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宗权被打败了,朱温就成为这个地区的霸主。

朱温是有野心的人,周边的各节镇都是他的敌人,打败了秦宗权,他又想要吞并郓州天平军、兖州泰宁军。

这两个地方分别由朱瑄、朱瑾两兄弟占据,更何况这兄弟二人都曾经救援汴州有恩,朱温没有攻打的借口。

由于朱温的军士作战勇猛,朱瑄、朱瑾就私下招募他的军士,这引起了朱温的不满。

887年八月,朱温就以朱瑄、朱瑾招募他的军士为借口,写信责备朱瑄引诱宣武军的军士,而朱瑄给朱温的回信也不客气。

朱温就派遣将领朱珍、葛从周袭击曹州,杀死曹州刺史丘弘礼。朱温的军队接着又进攻濮州,双方在刘桥展开激战,郓州、兖州的军队战败,朱瑄、朱瑾逃走。至此,朱温与朱瑄、朱瑾兄弟决裂。

到了九月,朱珍又率军攻打濮州,朱瑄派弟弟朱罕带一万人增援濮州。九月二十一日,双方在范县交战,郓州的朱罕战败,被擒获后杀死。

朱珍再去围攻濮州城,十月初七攻克濮州城,濮州刺史朱裕逃回郓州。

朱珍率军又追到郓州,郓州的朱瑄见硬战不行,决定智取。他让朱裕写信给朱珍,朱裕在信中假装表示投降,愿意做内应迎接朱珍进城。

朱珍信以为真,夜里引兵赶赴城边。朱瑄让人开门放汴州军入城,然后关闭城门瓮中捉鳖,杀死了几千个汴州军士,朱珍急忙撤军而逃。朱瑄随后收复了丢失的曹州及濮州地区。

秦宗权前番战败后,决定抢夺其他地方的地盘。887年十月,他派遣弟弟秦宗衡带领一万人渡过淮河,企图争夺广陵(扬州),委任孙儒为副将,将官张佶、刘建锋、马殷以及秦宗权的堂弟秦彦晖都随军行动。

十一月初二,秦宗衡率领人马抵达广陵城西部。此时,从庐州来的杨行密带领军队已占据了广陵城,蔡州军队抢夺了杨行密在城外的营寨,杨行密军队没有运进城内的器械、粮草等物,都被蔡州军队缴获。

