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扎根在修真界的日子 > 第九章:讲和

气愤之下,叶青这一巴掌没有任何保留。

“哎呀!”

吃痛下的唐若雪,不由惨叫一声,做为宗门的掌上明珠,自己何曾受过此等屈辱,尤其还打在自己那羞人的地方。

羞怒交加,还带着哭声的唐若雪,再也顾不上其他,大声急怒道:“狗叶青,你敢打我,我,我一定要把你………”

“啪!”

还未等唐若雪把话说完,叶青丝毫未留情面,又是一巴掌狠狠的打在她的臀上,感受她臀部传来的阵阵细腻光滑,心神不由为之一荡。

“哎呀!”

唐若雪再次吃痛惨叫,除了火辣辣的疼痛感外, 心中同时还升起了一丝异样羞涩的感觉,一时间竟难以启齿。

唐若雪又羞又急,泪珠滚滚,怒道:“狗叶青,我,我――”

不知是因为屈辱,惊慌还是羞涩, 恼羞成怒的唐若雪,各种情绪汇聚一起,猛然迸发,出于本能反应,体内一股真元席卷全身,爆发而出。

“不好,这小妞发飙了。”叶青暗道不妙,正欲拔腿急退,只觉眼前劲风扫过,噗噗连响,竟是活生生将他震飞出去。

“啊――”一声惊天惨叫响彻屋内,叶青一口鲜血喷出,噗通倒地,竟是没了半点声响。

“大坏蛋,你以为装死便骗得了我么?”娇脸微怒的唐若雪,转过头去,看向倒地不起的叶青,咬着银牙哼了一声,玉手顺势轮起一掌便要打去。

然而叶青没有唐若雪想像中的拔腿就跑,仍是静静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没有半点声息。

有些迟疑的她,一种不祥的预感顿时涌上心头,玉掌横挂半空,凝神细听,而屋内除了拼命四郎的喘气声,再无半点声音,死寂一片。

难道是自己刚才出力过猛,将叶青给……想到这里,唐若雪心中一颤,俏脸煞白,娇躯竟忍不住打个哆嗦。

“叶青,叶青?”唐若雪身子微微颤动,小心翼翼试探性的喊着,心中已渐渐开始害怕:“叶青你,你再不起来,我真要打你了――”

任她百般威吓,叶青仍是没有丝毫声响传出,唐若雪脸色苍白,神情紧张,畏缩探出小脑袋,往地上瞄了一眼,

躺在地上的叶青,此刻脸色雪白,那还有刚才穷凶极恶的样子,身体已经一动不动躺在地上,没有一丝气息,地上鲜红的血迹格外刺眼。

“我,我不是故意的!”

看着眼前惨状,唐若雪吓得脸色苍白,接连倒退数步,靠在墙上方才稳住身形,手心冷汗直冒,脑中一片空白。

虽离叶青只有几步之遥,但唐若雪却感觉那是有一道深不见底的鸿沟,无法跨越。

“叶青,你,你醒醒,我发誓以后都不放狗咬你了,也不欺负你了,呜呜,你醒醒――”

墙角处,唐若雪身体靠墙,缓缓划落在地,蜷缩一团,已是吓的嘤嘤哭泣,抽搐起来。

“真的?”

好半响,屋内一个男子声音,在唐若雪耳边骤然响起。

“当然是真的!”

“你,你还活着――”唐若雪心中大惊,急忙跳了起来,”

看着眼前“死而复生”的坏家伙,唐若雪娇躯微颤,脸上竟是哭笑参半:“你个装死的大坏蛋,我打死你!”

叶青再也摒不住呼吸,长长的吁了口气,睁开眼笑道:“小师姐,我可是没说过我死了,只是你自己误猜误信而已。哎哟,别踢!”

感到被戏弄的唐若雪,不甘中带着委屈,羞怒之下飞起玉足狠狠踢在他屁股上,力道却是小了许多。

“让你骗我,让你欺负我,呜呜……”感觉受到极大委屈的唐若雪,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楚楚可怜的样子,着实让人心疼。

叶青看着眼前唐若雪我见犹怜的模样,想起今日将这小姑娘连唬带吓,似乎也有些过了。心肠一软:

“便让她踹几脚吧,反正自己也皮糙肉厚,就当是给这小妞出气了,谁让自己心善了”

大概是因为刚才惊吓过度,唐若雪轻踹叶青几脚后,浑身已没了力气。

正想找块空地坐下歇息,哪曾想屁股刚一挨地,便如着火般跳了起来。

叶青正一旁正揉着自已疼痛的屁股蛋,见唐若雪猛的蹭起身子,看了一眼唐若雪,没好气的道:“唐二小姐,你又怎么了。”

唐若雪小脸通红:“你这大坏蛋,打我那里,还问我怎么了,我,我迟早要让你欺负死。”

