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御龙玄镜隐 > 第十二章:老乞丐

秦世安郁闷的牵着马,一路向西,这马匹虽然听话,但是没有骑过马的人才知道骑马的痛苦,短短五分钟,就让秦世安彻底放弃了,此时下来牵着马走路,胯间都有种火辣辣的疼。

穿过一条百米宽的江河,此时已经走了足有十多公里,不过依旧没有看到那所谓的城市,秦世安甚至怀疑,那个叫陈庭宣的小子在骗自己,不过随着夕阳将近,终于,看到了夕阳尽头的那座城市。

再次走了足有一个多小时,此时天色已经彻底黑了,当秦世安走到城墙外的时候,整个人彻底蒙了,因为,这大门给关起来了,想要进去,恐怕也得到明天天亮了,看着四周空荡荡一片,秦世安整个人都不好了。

随着秦世安四处寻找,终于在一里外发现了一座龙王庙,此时庙宇之内还有这火光,秦世安牵着马走入庙中,将马拴在龙王庙门口的大树上,取出一点水给马喂好,自己则向着庙内走去。

当秦世安踏入庙门的时候,面前的景象,仿佛瞬间回到了七八年前,同样的篝火,同样的老乞丐,同样的发黄的酒葫芦,还有那刺鼻的酒气,这,竟然是当年自己遇到过的那个老乞丐。

“老人家,路过这里,多有打扰。”依旧是当年那样的鞠躬,然而这次却没有等来老乞丐的回复,只有一声声鼾声在提醒秦世安,这老家伙喝多了,睡着了。

秦世安笑着看向老乞丐,七八年过去了,这老乞丐依旧是那般模样,甚至身上的衣服,也是当年的破旧单衣,当年自己还奇怪,这老家伙半夜不冷么?然而当他阵正学习武功的时候才知道,真气护体,真的不冷。

秦世安取了一些柴火,添加入篝火之中,很快,火势就再次旺盛起来。

从须弥袋之中取出之前准备的一些食物,尤其是红薯,这么多年,依旧无法忘怀的味道,也只有烤红薯,才能让秦世安想到妹妹的点点滴滴。

其实秦世安在来到南州之后,就想着直接去找妹妹,但是,二十多万里的路程,自己紧赶慢赶一年也难以达到,又不习惯骑马,加上师姑的照顾,秦世安也不想师姑失望,因此,就打消了先去寻找妹妹的念想。

从马匹上拿来一副垫子铺在地上,秦世安盘膝坐好,随后认真的烤起红薯,很快,烤红薯的香气就蔓延出来,而这个时候,呼呼大睡的老乞丐,竟然微微睁开一只眼睛,看到火上烤制的肌肉和篝火下面的烤红薯,顿时打着哈气坐了起来。

“老人家,路过这里,多有打扰!”秦世安对着老乞丐抱拳说道。

“嘿嘿,这么多年了,还是那么有礼貌,小子,不错嘛,竟然能到南州来。”老乞丐拧开酒葫芦,狠狠的灌了一口。

“老人家竟然能认出我。”秦世安有点差异的看着老乞丐,七八年了,当年自己才九岁,和现在比起来,差距还是相当大的。

“啧啧啧,天下有你这般资质的,可不多呦。”老乞丐啧啧笑道。

“老人家说笑了,我的资质,当年你都说了很差了。”秦世安苦笑一声。

“我说的就是差啊,灵根驳杂,资质差劲,哦,现在真气之中还混淆着寒冰力量,小子,你是不是吸收万载寒冰之力修炼了?”老乞丐顿时打击道。

“老人家说笑了!”秦世安尴尬的笑了笑,没想到,对方可不是在夸赞自己。

“我可不会说笑,要是没有这万年寒冰之力,你想炼出现在的真气境界,再等三十年吧!小子,人贵在自知之明!”老乞丐再次喝了一口酒,一脸惬意的翘起二郎腿,嘴里哼起了小调。