不久,秦宗权又要求秦宗衡率军回蔡州抵抗朱温,副将孙儒认为秦宗权将来没有前途,以有病为托辞拒不回去。

秦宗衡多次催促,孙儒很生气,当与秦宗衡一起喝酒时,孙儒在酒宴上趁机杀死秦宗衡,并把他的首级献给朱温。

秦宗权此时仍然还具备一定的军事实力,十一月三十日,秦宗权派军反攻郑州,郑州又被其占领。

因为淮南一带长期以来战乱不停,朝廷任命朱温兼任淮南节度使、东南面招讨使。

朱温也想拉拢淮南的杨行密,派客将张延范入朝向朝廷请求以杨行密担任淮南节度副使,同时又以宣武军的行军司马李璠为淮南留后,派遣牙将郭言带一千人护送李璠赴任。

武宁军(感化军)节度使时溥自以为比朱温早入朝为官,现在身兼蔡州行营都统,竟然不能管辖淮南,而被朱温抢去,心里很不高兴。

因为李璠前往淮南要经过时溥的领地,他随身还带了朱温希望能借道的信函,但时溥因对朱温有意见,就不答应借道。

当李璠到了徐州管辖的泗州地界时,时溥派兵袭击,牙将郭言力战,李璠才得以不死,随后退回汴州。至此,朱温、时溥也结仇。

张廷范入朝得到朝廷的旨意后,到广陵传达旨意,受到杨行密的厚待,但杨行密听说朱温又让李璠来担任淮南留后,就很不高兴。

张廷范认为广陵好,秘密派人告诉朱温应该派大军来抢占此地,朱温听从了他的建议,自己率大军前往。

但朱温走到宋州时(商丘睢阳),却遇到张廷范自广陵逃回来,不久又遇到从泗州退回来的李璠等人,朱温只好打消攻打淮南的想法。

888年正月,秦宗权继续攻打周边,派遣蔡州的将官石璠带领一万余人攻打陈州、毫州。

朱温不能让自己的地盘被夺走,就派大将朱珍、葛从周带领数千骑兵截击蔡州军队,这二人都是勇将,擒获了石璠。

由于朱温已成为抗击秦宗权的主力,朝廷就任命朱温为蔡州四面行营都统,取代时溥的都统职位,各镇都受朱温管辖。

888年三月,饱受颠沛流离的唐僖宗驾崩,他12岁时继位,死时年仅27岁。唐僖宗生于深宫,被宦官拥立为皇帝,并无冶国之道,而且他生活的年代是唐朝各种矛盾激化的年代,大唐帝国已经不可避免将要走向灭亡。

唐僖宗在位时,曾经举办一场“击球赌三川”的马球比赛,神策军将陈敬瑄、杨师立、牛勖和罗元杲四人参加,谁第一个进球,谁去担任西川节度使,其他人只能担任山南西道节度使、东川节度使的职位。最后是宦官田令孜的哥哥陈敬瑄获胜。

唐僖宗死后,他的弟弟李杰继位,改名为李敏,即唐昭宗。后来,又改名为李晔。

888年三月,朱温准备与蔡州的秦宗权大战,开始大量囤积粮食,作为军需物资。他派遣牙将雷邺带着一万两银子到魏州(河北大名县),请求购买粮食。

而此时的魏州,却发生了一场生死存亡的风波。

魏博军节度使是乐彦祯,此人很骄横,动用大量民力在魏州城墙外修筑外城,劳役之苦使百姓怨声载道。

乐彦祯的儿子乐从训也不是好东西,他为了谋财,竟然杀害了途径境内到沧州赴任的王铎,魏州的老百姓都憎恨他。

乐从训此人召集了五百个人组成亲军,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魏州的牙兵是世袭制,也向来凶悍,对乐从训召集亲军的做法有了疑心,阴确反对。

乐从训也害怕牙兵造反,就逃出了魏州城,他的父亲乐彦祯就让他担任相州(安阳市)刺史。相州是魏州的属地,乐从训到相州任职后,派人把魏州城的武器和金银布帛运送到相州来,这更加引起魏博牙兵的担忧。

节度使乐彦祯害怕出事,主动请求辞去魏博节度使的官职,到龙兴寺隐居做僧人,大家公推都将赵文牟担任魏博留后,主持魏州工作。

魏州发生变故后,乐从训带领三万人到达魏州城下,但赵文弁不敢出城迎战,牙兵又他杀死,再推举牙将罗弘信担任魏博留后。

随后,罗弘信带领军队出城,与乐从训的军队交战,打败了乐从训。乐从训收集残余人马退到内黄县,向朱温请求救援。

魏州牙兵既然驱逐了节度使乐彦祯,也把朱温派来的雷邺杀死在驿馆。朱温就接受了乐从训的出兵请求。

朱温移军到滑州(滑县),派都指挥使朱珍等分兵救援乐从训。汴州军从白马渡口过黄河,先后攻下黎阳、临河、李固三镇,进至内黄县,打败一万多魏博牙兵,还俘获魏博的将官周儒等十人。

乐从训移军洹水县(魏县西南),罗弘信派遣程公信带兵追击乐从训,抓获了乐从训,把他与父亲乐彦祯一起在军营大门斩首示众。。

罗弘信不想与朱温为敌,在杀死乐从训之后,派使者带着丰厚的礼物犒劳朱温的军队,希望和好。

朱温见好就收,接受了礼物,下令军队撤回。新继位的唐昭宗任命罗弘信暂代魏博留后。不久,朝廷任命罗弘信担任魏博节度使。