唐若雪有些羞怒的看向叶青,发现叶青也正巧看向自己,四目相对,突然发现对方都在揉着发疼的屁股。

尴尬的场面,让两人都不禁觉得有些好笑,都没忍住笑意,笑了出来:

“噗嗤”

“咳咳”

笑过后,唐若雪俏脸微红,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赶紧别过头去。

两个人谁也不说话,一时之间,这空旷的屋子里倒是显的及其安静。

终是有些沉不住气的唐若雪,假装扯弄着衣角,偷偷瞄了叶青一眼,提前打破了这短暂的宁静:“叶,叶青,要不我们,我们讲和吧。”

“讲和?”听到这两个字的叶青,抬头看向唐若雪,突然觉得这丫头其实单纯至极。你当这是小孩过家家吗,不过现在再看这丫头的样子,倒是比之前可爱许多。

想起自己不但打了唐若雪的屁股,还装死吓她,现在唐若雪居然还主动跟自己讲和,估计这宗门之内,大概也就自己头一份。

想到这,叶青心中顿时舒爽不少,连屁股的疼痛也似乎减少了几分。不过该装的时候还得装一下,以免往后这唐二小姐又来找自己麻烦,叶青暗暗想着,故意又板起个脸。

唐若雪哪知叶青这般想法,见叶青坐在地上,板着脸不说话,还以为叶青在记恨自己,继续说道:

“我之前纵狗咬你,还震伤了你,是我不对,可是人家那,那里也被你打了,而且你还装死吓我……”

唐若雪一边说着,一边感受着小臀上传来的火辣,想起刚才所受的委屈,顿时眼眶湿红,眼中蕴藏泪珠,似乎在下一秒就会滑落。

女人一哭,男人必输,这是古今男人的通病,见这嚣张跋扈的二小姐已经被自己逼成这样,叶青也不忍再为难她,只好无奈的摇头道:“好吧,咱们讲和,不过你以后不准在放狗咬我了。”

看着那不远处的拼命四郎,叶青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善意”提醒道。

不得不说,这个唐二小姐如果不纵狗行凶的时候,倒是一个很可爱的丫头,碧玉年华,本来就是一个惹人疼爱的年纪,所以叶青面对她,还真的很难生气。

“嗯,叶青,你放心吧,我不会让拼命四郎咬你的,”唐二小姐怕他不肯相信自己,又赶忙补充了一句:“我发过誓的。”

想起自己被他打屁股的场景,唐若雪面目娇羞,眼珠一转,仿佛又想到些什么,颔首低眉道:“叶青,我能不能求你件事?”

“恩,说吧。”见这小姑娘态度诚恳,目光清澈,叶青点头应道。

“你打我屁――那里的事,不能让别人知道好吗?尤其不要让我姐姐和我娘亲知道…”

唐若雪羞红着脸道,声音细若蚊蝇,越说越小声。她虽然年纪尚小,但毕竟是女孩子家,万一被传出去,那她可羞死了。

叶青笑着道:“二小姐,我们今天有见过面吗?我怎么记不得了?”

唐若雪见他装傻的,知道他是让自己宽心,心里不胜欢喜,毕竟涉世不深的她哪里知道,哪怕她自己不提,叶青也是万万不敢说出去的。

顺水推舟还卖了个人情,叶青想着这小妞也不会再来招惹自己,心中大定,正欲拔腿开溜,却听唐若雪道:“叶――叶青,你要走了么?”

她的语气出奇的柔顺,一只脚踏已出屋门的叶青,生怕再生瓜葛,转过身来没好气的道:“二小姐,还有什么事情啊?”

唐若雪望着他,一张俏脸充满期望的说道:“叶青,我听其他师姐妹说,你会吟诗,还会讲有趣的故事,对吗?”

“不会。”叶青很干脆的回答道,开玩笑,要是这小妞听的兴起,以后天天牵着拼命四郎来找自己,自己还怎么勾搭师姐们。

“哼,就没见过你这么小气巴拉的人。”唐若雪嘟囔着小嘴,委屈巴巴说道:

“我都听说了,过几天你就要去参加什么赛诗会了,现在不过就请你吟几句诗,讲个故事,你有那么不情愿嘛?

我都任你欺负了,那,那里还被你打了,你怎么还这样对我…呜呜…”

果然女人要流泪,真没任何逻辑可言,想哭就哭,眼看唐若雪亮晶晶的泪珠在眼精里滚动,叶青只能无奈妥协:“好吧,就给你讲个白雪公主的故事吧”

唐若雪一拍小手,笑容灿烂,赶忙跑到门槛处,忍着臀部的疼痛缓缓坐下,卷着膝盖,玉手撑着下巴,还有些泪痕的小脸摆出一副认真的模样,专注的听了起来。

“话说在很早很早以前,有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