“老人家,难道,寒冰之力不能用于修炼真气么?”看到老乞丐对自己的评价,秦世安心中不是滋味,自己的资质差,心里有数,不然也不会另辟蹊径,以武入道了。

“以你现在的境界啊,大宗师,封顶了,想要入先天,以武入道,难,难于上青天呦。”老乞丐笑呵呵的说道。

“可是师姑说过,我可以做到的...”秦世安听完老乞丐的评价,顿时有点急切起来。

“慕容丫头懂个屁,她自己的功法都修炼不到位,要是当年潜心修炼,她早已跨入元婴,怎么会还停留在区区金丹境这么多年!小子,俗话说,一气化阴阳,所谓的一气,指的就是先天真气,然而你的真气之中只有阴属性的寒冰真气,却没有阳属性的真气,如何将那一气练到极致呢?”老乞丐呵呵笑着看向秦世安。

“那,老人家,能告诉我,该如何做么?”此时秦世安心中的不安终于实现了,正如老人所说,自己的真气,只有阴属性的寒冰之气,这些年真气浓度得到了大幅度提高,但是那一口先天之气,却总觉得缺乏什么,被老乞丐一言点破,秦世安才知道,自己的路,走窄了。

“去寻找火系至宝或者灵药在下次突破的时候使用,或者去一处火系灵力浓郁之地从新修炼,不过在这之前,必须将自身冰系真元凝练城一粒真元灵种,凝练之后,你的全身真气就会彻底冻结,到时候你也之比普通人略强一份。等你火系真气大成之时,在解封冰系真元灵种,届时,阴阳调和,一步入先天。”老乞丐将篝火上烤制的烧鸡掰下一只鸡腿,笑呵呵的开始啃食起来,完全不在意烤鸡会不会烫嘴。

“至宝和灵药与修炼真元灵种,有什么区别么?”秦世安看老乞丐吃的上劲,将另一只鸡腿也掰下递给了老乞丐。

“自然有区别,至宝灵药,毕竟是外物,虽然能踏入先天,那也是次品先天,相同的境界也是有很大差距的,用药物堆积起来的修为,怎么能和自身修炼出来的修为比肩呢?如果你使用药物入先天,就算是以武入道,在你有生之年,也很难跨过一些门槛,但是如果你以真元灵种踏入先天,届时,阴阳贯通,灵根之中的杂质也会被洗涤,到时候,你的灵根也会随着迈入先天,得到大幅度提升,所有的一切,全凭己身。等到那时候,你的修炼之路,才会和那些资质上佳的弟子处于同一起跑线。”老乞丐很快将两只鸡腿啃完,一脸满足的灌了一口酒。

秦世安此时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先天之前,自己全力拼搏,才有和别人在同一起跑线的资格,修炼的世界,如此不公平么?

“小子,修行,重在炼心,等你达到和那些天之骄子同一起跑线的时候,你会发现,他们远不及你,万事万物皆有定数,天地虽不仁,但你要记住,你的命,是你自己说了算,不由天!”老乞丐砸吧着嘴,说出的话却让秦世安心中一震,我命由我不由天,的确,修行本就是逆天而行,哪来的什么公平。

“小子谢过前辈指点,不知前辈威名?”秦世安对着老乞丐深深跪下,刚想磕头写过,结果一双大手已经拖住了他。

“小家伙,老头我就是个老乞丐,人生在世,顺心而为,再说老头我还没有死,不需要人跪拜,你我相见即是缘,老头我送你一句话!修行之路,最大的障碍就是本心,无数修士不是被自身资质所困,而是被本心所牵连,能战胜自己的人,才能立足于这世间之巅。”老乞丐将秦世安扶起,随后笑呵呵的再次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小子记住了。”秦世安呆楞了片刻,老乞丐的话,如同钢针一样扎入秦世安的心中,本心,自我,才是最大的障碍。

