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羽族之凛白域 > 第十四章

旧盒骨说:“我也想过靠其他法子,就是我娘的病太重了,不是逼不得已也不会来这儿。”他低头把玩着自己的手,继续说:“我走的时候,我娘还以为我照常是去酒馆做工呢,我骗了她,我把所有积蓄都给了隔壁王家婶子,让她帮我照看我娘,早上出门了晚上就没回去,我娘肯定特别担心。”

旧盒骨自嘲的笑了一声:“谁知来了之后,第一场就交代在这儿了,几百年也再也没能回去看她老人家一眼。”

旧盒骨似乎还很悔恨,嘶哑的声音能听出来哽咽:“我真不肖。”

顾北林停下了动作,指尖顿了顿,他微微侧着身,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旧盒骨也没有要他安慰的意思。

他也许就是寂寞了几百年,这些话在他心里憋了太久,只是想说出来而已。

至于能不能得到回应或者安慰,并不重要。

其实这种事情劝不劝并没有多大的意义,都是历史尘沙旧谷了,仅仅凭着一抹执念留存至今。

顾北林觉得与其说点什么不如做点实际的,比如把旧盒骨从回忆里拉出来,想想他们当下该怎么过了这一关。

人嘛,总要向前看的。

不过前提是旧盒骨还有人性。

其实这个怀疑一直埋在顾北林心里,也一直让他不敢完全信任旧盒骨。

旧盒骨已经不是人那么久了,他它灵魂内的人性,到底还留存了几分?

或者说,凛白域还给他剩下了几分?

他刚才问它该先去哪里便是试探,他想看看旧盒骨到底会怎么选,会把他带到哪里去。

现在看来,它似乎也没什么目标。

顾北林勾了勾唇角,就是不知道是真的没有,还是装的没有。

他承认他多疑敏感,可这在凛白域恰好合适。

“我说呀...唔!”声音骤然间断。

顾北林连忙回过头去,可身后哪里还有旧盒骨的身影。

祠堂内空空荡荡,在这荒芜的古宅中显得阴森可怖。

风吹动了房梁上的布条,卷着西风,一起灌进顾北林的脖颈之中。

这风有问题,像刀子一样,刮人肌肤。

顾北林将御神放到胸前护住心脉,辗转着脚步,谨慎的盯着祠堂内一举一动。

在缓步行至牌位前时,他突然迅猛的出刀,劈向那些牌位。

一霎那,所有的牌位被他劈得稀巴烂,同时,阴风大作迷雾四起。

祠堂内瞬间充斥着旧古的魂气,一片片将顾北林环绕在其中。

“轰...啊..啊啊...谁来了...让本老祖看看是谁来了...”

“无知小儿...无知小儿...有送上门来了..”

“来了...又开饭了...吃啊...我饿了好久啊...”

“这些不肖子,这么久才送食物来....”

“吃了他...吃了他...馋啊...我馋啊...”

四面八方都乱七八糟的响起嘶哑难听的鬼声,顾北林捂住被摧残的耳朵,掌心握紧御神开杀。

御神遇见那些灵魂鬼物,竟然发出了绿光!

如果是人的魂魄,不管死去了多久,当遇上天灵气,都只会发出白色的气流,只有精怪鬼物,才会是绿光。

这满屋子被古宅人供奉的祖先,竟然都已经变成了精怪鬼物!

这可真他娘的让人后背生凉。

不知道那些后人是作何感想,反正顾北林是挺恶心的。

御神显然还从来没有同时被这没多精怪鬼物纠缠过,一时有些犯怂,直往顾北林身后缩,烦躁的蹭着他的衣领,想进去隔绝掉这些鬼气。

它烦躁,顾北林比它更烦躁,一把将御神扯出来,危机时刻也顾不得骂这怂包,直接将它丢入了鬼物群里,自己开始运作天栖拳法。

御神闭眼就是一顿乱杀,鬼物修为没它高,不敢近它的身,便全部过来纠缠顾北林,将顾北林团团围住。

天栖拳法的灵气将顾北林罩在里面,鬼怪们不停的撞击嘶吼。

顾北林睁眼,眼睛里涌出杀意与疯狂,那眼神暗沉恐怖,仿佛来自于地狱的阎罗,气势一时间竟然生生的镇住了这些真正的鬼物。

如果秦钦来看,他会发现,此时的顾北林是那样的陌生,与他记忆中的,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就是这一瞬间,御神直直的刺过来,将鬼物们罩在了灵气圈里,与顾北林里应外合,一同歼灭了他们。

阴魂消散,笼罩在祠堂里的阴气终于拨开了点云雾。

顾北林狠狠的喘了口气,御神害怕他收拾自己,连忙钻回了他背上。

顾北林现在没有心思收拾它,他发现那些破开牌位下边,竟然有一个大黑洞,里面绵延这一条隧道阶梯,一直通往黑暗。

入口处盖着个东西,顾北林提起来一看,竟然是又只剩下透明身躯的旧盒骨。

顾北林:“......”

