的在纸上列出公式,而后拿过计算器啪啪啪的按了一通,“现在房价2000元,20年后,房价23046元。”

严东明大骇起来,“怎么这么高?不对,你没考虑工资的增幅。”

吴楚之点点头表示同意,“去年锦城人均收入您这有数字吧?”

严东明毕竟常务副,这些数据他很清楚,不过还是去翻了翻文件,因为吴楚之的这个计算让他有点心神不稳。

房价两万,太离谱了。

他快速的翻着,很快便找到了,“去年锦城人均收入8925元,教上年增长7.71%。”

吴楚之记录了下来,“严伯伯,你看,从人均工资上来看,现在一年工资可以买4.5个平方。

我们按照8%的年均收入增长计算,您心里其实应该很清楚,这个8%其实是有很大水分的。

抛开这两年国企改制取消社保双轨制的影响,实际增幅其实也就5%都不到。

不过我们就按8%计算,20年后,人均年收入41599元。”

吴楚之大概在心里盘算了一下,41599元看似比20年后的实际数字要低上不少,但是20年后的平均值,呵呵……

至少75%的人都达不到那个数。

20年后的中位数差不多也就4万出头。

“41599元,一年连两个平方都买不到了。而一个人一辈子也就工作35年。

20年后的年轻人,在房价和工资保持静态不再增长的情况下,不吃不喝工作35年才够一套70平米的房子,您说他们还有什么动力去结婚、生子?

每个年代结婚的条件都不一样,

50年代,结婚只需要两个铺盖卷凑在一起完事;

60年代,家具需要36条腿;

70年代,三转一响,自行车、手表、缝纫机和收音机;

80年代,冰箱洗衣机电视机;

90年代,电脑空调摩托车;

新世纪则是车子、房子、票子。

条件虽然各个年代各不相同,但丈母娘都是相同的,高标准严要求,这是不变的。

您别这样看着我,现在结婚的人并不少,您看看是不是这个道理?”

严东明很想反驳,却发现无从反驳,因为现在周边结婚的大抵如此。

锦城还算好的,没有彩礼的习惯,但是男方家准备房子,女方家准备车子的习俗却在慢慢兴起。

吴楚之递过一支烟给他,“严伯伯,这个是大势,您阻挡不了,我也改变不了。

我只能做到独善其身,不在里面去造孽,就算我对得起良心了。”

------题外话------

这个场景有些大,加更一章看得连贯些。

顺带~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