“话说,小家伙手艺不错,老人家谢谢你这一顿烤鸡了。”老乞丐用自己的袖子抹了抹嘴上的油渍,心满意足的作罗汉躺,鼾声渐渐响起。

秦世安深呼一口气,盘膝坐在篝火一旁,随着老乞丐说的方法,将周身寒冰真气逐渐压缩在丹田之内,随着真气汇聚,旋转,身上围绕的寒冰气息,开始不断收缩,几个小时之后,一粒如同珍珠一样的透明真元灵种彻底形成,漂浮在丹田之上,而此时,秦世安体内,已经没有了一丝真元气息。

老乞丐微微睁开一支眼睛,满意点看着秦世安,能如此果断的选择将寒冰真元熔炼城真元灵种,这小子的确有气魄,如果换做常人,一定舍不得那一身修为。

然而秦世安却十分果断的选择了第二条路,火系灵气的修炼之地虽然不多,但是也不难找,火山附近,地下链接地火的溶洞,都有充足的火系灵力,不过在这之前,必须从新使用先天真气炼出新的真气,才可以融入火灵气改变自身真气属性,在这之前,灵气修为越高,火灵气的吸收也会十分快捷,至于最后凝练城火系灵种,那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当秦世安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龙王庙里已经没有了老乞丐的身影,身边的篝火也已经熄灭,秦世安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筋骨,随后拿起身下的垫子,向着门外走去。

龙王庙的位置还是有点偏僻的,这里来往的人并不多,除了一些祭祀的节日以外,很少有人来这边,秦世安将绑在树状上的绳索解开,马匹顿时欢快的摇头晃脑,虽然不习惯骑快马,但是一点距离,还是选择了骑马走完。

几分钟之后,看到城门已经打开,秦世安跳下马,随后牵着一路向着城内走去。

‘南州,白帝城’这是城门上的巨大石刻,城门两侧,却没有往日常见的那些官兵,反倒是,两柄足有七八米高的长剑倒插在城门两侧,城门口此时已经是车水马龙,一些卖早餐的摊位也摆了出来。

当秦世安向着城内走去的时候,突然一道穿着甲胄的身影挡在了秦世安面前。

“请问,有什么事情么?”秦世安一脸疑惑的看向这位穿着甲胄的将军问道。

“白帝城,禁止携带刀兵入城。”一道威严的声音从这位将军嘴里说出。

“那我收起来好了。”秦世安说完,直接将精钢剑塞入随身的须弥袋之中,盾防看了看秦世安手中的须弥袋,随后抱拳后退。

随着秦世安牵马走入城中,甲胄将军再没阻拦,随后退回了自己的位置。

进入城中,看着街道上的人群,还真是,没有一个拿刀剑的,最多,也就在肉铺那里看到菜刀,其他的倒没有见到。

就在秦世安向着四周观看的时候,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跑到了秦世安身边。

“小哥哥,需要向导么,白帝城我熟悉,一天只要二十纹钱。”少年开口说道。

“那行,给我介绍介绍白帝城吧。”秦世安掏出一块碎银子丢给少年,随后看着这和北境完全不同风格的建筑,这里的建筑,缺乏了北境那种棱角,更多了一丝圆润,房屋之间更多了一丝装饰的感觉,不像是北境,完全以住人为准。

“小哥哥叫什么,我叫白少杰。”少年接过秦世安手中的缰绳,笑嘻嘻的将那碎银子装入怀中说道。

“我叫秦浊义。”秦世安看着四周的风景,又看向街边摆的各种小吃,肚子里的馋虫已经开始咕咕叫了起来。

“那我就叫你秦哥吧。秦哥是第一次来白帝城的么?”白少杰看着秦世安那如同刘姥姥进大庄园一样的神色,笑着说道。

“嗯,路过这里。”秦世安说完,向着街边一个小摊位走去。

“小哥哥要什么?奶奶这里又炸年糕,糯米团,还有甜薯。”一个坐在旁边凳子上的小女孩看到秦世安走来,赶忙站起来招待到,而一旁的老婆婆,则一脸疼爱的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

