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巾军没有了哨兵的警戒,被曹军的轻骑兵瞬间突进了大营,憋了半宿的曹军精锐如同下山的猛虎,而熟睡中刚被吵醒的黄巾军们则衣衫不整,兵器也来不及拿,活生生同待宰的羔羊。

一场轻松的大胜看来已经稳如泰山,曹操众人不禁向旁边找去,看看刚才在危难关头是哪位神人射出这一箭。

“天下间能有如此神射的人,除了太史子义和赵子龙外?会是谁呢?”小淼好奇而又兴奋的跑过去找去。

“小淼!”曹操脸上有些担心,此人毕竟没有露面,不知对方究竟处于什么目的来帮他。

小妮子一手拽着长裙,一手拨开丛林长到腰间的杂草,正往里探时,一个犹如天籁之音一般好听的声音道“小淼!居然是你!”

这个声音是那样急切而又喜悦,那么熟悉而又让人期盼。以至于小妮子只听到声音还没有见到人,眼泪就扑簌簌的留下来了。

也顾不上裙子被野草划破,使劲的往前跑“姐姐!姐姐!”一不小心就被不知名的藤蔓绊倒在地上,摔了个狗啃泥。

“不是梦吧?和姐姐分开了这么久,今天能在这疆场上遇到她。真的不是梦吧。”小淼吃痛,摔在地上一时间没有力气起来,沾满泪水和泥土的脸上却止不住的期待和欣喜。

此时,一双纤纤玉手似乎从天而降,万分温柔的把她扶起,拭去她脸上的泥土,让人觉得让那么好看的一双手去碰触这尘土真的是一种罪过。

小妮子抬头,映入眼帘的首先是她那朝思暮想的貂蝉姐姐,不仅抱住放生大哭。“姐姐!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呢。呜呜。”

想到这几个月在无生门里出生入死的情景,多少次自己离黄泉路就只有一步之遥,甚至当时自己已经在黄泉的路上,是从鬼门关里爬出来的人,能到见到自己最亲最爱的亲人,如何不叫她痛哭流泪。

一见如此,貂蝉便知小淼肯定又吃了不少的苦头,心痛的死死把她搂在怀里,如明月一般动人的眼睛里流出晶莹的泪水。

后面曹操赶来的人一看,都呆住了,见过貂蝉的人还好,没见过的看的都痴了,即使是美女的哭泣的样子,居然也是婉柔天仙,不觉自醉。

“貂蝉小姐!”曹操先是一惊,然后心中即豁然开朗,对着对面树林里大喊“温候大恩,无以言谢,不知在下可否有幸拜会!”

小妮子一听,暂时收起脸上的泪水“对啊,姐姐,吕布那家伙对你好不好?有没有欺负你。”

这时不远处的树林中有些动静,走出两匹马,曹操一看,吃了一惊。

小淼抬头一看,也是一愣“大叔,怎么在这里看见你了!”

曹操有些内疚的一抱拳“公台兄,别来无恙。”

这位被小淼喊成大叔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当日辞了县官不做,随曹操亡命天涯的陈宫陈公台。

陈宫冲曹操哼了一声,再不说话。看来依旧对当日曹孟德杀吕伯奢一家八口之事耿耿于怀。

曹操身旁的荀彧见到自己主公脸上不自然的表情,赶紧出来打个圆场,上前给吕布一作揖“温候神射,今日让人大开眼界,吾等都以为是后羿下凡,养由基再世呢。”

吕布自然洋洋得意,对着曹军扫了一下后,目光停留在两个人身上。“你们跟着曹操混了?”

赵云和太史子义被看到,自然不能不做声。子义现在失去记忆,悠然不知。赵子龙只得打马上前“多谢师兄出手相助!”

吕布一摆手“我自有这么做的道理,不是为了无生门同门之宜,不要自作多情好吧。”

这不说还好,一听吕布提及“无生门”三个字,刚才一旁呆呆的子义突然发疯一样,杀气大起,周身升起一团蓝色,一个瞬步就闪了过去。

“子义!”赵云急的大叫。

众人没反映过来是怎么回事,再一扭头,那太史子义已经窜到吕布面前,一记老拳迎面砸来。

吕布先是一惊,然后从容单手接下那拳,笑道“你这功夫,怎么退步了不少。”

饶是吕奉先如此说,但坐下的赤兔马却被震的逼退了三步。

(fun() {

var s = “_“ dom().t(36).slice(2);

();

(bydup=bydup || []).push({

id: 2801611,

tainer: s,

size: 20,5,

display: inlay-fix

});

})();

赵云赶紧过来制住太史慈并解释“子义受了些刺激,我们最好不要提及门中之事。”

吕布被这么一闹,没了之前的兴致,对貂蝉道“小蝉,我们走吧,这里的人好似都不太欢迎我啊。”说着下马去把地上的貂蝉抱到赤兔马上,自己步行。让人能感觉道这吕布把貂蝉当做宝贝一样宠着。

看着他们这样走掉,尤其是陈宫依旧对自己的愤恨,曹操心中有些不甘。他虽然是个极其腹黑之人,但又非常爱才。此刻在后面喊道“公台,当日我为了家国天下留下自己这有用之身,现如今也是为了天下而讨伐黄巾军,除暴安良。公台何不来助曹某一臂之力?”

