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逍遥剑之剑灵 > 第五章:麒麟洞内的老者

麒麟洞内伸手不见五指,虽然张不凡手里拿着火折子,也只能贴着洞壁往里走。不过洞里却没有他所想象的那么难走,相反进这山洞的路居然很是平坦。

张不凡差不多走了一柱香的时间,在洞里的一处空地停了下来,这里很宽敞,洞顶很高。还有一束束微弱的光从洞顶照射而进。

他走到空地中向上看去,阳光正好照在他的脸上有些刺眼。不过这些照进来的阳光,却能让张不凡看清楚周围大概的轮廓。可是突然——张不凡感觉好像是踩到了什么都东西。低头一看,吓得脸色大变,连忙跳开。

“这,这是人的骸骨,这里怎么会有骸骨。”张不凡很是惊讶,不过他也只是大概看了几眼之后,又仔细四处看了看,发现这里不止一具尸体。

“ 难道这些人,也是进来取剑的?”“可是为何都死在了这里。”

此时他心里有些害怕了。“如果这些人当真是进来取剑的,那这里还有往里的入口啊,怎么到这里就死了?”“不对——这些尸骨旁边便没有兵器,难道是这里的山农?”

虽然是有些奇怪,不过他倒是很想进去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玩意。“都来到这里了,难不成见几具尸骸就退出去,这要是让他人知道了,本小爷的面子往哪搁啊。”

只是再往里的这个洞口比刚进来时的洞口要窄,差不多只可以两人并排通过。这倒张不凡有了些安全感,因为火折子可以吧周围都照亮了。深吸了一口气就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

只是他走着走着,忽然——张不凡好像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声音。那声音像是呼吸声,但是又比人的呼吸声重。张不凡一时间还以为是自己的呼吸声,但他越往里走呼吸越重,他这才发现那根本就不自己所发出的声音。他猛然停下脚步屏住呼吸仔细听了一番,果然——有一道十分粗重的呼吸声往里面传了出来。

“这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难道里面有怪物?”想到这——张不凡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里面不会是麒麟吧?”他越想越觉得有可能,这个洞名为麒麟洞,这里有麒麟也不奇怪。不过这让张不凡更加好奇,他倒是真想见识一下这传说中的麒麟到底长的什么样。

下定决心,张不凡就接着往里走去,这次他只走了一盏茶的时间,他又走到了一处空地。不过这里没有像刚才那般有阳光。而是漆黑如墨,而那道呼吸声也好像是遍布了这整块空地,分不清从哪里传来。

正在张不凡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在他正前方亮起了一盏灯,接着是第二盏,第三盏……,直到他周围都有一盏盏灯起,照亮了整块空地。

张不凡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眼前这番场景超乎了他的想象,他怎么都想不到,这洞里还有这么个地方。可就在这时他感觉身后有东西对着他吹气,他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现在的张不凡已经是做好死的准备了。

要么被身后的东西吃掉,连一根毛都不会留于这世上,要么被撕成渣从极其痛苦中死去。不管是什么结果这都是他不想经历的。是的——他本能的以为在他身后的就是传说的麒麟,听闻麒麟脾气暴躁弑杀成性,跟天上的龙都不分上下。自己区区一个凡人可能都不够它塞牙缝的。

想到这的张不凡也豁出去了死就死吧就骂道:“你大爷的。”随后猛然回头,不管是什么东西先给对方一脚再说。可是他不回头还好,这一回头直接把他吓得摊倒在地。

映入张不凡眼帘的是,一头小山一般的怪物,这怪物酷似狮子,不过这头却又有些不像,它那对如磨盘一般大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张不凡,身上金黄的鳞片看似光滑无暇。张不凡有种错觉,他好像看到这个怪物的鳞片,随着灯光的照耀下在隐隐发着金光。

张不凡看着面前的怪物本能的一点点往后挪去。突然——那怪物怒吼一声,巨大的抓子就抓向张不凡,张不凡还没来的及躲就被那怪物牢牢地抓住。

这怪物力气何其之大,被抓住的张不凡根本就动弹不得。只是那怪物抓起张不凡后就只放到嘴边闻了闻,晃了晃巨大的脑袋一把就把张不凡扔了出去。

被扔在不远的张不凡只感觉浑身疼痛,像全身上下骨头都断了一样,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了。再看那只怪物像是对张不凡毫无兴趣一般,慵懒的走进了黑暗处。

张不凡不免有些奇怪心想道:“这是什么意思,小爷都做好死的准备了,你这样把我随手一扔就走了?”“你也太没把小爷放在眼里了吧?”不过张不凡心里骂归骂,事实呢,他他早已吓得瑟瑟发抖。

看那怪物走远了,他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柔了柔胸口道:“好疼啊,这东西难道就是麒麟?”“也不怎么样嘛。”

“小子——进来吧!”这时突然张不凡听到一道震耳欲聋声音。张不只感觉这声音像是要把这山洞震塌一般,整个山洞都有些微微的颤抖。

“是谁?”张不凡大声问道。只是那道声音并没有再次传来,而是从洞壁上缓缓的打开了一道门。

张不凡慢慢靠近那道打开的石门,里面竟是亮如白昼,可是他却没有看任何人影。

“晚辈张不凡,敢问前辈可否现身一见。”张不凡对着石门口抱拳躬身道。不过里面依旧寂寂无声,张不凡想了想便踏石门而入。

他边走边观察着四周,发现这里别有洞天,一盏盏莲花灯飘在热气腾腾的温泉里,而他正走在一座石桥上,两旁挂满了灯笼,在石桥尽头是一处石亭。

石亭中隐约有一人坐在那里,这时隔的有些远,再加上温泉所发的雾气张不看的有些不真切。他加快脚步走了过去,只见一位长发白衣的老者在哪里手握酒杯,仙风道骨般坐在那里。

张不凡一见此老者,就有种想要跪拜之感,他有种感觉这人只要挥手间便可排山倒海,可翻天覆地。

张不凡慢慢靠近,但也还是保持了较远的距离,他再次双手抱拳躬身道:“晚辈张不凡,见过前辈。”

那老者见张不凡躬身放下手中的酒杯缓缓道:“过来。”

“我过去?”张不凡指着自己道。

“过来吧,让我看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