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陆航一巴掌将陈刀废了,麻子和小刀都暗自倒吸了一口冷气,这看似人畜无害的陆航,下起手来可是真的狠辣,废了陈刀比直接杀了他还要难受。

陈刀像是一个死人一样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陆航直接将他的灵核碎了,他接下来的日子可能比活着还要难受,若是被他的仇家知道了,肯定会第一时间找上他。

陆航弯着腰,将他手上的手枪拿了起来把玩着,而此时,轩辕应天的大部队也终于将门外的所有人全部收拾完毕,直接破开大门而入。

陆航对着轩辕应天的人说道:“还敢有人有小动作的,一律就地处决!”

听见陆航的话,加上那一个个全副武装的队伍,大厅内剩下的不到三分之一的手下瞬间手抱着头不敢动。

陆航见局面已经控制了下来,转过身看向陈刀的几个心腹手下。

对方仅存的战斗力小刀也束手就擒,他也知道凭借自己一人之力是根本不可能逃脱这里的,而且这里还有一个黄阶五段的陆航。

陆航随便拉了一个椅子,叼了一支烟,翘着二郎腿坐在上面,轩辕应天很是识趣地给陆航点上烟,他的手下都惊诧地看着这一幕,眼前那男子是什么身份,能让他们的少主亲自给他点烟?

他们不知道陆航是什么身份,但是轩辕应天是他们的少主,何等身份,何等尊贵!

陆航笑着看着跪在地上的几个堂主,麻子、独眼和小刀,已经有人将他们用手铐紧紧铐住,他们根本挣脱不了,大壮和轩辕应天很自觉地站在他的身后,先前那一战,确实打得爽。

“老大,他们几个怎么处理?要不干脆沉江,方便快捷。”轩辕应天开口问道。

听见轩辕应天的话,独眼的身子颤抖了一下,显然是被轩辕应天的话吓了一下,而小刀和麻子倒是没什么反应。

陆航轻轻摩挲着下巴,轻吐出一口烟雾,说道:“说实话,我跟你们几个没有什么血海深仇,最多就算是一点小摩擦罢了,不至于你死我活的地步。”

听见陆航的话,独眼的头抬了起来,眼睛里闪烁着光芒,陆航的话给他升起了新的希望。

“不过……你们几个跟着陈刀围杀我,这件事就不可能就这样过去。”

听见陆航的话,独眼心头那个苦啊,他自己只是在一旁看戏的,根本没有参与到其中啊。

陆航站起来,捡起地上一把长刀,站在他们三个前面。

麻子有些受不了这样压抑的气氛,瞪大眼睛对着陆航吼道:“姓陆的,你要杀便杀,别给我整这些有的没的!”

陆航听见他的话,并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只见陆航笑呵呵指着陈刀说道:“我也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冤有头债有主,毕竟这件事是陈刀挑起的,你们几个只是因为听他的命令,所以我现在给你们一个活的机会,都看见了我手上这把刀了吧,拿着它,把陈刀杀了,我放你一条生路,剩下两个人,那就死!”

听见陆航的话,小刀瞬间就骂道:“哼,陆航,我谢龙虽然不是什么正义之辈,但是你想让我去手刃陈老大,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很好,我就喜欢你这样有骨气的,待会会让你死的比较痛快。”

小刀说罢,也不理陆航,低着头沉默了下去,他几乎是能想象到自己的下场,但是干他们这一行的,他早就想到了有这样的一天。

然而就在同一刻,麻子站了起来,直接拿过那把沾着鲜血的长刀,径直朝着陈刀走去。

陈刀虽然已经成为了一个废人,但是他还是想活着,他还有没有享受够的荣华富贵还有女人。

“妈的,麻子,你要干什么!”陈刀说着话,嘴里伴着鲜血。

“对不起了陈老大,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还不想死,所以只能得罪了。”麻子半蹲在地上。

“不,你不——”

陈刀的话还没说完,麻子就已经一刀了结了他的性命。

“陆总,我已经完成您吩咐的了。”麻子将刀擦干净,退在陆航面前,躬着身子对他说道,与之前面对陈刀完全是两个态度。

陆航笑呵呵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做的不错。”

“不知道陆总能不能放我一条生路?”

“那是自然。”

听见陆航的话,麻子一边退一边感激着陆航。

然后只听见一声枪响,在麻子的眉心处,一个血洞冒了出来,他那魁梧的身躯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你这种转眼就能出卖自己老大的人,也没有必要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了。”陆航右手的枪口还冒着烟,那一枪,就是他开的。

独眼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麻子就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他看向陆航的眼神一变再变,这人就是个魔鬼!

陆航看着他们二人说道:“你们两个,还有下面所有大刀会的人都给我听好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什么陈刀,以后我就是大刀会的老大,想退出的我不会拦着,想要继续留下的,你们之前有过什么,我都可以不在乎,但是在以后,那就要听我的命令,同时,如果留下来,我也不会亏待你们,凡是我们会里的人,我都会按照公司制度来发放每个人工资,让你们享有最好的福利制度。”

说罢,陆航转过身看向跪在地上的独眼和小刀,说道:“至于你们两个,你们若是打算留下来,我肯定会给你们最好的薪资待遇,你们也不用说什么忠心于我,那都是狗屁,我只需要你们两个老老实实听我的话,听我的命令,我让你们朝东你们就不能朝西,就这是我的要求,但是我丑话说在前面,加不加入是你们的事,但是若是留下来,还在我背后搞事,若是被我发现了,那我会保证你们俩死的会非常的惨,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背叛者,你们,懂了吗?”

“懂了懂了。”独眼像是小鸡啄米一样点点头。

“你呢?”

“明白。”小刀的回答言简意赅,他不是一根筋的人,自然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而且,光是凭陆航今天展现出来的身手和楼下这群训练有素的人,小刀就知道陆航不是一般人,跟这样的人混,比跟陈刀混有前途多了。

听见小刀的话,陆航终于是满意地点点头,在这里面,他最看重的就是小刀,他是黄阶三段的修炼者,而且能当上堂主,也能说明他的能力,他不可能天天待在大刀会,肯定得选出一个人代替自己执掌,而小刀就是最好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