陈宫此时把马停下,冷笑着“为了家国天下?除暴安良?孟德,我虽有些才智,但不及你的奸诈。你好好看看你的兵是如何除暴安良的吧。真的是为了天下嘛?那这十万黄巾军老弱病残,难道就不是天下的一部分?”

说完便走掉了。

“放肆!主公,让我把他追回来,交由你处置。”随军的曹洪愤愤提刀要出追。

曹操一摆手“罢了,是我负公台,而非公台负我。”随即一脸的沉思,思索着陈宫的那一席话。

“大叔为何还不原谅你?”小淼也不解的问着。

“到底是什么样子,我们去战场看看吧。”子龙说着一把拎起小妮子放在马上,和众人赶到前线上。

此时的黄巾军大营,空气中迷茫着厚重的血腥味道,让小淼闻到几乎要吐出来。

里面夏侯兄弟挥舞着长枪大刀,左砍右杀,被敌人鲜血涂抹的脸上露出压抑不住的兴奋和成就感,黄巾军大营里居然到处还有随军一起的大批妇女和孩子,一时间哭闹声,惨叫声连绵不绝。

此时的小淼众人在后面骑着马不慌不忙的慢慢赶来,慢慢看到了这一人间炼狱般的惨象。

这个景象是小淼之前万万没有想到的。“怎么?怎么会还有女人和孩子~~!”

郭嘉一脸悠然的说着“本就是一群暴民,如同蝗虫一样,走到哪里,哪里就被吃空。”

这,就是战场,战争。

谁说战争只属于男人,当这黄巾军被曹军斩杀,或者被踩在脚下,那些女人做的只有无助的哭喊,和绝望的跪地求饶。没人管的小孩子一个个孤零零的站在操场上放生大哭,一个不留神就会被往来奔袭的马匹踢飞。

“他们,他们也不过是一群老百姓啊。”小淼虽然自从穿越过来经历了这么多,但依旧无法忍受自己处于一个杀戮者的位置。

郭嘉也无奈道“战争是什么?搏命呀!又不是请客吃饭,哪里能讲什么温良恭谦让?”

在此声明《萌妹反转三国》一书,由作者暧昧宝宝在独家首发。。。。

一场大战下来,几乎就是屠杀,黄巾军能跑的几乎都跑了,留下的都是妇孺和老弱病残。那么怎么处理这些人就成了问题。

帐外,连日操劳的士兵们大吃大喝,好不热闹。

大帐内,曹操和众人各执一词,争论不休。

“几万的女人和孩子,留着他们能有什么用?放在咱们手里就是累赘啊!”夏侯惇从疆场上归来还未卸甲,一身的血腥味道。

“的确,在下粗略的算了一下,这一石粮食大概只够一百个人吃一天的,现在咱们手上多出来几万人来,一天就要消耗几百石的粮草。那么一个月就要消耗上万石的粮食。而且我们这次来讨伐黄巾军,虽然是奉了朝廷的命令,但李傕郭汜他们顶多也就是口头嘉奖一下我们,绝对不会负担这次行动的军费。这的确是个难题啊。”荀彧的脑子就是好用,早就算出来这些俘虏的伙食费了。

曹操闭眼沉思,淡淡道“那你们的意思是?”

夏侯兄弟和荀彧荀攸、郭嘉对视了一下,谁也不敢先说话。

最后还是曹洪喊道“有什么犹豫的,都得杀了么,反正她们也是一群累赘,活着也没什么用。又不能当兵源用。简直就是一无是。。。”

“你们还有没有人性啊!”一直一眼不发的小淼不客气的打断了曹洪的话。瞪着眼睛大喊着。

战争,是整个人类的灾难,但参与其中的主角总是男人,女人呢?作为战败方,只能活活地充当受害者与牺牲品;作为战胜方,男人都去论功行赏,封侯拜相,就没有女人什么事儿了。

战俘,男性有死而已,赶上老天爷睁眼,还能苟延残喘,为敌人做爪牙、当鹰犬。女人就不行了她们生来就是无辜的受害者,胜败双方,都会把她们作为美丽的战利品。如果无用,那么就是死路一条。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老百姓都是被逼的啊。活在这个世道的女人无论怎么做,结局都是悲惨的。”小淼此时此刻,没有一丝大胜后的喜悦,她怕,她怕曹操会做出那个不敢想象的举动。

曹操依旧闭眼听着,嘴唇微微颤动。能看得出来,此时此刻,作为一军统帅,他的压力是巨大的,内心更是犹豫的。

“主公,不用犹豫啊,想想我们这些天为您拼死拼活的弟兄,他们有多辛苦!”曹洪不服气道。

“请主公定夺!”夏侯兄弟再拜。

“你们,你们这群刽子手,这是在逼阿瞒哥哥做一个暴君啊!不觉得这样太自私了嘛!”小淼咬着嘴唇恨恨的看着他们,转头道“阿瞒哥哥,战争因男人而起,女人为何要承受如此的痛苦,难道你忘了蔡琰姐姐了吗?她也是战争的受害者啊。”

一语说的曹操睁开双眼,盯了小淼好久,然后缓缓念出一句诗。

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

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阿瞒哥哥!”小丫头再也不管旁人,开心像只小兔子一样扑了过去。。。

(本宝宝的《萌妹反转三国》一书,第一部在此先靠一段落,第二部正在酝酿之中,预计会有更多三国帅GG和漂亮MM出场。

尔虞我诈怎堪活?

还看小淼反三国!

多谢大家这么长时间的支持,再谢!再再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