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染梦纤尘 > 第31章 巷子里的读书茶吧

星期六的早晨,晴空万里,春风如此多娇。

平常不爱注重形象的染梦,今天稍微在外观下了点功夫,虽是依然穿的是旧春装,但破格涂上了淡淡的唇膏。

唇膏是陆玲玲买给她的,说是为了感谢她这媒人。

陆玲玲认真告诉她,如果店里打工面貌衣装过随便,那么顾客并会流失一大半。

为了赚钱,她暂放下了那份随性的不修边幅。

“梦梦,两份工作太累,妈不希望你累着了…妈找人东拼西凑了八万元,够用了…妈没啥事干,等你爸出院了,找活打工还债。”兰芬心疼着要出门打工的染梦。

她没有告诉女儿八万元真正的来处,有心瞒着一辈子。

染梦听她妈借了八万元,一丝奇怪问,“妈,现在找人借钱难是难,就爸和妈的几个穷亲,说什么也拿不出这么多,这是谁那么大方借的钱?”

“妈有个同学混得不错,借了一多半…日后慢慢还上,不着急。”兰芬不敢看染梦的眼睛,瞎编乱造了一个谎言。

单纯的染梦上前搂着兰芬的脖颈,无半分疑心道“借来的要还,我打工还,不是很好么?妈身体虚弱,不用劳累。”

兰芬在生染梦时因操持家务沾了凉水,落下了腰身疼痛的老毛病,这才在家心甘情愿做了家庭主妇。

染梦任性要去打工,兰芬也奈何不了她,只得由她性子了。

“早点儿回。”兰芬站在家门口,一直目送染梦的背影。

染梦骑着自行车出了门,一路上长发飘飘,好似仙女下凡…

年轻就是好,走到哪里都是焦点,再说了,她本人也长得不赖。

“我要找寻你,像是追逐的一场梦,无论多遥远,爱的脚步永不停歇…”她骑着自行车飞驰,嘴里啍唱着纤尘唱过的那首歌。

路痴的她在街头迷失了方向,正准备问行人那街道路口怎么走,人群中迎面走来丰宁和她的亲姐丰玉。

两姐妹打扮得光亮时髦,一人一件时下最流行的卡其色风衣,内搭高领毛衫,肩上挎着精美小包,走在人群中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听丰宁说过,她姐丰玉大她五岁,在这城市的甲级医院工作,是化验室的一名医生。

每回向人提起姐姐,丰宁都是带着骄傲的神情。

“染梦,上哪去?”丰宁眼尖老远就看见了她,朝着她挥手走近。

染梦不知该说不该说,打工虽不是见不得人的事,可丰宁是个大嘴巴,有点芝麻大的事,她也能跟你传播全公司。

公司里的女性,属她最爱八卦传是非,这人事办来了个木棉棉,她找着了依靠似的攀成了好友。

染梦曾见过丰宁和木棉棉私下议论陆玲玲,说她找了有钱的柳飞,是麻雀变了凤凰。

没想到,看着温柔楚楚可人的木棉棉,还有这样不为人知的一面。

木棉棉是公司男女同事公认与优雅大方挂钩的美人,她在凡益书面前表现的善良纯洁柔弱的一批。

染梦对木棉棉和丰宁,说不上来的一种感觉。

兼职打工公司并不管这些,但低调的染梦,喜欢生活在无人纷扰的世界。

“我给家里买点东西。”染梦扯了个看似不太高明的常理。

丰宁丰玉两姐妹都是善观察的人,看破了撒谎不在行的染梦,丰宁沉着应对,“那你忙吧,我和我姐逛逛街。”

丰玉也笑着道,“是啊,你家里事重要,不在这耽搁了。”

染梦望着俩姐妹走远,她呼啦一下骑上自行车,按着行人指引的方向飞奔。

越过繁华的街道,穿过几条杂乱的弄口,进了一条深深的小巷。

这里远离了城市的喧哗,透露着怡人的岁月静好。

读书茶吧,一间古朴的老旧宅子,像是谁家的一座私人庭院。

院中树木繁茂绿意,透明玻璃窗一眼看进去,客人们正看着书品着茶,一副唯我独尊的闲情逸致。

凡益书选址真特别,店面是落在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地方。

染梦推着自行车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又将自行车推放入内停靠在墙处。

陌生的环境总令她一丝拘束,正在门外张望时,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把门从里推开了,“你是来打工的染梦吧?我是这里的员工,木木。”

木木看着很本份的样,说话细声细气,跟她秀气的外貌很符合。

染梦冲她友好笑,四处张望走进去。

屋中空间很大,十几套原木本色桌椅,每张桌面前都坐了人,看来生意还挺好的。

棱面透明玻璃窗呈方形,窗外的阳光破窗而入,被阳光照射的屋里,光线十分明亮。

靠窗的一头专属区,陈列有序的几排大书架,上面摆放了各种各样的书。

染梦环视了一圈后,注意到另一个跟木木一样穿着特制围裙的女孩,双手端着茶盘穿梭在每个桌前,微笑着给需要添茶水的客人蓄茶。

木木走入长形木质茶吧台内,蹲在柜子前似拿着什么东西,之后递给染梦一件卡通围裙。

染梦接过来时,这才发现卡通人物竟和自己的微信头像,一模一样。

她震惊呆在了那里,问木木,“这是谁设计的围裙?”

木木笑道,“当然是凡老板找人专门设计的呀。”

凡益书?竟然和自己几处相同喜好,爱看书,爱卡通人物。

但从进门起,根本没看见凡益书的人,不知去哪了。

“换个围裙也磨矶,新来的真不懂规矩!”那忙碌的女孩看着染梦和木木说笑,走近后不满斥责。

染梦本来没闲着正换着围裙,木木站在身后帮她系围裙的绳结,俩人和和美美的,女孩一声斥责,心情都不好了。

趁那女孩转身又去忙时,木木在染梦身后低声告知,“这女孩大我几岁,叫凤凤,她是店长。老板不在,要听她的。”

原来当了点小官,怪不得装腔作势,看那凤凤的面相举止,感觉是不好相处的人。

染梦未说什么,马上走过去帮忙。

发生了一点小小的插曲,她并未放在心上,因为她真的爱上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