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仙慕 > 第二十八章 尘烟起

强撑着疲惫的身体,江辰的意识渐渐模糊。

穷途末路之际,筋疲力尽之时,江辰的双手无力般垂下,他似乎放弃了。

双眼微微合上,等待着那最后一刻的来临。

心中的那些仇怨、愤恨与痛苦,此刻依旧围绕在他身边,然而却又让他感觉,这一切是那么遥远。

恍惚间,往日经历一一在眼前浮现。

昨日江亭山夫妻的惨死、一个多月前来到东阳城定居、十几年惬意的扬县生活、住在山里教他武艺的董老头,还有那个从小一起摸爬滚打的发小鱼儿……

而今这一切,此刻似乎正在离他渐渐远去。

眼前有些昏暗朦胧,不远处一股强烈的气流裹挟着风沙似乎向他所在的方向席卷而来。

江辰身心交瘁,无法再做任何思考了……挥舞在自己头上几把锋利的刀刃,应该已经落在自己的身上了吧。

可他现在却任何感觉也没有。

耳边那群土匪们兴奋与嘈杂的叫喊,在停顿片刻之后,被恐惧与惊慌代替。

一时间周围此起彼伏,尽是惊叫痛苦之声。强撑着疲惫的双眼,江辰无意再看周围发生的一切。

眼前的黑暗似乎愈发浓烈,江辰不禁怀疑起来:是自己失明了吗?

江辰低下头看向自己的右手,破裂的水泡、溃烂的伤口清晰可辨……不是失明。

然而眼前弥漫的浓浓黑雾又是怎么回事。

江辰下意识看着眼前那片漆黑。翻滚涌动的黑雾里,依稀浮现出一个模糊的身形。

那身黑色衣裙,在黑雾的掩映下显得分外隐蔽。

红线镶边的衣角,瘦小玲珑的身形,鬓边丝发随风轻轻飘荡……

江辰视线再度昏沉,黑雾中虽看不清那人的样貌,然而那熟悉的身影他却是认得的。

没错,是胡灵了。

不断向周围蔓延的黑雾,将一众包围着江辰的土匪逼退。那些还不及逃脱的,瞬间便被黑雾吞没,转眼间失去了全身精血,成为一具面容可怖的干尸。

土匪们纷纷四散奔逃,山寨空地上弥漫的黑雾将土匪和江辰隔开。

看着眼前熟悉的黑雾,三当家又惊又怒。

“妈的,又是这个妖女!”三当家愤愤说道,“这野小子和这个小妖女到底是什么关系?怎么哪儿都有她!”

他拽住身边的一个亲信,连忙问道:“寨内还有鸡鸭狗血吗?”

亲信摇了摇头,眼神有些换乱:“没了,上回抓妖女的时候都用完了,后来妖女跑了,寨内也就没再做什么准备。”

“庙里求的那些黄符呢?”

“别提了,那黄符一点用都没有……那小庙里的道士是假的,纯粹就是个混吃混喝的骗子!”亲信说道。

三当家气得直咬牙,他看着眼前的黑雾,一时间也竟无可奈何。

随着一众土匪们纷纷四散奔逃,黑雾的范围也开始渐渐收缩起来,而后胡灵的身影出现在黑雾中央。

来在江辰面前,胡灵看着一脸疲惫满身是血的江辰,有些心疼地说道:“江辰哥哥,你不会怪我来的太晚吧。”

摇了摇头,江辰嘴角带着一丝笑容。

“怎么会呢,灵儿。”之前的无助与绝望感稍稍散去,江辰脸上带着一丝歉意,“让你为我担心了。”

“江辰哥哥说的哪里话,你是个有情有义的人,灵儿心里早已把你,当做是很好的朋友了!”

“为朋友分忧,应该的嘛。”灵儿莞尔一笑。

从和江辰分开的那一刻开始,胡灵就在暗处默默观察着江辰的行动。

直到江辰爬上了悬崖之后,胡灵才停止了。

攀爬悬崖对瘦小的她来说,难度似乎有些大。在行动这方面,她身上那奇特的黑雾便帮不上什么忙了。

在看到众多土匪集结在山寨前方的时候,胡灵知道他们将要有所行动了。

她先是回到树林里,将江辰的父母亲安置妥当,防止被那些搜山的土匪们发现而亵渎。

随后来到山寨附近探听江辰的动向。

直到江辰杀掉了二当家之后,来到山寨前方的空地上,胡灵才终于发现了江辰的踪迹。

看到江辰被众多土匪包围的时候,胡灵本想直接冲出去将他保护起来。

然而她又转念一想,能够亲手杀掉自己的仇人,那种大仇得报之后的痛快,对于受害者而言,应该是最能让心灵得到安慰的事情了。

那种失去一夜间失去双亲所带来的痛苦,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又该如何承受。

眼前这群穷凶极恶的土匪就是一个突破口,就让江辰借着这个机会好好发泄一下吧……胡灵这样想着。

当一百多名土匪死在江辰刀下的时候,胡灵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连她自己也吃了一惊。