“给我来一份年糕,一分糯米团,再来两颗甜薯。”秦世安十分大方的说道。

“小哥哥稍等,我这就给您装。”小女孩取出几张洗得干干净净的荷叶,开始将秦世安需要的食物包裹起来,很快就打包完毕。

递上钱,秦世安提着打包好的好吃的,继续向前走去。

“秦哥,需要先找个客栈么?”一旁的白少杰问道。

“先找个马贩子,吧这匹马卖掉。”秦世安对着白少杰说道。

“秦哥,您这匹马可是上好的枣红马,您真舍得卖?”白少杰看着马匹,有点不舍的说道。

“我不会骑马,之前路上马车坏了,卖了这匹马回头换一辆马车。”秦世安笑着说道,随后打开一包糯米团,糯米上还站着一些糖粒,一口咬下去,香甜无比。

白少杰点点头,随后吹了一声哨子,很快,两个比白少杰还小一点的少年就跑了过来,白少杰对着两人说了几句话,两人点点头,很快就跑开了。

“秦哥,在这里稍等一下,我让我弟弟去找马贩子了。”白少杰对着秦世安说道。

“嗯,你是这白帝城本地人吧?”秦世安随意的坐在街边的石栏杆上问道。

“是啊,从我记事起就生活在这里了。”白少杰说道。

“那给我说说这白帝城吧,为什么这里还不让带刀兵入城?”秦世安饶有兴趣的问道。

“这个我还真知道,白帝城,原先也不叫白帝城,只是这里生活的人,大多都姓白,以前战乱的时候,每次敌军打到白帝城,都会停下来,因为,白帝城是最难打下的城池之一,因为白家人的团结,让白帝城固若金汤。后来,白家出了一位天才人物,拜师逍遥宗,如同一个传说一样横压一世,数百年前,北境和南州再次爆发战争,当敌人打到白帝城的时候,那位天才一人战退十万北境骑兵,最后在白帝城外兵解,门口那两柄巨剑,传闻就是那白家天才的法器。后来,南州国主为了嘉奖白家镇守此地,将城改名为白帝城,而那位天才,更是被封为白帝,从那以后,白帝城禁止携带兵器入城。”白少杰有点骄傲的说道,仿佛他就是那白家天才的后代一般。

“一人力压十万骑,盖世无双白麒麟!”一道声音突然响起,秦世安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竟然是一个说书先生,正在旁边的茶楼之中说着这白帝城的那位天才。

“好一个盖世无双白麒麟。”秦世安不得不赞叹,能有那等气魄的天才,该是如何一番面貌。

“秦哥,人来了。”白少杰看了看对面茶馆的那说书先生,又看到了不远处两个小孩带来的一个马贩子,顿时露出了笑容。

“好马,真是好马!”远远的,那位马贩子看到白少杰牵着的马匹,顿时眼冒金光。

“自然是好马,不然能便宜你这老家伙!”白少杰一脸得意的说道。

“哈哈,这马的主人呢?”马贩子哈哈笑道,随着白少杰的手指,看向了一旁正在吃东西的秦世安。

“是您要卖马么?”马贩子搓着手,如同一只打苍蝇一样走到了秦世安面前。

“嗯,极品枣红马,开个价。”秦世安吞下手中的糯米团子,一脸满足的说道。

“北境那边传来的枣红马,一般价格在八百两黄金,您这匹绝对是精品之中的精品,找到好买家,也能出道一两千两,这样,我给您一千两黄金如何?”马贩子小声在秦世安身边说道。

“不是说价值两千么?”秦世安疑惑的看着马贩子。

“我给您说的是卖价,您也知道,我们也是要赚钱的,而且,找买家可不好找。”马贩子笑嘻嘻的说道。

“一千二,能拿就拿,拿不了,我去找别家。”秦世安也是干脆利索的说道。

“这...”马贩子顿时犹豫了,毕竟,一千两百两黄金,可不是小数目。

“老白,知足常乐。”白少杰出言提醒道。

“好吧好吧,一千二就一千二,不过要去钱庄交易。还有,一会还要立字据。”马贩子咬了咬牙说道,毕竟,精品枣红马,不愁卖,这一批马,最少能赚一半多。

============

一人力战十万骑,盖世无双白麒麟———说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