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公子上朝 > 第120章 斩立决

在场的人,看到徐胜志如此激动的跳起来,一个个都惊愕的看着他。

他说得到底是什么啊?

只见徐胜志哈哈狂笑起来指着陈大忠道:“你根本就没有看见!你不是证人,你是假的!”

陈大忠看着徐胜志,突然咧嘴一笑道:“我看见了,你做得一切。”

他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古怪,充满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王磊听到这声音,脸色一变,悄然移动两步,到了皇圣祖身旁,双手放在背后……

“你根本没看见!”徐胜志暴怒道,他脑海中总有个声音,让他愤怒,事实不是这样的……

只见他如同中邪一样,暴怒吼了起来。

“那个女人我弄完她之后,她父母才回来的,我都说了,我可以给她好日子,我可是二品大官的儿子,她跟着我有什么不好的?”

“那两个该死的泥腿子,非要杀了我,拿刀砍我,哪里是我对手,我一刀一个,砍死了。”

“那个该死的女人,自己朝我冲过来,我就杀了她,她这么好看,我还不舍得……可恶!”

他这么说着,指着陈大忠道:“你根本就没有看见,你说的事情,我没做过,你根本就没看见。”

听着徐胜志疯癫一样的话语,徐茅台整个脸垮了下来,我的天啊,你怎么都说出来了?

“给我住口!”

徐茅台怒吼忍不住一巴掌抽了过去。

啪……

徐胜志被一巴掌抽得瘫倒在地上,回过神来,吃惊的看着徐茅台道:“爹!你打我?”

“畜生,你这是干了什么?我打你怎么了?”徐茅台气得全身发抖怒道。

徐胜志哭了出来吼道:“爹,你说过,会保护我的,不会让我死的,我……!”

皇圣祖吃惊的看着陈大忠,他已经明白过来了,这个陈大忠真不是原来的陈大忠。

肯定是假的,但是这一招,在金小宝的策划安排下,居然让徐胜志吐露了真相……

金小宝啊,果然是麒麟之才啊,虽然不在场,却是能完全预料到一切。

让真相露出水面。

而徐胜志这个人渣,为了自己的兽欲,杀死了一家人,杀人放火……

皇圣祖勃然大怒对张启栋道:“张启栋!记下来了没有?”

看着暴怒的皇圣祖,张启栋手一颤,答道:“记下来了。”

说着,一脸无奈的看着徐茅台,这下徐茅台要完了。

他也看出来了,这个所谓的陈大忠,真的是假的,就是攻心之计……

一顿诈话,居然让徐胜志心神失守,自己说出来了一切真相……

他这个刑部尚书亲自写的问案文书,他可一点都不敢作假……

这可是在皇圣祖的亲眼目睹下,自己要是作假,他这个刑部尚书也不要做了。

徐茅台反应过来,立刻跪下,惶恐道:“皇上,开恩啊,我就这么一个独苗啊。”

皇圣祖怒道:“徐茅台,我已经给了你们父子机会了,还说朕是暴君,好!为了黎民百姓,讨回公道,朕是暴君又如何?是你们不肯如实交代,还敢求情?”

说完,他一挥手,杀气腾腾的道:“来人啊!徐胜志罪大恶极,强抢民女,杀人放火,死不悔改,拉出去斩立决!”

“是!”几个皇家护卫上来,拖着徐胜志朝门口走去。

徐茅台听了此言,哀求道:“皇上,不要啊!这是我唯一的儿子啊!”

说着,冲上前,死死的抱住儿子,不让侍卫拖他出去……

徐胜志抱住徐茅台,哭喊起来:“爹救我,皇上……皇上饶命啊……我不想死啊!”

跟着一阵屎尿的臭气冲天的味道,这家伙吓得大小便失禁了……

“罪有应得,就让开吧!”一旁的陈大忠道,随手一拍在那徐茅台一下……

徐茅台身体一僵,突然没有力气了。

几个侍卫直接把徐胜志拖出去……

啊……

一声惨叫传来。

跟着,侍卫提着徐胜志的脑袋回来,朝皇圣祖恭敬道:“皇上,行刑完毕!”

“我的儿啊!”徐茅台脚一软,瘫倒在地上了,放声大哭起来……

皇圣祖又盯着徐茅台道:“徐茅台!你教子无方,并且包庇儿子恶事,死不悔改,无视朕的忠告,欺君犯上,削去官职爵位,打入死牢,秋后问斩!”

看着徐胜志的脑袋,一旁的蓉蓉公主大眼眸都流下了泪花,双手合十的自语:“园姐姐,你看到了吗?害死你的人,终于绳之以法了。”

不过,她也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了,金小宝找的这个陈大忠根本就不是原来那个关键证人。

而是徐胜志自己说出来的。

金公子真是太厉害了。

嗯?

那个陈大忠呢?

不但是皇圣祖还是张启栋等人,都惊讶的发现,本来一副快死了的陈大忠居然消失不见了。

众目睽睽之下,这家伙是怎么不见的啊?

只有王磊露出警惕之色,护在皇圣祖身旁……

皇圣祖回过神来,道:“来人,摘了徐茅台的乌纱帽,打入死牢。”

“是!”几个护卫上前,摘了已经晕倒了的徐茅台的乌纱帽,拖进去了死牢。

事实上,对这徐茅台,他也想斩立决了,一了百了。

但是他毕竟是二品大员,身上不但有功名在身,还有徐家这个门阀家族,砍了他,后患不小……

先关在死牢,等徐家的跟莫太傅等人来跟他讨价还价……

徐茅台死不了,不过这吏部尚书之位,那是绝对做不了了。

接下来,朝堂又要热闹了,不管哪一方,对这个吏部尚书之位,可要进行一番角逐了。

他安慰的拍了拍身旁哭成泪人的蓉蓉公主,这是他最疼爱的宝贝公主,心地善良,又天真活泼,如不是侍女被害,她也不会如此……

皇圣祖又站了起来,看向张启栋道:“文书写好,明天抄录,公布天下。”

张启栋听了此言,一颤,想要发表一下意见,但是却是忍住了。

虽然都是尚书,但是徐家可不是他能比的,这文书是出自他的……

他只是记载啊,这公告天下,那徐家不是恨死他了?他如何跟莫太傅交代啊……

可恶,皇圣祖这是要跟我等宣战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