她从没想过,眼前这个一向温柔善良的江辰,居然会有如此强大的爆发力。

然而在强大的人也会有筋疲力竭的时候。

江辰倒下的那一刻,胡灵终于出现。她是决不会眼睁睁看着江辰就这样死在土匪刀下的。

浓烈的黑雾在众多土匪还未察觉的时候,悄悄席卷上去。瞬间带走了二三十名土匪的性命。

江辰挣扎着想坐起来,然而身体却一阵发虚。双手刚刚撑起一些,而后又无力地倒了下去。

看这情况,胡灵连忙上前轻轻地扶起他。

坐起身来的那一刹那,江辰已然满眼泪水。愧疚、自责中夹杂着些许无奈和愤恨,江辰的身体微微颤抖。

看着眼前痛苦的江辰,胡灵轻声安慰道:“除掉了一百多名土匪,江辰哥哥已经很棒了呢。如果你身在行伍之中,一定会是一名威风凛凛的大将军!”

“先在这里休息一会,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灵儿吧!”

轻轻拍了拍江辰的后背,胡灵站起身来,向躲在附近的土匪们缓缓走去。

江辰急忙叫住她:“灵儿,你……”

还没等江辰把话说完,胡灵便开口说道:“江辰哥哥放心吧,我会很小心的!”

看着胡灵慢慢走远,江辰心里一阵感动。然而他也不想让胡灵再为自己的事情而陷入危险之中。

若是自己再强大一些,再强大一些……经历了失去双亲的痛苦之后,他不想再失去任何人了。

胡灵面对的方向,站着近二百名土匪。

虽然人数众多,而且一个个手中提着明晃晃的钢刀,然而土匪们无不是面露惧色,脚步唯唯诺诺不敢向前。

三当家自然是知道胡灵的厉害。

若是与之近战的话,他们是绝无无任何胜算的。可是不能近战的话,又该当如何呢。

看着手里的弓箭,三当家猛然冲着众人喊道:“快,雷电二旗的人,上山寨内拿弓箭去!”