顾北林:“...死了吗?没死动一下。”

刚才那些鬼物大概是将旧盒骨当作祭品拖下去吸食了,同为鬼魂,旧盒骨更弱,被它们吸食得只剩下了一层魂体。

旧盒骨悠悠转醒,看见顾北林在摇自己,他扶了扶脑袋:“我..我怎么了?”

“你怎么了?”顾北林冷笑一声:“你活该。”

让你去坐老鬼牌位!

“跟上,拖油瓶。”顾北林不管它,径直走进了那处隧道。

隧道内并不宽敞,顾北林挤过隧道后觉得呼吸都要被压制完了。在极度的压抑之后,便是一片明光。

顾北林刚在强光中睁开眼,一大片身着异装的人就出现在了他面前。

他们全都对着顾北林这个方向,脸上好像蒙着假人一样的笑,阴冷呆滞。

其中领头的人上前,对着顾北林鞠了一躬:“欢迎参加我们的婚礼,我尊敬的客人。”

他抬起头,对着顾北林伸出惨白苍老的手:“请问客人为我们带来了什么礼物?”

顾北林脸上带着兴味,他好以暇似的打量着他们,左右转了两圈,那活死人的眼睛就一直直勾勾的盯着他。

顾北林拿着剑抱着手:“第一次参加贵族婚礼,不懂规矩,请问你们想要些什么礼物啊?”

那活死人笑了起来,脸上的假笑像是蛮横的刻在木偶上,十分让人膈应。

“我们要的不多,客人一定给得起,今天晚上我会去为客人准备的房间里告诉客人的,现在,请由我们接待客人您到我们举办婚礼的地方吧。”

不知道是不是顾北林的错觉,他觉得这活死人的语气带上了兴奋。

他在兴奋什么?

“行啊,走吧。”

顾北林抱着剑,走在了他们中间,任由一群脸上糊了纸一样的活死人将他带到了一处阴森的古殿里。

古殿很大,很漂亮,但就是阴森。

怎么说呢,就是阎罗殿的感觉。

在这种地方举行婚礼,阳寿不损完也得折个八十。

但顾北林又看了一眼他旁边那个活死人,心道估计这种地方对于他们来说怕是刚刚好。

“亲爱的客人,您想见见我们可爱漂亮的新娘吗?”

活死人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很诡异,又很兴奋,合起来看让人觉得扭曲极了。

“婚礼开始了吗?”顾北林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还没有,不过您是第一个到的客人,您拥有最尊贵的地位,对于我们的新娘,能见到您并得到客人的祝福,是他的福分。”

顾北林翻了个白眼,心想得了吧,刚才你还拦着我要礼金呢。

他对看什么鬼新娘一点兴趣都没有,不过还是强装感兴趣的样子准备看看。

万一就有点什么任务机关呢。

这一看,就傻了眼。

“小...小叔?”

顾北林被惊得说不出话,整个人背脊发凉。

那红盖头地下,带着新婚钗饰的,不就是在沙漠中跟他走失的秦钦吗?

秦钦身着一身血红的新婚礼服,脸上点着妆,静静的闭着眼,就像是失去了生命一般,只有胸膛那静静的起伏表示他还活着。

秦钦身上的礼服和妆容都是女子的款式,他就是这群活死人口中的新娘。

“客人在说什么呢,这是我们美丽的新娘。请您不要一直盯着他看,这是一件极其不礼貌的行为。好了,客人有什么要对新娘说的祝福吗?”

顾北林心道我祝福你大爷,老子恨不得现在就杀了新郎和你们。

他手背捏出了青筋,极力押制着自己。

“我可以单独和新娘说吗?”

“这.....”

“毕竟我是最尊贵的客人,不是吗?”

顾北林低头望向那活死人,眼神中一派清明,好像真的就只想单纯的说上几句祝福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