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仙道长明 > 第六十一章 夜如明战凤天

“缥缈剑法,烟雨!”

“玉剑剑法,羽化!”

“名十三剑,风至!”

“洛神怨,第二怨!”

“灭神棍,雷鸣!”众人面对凤天的全力一击,各自将自身灵力榨干打出了最后的神通,但众人的灵气早已干枯,打出神通的威力不足十分之一。而对面凤天的凰焱宛如九天之昊日,爆发出刺眼的光辉,还未靠近众人,众人便感受到一股炽热风暴迎面袭来!就这样,凤天的凰焱以摧枯拉朽之势将五人的神通瞬间泯灭。见到此景,苍生和任言生体内爆发出一股神秘力量,似乎有什么东西要破体而出!此时,天空划过一紫色流星,紫色剑芒掠过天际,将那凰焱一剑斩开。

“星灭!”

“玛德,终于到了,累死爷爷了……”玉满楼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不顾形象的直接躺在了地上,大口喘息着。

“你再不来,我们就交代在这里了……”陈伏天也终于站不住,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对着出现在众人面前的人影说道。

“多谢各位。”夜如明抱拳向每个人点了点头。夜如明知道,虽然凤天修为通天,但他们想走是可以走的,都是为了护夜如明成功地吸收那烛龙的传承,拼死在这里拦着凤天。

“有把握了吗?她很强!”任言生盯着夜如明问道。

“现在,可以一试了!”夜如明自信的对任言生点头说道,一步跨出站在众人面前,身上力量风暴猛然刮起一阵狂风冲向天际,。

“去吧,大不了我们陪你死。”任言生说笑着说道。

“呸呸呸,爷这一天在生死边缘徘徊多少次了?别再玩儿我了,夜如明你小子你一定要打败那臭娘们。”玉满楼对夜如明加油打气道。

闻言夜如明不再多言,手中长剑一挥,双脚将大地踏得龟裂开射向凤天,最终站在了其对面。

“当时真是该灭了你这小子……”满头白丝的凤天看着夜如明说道。

“可惜了,对吧……”夜如明低声说道,出窍大成的实力慢慢展开来,凭借天仙决,即便只是出窍大成,但气息比起凤天此刻来说也不遑多让。

凤天也慢慢地站起来,头上的仅剩的红发也以肉眼可见速度迅速变白。其气息也从这一刻从半步灵寂真正的跨入到了灵寂,然后凤天拿出一个头簪插在头上,那簪子散发着黄色光芒,似乎是掩盖着着凤天灵寂的气息。

“这簪子隔绝不了多久,圣墟的规则很快就会发现,我必须速战速决。”凤天心想道。

“呼……”夜如明见状也深深地吐了一口气,果然即使到现在这般情况,也不能小看凤天。她的实力竟然已经灵寂,灵寂对于很多修行之人是一道坎,一生也跨不过去的坎。

“真空,入!”夜如明知道凤天现在不会再拖延时间,第一时间便进入真空剑心让自己冷静下来。

“唰。”的一声,两人一同飞出。

“凰焱!”凤天起手便打出了自己最强一招,那快要实体化的火焰就这样冲向夜如明让其避无可避!

“扶摇直上。”夜如明一记扶摇剑法,向着上空猛然刺去,灵活的躲避了凤天的攻击。随后马上完全的施展云起,在云雾之中不断向着凤天瞬移过去!

“给我散!”凤天大手一挥,一股热浪将其的云起破开,夜如明出现的那一瞬间,抬手使出风至向着凤天打去,凤天单手向外一掌推,一个弱化版版的赤色盾挡在前面,将夜如明那风至中所带的细绵如雨般剑气全部挡下。

夜如明见状一步弹射向着凤天继续飞奔而去,此刻凤天突然张嘴一声清脆的凤鸣响起,一道道夹带着其恐怖修为的音浪扩散。战场之上修为较弱的人被当场震晕了过去,即使是夜如明此刻也被震来血脉沸腾。

“夔龙变!吼!”夜如明心中大喊道,随后一声惊天龙吟也随之响起将凤天的凤鸣化解开来。

“你赢不了!”凤天大吼道,此时的凤天已经披头散发,手上不变换着各种手势,向着夜如明打出无数火焰神通。

看着逐渐逼近的夜如明,凤天一挥手打出一道神通:“凰焱,禁!”,其话音落下夜如明只觉得有一双凭空出现的火焰巨手将自己抓住,动弹不得!远处的凤天此刻单手举起,随着涅槃炎在其手中旋转,一个烈焰长矛凭空出现在其手中。

“焱矛。”凤天对准夜如明一把将那长矛丢向其,那夹带着涅槃炎的长矛意破音的速度,宛如天外陨石,被熊熊火焰包围向着夜如名飞去。

“星灭!破!”随着夜如明的一声怒吼,那囚禁夜如明的巨手被夜如明一剑击破。看着飞来的长矛其自感来不及闪避,于是提剑阻挡,轻云剑与那长矛碰撞在一起将夜如明撞来后退了数百来步之远。

被击飞后,夜如明半蹲着大口呼吸,连续的使用各种剑技和星灭让夜如明都有些吃不消。就算有天仙决的恢复能力,也不足以支持他这样连续的使用星灭,不过有着青龙的恢复能力,夜如明咬紧牙关缓缓站起向着凤天继续冲去!

