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永夜之主 > 第五十六章 一剑破万浪

四院大会步入决赛,可谓是武朝一大盛事,由四院大会脱颖而出的三甲者,日后无论身居庙堂之中,或军营之内,势必为武朝核心力量。

太子武昭对阵张昊,传承之力于擂台上肆意绽放,围观之人皆是心生澎湃,热血沸腾。

“还不错!”

武昭双手背后,一招收势,夸赞一声。

“太子,要当心了!”

张昊胸口之上印着一个鞋印,胸前刺绣青龙虽不像太子平日长袍之上五爪金龙那般栩栩如生,含带威压之势,亦是张牙舞爪,凶态毕露。

张昊抬手之间,擂台之上狂风大作,漩涡生成,张昊位于风眼之处,山石乱飞,发丝舞动,张昊踏出一步,狂风便向前一尺,在擂台之上,留下一道深壑。

“御龙!”

武昭见状,剑眉倒立而起,双掌合十,一条金龙由背后升腾而起,金龙三爪,带着无尽威压,即便是有着传承之力阻隔,场外众人皆感到金龙身上无尽威压,那是属于皇室独有的威压,令人不自觉想要跪地臣服。

三爪金龙萦绕于武昭周身,一声声龙吟,亢奋而起,似乎要穿透这传承之力所构建擂台,击穿这片苍穹,翱翔于九天之上。

眨眼间,张昊已是离太子不过三尺之远,单手抬起,猛地挥出,狂风随着张昊动作,冲着武昭逼去,狂风碰撞到五色圆轮所构建屏障之时,发出一声声刺耳响声,如同猫爪抓挠磨砂玻璃,令人心痒难耐,烦躁不已。

武昭本是平静的心情,听闻这声响亦是觉着心烦意乱,萦绕于周身的三爪金龙,像是感受到武昭心境变化,龙吟之声隐约中带有愤怒之意,场外修士学子在声声龙吟威压之下,被迫运转修为,抵御龙威。

“给我破!”

武昭双目一横,怒喝一声,只见金龙腾空而起,在空中盘旋两圈之后,如是离弦之箭,迅猛且尖锐,奔着那狂风而去。

三爪金龙与狂风接触之时,只见狂风将三爪金龙笼罩其中,三爪金龙若是失去了方向,随着狂风漩涡随风盘旋。

场外众人眼神中充满诧异,不曾想张昊对上武昭,竟占了上风。

武昭习得九天龙诀,与【御龙】神通相辅相成,如是【御龙】大成,金龙便可化作九爪,到那时可谓睥睨万众,可眼下三爪金龙在狂风之中苦苦支撑,随时都有着分崩离析的可能。

“刘明胜,秦墨对阵柳枝慧!”

秦墨正看的入神,只觉身子一轻,已是站在擂台中央,迎面站立的女子此时衣衫褴褛,香肩裸露,正当秦墨准备出手之时,一股翠绿色能量从天而降,灌入柳枝慧身体之内。

柳枝慧身上伤势以肉眼可见速度开始恢复,除去那褴褛的衣衫,不到数息功夫,已然恢复巅峰状态。

秦墨顺着翠绿色能量望去,只见一名三品境修士,双手掐诀,应是木系修士,所用神通正是秦墨从书上所见复苏之术。

“登徒子!”

柳枝慧俏脸泛红,美目中释放着怒火,莫名的骂了一句。

秦墨闻声,一阵茫然,自己何时成了登徒子,不等秦墨细想,柳枝慧修长**已是踢至秦墨面前。

秦墨感到一股罡风刮过,身子微微一侧,抬手抓住柳枝慧脚踝,顺着**瞧了一眼。

柳枝慧本穿着长裙,这抬腿之间则是春光乍现,俏脸更是通红,白皙脖颈亦是通红,娇艳欲滴,像极了熟透的红苹果。

“青皮!”

柳枝慧皓齿紧咬丹唇,这一声怒骂可谓是将场外众人目光引来,俨然武昭与张昊的对阵,没有这趣事来的香。

“是吗?”

