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秋落寒风起 > 你往前走,我在身后(四)

芷璇最害怕的就是孤独,只是喜欢片刻安静罢了,一连好长时间家里就只有自己一个人没有家人的陪伴肯定会感到孤独的。

“走吧,出去买些东西吧。”领着芷璇出门去。

时间才刚六点但夜幕已经降临了,“呼~”空气还有些许的冷可以看见呼出的热气~好在今晚的天气很好,夜空上的星星虽然没有很多,但还是可以看到的。

“给自己买一个蛋糕吧。”

“嗯~”

烘焙店内,一位老奶奶和周围的人显的格格不入,刚进入店内的时候我就注意到她了她坐在一角眼巴巴看着蛋糕窗口下面那个最小的蛋糕。

想必芷璇也注意到了,她并没有声张。而是拉了我一下,想听听我的看法,我俯身在她耳边:“问问店员吧~”

她点点头。

芷璇向店员招了招手。

“你好,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这个店员一脸热情的迎上来

“我问一下啊,这个老奶奶是怎么回事?”她小心的问

这个店员身子微微一探:“她啊,她今天孙女过生日,钱不够买原价的蛋糕,所以在等特价的。”

“谢谢。”

……

“晨,我想给她买个蛋糕。”她拽着我的衣角,想听听我的意见。

我微笑着点点头:“但是不能送给她,这样她会不好意思的,因为她并不是在乞讨。”

“嗯~我知道了。”

……

她在蛋糕柜面前上下打量,目光最终锁定在了一款樱花蛋糕上。

“那个~帮我把这个樱花蛋糕,包起来吧。”

“好的~”

“等一下。”她叫住店员,手指着老奶奶看着的那款蛋糕。

她趴在店员的耳边:“可不可以把这个蛋糕放大一些,钱我来付,无论以什么理由帮我送给那位老奶奶可不可以?”

“这个~”看样子店员并不想接下这个请求。

“小哥哥~求求你了好不好~”她对着店员撒娇,啧,看着芷璇对着别的男人撒娇很不舒服但又不能做些什么。

“好好好~我知道了~”果然无论什么人都抵挡不住女孩子的糖衣炮弹。

“谢谢~”芷璇打开钱包拿出一张银行卡:“就刷这张吧~”

……

“晨,你去帮我去看看那位小哥哥用什么方法送出去的好。”

“不去。”

“为什么?”

“因为也想看你对我撒娇。”

“啊?这是什么奇怪的癖好?”“快去~快去~”我在她半推半就下穿过了墙壁。

……

只见加了尺寸的蛋糕从烘焙房端出来,经过精致的包装。

店员走到老奶奶面前,正要开口,老奶奶应该是以为他要赶走她赶忙开口:“我这就出去,不妨碍你们做生意。”

“不是,不是老奶奶,你是我们今天第一百位客人,可以以一半的价格把你选的蛋糕买走。”

“真的吗?”显然她有些不太相信。

嘶~芷璇不是付款了吗?怎么还要收钱?

“真的!到这边结账吧~”他把老奶奶扶起。

当她看见蛋糕的时候:“我要的不是这个。”

“你拿着吧~我们活动就是这样,一半价格三倍快乐,一共80块。”

店员利索装袋打价把蛋糕递到老奶奶手中,她接过蛋糕道了一声:“谢谢”,我呢就来到他后面瞥了一眼价格380块。便离开了。

……

“怎么样?怎么样?他送没送呀。”芷璇迫不及待的追问我。

想了一下:“他送了,老奶奶看样子很开心。”

“那就好~”她得知结果后准备出发向另一家店进发。

“对了,芷璇你买蛋糕一共多少钱啊。”

“啊?问这个干嘛?”

“好奇~看这个蛋糕也不便宜的样子。”

“我看看啊。”她翻弄着手机:“大概800块的样子。”

“嗯~确实蛮贵的。”

“哈哈哈,还可以吧~毕竟味道很不错~”

发票上印着樱花蛋糕500块,晴空蛋糕300块。至于为什么没有收全款,应该是为了防止老太太奔着这个虚假活动再来吧。

……

“哎呦,累死我了~”回到家芷璇便一把瘫在沙发上。

“快来收拾一下吧,已经不早了。”

话闭,芷璇便走进厨房忙碌起来。

本以为她是娇柔的大小姐,没想到却烧的一手好菜,厨房里菜刀与砧板的碰撞声,碗碟的敲击声络绎不绝。

晚间,樱花蛋糕放中央,上面排列着六根蜡烛,点燃蜡烛,关闭灯火。

“祝你~生……”

“闭嘴!不要唱!”一脚踢在我的屁股上。“OKOK”

烛火阑珊,点点亮光带来温度与温暖,她十指相扣诚心许愿,好似月光好似山河里的阳光……

“呼~~~”烛光在她的带动下随即而灭。

“许了什么愿?”

“不告诉你,说出来就不灵啦~”芷璇抹起一点蛋糕,点在我的鼻子上~

“你吃不到,让你坐在我旁边看着我吃,我这样做是不是太残忍了啊~”

“是啊,吃不到你做的菜真是太可惜了~”

“我发现你和我混熟后,就会贫嘴了。”

……

晚餐后,她有些微醺应该两罐啤酒的缘故,脸颊微微红,呼吸变得有些喘息。

他们家的阳台还蛮大的,这里放里一张吊椅一台天文望远镜顺带站着两人都不觉得拥挤。

“晨,看看,北极星~”天上的星星虽然不多,但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我还是看不到。

“这边是北斗七星,七颗中有六颗是而二等星,一颗是三等星,通过斗口的两颗天枢,天璇连线,朝斗口方向延长约五倍的距离,就是北极星啦。”她为我介绍着,虽然每次都找不到位置,但在她看星星的时候在旁边看她也是别有惬意。

“晨。”她眼睛离开镜孔,坐到到吊椅上,双脚抬空,望着星空。

“怎么了?”

“你说,人这一生是为什么什么而活着。”

很难想象这是从芷璇口中冒出来的话,“我想大概是为了自己的愿望吧~”

“是吗?在我看来愿望就是遗憾,用尽全力向它们奔去,到头来才发现自己做不到只能一而再三的降低自己的高度。”

“那既然这样,向自己的愿望去奔赴不就是为了把遗憾降到最低了吗?虽然结果可能不近人意,但至少努力过奋斗过没有为自己留下后悔的念想,这不才是最重要的吗?”

“或许吧~”她双脚倒腾起来。

“你之前为什么不对我撒娇啊?”

“感觉没必要,你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就感觉没必要,怎么你还因为这件事吃醋啊?”

“没有,没有只是想看看你对我撒娇时的样子。”

“是吗?”她从吊椅上蹦下来。一把抱住我的手臂:“好晨晨,不要在生气了好不好~人家以后肯定会对你多多撒娇的~”

汗毛立了起来,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哎呦,我的天真肉麻~”

他脸色比刚刚更红了一下,是后醉的缘故吗?看着我的眼睛更加迷离了。

“吧唧~”她踮起脚尖,温热的嘴唇印在我的脸上。有些惊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刚要开口,芷璇的手指停在我的嘴唇上:“不要说话,这不是非分之想,只是觉得你好熟悉感觉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可,可不可以抱抱我。”

“当然可以,你有些醉了,回房间吧~”

“不,我不要,我就想在你怀里看星星,别的什么都不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