“烛龙之力我还不能完全掌握,像青峰那样胡乱施展,只会浪费自己灵力。”夜如明仔细思考道,他也想过是否动用烛龙的力量,但那样程度的神通怕是不足以靠近凤天。

远处的凤天胸脯也在上下起伏地呼吸着,比起夜如明她更是疲惫到极致。前有陈伏天后有任言生等人,解决众人花费了她不少的灵气,可以说凤天一人把此行来的人族顶尖战斗力打了个遍!此刻凤天也并不比夜如明好到哪儿去,只是仗着灵寂的恢复能力强行支撑着。

“那就来拼下谁先倒下!”夜如明心想,其速度一增,再次闪烁出去。

“冥顽不化!”凤天看着再次冲来的夜如明骂道。其手中也没停下,不停用着神通攻击夜如明。此刻的夜如明没有太多的精力去闪避如此多的神通,大多数都是凭借自身的**扛下来,身上的衣服早就破破烂烂,**之上也满是被烧伤的疤痕。随时都要倒下的身躯,夹带着所有人的希望,在众人的目光之下砥砺前行!

“他为什么不倒下!”凤天心里不停地问道自己,这样用身体硬抗自己的神通,早就应该倒下才对!她能感觉到夜如明的疲惫,但当她看到夜如明眼神时候,是如此的坚定,哪有丝毫的疲惫?仿佛他的意志是独立出来的,他身体上的伤并不能影响他的意志。

“凤天!”靠近凤天的夜如明大吼道,身上灵力爆发用尽全身力气打出一道紫色的剑气,正是那星灭!

在这之前,凤天可是眼睁睁地看着青峰被这紫色剑气一招打败,自然是不敢大意。伴随着其大呵一声,一个比刚才阻挡沈苍生和任言生两人更加巨大的盾牌出现在了她和夜如明中间。盾牌浮现的同时,夜如明的剑最终斩在了那盾牌之上,轻云长剑与那盾牌碰撞产生无数火花,宛如天空中的烟火,炫彩夺目。此时战场上的众人,并无心思看那烟火。死死盯着与那盾牌碰撞在一起的夜如明

夜如明握剑的双手,青筋鼓起,咬紧牙关,全身颤抖着誓要将那盾牌斩开!夜如明发现那盾牌上有着一丝裂痕,想来便是刚才沈苍生和任言生那一次撞击出来的。两人就这样在空中互相对持,凤天双手死命地操控着凤纹盾牌,抵挡着夜如明的剑气。两人都心知肚明,谁扛到了最后,谁就是获胜之人!

“夜如明……”下方的云瑶看见上方的战斗喃喃念到其名字,双手抱拳放于胸前,似在为夜如明祷告着。

“小子打碎那盾!”玉满楼看着也激动地站了起来对着夜如明吼道。其他人倒不像玉满楼那般大吼大,但是每个人都抬头凝视着天空中的夜如明,双手紧握,钻紧了手心。是死是生就看这最后的一击!

“夔龙变,第二变!”此时夜如明嘶吼道。随着其话音落下,夜如明身上的鳞片布满大部分的身体,头上也微微有类似于龙角的东西凸起,身上的鳞片此刻逐渐变为黑色,浑身青色雷霆乍现,其漆黑的鳞片配上线条分明的肌肉,此刻倒是显得威风凛凛。夜如明身体内的夔龙血在吸收烛龙和青龙的血液后更加的纯粹,足以支持他进行夔龙第二变!

“你破不了!”凤天发出一声尖叫,似在为自己打气!

“那我便破给你看!!”随着夜如明怒吼,凤天面前那坚不可摧的赤色盾牌上逐渐布满了裂纹,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下,破碎开来……

盾牌破开后,夜如明所挥出的剑气打在了凤天身上将其击飞了出去。看着被击飞的凤天,夜如明终于坚持不住跪了下去,口中“哇”的一声吐出大口鲜血。但夜如明知晓此刻自己还不能休息,于是咬牙猛地站起来向着凤天飞去。飞到其身边,看着头发慢慢变回一头赤发的凤天,夜如明一剑放在其白嫩的脖子之上,冷冷说道:“交出七星参!”

“呵……,如若我不交呢?”凤天冷笑着看着夜如明说道。

“那就杀了你,我自己拿!”夜如明说着准备持剑刺过去。

“等等!我...交!”凤天咬牙说道,说着从芥子戒中拿出了一个散发着圣气息的人参,正是那七星参。

见到此物,夜如明激动地一把抢过收入了芥子戒内。然后夜如明眼中浮现杀意,向着凤天狠狠刺去!但就在这时候,凤天身边突然出现一人一把将凤天拉入了空间之内,其就这样消失在了夜如明眼前。

“幽冥!”夜如明自然知晓是谁救走了凤天,用剑撑着身体站起来,警惕着四周。在确认凤天和幽冥的确是离开后,夜如明终于跪倒了下来。

“如明!”云瑶此刻飞到夜如明旁边搀扶着他。云瑶本身获得了鵷雏的传承实力本就不弱,只是还没有到可以和皇族一较长短的程度,不过给她点时间习惯了自身力量,也会变得十分强大。

“没事,只是有些脱力……终于是获胜了……”夜如明摆了摆手,示意云瑶扶自己回任言生等人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