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剑荡燕云 > 第三十章 禅房夜话

少林寺,大雄宝殿内,会客禅室内,知客僧已为二人沏好了茶,杨云帆二人随普空大师与普玄主持来到了殿内。

“不知二位施主贵姓,前来鄙寺,所为何事?”普空大师一边招呼二人入座,一边端起茶杯,用茶盖拨了拨漂浮的茶叶,和声问道。

“弟子昆仑派杨云帆陈子善拜见普空大师、普玄大师”。两人离座齐声参拜道。

“快快请起,原来是昆仑派的弟子,周真人可安好”普空大师放下茶杯,虚扶一下,问道。一旁发普玄也微笑着点点头。

“师傅老人家很好,师傅让弟子前来拜会大师”说完,杨云帆把周不惑的书信交给了大师。

普空大师微笑着接过了书信,缓缓打开,随着书信的阅读,他眼神里闪过了惊诧之色。

“施主竟是老令公杨业之孙?”普空满眼的惊诧,忍不住提高了声调说道。

“是,弟子也是前不久听师傅说起才知道自己的身世”杨云帆说道。

普空看完后把书信递给了坐在旁边的普玄。在殿内踱了几步,然后回头望着杨云帆叹了一口气,口呼了一声佛号。

一旁的主持普玄看罢书信后也是深深的看了杨云帆一眼,然后叹了口气,念了一声佛号。

“阿弥陀佛,十八年了,周真人还是没有放下。你师傅让你来的用意,老衲已知晓,但老衲年事已高,坐下弟子又无可独当一面者,只怕辜负了周真人的期望啊”方丈普空叹了一口气说道。

杨云帆闻言皱眉问道:“不知师傅信中之言所为何事?”

“周真人未曾告知与你?”普空大师闻言一怔,缓缓地问道。

“师傅告诉我把信交于大师,未曾告与晚辈”。杨云帆说道。

普空大师闻言微笑着说道:“周真人信中所言是与老衲商议明年昆仑顶召开武林大会,派遣精英弟子北上燕云,取回雍熙北伐时,阵亡的英烈们的遗骨。你师傅应该也让你给其他门派带了书信了吧?”

“是的,师傅让我带了给几大门派的书信,说是各位掌门看过书信后自是知道如何去做。”杨云帆诚恳的说道。

“老衲虽无力奉命,但鄙寺有一些丹药却可以帮施主成事,老衲也算是为老令公做一点事情了”说完普空从一个柜子里拿出一个精致的檀木盒,慢慢打开,里面有三层丝绸包裹着一个蓝色的小瓷瓶。

“此药名曰生生造化散,乃是我派独创新药,无论是重伤还是内力耗尽,只需服用一颗,便可半刻钟内恢复如常……”在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普玄说道。他手中攥着一串念珠,神情中中透着一丝自信与骄傲。

“世间竟有如此神药,”一旁的陈子善一脸喜色的诧异道。

“此药如此名贵,弟子万不敢受,还请方丈收回”杨云帆一脸正色的拱手道。

“杨少侠切莫推辞,所谓宝剑赠英雄,施主肩负重任,以后免不得与他人争斗,自然用得上。”普空大师合手说道。

夜色渐浓,白日的闷热逐渐消退,吃过晚饭后杨云帆和陈子善与普空和普玄两位大师来到寺院的禅房内。

知客僧为众人沏好了茶后退了出去。杨云帆二人也是躬身以谢。

普空大师端起茶杯对二人说道:“二位施主请用茶,此茶名叫“蒙顶石花茶”,乃是朝廷赐予少林派的。此茶产自川西蒙山,极为珍贵,乃是贡茶,十分难得”。

杨云帆和陈子善二人闻言也是一惊,没想到普空大师居然会用如此贵重之差招待他二人,称谢之后,二人也端起茶杯,慢慢品了起来。

普空大师见二人饮过茶之后,对二人说:“味道如何?”

“滋味鲜嫩,浓郁回甘,入口生津,果然是好茶啊”陈子善放下茶杯说道。

一旁的普玄大师笑着又要给二人添上茶水,陈子善赶紧上前一步接过茶壶,给众人沏好茶。

普空大师环顾了一下禅房后,微笑着对杨云帆说道:“少侠可知此禅房曾是何人居住?”

“不知,劳烦大师赐教,”

“五十年多前,太祖年轻时曾学艺少林,就住在这间禅房。彼时太祖只有二十余岁,潜龙在野,老衲那时候也只是个刚入佛门的小沙弥。”普空大师陷入回忆中,缓缓地说道。

“太祖在我寺修习时间虽并不很长,但是武艺修习一日千里,不过两年的时间便打遍少林无敌手。”

“太祖还留下了一套“三十六式长拳”,此拳法去繁从简,极为实用,并未有过多花哨动作,融合我少林小金刚拳法,是一套十分适合近战的功夫。今日,老衲便把此拳谱送与少侠,望少侠勤加练习,日后必有大益。”普空大师说道。

“晚辈并非少林弟子,怎敢贪念贵派绝学,”杨云帆赶紧躬身说道。

一旁的普玄大师微笑着说道:“杨少侠就莫要推辞了,当年陈家谷一战,贫僧可是与周真人和各大门派精英一起护你归国的,虽你入了昆仑派,但也算是我们各大门派的弟子,周真人之所以让你下山送信,一来是想让各大门派传授你一些技艺,再者就是让你的身份再次唤起各大门派对当年北伐的记忆。”

“如此,谢过普空大师了”杨云帆说道。

然后又走到普玄身边,躬身跪拜道:“晚辈谢过普玄大师当年的救命之恩,若无大师出手相挡,晚辈恐怕早已殒命燕云。”望着普玄空空的袖管,杨云帆悲声说道。

当年普玄跟周不惑等人突围时,遇到天阴教精英阻截,混战中见一个天阴教精英的弯刀砍向周不惑怀中的婴儿杨云帆,周不惑当时正挥剑与其他敌人搏斗,根本无法抽剑格挡。

电光火石之际,一旁的普玄伸手挡向弯刀,瞬间手腕被齐齐砍断,也正是这一挡,使得周不惑有时间抽身躲避,当时还是婴儿的杨云帆就此躲过一劫。回国后,普玄的手腕断处因为伤口感染,风邪入体,不得已,只得断臂以自保。

普玄则是高呼一声佛号:“阿弥陀佛,少侠切莫如此,贫僧当年随师兄普慈参与周真人率领的北伐时,也犯了杀戒,彼时断一臂,也算是因果报应吧,少侠无须内疚。”

杨云帆闻言则是说道:“大师言重了,佛门也有言道“金刚怒目为护法”,大师所为并非犯戒,佛门讲普度众生,劝人向善。惩恶便是扬善,佛道虽不同源,但教意却是想通的。”

一旁安静的听杨云帆赘述的普空大师则是怔了一下,喃喃地重复着说道:“惩恶便是扬善...惩恶便是扬善...”

普玄大师听罢也是叹了口气,高呼一声:“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