听到三当家的吩咐,那些分属于雷电二旗下的人一个个如释重负一般,慌里慌张的往寨内深处跑去。

其余的人更加紧张起来。

此刻用刀和妖女对抗,无疑是上去送死。可是迫于三当家的淫威,他们又不敢不从。

就见胡灵体内瞬间释放出大量黑气。

黑气翻滚,裹挟着脚下的烟尘向一众土匪们扑去。

土匪们见此行状,纷纷四散奔逃。

那些在之前和江辰的战斗中受了伤的,脚下的步子逃得慢了些,瞬间便被黑雾吞噬在内。

黑雾渗透进他们身体的每一处皮肤,不断侵蚀消耗着体内的精血。身体的每一处细胞都传出极大的痛苦不断刺激着他们的神经。

面部的眼球因为痛苦而圆睁,渐渐因为充血而变得红肿……躯干及四肢不断萎缩,皮肉变得干枯失去血色。

几个呼吸间,那些被黑雾吞没的土匪便被胡灵无情的抽成一具干尸。

侥幸躲避开黑雾追击的土匪们,后背早已满是冷汗。

看着那些死去的弟兄们,他们一阵后怕。若是自己被黑雾所吞没,恐怕也是这般下场。

就在这时,雷电二旗的人手拿着弓箭纷纷赶到。

来到胡灵附近,在三当家的指挥下,他们围成半环状,搭弓射箭向胡灵射来。

一时间,几十支箭飞入半空中,而后向胡灵所在的方位呈弧状直射过来。

见此情状,胡灵那精致的脸庞上并未表现出丝毫紧张。

黑气再度环绕周身,不断积聚在其周围。随着不断地释放,黑气变得愈发浓郁粘稠,宛如实质一般。

就见几十支箭矢笔直射入浓郁的黑气之中,像是射进了柔软的棉花里。

触碰黑气的一刹那,箭矢瞬间一滞,像是被吸附住一般,速度瞬间降了下来,紧接着被那宛如实质的黑气裹挟吞没,纷纷掉落在地。

又是一波箭雨纷纷而至,却依旧是同样的效果。

三当家和一众土匪纷纷大惊失色。

“再放,再放!”三当家近乎咆哮着说道。

一波又一波的箭雨纷至沓来,胡灵的黑气愈发如实质般粘稠,那似乎要吞噬一切的漆黑渐渐不再有所动静。

趁着两拨箭雨之间的空当,那浓稠的黑气猛然爆裂开来,瞬间挥发在空气中,将半空中的几十支箭矢猛然弹开。

见情况不妙,众多土匪们纷纷后退。

那些蹲在不远处朝这里射箭的土匪还在搭弓射箭,未等他们有所反应,黑气已然席卷而至,将那几十名土匪瞬间吞没,顷刻间便夺去了他们的性命。

躲在远处的三当家,此刻再也没了主意。

“这妖女不知是什么来历,到底是人是鬼……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妖法!”三当家连连感叹。

不过半天的时间,他们山寨便因为江辰和胡灵瞬间损失了二百多人,元气大伤。

请神容易送神难,三当家有些后悔招惹他们了。

然而事已至此,一众土匪此刻是战是退,他必须要做出个决断才行。

正在思索犹豫之际,眼角的余光突然瞥见身后不远处,一个道士模样的人向他所在的方向径直走过来。

那人有些吃痛地揉着自己的后脑勺,手心捂着的地方,肉眼可见地一片浮肿。

摸着脑后的那片疼痛,道士的口中“嘶”了一声。

冲着三当家挤眉弄眼地说道:“呦,寨子里有妖女作祟啊!怎么样,要不要贫道帮忙啊?”

三当家一脸狐疑,看着道士说道:“怎么,你有办法对付那妖女?”

“当然!”道士很是自信,“不过嘛,贫道是需要一些报酬的。”

“怎么讲?”三当家似乎看到了一些希望。

道士略微扫视了一众土匪。

“不贵,我看你这里二百来人的样子。每人算一两银子,二百人就是二百两。”

看了看三当家那微皱的眉头,“你嘛,比较贵一些,算你三百两银子。”

“一共五百两!”道士一脸财迷,“怎么样?五百两换你寨内二百多条性命,很便宜吧。”

“臭道士,老子他妈剁了你……”三当家举起手中的环首刀,登时就要发火。

道士似乎被吓了一跳,猛然退后两步说道:“算了算了,买卖不成仁义在嘛,干嘛呀这是!”

“既然如此,那我就走了。”说罢,道士作势就要转身离去。

看着道士离去的身影,三当家微微眯起眼睛,嘴角勾起一抹奸笑。

“道长且慢走!”

道士扭头看向三当家,往回走了几步说道:“施主还有什么要吩咐的?”

“你要如何帮我?”

“很简单,你准备一盆清水来,贫道悬空画符,化清水为符水。浸了我符水的兵刃,自然能破那妖女的黑气。”道士向其解释道。

“若是无效呢?”

“施主尽管放心,贫道行走江湖这几年,那绝对是有口皆碑。”道士眉飞色舞一阵夸耀,“若是不见效果,贫道将五百两银子退还就是。”

三当家深吸了一口气,盯着眼前的道士。

沉默片刻后,吩咐身边的亲信手下道:“带两个人准备一盆清水,你拿上钥匙上库房取五百两银子来。”

不多时,道士收下了银子。

右手捏成剑指,就见他蹲下身来,指尖在水面上沉稳地勾画着复杂的图案。

道士一改那玩世不恭的样子,面色显得十分郑重。

片刻之后,道士站起身来向三当家说道:“贫道做法完毕,清水已是符水了。”

三当家只看见道士手指比划了两下就匆匆结束。

当下他十分狐疑地看着道士:“怎么,这就行了?”

道士自信地点点头。

“如果不信的话,”他的下巴颏向不远处走来的胡灵指了指,“你们向她试试就知道了。”

没再说什么,三当家让周围的一众土匪们,刀刃上纷纷撒上符水。

眼见胡灵离他们越来越近,土匪们对眼前的这盆清水依旧是半信半疑。

脚步瑟缩着,并无一人敢上前。

解决了十几名落单的土匪后,胡灵向三当家的方向赶了过来。

眨眼间,那可怖的黑气再度出现,朝着面色怯懦的一众土匪瞬间席卷过来。

前方的十几名土匪,下意识举起手中沾满符水的刀刃向黑雾挥砍着。

一瞬间,土匪们纷纷大喜过望。

就见刀刃所过之处,黑气瞬间消散。那些挥舞刀刃的土匪们仍旧完好无损地站在那里。

见此情形,胡灵心中突然咯噔一下。

平日里向来低调的她,这次怕是遇见高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