秦墨倒也是可恨,那双漆黑眸子微微眯起,极为猥琐,最可恨的是秦墨还伸手摸了一把柳枝慧光滑细嫩的小腿。

“有点扎手,腿毛太多!”

秦墨评价一句,这一句话彻底让柳枝慧暴走,另一脚踏地腾空,照着秦墨头部便是一个鞭腿。

“怎么?这条腿……腿毛少些?”

秦墨松开抓着柳枝慧脚踝的手,抬起手臂挡住柳枝慧鞭腿袭来。

“我杀了你!”

柳枝慧哪里还有先前优雅的模样,如同一个暴走的泼妇,秦墨给予的耻辱可让这名女孩子失去了应有的冷静。

“不过说实话,你的脚多长时间没洗了?有些臭!”

秦墨并不与柳枝慧正面接触,柳枝慧步步逼近,秦墨则是缓缓后退,不徐不疾,再次刺激着柳枝慧已然暴怒的心态。

柳枝慧闻言怔神,美眸眨巴两下,突然站立,只见双臂张开,掌心朝上,一团淡蓝色传承之力聚集,如江河湖水般,清澈透明。

淡蓝色能量起先涓涓而起,如烟如雾,波光粼粼,彰显着包容万物的柔美,顷刻之间,却如江湖浩荡,波涛汹涌,有着吞噬万物的狂躁。

擂台之上,秦墨所言被众人听得清楚,场外诸人,对着秦墨于云玄老道指指点点,非得说秦墨这般无赖,定是云玄老道教授。

然,秦墨对于场外之事并不知晓,见柳枝慧施展神通,神色一正,传承之力瞬时间灌入四肢百骸当中,握拳之时,空气炸响。

“青炎魄!”

柳枝慧双眸瞬间化为青色,只见那团淡蓝色传承之力滔天而起,整个擂台之上大浪汹涌,若非有着阻隔,定将溢到场外。

柳枝慧立于浪头之上,玉手挥舞,一道道由水滴聚集而成的兵刃朝着秦墨飞去。

秦墨已是被海水包裹,动弹不得分毫,眼见一柄柄兵刃而至,怒喝一声,身躯猛地一震,将海水震荡开来,周遭空出一步之宽的空地。

兵刃将秦墨可躲闪之处,尽数封死,一柄柄兵刃破水而出,破空而来,俨然要将秦墨斩杀于此!

“魔剑!”

秦墨双目猩红,声音沙哑,低喝一声,只见一柄紫金色长剑浮现于手掌之中。

“斩!”

秦墨抬手一剑斩出,这一剑平淡无奇,海水由中间突的裂开,分散两侧。

柳枝慧本是立于浪头之上,此刻却是跌落于擂台之上,海水落地化作一阵虚无,不等柳枝慧起身,秦墨再是一剑斩出。

柳枝慧只觉小腹之处如同受到重击,身子向后划去,地面之上留下一尺深的沟痕,柳枝慧躺在其中,身上气势低迷,秦墨抬手之间就要朝着柳枝慧脖颈刺去。

柳枝慧此刻汗如雨下,俏脸煞白,早已没了先前的傲气,只见紫金长剑停在柳枝慧脖颈之前,将血肉划开一道口子,鲜血殷出,顺着剑尖滴落于地面之上,如寒冬腊梅,鲜艳刺眼。

秦墨嘴角扯动一下,抬头望向阁楼之上,盯着东伯侯,眼神中满是戏谑。

“武昭胜,秦墨对阵张昊!”

柳枝慧传送出擂台之上,张昊便是入内,两股翠绿色能量再次洒落于擂台之上,将擂台上两名少年包裹。

张昊身上伤势迅速恢复,失去的传承之力亦是补充,而秦墨感到自己头顶之上那一股传承之力虽说落下,却并未起到任何效用,徒有其表。

“这是有人想让我止步于此,可我偏不!”

秦墨低头颔首,呢喃出声,眼神之中升起一股杀意,今日秦墨要斩了那人念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